两人望着林淼,看样子,确实是领悟到了什么好东西。

    林淼颔首一笑,走到一旁吟道:“阴剑止水柔为刚。浩荡留声曲水殇。”

    龙弓子倒是对诗不是很懂,反正也就觉得二师兄这几句话还挺不错的,跟着也点了点头。

    “原来还可以将这骇人的瀑布比作优美的乐曲,那剑法亦是如此。于是我悟出了一招剑招,就取名为曲水剑法。”

    “好一个曲水剑,师弟,恭喜啊!”王焱拍手表示赞叹。

    “二师兄,这是你自己创出的剑法吗?”龙弓子有些不解。

    自创剑法这种东西,在龙弓子认为,一般都是那些江湖上的绝顶高手做的,然后后辈跟着学就行了,这种东西,根本就没有在他的脑海里浮现过,他没想到自己的二师兄竟然也可以自创剑法,难道这剑法说创就创?要是这样的话,到时候自己也打算去创一个什么招式。

    只是他不知道,像林淼这样的其实也算不上是真正的自创了一套剑法,只是在有所意境下,领悟除了一招最适合自己的剑招而已,来作为自己的杀招和底牌,并不是所有人都学得来的,就算他想教,没有像林淼那样的底子,也是不可能连成的。

    “倒也不是说创吧,只是领悟了一招半式而已,脑海中已经有了大致的思路而已,还并不知道威力如何,也不知道缺点在哪,还得自己慢慢的去尝试和演练,估计到核心弟子比试之前,我应该都会将心思放在这上面了。”林淼说道。

    林淼这么一说来,弄得龙弓子也想跟着师兄一起学剑了。不对,还有拳法,还有轻功都想学。

    看了看自己这虚弱的身子。唉,还是先把太极神功老老实实修炼好吧,师傅也说过,我这还是刚刚入门,不要以为自己就真正的练成了这门内功,按别卓清的话来说,意思大概就是,现在学的东西几乎等于没学。

    几人又交谈了一会后,时间也不早了。

    “小师弟,下午你就在房间里休息,我给你去抓几服调养的药,顺便去长虚师叔那里跟你说一声。”

    别卓清为了照顾龙弓子,想让王焱和林淼在上午十分能够带着龙弓子练练功,为了时间不冲突,特意将他们平时看守武当大门的任务调到了下午时分,这个时候也差不多是到了快换班的时候了,所以他们也不能一直在这聊天。

    “那小师弟,我们就先走了。”

    都打过招呼之后,房间内也就剩下了龙弓子一个人。

    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干什么,躺着也是白趟,这头一回下午不用做事情,还真的是有些闲得不知道去干什么。

    穿上鞋子,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这一下午要是什么都不干,会把我憋死的。要不四处去走走吧。哦,不行,待会大师兄可能会给我送药过来,还是先等他来再说吧。”龙弓子一个人实在无聊,只能在那自言自语。总想着找一些什么事情,以至于不让自己这么无聊,这就是所谓的没事找事吧。

    一般王焱和林淼在武当的时候,没有什么特殊情况,是不会把剑带在身上的,所以都挂在了房里。龙弓子往床上一躺,正好就看到了两把宝剑挂在墙上。

    龙弓子脑子一灵光,想到了一些什么。

    走到墙边,小心翼翼的将挂在大师兄床旁边的宝剑,轻轻拿了下来。

    “我的妈呀,有些沉啊!”将宝剑小心拿在手里,心里很是羡慕:“都不知道平时时怎么拿着这么重的剑练武的。”

    大师兄的这把剑剑鞘为红色,上面的纹路倒是普通,剑柄出有红绳缠绕,柄头上正刻着一个“焱”字。

    “看样子是把好剑啊。不知道里头怎么样。”

    “铮”龙弓子将剑拔出,宝剑出鞘竟然透露这淡淡的寒光,锋利无比,同时又有一股温热之气传出。赶紧将剑收回剑鞘之中,这真刀真剑的,对他来说还是有些吓人,稍微看看就好,有些不敢在弄了,心中有些发虚。

    过过瘾就好,将剑收起放回原处,到时候自己也一定要弄一柄威武霸气的剑。

    “也不知道二师兄的创出的曲水剑到底有多厉害,而且大师兄也说有杀手锏,这一次说什么都要看到花云被打败一次就好。”

    爬到床上,还是打算先睡一觉算了,本来昨天晚上就没有睡好,竟然被打晕在丢在后山了,还被脱光了衣服,想想就觉得有些羞耻,今天又受了大师兄这一掌,看来只有睡觉才能好好补回来了。

    精力也旺盛了这么久,确实也时累了,三两下就睡着了去。

    途中王焱进来了一趟,将药放在桌上,这种草药是需要熬成药服下去的,等会他自己还要去看门,看着龙弓子又睡着了,想着小师弟休息下也好,就没有叫醒他,先行离开了去。

    时间也总是过的飞快,一瞬间太阳都要落山了。

    龙弓子很久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一觉了,感觉一觉醒来,已经是地老天荒。

    “这是睡了多久啊。”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房间内已经是点起了灯光。就看到房间种还有两个影子,想必是师兄他们了吧。

    “小师弟,起来喝药了,都没想到你这么能睡啊!这都什么时候了。”

    王焱手里正端着一碗药,已经帮龙弓子吧药都给熬好了。

    “赶快把这药喝了。”将手里的一碗药递给龙弓子。

    “大师兄,这什么药啊,乌漆嘛黑的。”

    “别问了,是上等良药就对了,给你熬了好半天呢。赶紧喝完,这个点已经没有晚饭吃了,等会先跟着我们一起去练功,晚上在带你去泽帆师弟那里吃野味。”

    龙弓子其实感觉到自己师兄有些太照顾自己了,他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药都给自己端到嘴边了,心里感觉很是温暖。

    不过一听等会晚上还有野味吃,赶紧喝完药,到时候先去练功。因为他现在有一个错觉,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总感觉自己在睡觉的时候,体内有一股暖流在不经意间温润着自己的胸口受伤的地方。

    不过毕竟睡着了,没有实质的感受到这种感觉,也只是猜测罢了。

    猛的喝下一口药。

    “我去。这药怎么这么苦。”龙弓子咧着嘴,一脸愁眉苦脸,差点把药都吐了出来。

    “唉,良药苦口嘛,早就给你说了是上等的良药,那就证明很苦咯。”王焱也是一脸不关自己事的样子,把龙弓子气得。之前的感动荡然全无。

    望着这一大碗“上等良药。”就差没哭出来了。

    林淼在一旁整理自己的衣服,也是望着王焱和龙弓子两人有些跟活宝似的。

    几人来到练功房。

    练功房里面倒是清净,也没看到几个练功房亮着灯的,在武当,确实是给核心弟子准备了专门的练功房,来供应他们练功,但是核心弟子修炼的时间完全是靠自己分配的,几乎根本不会管你。到了晚上大多数也不会来练功房,就算是修炼内功的话,在自己房里打坐就行了。

    “小师弟,今天晚上,我们还是以打坐为主,你现在喝完药不久,赶紧运转起太极神功,会让你的药效达到最大化,两者结合,你的伤很快就好了。”林淼示意龙弓子赶紧进入修炼。

    龙弓子也是话不多说,盘腿就开始修炼起来。林淼也是一样进入了修炼状态,毕竟他要为提升境界做准备了。直接进入了入定状态。

    在修炼的时候,达到了全身心的投入,就像龙弓子之前那样的状态,一心不闻任何事情,只专注于修炼之中,这样的状态叫做入定。要是像平时王焱那种修炼的状态,能够修炼的同时还能感受到外界的变化,这种状态就叫做入微。

    龙弓子就跟平时一样开始感受起来,修炼的时候并不是一味的。而是要感受自己身体里面的每一个变化,很多人学会了口诀,或者修炼什么武功,就只是一板一眼的按这去练,一遍又一遍,到头来花费了很多的时间,却只能学到皮毛,达到不了一个更深的层次。

    确实就是像二师兄所说,体内的药效已经在内功的催动下,发挥出他的效果,整个身体都淡淡发热起来。甚至脸上都浮现出了一抹红色。

    呼吸变得有些紧促起来。内功在身体各个经脉中运转。

    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凝聚的越来越快了,修炼了大概半个时辰,但是丹田之内的内力却不见增长。这让他感到很是奇怪,也不知道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难道是将我的一部分内力用去治疗我的伤口了不成?”想来想去,龙弓子得到的也只有这个答案了。

    不过他心里也是感慨,自己今天才受了这么重的伤,还吐了好大一口血,现在想想都有些舍不得那口血,不过转眼到了晚上,二师兄给自己疗伤后,自己喝过药,修炼了之后,身上的伤已经明显感觉不到什么疼痛了。

    真的让他有点难以置信,还真有点神奇。当初对上那个黑衣人,虽然看上去挺惨,,也吐了血,但至少没有受内伤,都是一些外伤,就那样都修养了好久,别说现在了。竟然已经差不多快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