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的时间虽然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是对于修炼之人来说却确是很快的,主要是因为注意力非常的集中。

    看上去没有过多长的时间,其实已经差不多修炼了快两个时辰了。

    龙弓子现在自己身上有一大堆问题,就等着别卓清回来像他请教了,有些问题,自己的师兄也不能好好的给他做解答。

    “小师弟,今天就到这里吧。走,带你去泽帆师弟那里玩玩。”王焱观察到,林淼已经从入定状态进入了入微,想必是也修炼的差不多了,也就将龙弓子叫了起来。

    坐起身来,其实他还是想多修炼一会,没想到今天大师兄这么急着就叫着走。之前的时候修炼久了,丹田会感觉到有些疼痛,但是最近都没遇到过那种感觉了,这让龙弓子感到有些奇怪。

    所以他还想看看自己到底能够修炼到什么地步,不过既然大师兄叫了自己,那就还是算了吧,毕竟他也没吃晚饭,一停止练功的话,还是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已经饿了起来。

    “泽帆师~兄,现在这个时候了,他就不休息的吗?”

    “他那小子啊,就算是休息了,只要你去叫他,就肯定会出来的,真的,他这个人,我实在太了解了。”

    王焱刚来武当派没多久,那时候也是他成为核心弟子的第一年,晚上没事就喜欢在武当转悠,也不知道他要干嘛,有一次正好看到一个人影鬼鬼祟祟的从炼丹房里出来,眼神贼得很,感觉一看就是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这人好生诡异,莫非是潜入我武当多年,假扮成我我武当派门人,想要盗取什么丹药的?”王焱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反正看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好人。

    一开始的时候王焱,还有些紧张,要是大声喊叫的话,要是打草惊蛇了,被他先行跑了,那就白费了,指不定他以后认出我的声音,以后还报复自己来着,要是自己跟着他的话吧,能够做到这样的地步的,肯定是个高手,要是自己打不过他,被他杀人灭口,那就太划不来了。

    “哎。这。”想了半天,那个鬼影都快要走了:“还是先跟上去再说吧。”

    王焱从后面跟着,一路猥琐在后面,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后山之上。

    那个人影走到后山的树林之前停了下来。再一次的确认四周有没有人,王焱吓得赶紧趴在地上,躲在了一口石头后面,天色太暗,那个人完全没有发现趴在石头后面的他。

    后山这一片地是属于武当派的地方,但是后山之外的深山里面,就不是了,而且里面有很多的野兽什么的,武当派有规定,一般弟子是不准轻易进入这深山里面的。

    王焱倒是隐约看清楚了他的身影,虽然不知道这是谁,但是却是穿着武当的衣服,八成是个卧底了。

    身影蹿的一下就跳入了深山之中。王焱也爬起来,却不敢跟上去了。一来是进入了这树林当中就完全不知道他的动向,万一在那里面埋伏自己,然后把自己杀了丢在山上,死了都没有人能够找得到自己,还有一点就是进去之后,动静太大了,难免被发现,干脆还是在这里等着好了。

    等了好大一会,并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心里也是有些焦虑,到底要不要继续等着呢?要不还是去叫师傅来吧,

    王焱现在心里陷入了纠结之中,既然等了这么久了,要是现在去叫师傅,那人正好这个时候跑了咋办。

    正当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看到山上面竟然有一丝火光,虽然看的很微弱,但是这晚上,光线本来就暗,自然是能够看的到。

    “这是要在山上干嘛。不会是要放火烧山吧。这火光也没有离多远,现在过去阻止还来得及。”王焱心里大惊,也不顾的什么危险了,直接就往上面冲。这也是他才敢往上面冲,王焱本本来就是个性子直的人,真遇到什么情况,他也懒得顾自己了。

    一阵轻功,就往山上飞去,朝着火光就赶去。

    其实在上面的那个人正是泽帆,就跟平时一样,到山上来弄点野味吃,他也不敢进入深山太远了,万一迷路了,那就惨了,要是再遇到一个什么猛兽之内的,以他现在的实力,只有被吃的份。

    随便抓了只兔子,就在这一片空底下烤了起来。突然听到山底下有动静,他自己也黄慌了神。

    “难道是被师傅发现了,完了完了,这下真的完了。”嘴里的一块兔肉,都懒得嚼了,已经感受到了绝望,两眼的泪珠直接就留了下来,跑是跑不掉了。只能坐着等死。

    王焱用尽了最快的速度,真要是烧起来,可不是闹着玩的。

    “到了。”

    “来了。”

    两个人心里同时紧张了起来,不过都是要去面对的。

    王焱往前一冲,冲开这木丛,高高跃起,仿佛从天而降。

    “受死吧”大喝一声,给自己壮胆。

    “大胆贼人,竟然在武当敢做出~~做出烤兔子之事?什么鬼?”

    王焱跳下来一看有些懵了,难道是自己看错了?跟自己想的也差的太远了吧,怎么这大晚上的跑这里来烤兔子,还边吃边哭的。有毛病啊。虽然烤得还真的香。

    泽帆看着他也是懵了,师傅呢?这人是哪里来的?真的这一瞬间,感觉到了自己这一瞬间简直是最幸福的一瞬间,赶紧擦干眼泪,将嘴里的兔肉咽了下去。不过还是不知道眼前这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两人互相望着对方,脸上的表情有些丰富。

    但是两人的心境还是有很大不同,对于泽帆来说,只要不是自己的师傅,就已经很感激涕零了。但是还是不能够太高兴了,万一跟自己师傅说了今天的事,结局也还是一样的。

    而王焱却是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是谁?这深更半夜,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泽帆也看清楚了王焱身上穿的是武当的弟子服饰,看样子只要不是长辈就好了。眼睛转了一圈,先得讨好他再说。

    “不知道你是哪一位师兄?怎么这个时候来山上了?”泽帆先是询问道。

    “哼,我还是不是看你鬼鬼祟祟,一路跟着你从炼丹房上来的,还以为你是潜伏在武当的卧底呢,没想到你竟然是来烤兔子的,话说平日里也没有见过你?难道你不知道武当深山这种地方是不能来的吗?”王焱也是没好气的道,这一晚上他可算是白紧张了。

    “哦呵呵,在下泽帆,我是内门弟子,师承武当七侠之之一的沈阳子,不过一直都是跟随着师傅一起炼丹,所以经常在丹房,未曾出来,没有看到过我也是正常。”

    “你也是核心弟子?”王焱有些惊讶了,没想到核心弟子中还有这样奇怪的人。

    “不不不,师兄误会了,我是内门弟子,今年还刚刚十五岁,要明年才能成为核心弟子呢。”泽帆解释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拉着王焱:“哦,对了,师兄,你也别光站着,来坐,你看我这兔子也是刚刚烤好的,你也来尝尝。”.

    在武当派,虽然说是武当重要的长辈收的亲传弟子都是核心弟子,但爸也是要十六岁才能成为核心弟子,十六岁之前的最多就是在内门历练罢了,这也是武当的规矩。

    王焱其实问道这香味的时候,就偷偷的咽了咽口水了,既然都这样的,不吃白不吃。结果泽帆递过来的一只兔子腿。

    刚咬下一口,就感觉这口肉算是吃对了。

    “哎呀,不错啊,你小子这手艺,那是真不错。看不出来啊,泽帆师弟。”王焱边吃着,还边称赞,表情也没有之前那么严肃了。

    这对泽帆来说可是好消息啊,看样子有戏,这师兄好像也是个性情中人。只要不告诉自己师傅,什么都好说。

    “对了,我是武当七侠别卓清的弟子,现在已经是核心弟子了。”

    “别卓清师叔的弟子。”泽帆想了一下,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你就是师傅所提起的王焱师兄,久仰久仰啊。”

    王焱也很是好奇吗,怎么沈阳子师叔还会提到自己?

    “师傅上次提到过,说是卓清师叔收了个弟子,资质上佳,心性也不错,好像是叫什么王焱吧。我记得师傅好像是这么说的。”

    听到沈阳子这么称赞他,王焱心里非常开心,这毕竟是从跟师傅一个级别的师叔嘴里说出来的,分量自然不能小觑。

    沈阳子的确是说过这样的话,只是后面还有一句泽帆没有说出来,那就是:“要是能从别卓清这家伙手中把这小子拐过来给我炼丹就好了。”当然这话他自然是不敢说出来。

    其实王焱之前都是很老实的样子,自从今天晚上后,没想到还能这么玩,心性单纯的他,感觉也有些被这一顿兔肉给打动了。心里有些痒痒了。

    “泽帆师弟,你应该知道这深山是不准上来的吧,那你怎么还敢在这上面烤肉吃?”

    王焱有些不解,

    “王焱师兄,这你就不懂了,要是胆子不大一点,怎么能吃到这么美味的兔肉呢?你说是不是,只要是你不说,我不说,谁会知道我们在这里?”泽帆这小子,很是鬼。说出的话也是一套套的。

    王焱觉得这说得好像也有些道理,又从泽帆那里扒了一快兔腿。

    “泽帆师弟,你小子“王焱也是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可以啊,以后有这样的好事,叫上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