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出,泽帆也是心领神会,从此两人一拍即合。(书屋 shu05.com)

    每当到了夜晚的时候,就从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成为了两个人,互相掩护。王焱确实也是大开眼界,没想到这小子花样还真多,手艺还真不错,有了王焱一起,他胆子也大些了,去的地方也更深了,抓了不少好东西。

    那段时间,他们这两人天天鬼混在一起,也是无话不谈,知道有一天。

    泽帆的师傅沈阳子根本没有时间管他,所以他才有这样充足的时间,而王焱不一样,别卓清就这么一个弟子,本来也就没什么事情,所以王焱的举动他都看在眼里。

    总觉这小子最近越来越不对了,晚上也经常没看见人影,晚饭也经常不吃,起初还觉得他是认真修炼,后来发现练功房都没有他的身影。就觉得有些蹊跷了。

    以王焱的心性,怎么能跟别卓清想比,他几斤几两,心理自然是清楚的很。

    王焱就跟平时一样跟着泽帆两人,偷偷摸摸来到了山上。别卓清早就跟在后面了,到底看看他们想要他干嘛,一别卓清的实力,就靠他们两个人是肯定发现不了他的。

    所以就出现了这么一幕。

    王焱低下头一口咬下一块野鸡肉,嘴里还吧唧吧唧着:“哎,真好吃。”

    “好吃是吧,好吃就多吃点,不然下次就没得吃了?”

    从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正是别卓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站在了王焱的身后,把泽帆一下都吓傻了,王焱却还浑然不知。

    “哎,泽帆师弟,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叫做以后就没得吃了。”王焱觉得泽帆有些好笑,懒得理他。

    泽帆使劲的朝着王焱使眼色。

    “泽帆师弟,你是不是眼睛里面进沙子了,怎么今天很奇怪啊。”

    王焱还没有发现别卓清已经站在身后了,只是突然感觉到背后有些微凉,不禁回头一看。

    “扑通”手中的烤鸡瞬间掉在了地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师,师傅,您怎么来了?”语气中都带着一丝颤抖。就跟当初泽帆的表情是一样的。

    “看样子,你最近的日子过得还挺不错啊,是为师教给你的东西太少了?.还是给你吩咐的事情不够多?”别卓清心里当时的确很生气,语气也是很冷。

    就这样,王焱和泽帆两个人被别卓清一手提一个提着回去了,泽帆倒是没什么事情,只是心中受了一番惊吓。

    别卓清也没有将此事说给沈阳子听,毕竟那是他的事情,自己只要管好自己的弟子就行了。

    可是王焱就没那么幸运了。

    来到别卓清的房间里面。

    “跪下。”

    “是,师~傅”王焱都不用别卓清提醒,早就两腿有些发软,跪倒在别卓清面前。

    “有什么想说的?”别卓清坐在椅子上,冷冷的说道。

    现在也是大晚上,夜深人静的。房间内点着灯,但是有些暗淡,别卓清板着脸坐在那,在王焱看来,这气氛极为吓人。

    “师傅,徒儿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此时王焱脸上的表情显得有怕又委屈,就跟他们之前抓到的兔子一样。

    “唉”别卓清轻轻叹了一口气。

    对于王焱,毕竟是自己的第一个弟子,自然是对他疼爱有加,心里并不是很想罚他,但是作为师傅,该有的规矩还是要有。

    “错在哪里了?”

    “徒儿不应该瞒着师傅,私自去后山,违反了武当的规矩,最近练功也不勤奋,惹师傅生气了。”

    “啪”别卓清一掌怒拍在桌子上。

    别卓清一时间没有说话,只是把王焱吓得心里一惊。王焱整个就吓得一直低着头,根本不敢看他。

    半晌之后,别卓清才缓缓的开口了。

    “你知道武当弟子擅自去深山之中,在武当该当何罪?”

    眼皮一不禁跳:“回师傅,武当弟子擅自进入深山之中,杖行十大板,禁闭一个月,在膳房劳力一个月。”

    “看样子你还记得啊,那你是用屁股记的吗?”

    “弟子不敢。”

    1.“你有什么不敢?山上的野味都被你吃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哼”越想着,别卓清越气,干什么不好,偏偏去深山当中捉野味,真的是荒唐,要是传出去,自己可要在武当成为别人的笑柄了。

    “你先回去吧,自己好好反思反思,明天一早上去练功房找我。”别卓清也不想多说什么,现在天色很晚了,也懒得多说什么了。

    精神上的折磨才是最煎熬的,这一晚上,王焱在床上翻来覆去一夜没睡,想着明天师傅要自己就去练功房,心里就安定不下来。

    到了第二天一早,盯着个黑眼,一大早就来到了练功房等着别卓清。在武当,从来不缺乏勤奋的弟子,就算是这么早也有很弟子早早的来到了练武场。

    去练武场总要经过练功房,所以很多弟子都看到了王焱在这等待,纷纷上前给他问好,毕竟他也是核心弟子。王焱也只是皮笑肉不笑的朝着他们点点头。

    虽然都觉得他有些奇怪,但是也不敢多问什么,只有他自己只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别卓清也来的很早,看到王焱这么早就在这里等待了,心里还算满意。不过依旧板着脸。

    “怎么?一夜没睡?”看着王焱的黑眼,心中也是有些心疼。

    “弟子不敢”王焱卑恭道。

    “进来吧。”

    随着别卓清走进了练功房。

    别卓清先是走进去朝着四周看了看,背负而立。看着窗台不知道想些什么?

    王焱也只是静静跟在身后,等候发落。

    “你的太极纯阳功和两级太仪剑练得怎么样了?”

    听到突然问这个,王焱心中有些紧张,不过还是回道:“师傅,最近弟子一直没有放下过修炼。”

    “嗯,那既然这样的话,不如来跟我比试一番。”别卓清淡然道。

    仿佛以为自己听错了,跟师傅比试?那不是找死吗?

    “师傅,你~你说什么?”王焱此时觉得自己耳朵有些毛病了。

    “怎么了?跟我比试,有什么问题吗?”

    完了,这下完了。再次听到师傅回答后,这是王焱心中第一个想法,今天只怕是要出师未捷身先死了。

    “拔剑。”别卓清厉声道。然后接着从墙壁上取下了平时对练用的木剑。

    “师傅,你你你你这拿的是木剑啊,唉。师傅”

    别卓清二话不说就拿着木剑朝着王焱冲了过来,一剑毫不犹豫直接刺向王焱。

    一剑过来,王焱连忙拿出自己手中的剑身挡住。木剑深深的刺在了剑鞘之上。

    竟然震的王焱后退了好几步。王焱眼中尤为震惊,自己这可是玄铁宝剑,怎么经不住师傅这简单的一刺。

    “还不拔剑?”别卓清剑锋未定,又是紧跟着一剑飞速斜刺而来。

    王焱看这阵势,他心里知道,此时还不拔剑,怕是真的要小命不保了。

    “师傅,得罪了。”一瞬间剑出寒芒。单手持剑,正面砍上了别卓清的木剑。

    “叮”铁剑与木剑直接争锋在一起。

    “什么?”

    王焱发现自己竟然压制不住师傅的木剑,而且木剑竟然丝毫没有一丝破损,换做平常的话,一剑下去削铁如泥,早就将这木剑砍成两节了。

    已经顾不上这是怎么一回事了,稍有不慎,就会被师傅刺中,只能神态紧绷,整个精神提高到最专注。

    其实只是别卓清将真气环绕在了木剑之上,使剑身能够坚硬无比。对于他们这样的高手来说,已经可以做到随手都是武器了。

    “注意上三路了。”别卓清嘴上不忘提醒,手上却根本不打算给王焱机会。

    死死的盯住上三路的来势,王焱也做的丝毫不逊色,只是师傅的招式变换莫测,每接一招都是显得尤为吃力,只能苦苦的支撑。丝毫不敢放松。

    就这样一直对攻了三十来招,别卓清依旧没有放下自己的攻势,咄咄逼人。眼看王焱已经满身大汗,感觉快要坚持不住了。

    可是王焱心里却并不是这么想,师傅的剑招虽然变化多端,但实际上只有三招在不停的组合变换,而且一直在重复。只要自己记住这个路数就行了。

    又对攻了数十招,王焱心中大喜,已经摸清楚师傅的路数了。别卓清一剑从右侧刺来,王焱想都不想,直接就挡下了这一剑,仿佛就跟早已经预料到,剑招的方向。

    他已经完全掌握了。

    别卓清满意的笑了笑。停下了手中的攻势。王焱这也才敢喘上一口气。

    “以为这就完了?下三路给我接好了。”给了王焱一会喘息的机会,别卓清又来了。

    王焱连忙举剑抵挡,但是他发现,师傅这下三路的招数跟上上路的招数竟然有异曲同工之妙,也都是三招不断的在变换,自己只要找到门路就行了。

    这一次,王焱只用了二十来招,就已经能够自如的接上别卓清刺来的每一剑。

    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师傅这并不是在真的跟自己过招,而是好像是在传授自己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