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复的琢磨着别卓清刚刚的剑招,心中已然有了一些想法,但是师傅这几招看起来虽然凶猛,但是也不像什么厉害的剑招啊。

    王焱觉着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反复回想这刚刚的一招一式。

    “有哪里不对呢?这几招连我都能轻易的看出,要是别人不早就破得一干二净了?”

    拿起剑又看似胡乱的挥了几下。

    “难道是?”王焱猛然想到了什么。

    脑海里面仿佛已经有了清晰的思路。若是将刚刚自己防守时的招式连起来,那会是什么样?

    王焱退到一旁,顺着自己的记忆,将这几下一招招的连贯起来,

    开始的时候还显得有些生疏,不过越来越顺,竟然划出一道道影子,

    “好精妙的剑法。”王焱大喜。剑在他的手中仿佛有了灵性,这是靠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剑法,所以心里已经与剑招有了形意。自然是精妙无比。

    别卓清看到也是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的目的算是达到了。果然这小子悟性不差。

    王焱此时脸上早就没有了苦闷,反倒是极为兴奋。

    “谢师傅。”

    “谢我?有什么好谢我,我这可不是在奖励你,是在罚你,你不要太得意了。至于你自己悟出了什么东西,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别卓清依然是一副很严厉的语气,只是面上的表情渐渐的没有了之前的生硬。

    “是,师傅,徒儿一定好好练习此剑招,不让师傅失望。”

    别卓清这一手不可谓不绝妙,既是小小的处罚了他,还无形之中教会了他剑招,最主要的是,王焱心里还感动的要死。真是一举三得。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接下来你可要做好心里准备了,为师刚刚教你的只是剑招的组合,现在要教给你的将是剑招所形成的绝招。为师只演示一次,学不学的会,就看你自己了。”

    “是,师傅。”

    经过了刚刚的练招,王焱心里早就没有负担,反正今天怎么说都值了,虽然师傅说只演示一次,但是他并不是很在意,到了他这个天赋,只要记住了绝招是什么样子,依样画葫芦,总能画得出来。

    没想到别卓清的语气竟然又严肃了起来。

    “之前都只教给你太极两仪剑的几招几试,现在教给的也是你第一个剑招的绝招。名为残火奔雷。”

    “哗”,一阵气势从别卓清周围迸发而出,手里依旧是那柄木剑,只是跟开始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

    “又要接招?”王焱大惊,怎么每次都搞得这么突然,师傅这次真的有些吓人了。急忙架起剑准备抵挡。

    可是王焱错了,这是别卓清是真的认真了。

    “嗖嗖。”别卓清眨眼间就瞬到了王焱的眼前,留下一道剑影,落在了王焱的身后。

    王焱此时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脑海中仿佛闪过一片空白,站在那已经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咽了咽口水,身上已经是惊吓出一身冷汗。

    “这是什么样的压迫感。”刚说完,王焱突然瞳孔猛的睁大。不敢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东西:“是什么时候?”

    原本别卓清手中的那一柄木剑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从正前方直刺向自己。

    这一刺,仿佛嗅到了死亡的气息。

    “刚刚那难道不是剑影吗?”王焱失声道,这已经没有退路了,木剑的速度太快已经躲不掉了。这一剑下来,绝对会要了自己的命。

    “该死,怎么动不了,该死,该死”王焱心中怒骂道,只是两腿根本不受自己控制,死定了。

    “师傅!”王焱仰天大叫。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不敢看前方。

    这一刻,对于他来说仿佛已经时间静止了。

    “哐啷。”木剑掉在了地上。别卓清早就将那柄木剑上的真气卸走了,木剑依旧是木剑。

    王焱缓缓的睁开眼睛。面色有些苍白,无力的吐出了一句话:“没事就好,师傅,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我呢。”说完。王焱就倒了下去。

    “怎么,这就吓趴下了。”严肃了一大早上的别卓清此时终于笑了:“哈哈,看样子,你小子还经不住考验啊。”

    “师~师傅。”王焱努力的平静了自己心情,竟然忍不住在那里哭了起来。很庆幸自己能够活下来,刚刚那一瞬间,真的是他到现在最接近死亡的一瞬间,他毕竟还是一个十几岁的人,根本承受不住。

    “知道昨天晚上的错了吗?”别卓清脸上笑容十分灿烂。

    “知道了,知道了,下次再也不敢了。”话语中还带着一些哭腔。

    虽然别卓清最后将真气全部卸了,但是这木剑硬生生砸在王焱的身上,还是生疼的不行。

    “这一剑就算罚了你的杖行,我房间里每日的打扫两个月,就算罚你一个月的禁闭,一个月的劳力,也算是按照武当的规矩行事了。”

    “什么?两个月啊?”王焱冤屈啊。

    “你说什么?”别卓清神色一正。

    “没什么,没什么,师傅,我说一定会打扫的干干净净的。”算是怕了别卓清了。

    “恩,乖徒儿,那为师就先走了,该教给你的东西都教给你了,可千万别偷懒啊。”今天别卓清的目的算是达到了,自然是笑容饱满的离开了练功房,留下了可怜的王焱。

    “怪不得听师叔们说师傅是个老狐狸,果然如此。”王焱从地上爬起来,摸了摸自己的胸口,果然很疼,随后也是离开了这里。

    回到龙弓子这里。

    王焱回想完这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时也是有些郁闷。

    “我们先去炼丹房吧。八成泽帆那小子应该在那里。”

    “恩恩。”龙弓子点了点头。

    三人来到了炼丹房外面。

    只见王焱并没有去敲门,而是在门外头撅起嘴,学了三声麻雀叫,这让龙弓子有些摸不着头脑。

    王焱笑着示意,等会就知道这是在干嘛了。

    结果也跟他想的一样,没过多久,炼丹房的门就开了,门里探出一个头来,正是泽帆。

    “王焱师兄?咦林师兄也来了。还有?”泽帆并不认识龙弓子,但是大概能够猜测得到他的身份:“这是小师弟?”

    “龙弓子见过泽帆师兄。”龙弓子也是上前一步,打了生招呼。

    泽帆点了点头,看着三人。

    “你们这么晚了一伙人都组队来我这干嘛?”

    王焱笑了笑:“都给你发信号了,你说干嘛。”

    “现在?”

    “不然呢,特意带小师弟过来尝尝鲜。”

    泽帆又朝着四处观望了一会,从门后面钻了出来,然后反手把门关上。脸上的表情也是有些兴奋。

    “那还说啥,走啊,怎么,最近卓清师叔不在,你们胆子都这么大了。”

    嘴上虽然还在说着,但是动作却很流畅,他老早就想着叫上王焱一起了。

    “先上去再说吧。”

    三人的团伙成了四人,依旧是鬼鬼祟祟,林淼虽然别看平时都是好弟子,为人也是一表正直,静谧平和,怎么看都不像是做出这些事情的人,但是竟然也跟着王焱他们一起,只是没有他们那么猥琐罢了。

    要林淼来说,就是觉得这样的感觉很随自己的心。龙弓子是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心里是紧张又忐忑,有一点动静都心惊胆颤吓得不了了的这种。

    跟着师兄一路也是来到了武当的深山处。

    “小师弟,你可跟紧了,这山上可是有猛兽出没的,就是遇见老虎也不足为奇,以泥现在的实力,还对付不了一直老虎,小心点。”王焱叮嘱道。

    龙弓子吓一跳,加快了自己的脚步。

    自从上次被抓了之后,王焱他们就将据点挪到了更深一点的地方。四人围着坐下,正好一人一个方向。

    “王焱师兄,这次就我去吧,不劳烦你了。”泽帆转背就跳进了树林之中。

    王焱也没闲着,找了一些干柴木头,堆砌在一起,龙弓子看着自己师兄忙活,自己干坐在那也有些不好意思,想着总要做点什么就好。

    想来想去,这木柴肯定是要火才能烧起来,自己正好会的就是钻木取火了。

    “师兄,不如我来生火吧,我会的也就钻木取火了。”

    “好啊,没想到小师弟还有这个手艺,那你来。”王焱笑道。

    龙弓子找来了一块木头就开始钻来钻去,钻了好大一会,手都有点酸了,只是见木头冒烟,并不生火,这让他有些尴尬。

    “怎么就打火打不着?”龙弓子也是有些急了。

    坐在一旁的林淼开口道:“可能是山上比较潮湿,木头不容打着,你还是让师兄来吧。”

    “哈哈哈”

    王焱笑了两声,运转起内力,将内劲对着木柴一挥,只见木柴已经全部烧着了,而且火还挺旺。

    “小师弟,你看看我这一招,是不是比你那钻木冒烟好用多了?”实在是笑的有些不行了。

    龙弓子下巴都要掉下来了,怎么还能这样玩。

    说话间,泽帆也是手上提着两只野兔子,两只野鸡回来了,他对王焱这生的火早就习惯了。

    “怎么样,收获还算不错吧。”泽帆笑着坐下。

    林淼这时起身,从身后大概三步的距离,将那一片的土拨开,从里面竟然拿出一个铁箱子。

    龙弓子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箱子,待林淼打开之后,他今天算是知道什么叫做,井底之蛙了,终于涨了一回见识。

    铁箱子里面,全是调味品,应有尽有,甚至还有串肉的叉子。看来泽帆师兄果然不是一般人啊,厉害,厉害,龙弓子心里暗自佩服到。

    “好了,开始吧。”泽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