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四个人围着这一堆火,吃着野味,还是显得很是惬意。

    龙弓子今天晚上非常的开心,能够跟师兄们一起这样潇洒,真的很符合他的性格。

    “对了,泽帆,你还没跟我说,你怎么知道我师傅不在武当了?”王焱想起了开始没有说完的话题。

    “当然是我师傅告诉我的,我师傅炼丹缺了一味药材,这味药材生长在天朝的唐古拉山上,而我师傅现在又没有空去,只好拜托卓清师叔去走一趟了。”

    “唐古拉山?”王焱和林淼都是眉头一皱,只有龙弓子一个劲的吃着,他根本就不知道唐古拉山是个什么地方。

    “怎么。师兄,有什么不对吗?”

    唐古拉山是生长在天朝与西域的交界处,也是一个地势十分险恶的地方,许多人对哪里都是敬而远之,不敢轻易踏入。

    “这可不是什么好地方。”王焱放下手中的野味:“师傅怎么会孤身前往那种地方?什么药材这么重要?”

    “这我倒不是很清楚,反正我师傅好像和你师傅做了一笔交易吧,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反正卓清师叔来的时候,师傅反正是让我出去了,应该是有很重要的事情,不然不会连我都不让听的。”泽帆撇撇嘴。

    “这么说来,看样子事情不是像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林淼也是点点头。

    龙弓子一头雾水,取一副药材而已,难道真的这么严重?看向自己的两个师兄,都是一副很担心的样子。

    “这唐古拉山我是没去过,如果只是地势险恶,对师傅来说,以他的轻功,肯定是没什么问题,只是。”王焱突然停了下来。

    “只是什么?”龙弓子问道。

    王焱想了一下,他们对唐古拉山并不陌生,但是龙弓子兴许没有听过。还是应该个他讲清楚。

    “自古正邪不两立,有正派就有邪派,在我们天朝,有五大正派,五大邪派,当然在西域也是一样,也有邪派,而西域的邪派并不是像我们天朝一样,这么多派,他们只有一个邪派,叫做血毒教。”

    “只有一个邪派?怎么这么少。那岂不是比我们天朝要太平多了。”

    虽然觉得这个教派的名字一听就是个邪魔外道,但是龙弓子并不是很以为然,认为西域要比中原好多了。

    王焱接着说道。

    “那还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据说是看不惯其他邪派的作风,所以讲西域所有的邪派都屠了个遍,要不是正派之人像我天朝中原武林求救,只怕是整个西域,无论是正邪两派都要成为他们手下的亡魂。”

    这话一出,龙弓子心里也有了一些不好的预感。

    “难道,这血毒教是在你们所说的唐古拉山上?”龙弓子惊呼。

    “小师弟,你小点声音。”王焱赶忙做了一嘘的手势:“要是把别人引过来那就不好了。”

    其实这些东西还是王焱小的时候听别人说起的,起初是为了恐吓小孩子的,他就是这么被吓过来的。长大了点之后以为这只是骗人的,来了武当之后,也只是偶然听师傅说起过一回。才知道这是真的。

    而且自己师傅,当年正是去支援过西域的一批人。那个时候的别卓清只怕也是只有龙弓子这么大吧。

    龙弓子也是知道自己有些失态,连忙压低声音说道:“那师傅这一趟去岂不是很危险?”

    “可以是这么说吧。毕竟血毒教的实力,就是连我们武当都不敢说轻易敢惹,不过师傅他一人前去,怕是有他自己的原因。”只有林淼此时还算冷静。

    泽帆这个消息,搞得他们三个人都是没有什么心思吃了,只有他一个人还在那啃着:“怎么,你们怎么都不吃啊,这么好吃的野味。不吃完浪得了,我可是费了一番力气才抓到的。”

    王焱没好气的道:“又不是你师傅去,你肯定不紧张。”

    龙弓子也是打心里不想别卓清有什么事情发生,不然谁还来教自己的武功。

    深山之中,到了晚上,甚是阴冷,尽管在火堆旁边,龙弓子还是觉得有些冷起来,怎么好好的气氛就变成了这样。

    “哎呀,我都不知道你们在瞎担心什么,卓清师叔难道连你们都不如,危不危险他难道不知道,他既然愿意去,自然是有他的把握,我跟你说,要是去的是我的师傅,我还巴不得他能够久一点时间回来呢。吃啊,都看着我干嘛。”

    泽帆这句话看似没心没肺,但是说的不无道理,别卓清自然不是傻子,就算是他们担心,也并起不到什么作用。

    王焱和龙弓子还是比较耿直,被泽帆这一番话竟然也是开导了,只有林淼还有些想法。

    “好了,不说这些了,对了,再过一个多月后,就是核心弟子的比试了,你们两个这次到底有没有战胜花云的可能?”泽帆又想到了什么既然上一个事情说得气氛有些沉重,不如换个话题。

    只是没想到,这话一出,王焱的眉头又皱了起来,比之前还有些重了。

    这泽帆真的是,什么事情揪心,就提什么事情。

    其实对于他们来说,今年可以说的上是最后一次打败他的机会了,过了今年,花云就不再是武当的弟子了,以他的资质过了今年就成为了武当的执事了,所以,今年对他们来说如果失去的这次机会,以后就很难在光明正大的击败他了。

    光靠王焱和林淼两个人的话,本来只有四成把握,但是林淼悟出了曲水剑,几率应该有五成左右,但是光靠他们两个还是差了点,要是有张友辉一起的话,那至少是八成的把握以上。

    可是偏偏张友辉这个人,太随自己的心做事了,他不喜欢花云这个人,但是也不会轻易的帮王焱他们,所以跟本不指望他。

    “要是你小子武功能够高点就好了,看来也不指望你了,都不知道你成天练什么鬼丹,也没看到你练出什么东西,武功简直弱的不行。”王焱都懒得理泽帆。

    “王焱师兄,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可以小看我的武功,但是绝对不能小看我的炼丹术。虽然我现在比不上我师傅的一大大大半,但是好歹在武当也是数一数二的好不好。你这么说就过分了啊。”泽帆脸上露出不悦的表情,很是不满意王焱所说的话。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整个武当的除了你师傅,还有谁说的上是炼丹高手的?还有,学习炼丹术的人屈指可数,你还是大师兄,当然没有谁比你厉害了。”泽帆这小子的底细,王焱知道的一清二楚,平时都是懒得理他,非要自己揭穿他才甘心

    “你,不可理喻。”泽帆也只能气的咬了手里最后一口肉,狠狠的嚼了两下。

    “我觉得泽帆师兄很不错啊。”坐在一旁龙弓子突然开口道:“大师兄你看啊,炼丹的人这么少,就说明能够在这么方面要有一番造诣是很难的,而且泽帆师兄深得沈阳子师叔的真传,想必肯定是本身有极为不错的能力。”

    龙弓子这一番话说得一本正经,其实是他没看出来自己的大师兄和泽帆是在开玩笑罢了。

    其实泽帆的炼丹上面的造诣确实高得很,不然沈阳子也不会轻易收他为徒的。若是说他的武功只有龙弓子这么高,那他的炼丹术至少就有王焱这么高。而且这炼丹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都学得来的,放在整个江湖,会炼丹的人地位都是极为高上的。而且他以后的造诣可能并不会比沈阳子低。

    “明白人,小师弟,你一看就是明白人,你就不跟你这大师兄一样什么都不懂,就冲你这句话,以后想要什么丹药,尽管来找我,我可以保证,你现在阶段能够用的到的,我这里应有尽有。”泽帆心里那个爽快啊,抬起头挑了一眼王焱。

    “那你有种给一颗乾坤再造丹给小师弟。”王焱也是露出一股奸笑,心里打起了一番鬼主意。

    “什么?你以为当糖啊,说给就给,你知道这乾坤再造丹多难炼制吗?”

    没想到泽帆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把龙弓子吓一跳。.

    “哦”王焱一脸木讷的哦了一声。

    “哎哎哎,你这什么表情,明显是瞧不起我啊。”

    “没有瞧不起你呢,我只是没想到这武当第一炼丹大弟子,竟然还有说难炼的丹,真的是稀奇,稀奇啊。算了,你要是没有这个本事,我们也就不强求你了。”

    王焱又是一副很为难的样子。

    他此时的语气跟表情简直是有些欠揍,只是泽帆正好吃他这一套罢了。

    “谁说我练不出?王焱,我告诉你,我这可是为了小师弟的眼光,你不要以为你这几句话就把我给说动。”

    其实平日里王焱和泽帆私下里两个人的关系,早就得不行了,所以他们之间有时候打打骂骂也都很正常。

    “真的啊?”王焱一拍腿:“小子,这可是你说的,说话可算数啊,哈哈。”一把站起身来,搂着泽帆的肩膀,一副称兄道弟样子。

    “我就知道,泽帆师弟果然是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不仅在炼丹术造诣极高,而且在为人方面,我这做师兄的也是自愧不如,得像你学习啊。”

    王焱是笑的越发灿烂了,连林淼也是偷偷扬了一下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