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的时候龙弓子就没有去观瀑台修炼了,今天特意睡了会懒觉,到时候打算直接去泽帆那里拿乾坤再造丹了。

    这几天,林淼潜心修炼曲水剑法,就没有跟龙弓子他们一块正常作息了,也是为了争取能够在核心弟子比武到来之前能够有所突破,

    只有王焱还比较闲,于是陪着龙弓子来到了炼丹房之前。

    泽帆也很守信,早早的就在炼丹房之前候着他们来了。

    “王焱师兄,小师弟,来的还是挺早啊。”泽帆老远就看着他们两过来了。

    “哟,你小子就别跟我们客气了,拿来吧!”王焱走过去,两手一伸。

    泽帆看着王焱这无赖的样子,有些郁闷,早知道当初就不夸下海口了,这态度,好像是我倒求着将这枚乾坤再造丹送给他们不成。

    手里轻托着一个丹盒,里面装的正是泽帆这七日来所炼制的一枚乾坤再造丹,虽然耗费了他不少的精力,但是还是尽最大的力量,练出了一颗品质极为高的丹药。也算是看得起龙弓子了。

    “咯,在这里。你自己拿好,要是掉了,我可不负责再炼制一颗了。”泽帆将丹盒递给了王焱。

    先不管这么丹药怎么样,至少也是泽帆师兄辛苦为自己炼制了,龙弓先行一步上前再次谢过。这才让泽帆心里好受了许多。

    王焱也是很小心的结果泽帆手上的盒子。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恩,看来泽帆师弟果然用心,这丹药品质不低啊。”王焱有些欣喜:“小师弟,我这就为你打开来看看。”

    龙弓子点点头,他确实也想看看丹药到底是什么样子的,长这么大他还真没见过这玩意。

    这个装丹药的盒子被泽帆的内力包裹而住,形成一道无形的锁,王焱抬手轻轻将内力注入盒子之中,正好驱散了泽帆的那些内力,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盒子。

    将盒子慢慢的打开,里面正放着一枚通体碧绿的丹药,感觉丹药之外还氤氲的一丝灵气漂浮在周围,散发出来的香味简直沁人心脾。

    “好。”王焱大为称赞,将盒子轻轻的关上:“不愧是出自武当派炼丹大师泽帆之手,果然不同凡响。”

    “算了吧,你就别拍马屁了,我还不知道你要说什么?”泽帆没好气的道:“这么乾坤再造丹可是我耗费了十多味药材,三枚珍贵药草和一枚龙眼蛇的胆加以内力的调和炼制而成,花费了我一番心思,回去之后就赶紧服用,别走了药效。”

    “什么,龙眼蛇的胆?竟然还用上了此物?”王焱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这么舍得,这等好东西可不是说能找到就能找到的。

    龙眼蛇是一种身上带有剧毒的蛇,浑身上下,除了它的蛇胆之外都是毒,而且普通的人一碰就会死,而且这蛇生性狡猾,智商也颇高,本身想要抓住这样一条蛇就极为困难,还要取出他的胆,要知道若是不小心,将胆汁弄到身上,可是连内力都能腐蚀。即便是现在的王焱都不敢轻易的去抓这样一条毒蛇。

    这也就是乾坤再造丹的珍贵之处了,不过对于高手来说没有用,对于穷人来说用不起,而且对于一般人来说,就是有钱也很难买到,所以说,将这样的丹药用在一个普通人身上简直是暴殄天物。

    看来,这一次泽帆这小子下了血本啊。只是他有些想不明白,昨天也是第一次见小师弟,不可能因为夸了他几句就炼制这么珍贵的丹药给他。算了,反正能够到手了就行,至于别的东西,以后再说吧。

    “行,那我们这就回去服药,多谢泽帆师弟了。”王焱抱了抱拳,带着龙弓子离开了这里。

    两人回到太和居,进门后,王焱就将房门带上了:“小师弟,你先稍作休息,我去打一盆水过来,等我一下。”

    说着王焱就先出去了,也没过多久,就打了一盆水进来。

    “小师弟,赶紧把衣服脱了。”王焱吩咐道。

    脱衣服?龙弓子以为自己听错了,好好的服用个丹药,干嘛要脱衣服。

    “小师弟,快点脱啊,还愣着干嘛?”

    “哦,哦”楞了一下神,龙弓子开始将自己的上衣脱了下来:“好了吗?大师兄?”

    王焱将那一盆水端到了龙弓子的面前,抬起头:“当然没好,全部给我脱光了。”

    这就有些尴尬了,怎么还要全部脱光呢,实在是有些不明白,难道这衣服还阻挡这药力的吸收不成?

    全身光溜溜的龙弓子正坐在床上瑟瑟发抖,心里有些想着赶紧服完丹药,赶紧完事。

    “坐到地上来,不要趟床上,等会把床给弄脏了。”王焱将一块布平摊在地上,示意龙弓子坐过来。

    实在是有些忍不住想问问,这到底是为什么?感觉有些太折腾了。

    “大师兄,这是要干嘛啊?怎么还有这么多规矩?”

    抬起头看了一眼龙弓子,王焱笑了笑:“什么规矩不规矩的,乾坤再造丹是改变你身体内的体质的,到时候你的身体会有很多杂质排除来,所以是为了让你不弄脏,好了,赶紧下来吧。”

    “原来是这样啊。”这么一来就能够理解了,心中的疑惑解开,倒也是没有了顾虑,一把就坐在了那块布料上面。只是这光着屁股的,还是有些清凉。

    “小师弟,现在大师兄给你说一些事情,等会你将体内的太极神功先运转起来,当走完一个周天内力回到丹田之时,再将乾坤再造丹服下,继续运转太极神功,药效会持续一段时间,要是感觉到身体有疼痛,千万要忍住,记住了吗?”王焱叮嘱道。

    龙弓子点了点头,他是第一次服用丹药这种东西,感觉心里还有些忐忑,尤其是当大师兄说起,等会还会有疼痛,不过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只要是能够让自己变强,再痛也无所谓。

    从这七天来观瀑台上的冥想,现在龙弓子已经能够在修炼的时候做到进入入微境界了,而不是像以前一开始修炼就入定。确实就像大师兄所说的吗,这种东西,到时候慢慢的自然就会了,果然没错,领悟了一次之后,根本不用刻意去控制,就感觉很普通的感觉一样。

    缓缓的闭上眼睛,将太极神功运转起来,进入了入微境界,自从学会了控制自己修炼方式之后,现在的龙弓子已经跟之前有很大的不同了,他竟然发现,在入微的时候,修炼竟然要比入定还来的快。但是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还是等师傅回来再问问吧。

    运转一个周天不需要多长的时间。

    “就是现在。”

    龙弓子猛的睁开眼,将放在眼前的乾坤再造丹一口吞入腹中。

    这颗乾坤再造丹从入喉的那一刻起,药效就开始散发出来,一股清凉的感觉,从喉咙传来,整个人感觉到舒适无比,并没有像大师兄说的那样有疼痛感。

    药效在腹中持续的散发,转化为一丝丝的气流转在身体里,跟随着内力的流转而流像全身。本来内力就是通过全身的穴位来运转,所以药力也在温润着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再次运转了一个周天。

    “嘶。”突然间龙弓子眉头渐渐的越锁越紧,额头上也冒出了几滴汗珠。

    现在他脑海里就只有一个字:“疼”而且疼的厉害,越来越疼。

    只有王焱知道,这应该是到了乾坤再造丹真正功效的时候了。

    其实这正是乾坤再造丹最大的功效,改变人的体质。若要使人体的骨骼的得到升华,先要将骨骼冲散,再重新进行凝聚,完成脱胎换骨之功效。这就是所谓的疼到骨子里了吧。

    阵痛一直持续着,额角上的汗珠也越来越多,龙弓子的身上泛起通红,突然从肉体当中流出一种血黑色的液体,感觉有些黏糊,在身上缓缓流下,这正是龙弓子体内的杂质,正在这乾坤再造丹的药效之下被逼出来。

    整个状态差不多持续了一炷香时间。

    “应该差不多也快完了吧。”王焱一直在旁边守候着,估计着小师弟应该马上就吸收完这乾坤再造丹的药效了。

    太极神功此时也在体内一直不停的运转,在这药效的加持下,竟然运转的速度大幅度提升,就跟在体内飞速的跑一样。

    药效一直在冲击这龙弓子的骨骼,可是每当冲散一次,这太极神功却正好也跟着在修复。

    这丹药毕竟是没有灵性的,看到对龙弓子的骨骼没有得手,于是对着骨骼发出一次次的冲击,太极神功却一次次的修复。这就相当于乾坤再造丹和太极神功在龙弓子的体内打架,受伤的确是龙弓子啊。

    要是有人把你的骨头拆了又装好,然后又拆了,如此反复,你说痛苦不。

    “情况有些不对啊,怎么这么久了还没有好?”王焱此时当然不知道龙弓子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按照他的理解,应该早就差不多完成了啊。

    “呃”龙弓子疼的实在是忍不住哼了起来。这到底是要闹哪样,真的快坚持不住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