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村坐落在武当的西侧,所以叫做西村,不过也要做西茶村,因为这里盛产上好的茶叶,每家每户,几乎都有一片茶园,就像是一片茶海。都是靠着这茶来维持生计。

    在西村,没有什么特别大富大贵的人家。但只要你肯辛勤劳动,就能过上幸福的日子。

    这里的人大多都是好客,淳朴之人。没当有来到西村的客人,总是能收到最热情的接待。

    龙弓子一走进这里,就被这阵阵茶香所迷醉,不能自拔。

    “王铁,我们赶紧去这西村逛逛吧。果然像你说的那样,还真是个好地方。”

    王铁也是应声答应,跟紧着龙弓子的步伐。

    “快看那,好大一片茶海啊。”确实,风吹动着这茶树,就像海上的波浪一样掠过。看着就让人心旷神怡。

    两人走进了村口,一身武当的白衣显得格外显眼,进入村子里之后,龙弓子也是显得有些意外,每从他们身旁走过的人都是面带笑意,不约而同的跟他们两打上一番招呼。

    邀请他们来自己家喝口好茶,这让龙弓子都有些感到意外,王铁倒是还好。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被村民的热情所渲染到了,现在已经早就习惯了,不过他也很久来了。

    这个村子的人对武当派的人都心存敬畏之心。

    在西村之外有一伙的劫匪,那可不是之前的独龙寨能想比的,可是真正穷凶极恶之徒,而且他们长占据深山,不是一朝一夕了,早就臭名远播,人数也有将近两百来人,而且不乏武功高强之人,这群人还把自己弄得正儿八经成了一个帮派,叫做什么虎帮,仗着没有人来管,在这一带嚣张跋扈,其实也就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就是这种乌合之众,平日里就干着一些强抢霸凌的事,经常来西村侵犯,这个小村庄没有官府,村民也都是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人,所以只能是被欺凌。

    而武当之人自然是行正义之道。每每将土匪击退,但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不可能每次虎帮的人来的时候,都有武当的第子在这,所以这些人也是一直不死心,一心想着来西村抢夺一番。

    但是西村之人对于武当派那是的情谊,只有他们心里自己最清楚了。

    两人走在西村的小路上,王铁本身就是腼腆之人。而龙弓子就不一样了,他才没有什么不好意思这一说每次村民跟他打招呼,他都很热情的回应。就像已经来过多次。跟这里的人很熟一样。看的王铁是目瞪口呆。

    龙弓子满脸笑容:“王铁,我们先去给李大娘送去玉佩吧。”想了一下,还是应该先把正事办完。

    “可是李大娘家住在什么地方,我们不知道啊,还得好找啊。”

    虽然西村的人数不多。但好歹也有好几十户人家。这么多人家要找到李大娘家,还真有点困难。这让王铁有些犯了难。

    “这简单,随便找个村民问问不就行了。挨家挨户的找得找到什么时候啊。”

    龙弓子上前一步,在路上随便找个一个中年模样的人,对方一看是武当派的第子,自然是很乐意帮助他。

    “大叔,请问下。你知不知道李大娘她家在哪啊。”龙弓子还是很有礼貌。

    “哦,你找李大娘啊,李大娘就住在前面不远呢。”中年大叔朝着前面指去:“前面那第四间屋子就是李大娘家里了。”

    “谢谢啊,那我们先去找李大娘了。”龙弓子答谢过后就带着王铁,朝着李大娘家走去了。

    “怎么样。这不就搞定了。”转过头对着王铁笑到。

    王铁也是心中暗自佩服,要是自己也有像他这样的洒脱就好了。

    来到李大娘家门前,倒是大门紧闭着。也不知道在不在家。

    敲了敲门。

    “李大娘,你在家吗?”龙弓子喊到。

    “李大娘?”喊了一会里面爱并没有人应答,两人有些奇怪。这个时候李大娘去哪里了呢?

    “要不我们去别处找找吧。”王铁提议道。

    龙弓子轻叹了一口气,那也只能这样了。

    正当两人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门却支吾的开了一条小缝。从里头探出一个头来。

    “请问两位找我老婆子什么事?”

    龙弓子和王铁一阵大喜。赶紧回过头。

    “咦,您就是李大娘吗?”

    只见李大娘满鬓斑白,两手扶着门,身体看上去有些羸弱,怎么看都是一个老婆子。

    龙弓子心中想到,长虚师叔的岁数应该跟自己师傅差不多大,他口里都叫大娘了,想必也岁数很大了。

    这让龙弓子有些尴尬,按辈分来说,自己应该叫奶奶才对。

    李大娘杵在那看了他们一会,龙弓子这才回过神来,实在有些不好意思。

    “对了,李大娘,昨日在武当上香,怕是将一枚玉佩掉在了道馆之中,我们给您送来了。”

    龙弓子从兜里掏出那么李大娘遗失的玉佩。

    没想到李大娘一看到这枚玉佩。眼睛都亮了,连忙打开门走出来,双手紧握着龙弓子的手。

    “太好了,太好了。原来这枚玉佩在你这,要是弄丢了,我真的就没脸见我家根娃死去的爹了。”李大娘神情有些激动,眼角竟然淌出一丝泪水。

    这样的情况,龙弓子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了,连忙安慰道:“李大娘,您别激动。这不玉佩回来了嘛。”

    李大娘接过玉佩。好生的放在怀里:“多谢了两位少侠,快进屋里来坐坐。”李大娘擦拭了一下眼泪,连忙招呼到。

    这一声少侠,让龙弓子心里听着很是滋味,竟然一下笑了出来,长这么大还没被别人这么叫过呢。

    “大娘,我们就不坐了,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呢,玉佩还给您我就放心了。”龙弓子婉拒了李大娘的好意,只是他们还是先得去把布料买好。

    李大娘的样子有些犹豫不决,想说一些什么,却好像有些不敢说出口。他们两个要走,也不好意思强留着。

    龙弓子看李大娘神情有些怪异,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连忙问到:“李大娘,你是还有什么东西要说的吗?你尽管说。”

    李大娘看了龙弓子和王铁一眼,决定还是把事情说出来:“两位武当的少侠,求求你们帮我找找我儿子吧。他都好几天没有回家了。一点音讯都没有,乡亲们也不知道他到底去哪了。老婆子我知道,你们武当派的人个个侠义心肠,本领高强。还求求你帮帮老婆子啊。”

    说着李大娘,竟然又大哭了起来,一下竟然给龙弓子和王铁就要下跪,看样子她确实也是没有办法了。

    龙弓一听连忙上去将李大娘扶起,

    “大娘,你这可使不得,有什么事情起来慢慢说。”

    将李大娘搀扶进了屋子,看样子也只能是停留一会了。

    李大娘休息了片刻后,恢复了许多,起身给龙弓子和王铁倒了一杯茶。

    龙弓子赶忙双手接过,示意大娘不用这么麻烦。

    接过茶还是喝了一口。果然这西村的茶味道就是不一样,不过现在可不是品茶的时候了。

    “李大娘,你坐下慢慢说,有什么问题,我们一定会尽力帮你的。”

    李大娘倚靠在床旁,缓缓的说到:“我儿子根娃,早些天出村子去拾掇些柴火,一去就好几天没有回来,平日里我们家就我儿子,还有我孙女三个人在家,根娃一般老早就回到了家中,家里就他一个男人,什么事情都是他来。像这样几天不回家,没有一点音讯,置我们婆孙不顾,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所以我担心怕是出来什么事情。”

    李大娘又忍不住哭了起来:“要是根娃有个什么事,这让我们婆孙两怎么活啊,昨日我去武当派祈祷,今日你们就来了,老婆子虽然不愿意麻烦你们,但是实在没办法了,求求你帮帮我们吧。”

    龙弓子脸上也很是凝重,这种事情对他来说,确实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只能先安抚到,到时候回去再找师兄看看怎么办才好。

    “大娘,这个事情,我们一定会帮你想办法的,你别急。”

    “真的吗,那太好了,两位少侠真的是活菩萨,有你们这一番话我就放心了。”李大娘见龙弓子答应下来,心里也安心了许多,现在也只有他们能够帮自己了。

    “对了,您的孙女不在家吗?”龙弓子想到了什么。

    “我孙女啊,我孙女是个十分懂事的孩子,这几天一直在帮着打理家里的茶摊子。现在还没回来。”

    “不好了,虎帮的人来了,大家赶紧躲起来。”龙弓子刚还想说这什么,就听到门外面有人大喊,声音好像正是刚刚问路的那个大叔。

    “什么?李大娘一听也是一惊,自己的孙女还在茶摊上呢。这可怎么办才好。”

    “虎帮?王铁,我们先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龙弓子让李大娘待在家中,对着王铁道。

    “嗯。”王铁的脸上有些担心,虎帮名声他可是知道,不知道靠他们两个能不能应付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