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现在已经乱成了一团糟,老人小孩的村子里的女人都纷纷往家里躲,村里的男丁都聚集到了村子口。手里头个个拿着锄头,扫帚什么的。

    老村长站在人群的最前面,心里很是忐忑。

    “老村长,这情况不妙啊。”旁边那个中年男子,两腿有些吓得发软。

    虎帮的人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样明目张胆的来西村了,而且这人数,怎么越来越多啊。

    突然村子口四面八方的都涌出了很多土匪模样的人,个个凶神恶煞,相比西村的人,他们手里就都是提着大刀之类的。

    为首的是五匹骏马。后面跟着一些手下,加上还有零零碎碎的一些土匪,这一来怕是有一两百多人。整个西村的人估计也就这么多人。

    “哈哈哈,今天我虎帮光临你们西村,看来你们这欢迎的阵仗还挺不错啊!怎么,手里拿着这锄头什么的,是想跟我们干仗不成?”说话的正是那虎帮的二当家虎二牛,此人面色极其凶恶,脸上还有三条刀疤,一口大黄牙,不过耳朵好像被砍了一只,说起话来嗓门极粗。手里提着两板子大斧,坐在马上叫喝着。

    老村长皱眉小声的对着旁边另一个年轻男子道:“阿胜,你年轻力壮,现在赶紧上山通知武当派的高人来救援,千万不能耽搁片刻,看来这次虎帮的人是真的要对我们下手了。”

    “是,老村长。”阿胜从人群当中退了出去,转身就打算一口气奔上武当,他心里也明白,要是晚一点,自己的村子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

    阿胜刚刚走到村尾口想要往武当山上求救,却发现出村子的路口都已经被堵死,只能一步步后退,没想到,这一次虎帮的人竟然如此卑鄙。

    “怎么,想去哪啊?还想去给那群臭道士通风报信啊?哈哈。这一次,我们虎帮已经做好了”那名堵住了出路的土匪阴笑道,一脸不屑:“今儿你人可以过去,但是命你得留在这儿,你看怎么样?”

    “什么?”老村长一看,感觉两眼突然发晕一个没站稳。急的往后一倒,众人连忙上去扶住。

    “老村长,你没事吧?”众人上来大喊道。

    老村长已经老了,他在这西村已经当了五十多年的村长了,这些年来,虽然有很多的事情,但是一直都还能够平平安安,现在要是光靠他们,想要跟这一群虎帮的人对着干,那肯定是鸡蛋砸石头,完全没有一点希望的。

    他活了这么久,死了也就算了,村子里还有这么多年轻力壮的,还有那还未长大的小娃娃,这让他可如何是好啊。

    老村长勉强站立起身来,老脸苍白了不少,深深地叹了口气:“要是西村今天真有什么不测,就算是赔了我这条老命也对不起你们啊。”

    “老村长,你这说的什么话,今天不管怎么样,就是死,我们也要保护好西村的,保护好每一个人的。你们说是不是?”中年男子手里已经紧张的冒汗了,心中也是十分不安,两只手握紧了手中的锄头。尽管他的心中也很怕,但是为了村子,也顾不上那么多了。

    “是,誓死保卫西村。”村子里的人一个个举起手中的武器大声吆喝到,也算是给一伙人壮壮胆。

    老村长看着这场面,两眼也是泛起泪光:“好,好。今日我们与西村共存亡。”

    “哈哈哈哈。”这阵势一出,那群虎帮的土匪直接嘲笑起来。一个个装作笑的肚子疼。

    “啧啧啧,我说你们这群土老帽啊,还共存亡,也不怕笑掉我们的大牙?今日我们虎帮的人倾巢出动,谅你们也一个跑不掉,如果不给我老实点,哼,别怪我们心狠手辣。”说话的还是虎帮的二当家。

    老村长壮了壮胆,上前一步:“你们这次来这么多人,想要干什么,要是想要钱的话,我们将所有的家当都拿给你们,绝对不藏一点东西,还请你们不要伤害我们任何一个人。”

    现在只能跟他们迂回了,若是可行的话,钱财这些东西没了都没事,要是人没了就真的没了。

    “老村长啊,你也一把年纪了,怎么就这么明事理啊?你放心,钱财我们是肯定要拿的,但是我们还要带走一个人,只要你们都安顿好了,我保证不伤你们一根毫毛,怎么样?”

    众人面面相觑,还要带走一个人?会是要带走谁?

    “你先说,要带走谁?”

    “你们这西村一直在我们虎帮眼中就是一块硬骨头,这一次我们虎帮所有的人都来了,就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就像你刚刚说的,先把说有的钱财就交出来,然后,再把你们村里的小玉姑娘交出来带回去给我们大哥做压寨夫人,今天保证你们西村平安无事。”

    这话一出,众人又都是大惊,小玉?那不是李大娘家里的孙女吗?李大娘家的儿子已经好几天没回来了,现在只有小玉这孩子照顾她,要是小玉走了,李大娘家就真的没人了。而且小玉这孩子,平时里十分乖巧,懂事又有礼貌。村子里的人都是看着她长大的,没有人愿意此时将他交到一个没有人性的虎帮手里。

    “我拒绝。”老村长丝毫没有犹豫,虎二牛话音还没落就直接说出了三个字。

    “你,你个死老东西,信不信我就弄死你。”二当家虎二牛一下被气着了,上前就想要教训一下这个老东西。

    “唉,二哥,莫冲动,你忘了今天我们的准备了,量他也不敢耍什么花样,你要是真弄的他们急眼了,说不定跟我们弄个鱼死网破,对谁都没好处。就当是为了大哥,消消气。我来跟他们说说。”

    这一次虎帮来了五匹骏马,为首的自然是虎帮的帮主王鹏,王鹏的左边的是虎帮的军师刘四,此人身材极为瘦小,两眼也是尽显狡诈之色,嘴边还有一颗大黑痣,一看反正就不是什么好角色。右边的是一个穿着黑袍的人,此人将头裹在黑袍之中,不知道长什么样子。二当家在军师一旁,而刚刚说话的正是在黑袍人一旁的三当家刘厉。

    虎二牛听这么一说,火爆脾气也是安分了下来,对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老家伙,你可要考虑清楚了,要是把人和钱都交出来,你们西村将平安无事,要是不服从的话,你应该知道我们虎帮的手段,到时候会怎么样,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要为了保小家而害了大家啊。”

    刘厉语气中带着一丝威胁的玩味,听得众人心里很是不舒服,老村长也是,心里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每一个村民的安危他都有责任,但是真的就像刘胜所说的那样,要是保了小家,而害了大家,到底如何抉择,现在他也慌了神。

    面色为难的看向众人,老眼中充满着迷茫。

    西村的村民向来都是淳朴之人,虽然面对这样的情况,心里要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但是他们绝对不会放弃当中任何一个人。

    “根娃平日里跟我们如同兄弟一样,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而且他现在不知去向,我们绝对不能将小玉交给他们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你们说是不是。”有了一人开口,众人也是纷纷点头赞同,目光坚定的看着老村长。

    老村长心中此时也是很欣慰,村民们现在的这种眼神,就是给他最好的鼓励。转过身对着虎帮之人说道。

    “我们西村的人还是那句话,钱可以都交给你们,但是人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老村长这一句话说的斩钉截铁,丝毫不拖沓。

    “好,好,你们这群人,看样子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看看,真当我们在给你说笑不成。”三当家也是怒笑道。

    “啊。”众人身后传来一声惨叫,还在村尾的阿胜被堵在出口的一个土匪对着肚子就是一脚,几个人就地就将阿胜殴打起来。阿胜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阿胜,住手,你们这群禽兽。”老村长声嘶力竭,两眼怒不可遏,满是血丝:“你们这些人就真的不怕遭报应吗?武当派的人不会不管的。”

    “哈哈,武当派算什么东西,你觉得他们现在会来就你们吗?就算他们来了又如何?我们早就准备了万全之策,今天我就把话说在这里,武当的人来一个,我杀一个,哈哈。”虎二牛笑得极为猖狂,现在根本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

    “哼,你这么说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吗?就凭你们这样的人,也敢对我武当派不敬?”

    龙弓子再也忍不住了,带着王铁就朝着中间走来,王铁也是一直跟在他的后面。

    不远处的一个茶棚里面,正坐着一个一袭红衣的女子,老人小孩和女人都躲在了屋子里,男丁们都在村口,自然是没有注意到她的声影,正悠闲的喝着茶,本来手中已经拿起了剑,看到龙弓子和王铁,微微一笑,又缓缓的将剑放在一旁。

    “看来,还可以看会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