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心里对这些虎帮之人的举动也是愤怒到了极点,而且他好歹也是身为武当派之人,绝对不允许有人侮辱。(书屋 shu05.com)

    两人站了出来,自然是给两方人带来的心境个头不同,西村的村民看到是武当派的人,心中自然是大喜,在他们眼中,武当派的人就是总是在他们有危险的的时候来帮助他们,可是他们心中还是有些紧张,因为虎帮这一次实在来了太多人了,他们担心不知道眼前这两个武当的弟子到底能不能应付的了。

    而虎帮的人心中也是一惊,毕竟他们之前很多次都吃了武当弟子的亏,一惊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心中对武当派也是恨之入骨,

    龙弓子缓缓走到人群之中,面对着虎帮的人:“听说我武当之人,你今日要见一个杀一个?”

    “停。”看到这两人身着武当弟子的衣服,王鹏坐在马上,手轻轻一挥,示意那几个毒打阿胜的手下,停了下来,阿胜也是强忍着疼痛爬起来,跑进了人群之中。

    “我就是武当弟子,你今日来杀我一个试试?”龙弓子这话是对着虎二牛说的两只眼睛死死地直盯着他。

    “这。”虎二牛心中也是被龙弓子一下震慑到了,一时间竟然也慌了神,只能看着自己的大哥。

    虽然看上去龙弓子和王铁年纪都还很年轻,也很瘦小的样子,他们一个个人高马大,但是丝毫不敢小看龙弓子两人,毕竟武当派的都是练家子,纯正的武功绝对要比他们这些野路子要强,他们可是在这方面吃了很多亏。

    “二弟,你慌什么。”为首的王鹏语气倒是很淡然,不愧是虎帮的一帮之主:“你忘了我们这一次的手笔了吗?”

    龙弓子一看自己震慑不住眼前这些人,心里慌得不行,偏过头小声问王铁:“你在武当待了这么久,应该也会一些武功吧,等会就靠你来打退他们了。”

    王铁心中那个苦啊:“我可是一点武功不会啊!你不是核心弟子吗?难道还要靠我一个外门弟子?”

    听到这话,龙弓子子心里一凉,看来这一次又点玩过头了,他本来也就是意气用事,现在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今天有我在这,除非你们杀死我,不然谁也别想动村民们一下。”龙弓说出这番话,心中还是颇有些虚,但是为了自身的安危和村民们,不得不壮了壮胆。

    “二弟,去试试他的武功。”王鹏命令到。

    “这。”刚刚叫得很嚣张的虎二牛却有些犹豫了。

    “你怕什么?有这位先生在这,保你无事。”王鹏有些不耐烦了。

    虎二牛看王鹏的眼神不对,也是不敢说什么。

    “让老子试试你到底有多厉害。”虎二牛用力夹了夹马肚子,提着两板斧冲上前去。

    “小心啊。”村民们也是大声提醒道。

    虎二牛骑着马,挥着斧子就朝着龙弓子砍来。很快就要接近自己了

    龙弓子一看大惊,他还没有遇到过这种马上的敌人,不知如何是好,赶忙运气太极神功,只能出绝招了,双手直接将两拳提到腰间,瞬间感觉身体里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汇聚到双手之处。现在的龙弓子已经不需要像之前那样先打出一套繁琐的招式,才能将内力汇聚到双手之上了。

    这样的状况连他自己都惊讶了一番,不过此时已经容不得他多想什么了,双拳像前轰出,一道内力形成的模糊的龙形模样直冲向牛二虎。

    “二弟,快跳马。”王鹏大叫道。

    听到自己大哥声音有些急,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牛二虎赶紧飞身跳下了马,稳稳的落在了地面。

    “轰。”

    牛二虎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对着王鹏道:“大哥,好好的突然要我下马干嘛?”

    此时不管是虎帮的人,还是西村的村民都是十分震惊。王鹏扬了扬头:“你自己回头看。”

    莫名奇妙的回过头一看,吓得连忙后退了好几步,之前在他身下的那匹马已经被龙弓子轰得粉碎,血肉洒满一地,虽然看起来有些恶心,但是想着要是刚刚这一拳打在自己身上,那自己估计要比这匹马还惨。

    坐在茶棚的那位红衣女子一直看着这一幕。咯咯笑了起来:“哟,没想到我们武当派竟然出了如此厉害的弟子,只是这气息看上去怎么就弱了这么多呢?”

    虎二牛赶紧退后几步,这下说什么都不敢上前了。

    王铁没想到龙弓子这么厉害,心里也是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西村的村民也同样松了一口气。有些人脸上渐渐还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

    可是只有龙弓子心里明白,现在的处境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原本以为,现在修炼了太极神功,至少能施展出地若游龙三到四次,这还是他最为保守的估计,结果没想到这一招威力倒是提升了不少,但是还是一下用光了所有的内力。

    这对于龙弓子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是现在看来却不是什么好消息,就是说现在的地若游龙还根本没有达到它的最大威力,但是现在却施展不出来了。

    虎帮的人对龙弓子也是有所忌惮,这样威力的一拳,打在谁的身上估计都承受不住,一时间竟然不敢下手。

    龙弓子没有了底牌,现在有些没了底气,转过头对王铁道:“王铁,我刚刚那个招式只能施展一次,现在内力用光了,你赶紧想想办法啊。”

    王铁本来已经放下心来,龙弓子在他心目中本来就是高高在上的武当派核心弟子,刚刚那一招的威力大家也是有目共睹,所以他认为今天应该是没什么事情了,但是现在听龙弓子这么一说,感觉不像是闹着玩的,顿时就急了。

    “那怎么办啊?”王铁惊呼道。

    “我靠,你小声点,生怕别人不知道我现在很虚啊。”

    王铁一看也是连忙捂住嘴,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

    “你别急,刚刚我那一招威力应该一时间把他们震慑住了,待会我想想办法让你离开中,到时候你赶紧上山叫上长虚师叔,立马下来救我们。”龙弓子现在倒是镇静了下来,他知道如果露出了一丝马脚,今天可就真的不好说了。

    “有谁还想试试我这一拳的威力?可以放心的过来。刚刚那匹马的下场就是你们的下场,我不管你们今天有多少人,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只要有我武当弟子在这里,就别想伤害到他们。”

    见对面一时间不敢说话,龙弓子又说到:“我旁边这个师第,是武当派卓清真人门下的弟子,现在这个时候,是快到了要给师傅敬茶的时候了。卓清真人要是见弟子许久不上山,肯定会找下山来,要是你们继续留在这里,等会卓清真人下来了,到时候不管你们多少人,一个都跑不了,识相的话,现在就乖乖的离开。”

    那些土匪喽啰自然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连自己的几个老大都不敢说话,他们也不会傻着往前面送死。几个当家的也不知道要怎么应对才好,要是真像眼前这小子说的那样,放他走,他回去之后肯定会叫他师傅过来,要是不放他走,等会他的师傅也会过来,卓清真人他们是知道的,要是真来了,别说打不打得过,跑不跑得掉都是一回事。无奈之下,王鹏只能看了看身边的黑袍人。

    这时马上的那个黑袍人动了动,凑上前附在王鹏的耳边小声说了些什么。

    王鹏的脸上突然大喜:“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

    “好,好。”王鹏也表情也开始慢慢的笑了起来:“二弟,你再去试试他。”

    牛二虎心中那个郁闷啊:“大哥,刚刚那威力,你也不是没看到,现在还让我去,不是让我找死吗?再说了他师傅要真是来了,那可怎么办?”

    “他们两个说的都是骗你的,那个小子已经内力用完了,没有什么还手之力了,就算他师傅真要来,也不可能马上赶来,你要是还不出手,耽搁了时间,拖到他师傅来了,到时候我们一个都跑不了。”

    王鹏这话倒也不是骗他,刚刚他身边那个黑袍人确实是这么跟他说的,那个看上去为头的弟子,虽然刚刚那一招威力很强,但是不知道怎么,现在体内的气息明显很虚弱,根本不像是能放出刚刚那般招式的人,另外一个人,他敢肯定不是卓清真人的弟子,卓清真人怎么样也不会收这么一个废物为弟子,体内的气息等于没有,看上去也不像是什么资质较高的人。所以他敢肯定,这只是为了震慑住他们而已。

    虎二牛一听这话,就大大放心了。提着斧子就朝着龙弓子走去。

    龙弓子原本以为自己已经震慑住他们了,一看到这大块头浑身是肉的虎二牛朝着自己走来,来势汹汹的,完全没有惧怕自己的样子,难道是把自己看穿了?这不可能啊,一下心理竟然慌了神。

    “你,你要干什么,你们还不快离开这里,就不怕等下卓清真人下来吗?”龙弓子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王铁更是在后面吓得瑟瑟发抖。

    “我要干什么?我要弄死你。”虎二牛冲上去对着龙弓子就是一脚,直接将龙弓子踢飞了两米多远,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龙弓子?”王铁大喊道,看到龙弓子这样,西村的村民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毕竟虎二牛这身板,对他们普通人来说太吓人了,只能静静的看着。

    虎二牛走到王铁身边,轻轻一拨,就把王铁摔倒了一旁,重重的提着两板斧朝着龙弓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