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一脚被虎二牛踢得重重的砸在地上,一时半会还没爬起来,这一下,光看着都疼,也不知道伤的怎么样了。(书屋 shu05.com)

    “真疼啊。”趟在地上的龙弓子浑身都酸疼,但是到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有些擦破了皮,他自己都有些不相信,还以为这一摔下来,至少的摔断几根骨头,现在他的身体可是硬朗了很多。应该也是修炼了太极神功和那枚乾坤再造丹的效果了吧。

    从地上翻过身来,两眼眼睁睁的看着虎二牛朝着自己走来,一副贪婪的样子。感觉就像要生吃了自己。

    “怎么,小子,你刚刚那一招不是很厉害吗?现在怎么躺在地上了。跟头死驴一样?”话语中满是痞色,丝毫不将龙弓子放在眼里。

    这虎二牛长得倒是一副彪形大汉,其实也是欺软怕硬之人,他以为龙弓子被他那一脚踢得现在已经没有还手之力了,所以才尽情的放肆。

    “今儿个我非得砍死你不可。”上前一板斧对着龙弓子就是一下劈去,丝毫不留一点余地。

    这一斧子看下来,众人就连王铁都是紧紧的闭上了眼睛不赶看去。

    “铮铮”

    传来的是大斧砸击在地面的撞击声,再看向那边,龙弓子已经就地滚开了。

    众人看到龙弓子没事也是长舒一口气,只是躲开了这一斧子,那之后可怎么办?别人也不是傻子。

    “哟嚯,没想到,你小子还能动啊,武当派的弟子就是不一样。不过,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什么时候去。”大笑一声,提上斧子,又朝着龙弓子慢慢走的走去。

    越是这样走得慢,龙弓子心里越慌。

    “地若游龙”躺在地上突然大喊一声,双拳作势击出。

    这一下吓的虎二牛赶紧将手上的斧头挡在胸前,生怕被轰成碎渣。

    虚晃一招,一看果然有点效果,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

    虎二牛将斧子放下,原来这小子是在耍自己,再回头看看,那些手下们,有些的还躲在角落实在忍不住笑。气得他是怒火中烧:“小子,看来你还是不知道老子的手段,今天非砍死你不可。”

    抬起大斧直冲像龙弓子,一把斧子高高举起,就要砍下来。

    “嗖。”

    不知道从哪里飞出一柄宝剑,突然间飞出。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什,什么?”龙弓子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乃至在场的所有的人都有些不敢相信。

    “是谁?”那柄宝剑直插虎二牛的胸口,还没来得及说完口里的话,这庞大的身躯就已经重重的倒在了地上。

    “二弟。”

    “二哥。”

    虎帮之人一阵悲呼。谁也没想到竟然局势会变成这样,好端端的二当家就这么死了。尤其是王鹏心里一阵心痛,自己这二弟虽然确实不是什么好鸟,但是对自己忠心耿耿,也算是自己手下的一员悍将了。倒不是有多么难受,就是这样死了,感觉有些怪可惜的。

    “想不到你们这群乌合之众就这一剑都躲不过?也好意思来打家劫舍?咯咯咯!”

    映入眼前的先是一袭红衣缓缓走来,正是之前在茶棚喝茶的那个女子,看上去倒是个美人胚子,还有一些泼辣的感觉,说起话来也是声似银铃,要不是刚刚哪一剑,还真的小看了她。

    龙弓子还正为这要怎么脱身而发愁,现在看来,自己倒是真的可以放下一口气了。这个女的武功,看样子搞定这里的事情,应该绰绰有余了,感觉就跟自己大师兄一样厉害。

    “你是什么人?敢跟我虎帮作对?”虎帮帮主王鹏沉声问道。

    “我是什么人?我是武当派之人?还有,你们虎帮又算是什么东西?怎么,还有什么疑问吗?有的话你们尽管问,但是说不说就是我的事情了。”红衣女子尽显冷傲之色。

    “你。”王鹏轻哼一声:“好伶牙的小姑娘,长得倒是俊俏,说起话来倒是丝毫不让?”

    “呵呵,面对你们这群人,我想也没有必要好好说话吧?”根本懒得理会他是什么虎帮还是狗帮,反正不是什么东西。

    龙弓子还有些懵,他来武当派没有多久,根本就不认识眼前的女子,在他的印象当中,好像在武当还没有看到过多少女弟子,而且像这么厉害的就更不用多说了。

    红衣女子走到龙弓子和王铁的旁边:“怎么,见到师姐你们就是这样干看着啊?是谁教你们这样的?”

    龙弓子有些莫名奇妙,这是哪门子冒出来的师姐啊?

    “请问你是哪位师姐。”龙弓子小心翼翼的道。

    “怎么,不认识我?算了,不认识也罢,想必你们也没看到过我,你小子,刚刚那招挺厉害啊。不过好像不是本门武功啊?”

    听到这话,龙弓子竟然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要是真是武当的师姐,自己这地拳的秘密可能就保不住了。

    虎帮的人看到这女子竟然根本视他们如空气,竟然自顾自的聊起来了,这让他们感到十分屈辱,他们可是在这一块令人闻风丧胆的虎帮啊。

    “哼,太不把我们虎帮放在眼里了。你真以为我们是好人不成?”王鹏怒吼道。

    “盯”红衣女子回头射出一道炯光,看的王鹏有些发炸,但是毕竟也是个狠人,自然是不会表露出来。

    低过头凑到旁边的黑袍人旁边:“先生,你看这个女的实力如何。”

    黑袍人动了动,低声道:“论实力,我可能比她要弱上一些。但是,论手段的话,哼哼,再活十年也不是我的对手。”

    黑袍人露出了桀桀的笑声,看似低沉,只有凑到他一旁的王鹏能够听出一丝尖锐之声。

    “那就劳烦先生了,事情办成之后,答应给先生的钱,我在加一成。”

    黑袍人点点头,直接从马背上飞起,来到了龙弓子和红衣女子的面前。

    “小女娃子,做人莫要太过猖狂。否则你会后悔的。”黑袍人轻轻将黑袍脱下,露出了真容。

    没想到一身黑袍下面,竟然是一脸如此谦逊的脸。手里轻抚着一把折扇,看上去跟坏人完全沾不上边,非说的话,倒像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书生模样。

    “怎么?我在你口中竟然成了小女娃子,想不到你黑袍下面,竟然还能有这般模样,真是让人想不到啊。”红衣女子轻笑道:“难道你就是世人所说的伪君子不成?”

    “哈哈,多谢夸奖。想不到姑娘的眼光如此之高,给在下这么高的评价,不会是武当派之人啊。”黑袍人听到红衣女子的一番话,不怒反笑,仿佛刚刚那番变着法骂他的话,还真的成了夸奖他的意思。

    “你以为你几句话就能反过来,等等,你是崀山邪教的人?”红衣女子突然脸色紧促了起来,好像看出了什么东西。

    “姑娘好眼力啊,在下正是崀山之人,但是所谓的邪教,只怕是你么你这些自诩为正派之人才这么说吧,不知姑娘是如何看出来的?”男子对红衣女子能够看穿他的身份还是有些惊讶。

    “当然是道听途说的,传闻邪教五公子里面最弱的一个,表面上温文儒雅,实际上干净了丧尽天良之事。平日里以将自己裹在一身黑袍之中。不是你崀山邪教莫邪还能是谁?”

    莫邪笑了笑,没有说话。

    “哼,也难怪不怕我武当之人。”红衣女子转过头看像虎帮之人,对着王鹏道:“你就是虎帮的帮主吧,你们跟莫邪合作,也真不怕阴沟里翻船,害死了自己啊。”

    还未等王鹏说什么,莫邪就将话接过。

    “姑娘这是说的什么话,我与王帮主,只是公平的交易,我拿我的钱,帮他想要做的事情,怎么又会加害于他呢。再说了,姑娘只是道听途说,但怎知我真的有做过什么坏事呢?”莫邪眯着眼睛,看着红衣女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反正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红衣女子一脚踩在死去的虎二牛身上,将插在他胸口的剑拔了出来,剑尖之上一片血色。

    “受死吧。”红衣女子手中的剑伴着血色,宛如一柄火剑,极光如梭,对着莫邪穿刺而去。

    “叮”莫邪轻退一步,手中折扇甩开,直接对上了红衣女子的火剑,却丝毫不退让。相比之下,莫邪的折扇反倒是更有灵性,折扇跟长剑比起来,看上去不论是威力,还是距离,都要差一大截,面对红衣女子的攻势,总是抵挡的恰到好处,一时间竟然不落下风。

    龙弓子死死地盯着他们两个战斗,这可不像平时师兄么对练剑法,可不是闹着玩的。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被刺得鲜血直流。

    西村的村民和虎帮的人也都没有想到今天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

    两人斗了又十余回合,红衣女子,脚下轻踮,纵身飘开数尺,运发剑气,一道红芒遥遥划向莫邪。

    莫邪站立不动,折扇张开来,微微泛起一阵青色的寒芒,对着剑气大手一挥,将剑气挡向一旁。红色剑气随即折射到一旁。

    “啊”旁边传来虎帮手下的一身惨叫,剑气扫过,直接将站在那儿的几个倒霉鬼斩杀。

    看的龙弓子倒吸一口凉气,这这这,这好像就是随手一挥吧,我的妈呀,要是砍在自己身上,没准能将自己砍成两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