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这么多土匪,难道西村出什么事情了?坏了,小师弟和小玉姑娘还在那里。”王焱心里暗道。

    此时的他正趴在一个小山坡上,刚刚好能够隐蔽住自己。感觉事情有些严重了。

    “那是,小师弟?”王焱先是一眼看到了龙弓子,坏了,以小师弟的现在武功,肯定打不过这些人。

    眼光看向另一边,王焱突然脸色大变:“玉儿姑娘,怎么回事。难道是被这群土匪欺负了?”

    看到小玉在一旁抽泣,王焱差点就冲了出去,当他又看到躺在地上的红衣女子的时候,越来越觉得事情不像他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了,因为那个人竟然是他的大师姐,按武功来说,应该还要比自己高上一筹,现在都不是敌人的对手,想必对方是有什么厉害的角色。想想还是应该在观察一下情况再说。

    王鹏看到唯一的眼中钉,那个红衣女子也瘫倒在一旁,现在他的心算是彻底的放了下来。开始渐渐露出他凶狠的本色。

    “怎么样,我最后再给你们一次机会,要不我带着小玉姑娘和钱财开开心心的走,要么,哼,别怪我将先将这个人打死,才把你们西村闹得鸡犬不宁,不过,最后还是都要通通落入我的手掌心中。你们看着办吧。”

    “老村长,你说话吧,只要你一句话,我们就跟这群土匪拼了,绝对不能让小玉就这么白白的送到这群禽兽的口中。”

    老村长默默地不做声,他不敢啊,这可是西村这么多条活生生的人啊,自己怎么能一句话,就叫他们白白送死啊。

    心中自嘲到,难道自己就真愿意的舍弃小玉,来成全大家吗?为什么上天要给我们西村受这样的苦啊,现在哪怕是让自己去送死,换来全村人的安全,他也是一万个愿意,可是现在,怕是只有神仙才能救他们了。

    众人都在等着老村长的一句话,就连龙弓子和红衣女子心中都是悲愤难忍,只可惜现在招了别人的阴招。

    老村长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守候在李大娘旁边的小玉。

    小玉同样也看到了老村长那迷茫的眼神,此时的李大娘已经晕了过去,而自己的爹爹又在坏人的手中,全村的人的命运也掌握在自己手上,她也渐渐,如果不牺牲自己,那将会是带来更大的伤害。

    停止了啜泣,慢慢站起身来。一步步的走向了王鹏一行人。

    “我愿意跟你们一起走,还请你们放了我父亲和村子里的人。”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就连虎帮帮主王鹏也楞了一下,没想到这小美人竟然会如此听话。

    “好好好,小美人果然乖巧,等到了我虎帮之内,定会好好疼你。”王鹏大笑道。

    众人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红衣女子也是轻掩嘴唇,眼眶微湿润。而老村长已经哭成了泪人。

    “小玉,你放心,你走后,我们会立马通知武当派的高手区救你,无论花多么大的代价。”

    小玉朝着老村长微微点头,又看向王鹏。

    “还请先把我爹爹放了,待我再看看我爹爹一眼。”

    王鹏那还想得了那么多,就凭你一个小美人,看上一眼还能反了不成,示意手下,将根娃带了过来。

    两个手下动作很是粗鲁,直接一撒手,根娃就倒在了小玉的怀里,小玉看到满身是血的爹爹,不禁又痛哭了起来。

    “娘的,竟然是打玉儿姑娘的注意。”王焱在小山坡上早就按捺不住了,之前主要也是顾忌对方手上有着玉儿的爹爹做人质,现在正好是最佳时机。

    “蹿”王焱从小山坡山,急速掠起,脚下梯云纵运转到极致,如一道梭箭,直奔小玉,这已经是他最快的速度了,突然间从小山坡下疾驰而下。

    虎帮之人根本没反应过来,一个个竟然一时不知道自己要干些什么。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龙弓子看到竟然是王焱,出现在了眼前,瞬间大喜,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大师兄给自己的感觉,远远要比开始红衣女子给自己的感觉来得踏实的多。

    “大师兄。”朝着王焱大喊了一声。.

    红衣女子眼睛也是亮了一下,努力的使出最后的力气,将手中宝剑甩向王焱:“臭小子,接剑。”

    王焱心领神会,空中握住那柄还有些温热的剑,数招一路斩杀虎帮挡在前面数十人,丝毫不拖泥带水,电光火石之间,来到了小玉的身边,小玉还有些受了惊吓,没反应过来。

    “走。”王焱也不恋战,以他的武功,若是没有莫邪在此,在这将近两百人的土匪群里,他一个人都能够全身进退自如,只是现在还有小玉和他的爹爹在身上,施展不开,左手抱起小玉,将根娃抗在肩上,飞身就开始跑。

    莫邪此时也没有料到竟然还有一人藏了如此之久,他与王鹏的距离,要比王焱到王鹏的距离远的多,而且王焱又是突然间冲出来,现在根本已经赶不上了。

    王焱的轻功十分了然,即使背着两个人也丝毫不影响他的速度。只是王焱现在还未能将武当梯云纵修炼到极致,不然可以瞬间

    莫邪有些怒色,竟然从自己眼皮子底下,将人就这么带走了。只不过,他并没有起身去拦截空中的王焱,看他的这轻功,掂量了一下,就算强追也追不上了。

    带着两人平稳的落到了地面之上。

    “根娃,小玉。”老村长一群人大喜,赶忙围上去,接过昏死过去的根娃,将他平躺的放在地上。

    看到他身上所受的伤,大伙都是感觉触目惊心,赶紧给他就地简单的包扎一下。擦拭掉身上的一些血迹,将手放到他的鼻息之上。

    “恩,还有气就好。”

    老村长当机立断,立马叫人将那边的李大娘也扶了过来,所有人都围成一团,不给虎帮之人在有什么可乘之机。

    王焱也是稍稍缓了一口气,立马走到小玉旁边,小玉毕竟还是个普通人,现在已经受了惊吓,将一缕温热的真气传入她体内,护住她的心神,让她能够更快的恢复过来。

    做完这一些后,才算是放心下来,转身走到了红衣女子和龙弓子的面前。

    龙弓子也一跑了过来:“大师兄,你怎么会来这里?”

    “小师弟啊,你没什么事吧,师傅正好叫我来西村买茶叶,我之前在道观长虚师叔说,你也来西村了,我便寻思着一同过来找你,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龙弓子本来还想说几句话,旁边传来了两声清脆的低咳。

    “咳咳。”

    红衣女子看到王焱竟然将他凉到了一旁,只能俏脸一板,故意咳嗽了两声。

    王焱一看,糟了,竟然把这么一个重要的人给忘了。

    “大,大师姐。你回来了。”

    龙弓子在一旁有些好奇,之前就觉得有些奇怪了,这个红衣女子说是武当的弟子,怎么连自己的大师兄都要叫她大师姐?那既然这样,花云这个大师兄又怎么说?

    王焱也是看出来,龙弓子好像还不认识大师姐,连忙介绍道。

    “小师弟,你来见过一下,这是我的大师姐,不过现在已经不是武当的核心弟子中的大师姐了,已经成为了武当的执事了,她之后就是花云当上了大师兄。现在知道了吧。她的武功可是比我要强上很多的。”

    “大师姐,这是我的小师弟,也是师傅的弟子。”

    简单的互相做个介绍。

    “哟,小子,原来你还是核心弟子啊,可是你的实力还真的是弱啊,不过我很看好你哦。”

    “龙弓子见过大师姐。”龙弓子一听王焱这么一说,原来这么不简单。看来不能轻易得罪了。

    又转过头对着王焱。

    “臭小子,算你来的及时,你也跟我装了,我看啊,你眼中好像只有那玉儿姑娘啊,我堂堂大师姐在这里,你都不闻不问。”

    王焱一听,脸色骤然变红,急忙解释道:“哪有,师姐,你你,别乱说。我那是看人家玉儿姑娘情况危急,才这样的。”

    这大师姐早就看出来王焱对那女子有些意思,她心中也挺佩服小玉,到要是真的跟,不过这些东西现在说还太早了,调戏了王焱一番过后,也是正色起来。

    “好了,你那点心思我还看不出来?我现在受了这个贼人的阴招,体内内力运转不了,接下来就全部靠你了。那个贼人是崀山邪教的人,诡计多端,无必要小心。”

    “崀山邪教的人?”王焱重重的点了点头。拿起大师姐的剑,缓缓的走到了莫邪的面前,抬起长剑直指:“接下来,我来做你的对手。”

    莫邪冷笑一声,拍了拍手。

    “没想到啊,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竟然还有这么一手,不过,你怕是还不是我的对手吧,今日的事情,看样子不是这么容易就能解决了。王帮主,不如今日就这么算了吧。”

    王鹏没想到这自己花了大价钱请来的人,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