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回到武当派门内,也就各自分别了,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干,这一趟出行对于几人来说都各有各的收获。

    对于王铁来说,自然是结识了王焱和张妙月这两个武当的重要人物,这对他一个外门弟子来说,可是不得多得的机缘,对于龙弓子来说,也认识到了自己地若游龙的威力远不止如此,而对于王焱来说,那可是可以够他高兴很久的事情了,那就是赢得了小玉姑娘的芳心。

    龙弓子吃过晚饭之后就立马就一个人来到了练功房,开始修炼起太极神功来。他打算好好地感悟别卓清今天上午教给自己的基本内功第二阶段。

    毕竟每次看到别人交手,自己就会有强变强的欲望,要是今天能像大师兄那样,飞身从一大堆土匪手里,救走两个人,还安然无事,想想就觉得厉害极了。

    “将内力用意念去控制,随心所欲,感觉还是很难啊,想要使内力在体内随意的流动根本感觉不可能做到。”龙弓子叹了一口气,虽然有了一些感悟,但是实际上做起来好像还差了一大截。

    等等,在使出地若游龙的时候,那不就是把内力聚集到了双拳之上吗?那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我刻意去控制就不行?

    回想一下今天自己的那一招,平日里都还需要之前打出一些准备的招式就才能够施展出地若游龙,今日好像就直接将这一招施展了出来,这是为啥?

    龙弓子怎么也想不明白,关于这个问题他又不好去问师傅和师兄,毕竟自己隐藏了会武功的事情,要是去问师傅,师傅肯定回说我欺骗他,这可是有违师命。

    “怎么办呢?”站起来在练功房内踱来踱去,来回走了好一会。突然两手一拍,想到了什么。

    “有了,今天见到我使出这一招的除了王铁就只有妙月师姐了,问王铁等于白问,反正这一招也被她瞧见了,要是问妙月师姐的话,她应该会告诉我。”

    打定了主意,又有些担心要是妙月师姐不告诉自己咋办,而且要是她跟别卓清无意提起这个事情,那就麻烦了。

    “唉,不管了,也只有这样了。不过明天要怎么样问师傅才妥当呢?就这样直接问,感觉会被看出来一点什么。”

    现在的龙弓子可是有些郁闷,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来。连修炼都没有心思了。也只能先回太和居了。

    一大早就往别卓清住的地方跑去。

    “师傅,我好像有些学会基本内功的第二阶段了,但是我不是很确定,所以来请教您。”

    别卓清没想到龙弓子一大早就回来找他,按他的估计来说,怎么也得好几天才来找自己,怎么就领悟到了这基本内功的第二阶段?自己也没有教他什么实质的东西啊?觉得有些奇怪。不过既然来了,那也是好事。

    “你说说看,是个什么情况?”端起了茶闻了闻茶香,真是沁人心脾。

    昨天王焱给自己带来的茶,味道可是好极了,别卓清整个人都心情大好,有些人爱喝酒,他却是爱品茶。

    “之前跟我三叔一起的时候,三叔教我的基本轻功,好像就是将体内的内力集中在脚尖,我明明可以很轻松的将内力集中到脚尖,但是真要我刻意去控制,还是很难。”

    这也是他昨天晚上躺在床上,想了好久才想到的这个理由。

    “基本轻功?将内力集中在脚尖?”别卓清一愣,这是哪门子的基本轻功。

    别卓清还没有听说过基本轻功这么练的,莫非他三叔教他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基本轻功。而就是修炼基本内功第二阶段的秘诀?越想心里有些越震惊,这基本内功的第二阶段一般来说都是靠自己悟出来的,他还没听说过可以修炼出来的,看来“那个地方”的武学果然不简单。

    “龙弓子,你试试将你的内力集中到脚上看看?”

    龙弓子不知道别卓清要干嘛,但是还是照着做了,

    “踢我一脚。”

    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对自己师傅出手好像不妥吧。

    “带上你的基本轻功来踢,记住使出你最大的力气。”

    师傅都再三这么说了,那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脚横摆向别卓清,龙弓子也是使出了最大了力气,却被别卓清一只手牢牢的握住了他的脚。

    “果然如此。”感受着龙弓子脚上淡淡的内力,果然这已经像是会了基本内功的第二阶段。

    “怎么了,师傅?有什么不对吗?”虽然自己这一脚被师傅轻松接下,但在龙弓子眼里,并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都懒得去惊讶了。只是他不明白为何要这么做。

    “哦?没没没。只是想不到你还有么好的轻功底子,那为师先教你一套,武当的轻功,梯云纵怎么样?”

    “当然好啊。”

    以龙弓子现在的想法,完全都没有听出别卓清嘴里还有别的意思,反正他也不在乎这些东西。

    梯云纵可以说武当最好的轻功了,一直以来都是的,其注重的是身法的轻灵,并没有什么鬼魅迷踪的步法,而是以速度闻名,练到最高境界的时候,将会移动速度极快,甚至是达到瞬间移动的效果。当初王焱在西村的救下小玉的时候,就是使出的武当梯云纵,连莫邪都佩服他的轻功。

    龙弓子当然巴不得,能够越早学到更多的东西越好,现在自己内功已经有了太极神功,拳法也有地拳,现在要是在学会一门厉害的轻功,感觉自己好像也挺厉害的样子。

    要是有了轻功,就可以在天上飞了,自己还没有真的靠着轻功在天上飞过,该跑命的时候,就可以先直接开溜了。

    “想什么呢?”

    别卓清提醒到,龙弓子才发现自己走神了,回过神来腼腆的笑了笑:“师傅,这梯云纵要多久时间才能学会啊。”

    “不用多久,轻功的话是比较容易学的,只要将口诀教给你就行了,不过想要变得很厉害,都还是要靠自己的勤加修炼。轻功虽然容易学会,但是也是需要修炼的。”

    龙弓子点了点头,心中莫名的又激动起来,想着自己要是就能够在天上飞了,恨不得把武当所有的屋顶都飞个遍。不过这他倒是不敢说出来。

    “对了,师傅,你还没会答我的问题呢,到底这是怎么回事?我为啥能将内力运到集中到脚下,却做不到别的?”

    虽然不知道龙弓子这所说的基本轻功到底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他可以肯定这就是修炼的方法。只是龙弓子一直都没有看出来罢了。

    “傻徒弟,我都不知道说你什么好了,有时候你笨起来,为师都有些懒得理你,你用你这基本轻功的运行方法,将内力运到手上试试?然后再用同样的方法运用到别处试试?然后通过其中的秘诀,试着将内力在体内控制不就行了?”

    “这。”龙弓子眨巴了下眼睛,气氛瞬间有些变得安静起来,好像自己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其实龙弓子一直都是帮它在当做真的基本轻功罢了,哪里还想的那么多。别卓清这么一说,突然一下什么都懂了,自己已经蠢得有些想哭了,怎么没早点想到这个问题?

    将师傅所所说的吸收整合进脑海中,在结合自身的所学,龙弓子现在已经是彻底明悟了要领,就感觉像是茅塞顿开似的,坐在别卓清的房里,就开始打坐起来。

    别卓清也是笑着摇了摇头:“这小子,估计身上还有一些东西瞒着我。”

    不过啊,他觉得只要龙弓子心性正,能够看着他,还有焱儿淼儿三个人一起成长起来,他这个做师傅的心里就很满足了。

    别卓清也是四十多岁的人了,没有妻子,更是没有孩子,所以他将他藏在心中的那份关爱,都想给自己这三个徒弟。

    看着龙弓子修炼的样子,想起了一些往事,脸上满是苦涩,轻叹了一口气。

    这一次龙弓子打坐倒是坐了很久,从一大早就来了,一直到了午饭时间都过了,主要是这一次的修炼,一片光明,就跟饭盛好了,等着去吃就行了。所以这一上午的时间虽然很长,但是已经完全能掌握了基本内功的第二阶段了,已经能够任由内力在体内的流动了。

    而且那时因为别卓清提醒过他,修炼的时候带着太极神功第二阶段的问题。所以这一次也是小有领悟,今天这一趟可是有了很大收获,师傅真的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

    龙弓子现在已经感觉到自己不再是像之前那样,空有一身滑头,等自己在学会了梯云纵,那就是实打实的有了真正的本事了。

    不知道三叔,大叔,还有师祖爷爷看到我的成长会怎么样呢?暗自也是做出了决定,妙月师姐说,等武当的弟子所有的比武完了之后,就可以下山历练,到时候自己再去找三叔,然后回去看看。离开三叔这也差不多一个月了,还真的跟做梦一般。也不知道三叔会不会来找自己。

    “算了,不想那么多了,还是等之后再说吧。”说着就飞身朝着道观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