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武当这段时间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只是最近都很少跟了林淼一起了。(书^屋*小}说+网)因为最近二师兄为了苦修,都是早起晚归,沉浸在修炼当中,也是为了一个多月后的核心弟子比武做准备。

    王焱自然也是没有落下,还是每天带着龙弓子上午的时候就在岩石台打坐修炼,下午的时候就独自守着武当的大门。

    自从上次茅塞顿开之后,龙弓子回去之后也已经掌握了太极神功的第二阶段,修炼起来更是如鱼得水。

    而且龙弓子现在已经将梯云纵的精要掌握的差不多了,只是起初的学的时候,在有些骇人,毕竟在这么高的地方飞来跳去的,习惯了之后,觉得也没什么。而且对着轻功有些上瘾,整天在后山围着那几颗高树上蹿下跳的,不过想起来别卓清为了锻炼他的胆子,直接将他从高处往下面丢的时候,还是心有余悸。

    在岩石台修炼的时候,学会了梯云纵,已经不用王焱在带着他飞上飞下了,对这高处的恐惧也已经完全克服而来,是真正的感觉到了在这里修炼的作用,心境变大了,自然感受也不同,

    反正,现在龙弓子不管是生活还是修炼,都已经步入了正轨。也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一点一点在变化,已经比起当初刚上武当的时候大有不同,感觉要是现在的话,当初接上王焱那一掌,绝对没有那么严重了。

    这一切别卓清自然也是都看在眼里,对此很满意,将龙弓子也是叫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一段时间,你的进步为师都看在眼里,很不错。”

    “师傅,谬赞了。”

    龙弓子听到别卓清的这样一番肯定,心里自然也是很满意,都有些飘了。

    不过别卓清又紧接着说道。

    “但是切忌不可骄躁,一定要保持你这一份心,凡事都得慢慢来,好了,别的不多说。今天师傅叫你来,也不仅仅是为了这些,而是有事情要交代。”

    龙弓子一愣,师傅会有什么事情专门来找自己呢?

    “你听到了,今天叫你来有两个事情,一来是为了兑现你的承诺,当你学会了太极神功的第二阶段,师傅就教你真正的武功,你现在内功和轻功都已经掌握了。就差武学了,所以为师今天第一个事情就是要教你武当的武功。”

    龙弓子一听大喜,要是学会了武学,那自己是真正的“长本事”了,而且遇到一些事情的时候不用隐藏自己的地拳了,这样又多了一份底牌。不知道师傅会教自己什么高深的武功。

    “呵呵。”看到龙弓子的表情,别卓清其实也早就猜到了,一提到这个,总是掩饰不住自己的喜悦。

    “你应该知道。人的境界分为,三阶九境,而你现在已经巩固了自己的气,之前你还是半吊子的筑气境,现在已经真正意义上的进入了这个境界,而接下来就将踏入下一个阶段,也就是我们所说的武阶,而武阶的第一个境界就是分武境,那么现在你是要选择走什么道路呢?”

    龙弓子想了一下,光释跟自己说过的,分武境又分为,兵武境、力武境和双武境。他心目中要走的自然是双武境,而地拳又是属于力武境,那自然是走兵武境。

    “师傅,我要走兵武境。”

    “恩。”听到这个回答,别卓清还是很满意的点了点头,自己另外两个徒弟都是练的武当剑法,而他自己也是擅长剑法的高手在,自然是想把自己的绝学能够教给龙弓子。

    但是还是要问清楚,有些人不一定非要学剑,又练刀的,有练棍的,还有枪等等,最主要是看自己适合什么。

    “那你是想用用什么武器?”

    “学剑吧,我看师兄们的剑法,那可真是厉害,而且师傅不也是用剑的吗?”也没有多想什么,就是觉的剑的话适合自己。

    “好好好,既然你这分心,那师傅就打算传你一套太乙玄门剑,如何?”

    武当派以剑拳闻名于天下,而剑法更是精妙绝伦,武当虽然不乏拳脚高手,但是大多数都是以剑为主。

    “太乙玄门剑,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别卓清认真的说道:“武当派的剑法变化多端,这门剑法,是我武当一套古老的剑法,是当年的开山一脉的太玄真人流传下来的一套剑法,不过年代距离现在也已经不是我们所能知晓的了,当初这套剑法一共有七十四式,每一式都是厉害的剑招,但流传到现在就之后四式了。”

    “什么?”龙弓子很是惊讶,当初得是多厉害的剑招,有这么多厉害的招式。不过可惜现在也流失的太多了吧,整整七十招,

    别卓清看穿了龙弓子的意思。笑了笑。

    “怎么,是不是觉得现在只有四招了,不是很想学啊?你可别小看这四招,可是很厉害的。”

    龙弓子低头想了一下,自己本来就是打算掩饰地拳才学剑招的,学什么都无所谓,而且师傅教自己的,应该也不会弱到哪里去。

    “好了,就学这四招了。”

    别卓清递给了龙弓子一本小书。

    “你平时还没有用过剑,这里是一本剑术指南,你好好精度,记住其中的要领,你现在就开始看,看完了之后就去练功房。”

    “哦”结果手中的书,就开始翻阅起来,确实这本书对龙弓子很重要,看出对于他来说已经不是什么难事,而且对于龙弓子来说,先不说理解书中的道理,但是要大致记住其中的内容,却是很容易的事情。

    书中的内容不多,大多都是一些讲要,花了大概一炷香的时间,龙弓子感觉已经差不多了,就差手里拿一把剑了。

    “师傅,好了。”

    “那这样的话,你就跟我去练功房吧。这本书你留着,到时候可以自己的看一看。”别卓清起身就往外面走去,龙弓子也是关上门后紧随其后。

    练功房平时都是没有人的,今日过去,林淼正在那里苦练剑法。

    “师傅,小师弟?”林淼见到别卓清和龙弓子进来了,也是停了下来,上前打了个招呼。

    “淼儿,你也在这啊,不错,最近听焱儿说,你领悟了新的剑招,看样子的确下了一番苦功啊。”

    林淼也是笑了笑::“师傅,你跟小师弟这是?”

    “龙弓子来武当也有一段时间了,是时候教他一些剑法了,这会你也别练了,就坐在这里好好观摩,看看能不能感悟到一些东西。”

    对于王焱来说的话,有些事情也许可能要照看一下,但是林淼,别卓清一直都是很放心,别卓清对三个弟子都是一视同仁,虽然平时不需要自己多管教,在这里的话,就正好寻思点悟他一些什么东西。

    “是师傅。”林淼将手中的剑收回剑鞘之中,坐到了一旁。.

    将练功房里面的木剑,递给了龙弓子,自己也拿上了一把。

    “你这是第一次学剑,世间上所有的剑法,都是有一套整体的基本招式,在这些基本招式里面从而衍生出强大的剑招,所以我现在教你的就是如何用剑,而当你学会了之后,以后什么剑法,你就可以自学不用多教,顶多就是指点一二。”

    龙弓子聚精会神起来。

    “剑握于手,发于腕,运于腰间,接下来为师就给你演示一遍太乙玄门剑的动作要领,你看好了。”

    像别卓清这种大侠,对于剑的使用已经炉火纯青,一套招式下来,整个都是行云流水。看的龙弓子有些眼花缭乱,对于那些招式,却只记住了一二。

    在一旁的林淼倒是,倒也不说真的能领悟什么重要的东西,主要是将别卓清的招式当中,然后在结合到自己的剑法,虽然说帮助可能不大,但是要真正遇到了什么契机,那可是大有益处。

    “你来一遍。”别卓清示意到。

    “完了。”龙弓子有些心虚,自己刚刚光顾着看了,根本就没有记住什么鬼东西,看来只能依样画葫芦了。

    龙弓子握住木剑,对他来说这是真正第一次,握起来还是要有些生疏,但是耍起来动作虽然粗糙了点,但是整体还是有模有样。

    只是这动作到底在耍的些啥?那就不得而知了。

    别卓清脸沉了下来,林淼已经在旁边偷着笑了。龙弓子也知道自己确实有些不上心了。

    “师傅,刚刚看的太入迷了,完全没有记住啊!”龙弓子悻悻道,有些尴尬。

    “算了,为师在练一遍给你看,不过你的动作比我预想的要好,第一次拿剑还算稳。只是还有一些动作要改正。”别卓清也没有真的责怪,毕竟他也知道这一下就要做到是不可能的事情:“这太乙玄门剑同样讲究的是快慢相兼,刚柔并济,要求剑随身走,身随心走,心随剑发,剑身心达到三者合一,这是这门剑法的关键所在。”

    这一下倒是死死地盯着别卓清,看清楚他的一招一式,这招式不像是看书,动作复杂多样,想要一下记住还是很难,而且记住了,自己想要练出来又是一回事。

    “练剑不像修炼内功,这是一个非常累的事情,而且想要练就大成也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俗话说熟能生巧,只有刻苦练才能有所成就,有什么不懂的还是问你的师兄,他们在剑方面的造诣,足以指点现在的你了。”

    龙弓子只能默默地点点头。

    “今天教给你的只是太乙玄门剑的半套招式,之后的改日在来教你,一口气也吃成不了一个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