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你现在要走了吗?”看别卓清这语气,好像是要先行离开了。

    “不走?我还留在这里干嘛啊,刚刚教给了你这几招,你一定要好好的练习,之前说了,有两个事情要交代。还有一个事情对你来说很重要,你也给我记好了。”

    龙弓子确实想起了是有这么一回事,别卓清不说他还差点忘了。

    “师傅,那还有一个事情是什么啊?”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武当对外招收弟子的时候了,这个时候,我们武当派会有一些试炼,到时候你去看看,这些外来拜师的弟子当中肯定有一些实力不俗的人,去见识一下也是好的。还有外门弟子的考核,我已经跟师门说好了,到时候由你去做考官,试试他们的实力。一来也是试试你的实力。”

    “什么?”龙弓子不知道师傅怎么会给自己安排这么一个活,也太扯了吧。师傅也太高看自己了吧,虽然说外门弟子当中大多数都没有真正的学到武当的武功,但是也是有很多底子很好的人,万一当自己考官,打不过他们那就很丢人了。

    “你先别急着激动,正式弟子考核内门弟子,我也给你报了,到时候你事情可多着呢。”

    紧接着,别卓清这话一出,更是让龙弓子头晕目眩,这都是哪跟哪啊,还要参加正式弟子的考核,那可是要跟内门弟子比试啊。现在自己练真正的武学还没有掌握呢,拿什么去跟他们比。

    “师傅,您不是在说笑吧。”龙弓子脸上的肉抖了抖。本来还想说些什么。

    “怎么,不愿意去啊,什么都别说了,就这么说定了,要是你怕到时候打不过,那这段时间,就好好的给我练功,我保证只要你练熟了这太乙玄门剑一招半式,就能应对自如了。”

    别卓清也不管龙弓子是怎么想的,反正他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是。师傅,徒儿定当竭尽全力。”龙弓子只能一副苦脸,应声答应了下来。

    别卓清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笑着走出了练功房,留下了一来懵的龙弓子。

    龙弓子垂头丧气的看了看一旁的林淼,不知道说些啥。

    林淼也是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师弟,师傅这也是为了锻炼你,你要知道,光练了这些武功,即使你练得再好,如果不与人实战的话,是永远体现不出来的,很多东西都是经验的累积,并不是光练就能学会。现在就算在师门内输给了别人,也比以后再江湖上历练时候丢了性命要强吧。所以你就按师傅所说,好好的练好这半个月的功,到时候肯定能够应对了。”

    其实这些道理,林淼说出来,龙弓子也懂,但是怎么就感觉这么闹心呢。

    “可是,我还有很多招式都还没记住呢,真正要练的话,还不一定能够练好。”龙弓子不是怕修炼有多么的苦和累,只是练武这种东西,虽然说确实是要刻苦,但是也不能蛮干啊。

    “小师弟,刚刚师傅所传授给你的,你是不是还有很多不懂的地方?”

    龙弓子用力点点头,这句话说道他的心坎里面去了。

    林淼拍了拍胸脯道:“没事,这个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了,你没有记住,那是因为你这还是第一次学习剑法,很多招式的来路你都不懂,但是我我刚刚在旁边看了么就已经大致倒是记得差不多了,这样,你白天跟着师兄在岩石台打坐,晚上就跟我一起练剑怎么样?我来指点你。不过关键还是得看你自己。”

    龙弓子大喜,要是二师兄愿意教自己,那真的是太好了,也是立马应声答应了下来。面对自己的师兄,无论是做什么,还是说什么,比起跟别卓清一起的时候,那都是随意多了。自己不懂的可以想怎么问就怎么问,而且是二师兄在旁边指点的话,比起任何人都要来的细致。

    “对了,师兄,为什么你明明看一遍就记得差不多了,那你怎么不也学这一门剑法啊。”

    林淼一愣,没想到龙弓子会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不过想了一下,还是笑着回答了他。

    “我这看一遍,并不是真正的就学会了。想要将一们功夫练到极致,尤其是一种厉害武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又学这有学那的,到时候什么东西都练不好,还要分心花一份精力在这上面,不如专心练自己的武功,武功不在多而在精,知道吗?当你觉得有能力去学另外的武功的时候,你再去学也不迟。很多东西你以后慢慢去体会吧。”

    确实,有时候在这些方面,龙弓子就像个二楞子似的什么都不懂,王焱林淼自然是会为他解答,但要是换做是别人,都可能懒得搭理他。

    “你放心吧,师傅教你的这太乙玄门剑,虽然只有四招,但是它任然是武当一门厉害的武功,在武当派可不是想学就能学到的,你就放心吧。”

    龙弓子听了林淼的这一番开导之后,还是好多了,下午来到了道观,第一个事情就找上了王铁。现在这个时候道观的人不多,王铁就靠在柱子上等着龙弓子过来。

    “王铁,王铁,告诉你一个天大的好消息。”龙弓子二话不说就找上了他。

    王铁撇了龙弓子一眼:“什么事情啊,这么激动?难道你学了什么厉害武功?”

    “不是,哦,也是,但是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我是想说到时候关于你外门弟子考核的事情。”

    “外门弟子考核?”王铁一听就从离开了那根柱子,直起身来。

    龙弓子一脸得意:“这次你绝对想不到,我师傅给我安排了一个什么差事,对你来说可是有天大的好处。”

    “赶紧告诉我吧,别卖关子了,怎么办,有些紧张。”王铁的呼吸都有些急促了起来。这可对他来说现在是最为重要的事情了。

    看到王铁这紧张又焦急的样子,就觉得乐,算了,还是不调戏他了。

    “行行行,你急什么。我跟你说,我师傅安排了我作为外门弟子的的考核官,到时候,只要我一句话,你成为正式弟子就不是什么问题了。怎么样,够意思吧。”

    “什么?”王铁惊呼,他现在的表情不比开始别卓清将这件事情告诉龙弓子的时候差到哪里去。

    “你是说,你作为考官?我没听错吧。”

    “哎呀,千真万确,我当时听的时候也是一脸不可置信,现在不也还是接受了。”

    虽然龙弓子认为这并不是什么好差事。

    “那太好了,这样我就放心了。”王铁一把死死的抱住龙弓子,眼泪都激动了流了出来,蹭在了龙弓子的衣服上。

    “别别别这样,哎,你轻点,把我勒死了,我去,你这眼泪别往我衣服上面蹭啊。”

    正巧这时候这个时候小玉掺和着李大娘来到了道观之前,李大娘还好,小玉看了有些不知所措。

    龙弓子一看赶紧将王铁从自己身边推开。上前打了个招呼:“李大娘,小玉姑娘你们来了。”

    王铁一看她们来了,也是擦拭了眼泪上去迎接。

    自从上次的事情都安定之后,李大娘的起色便好了很多,李大娘记得龙弓子和王铁的模样,正是那天帮助了他们的人,虽然叫不出名字,但是他们相貌却记得清清楚楚。

    “两位武当的高人啊,原来是你们。”

    “李大娘,我们只是武当派的弟子,哪是什么高人啊。”龙弓子也是谦虚的道,其实他们那天也没做什么,这么夸赞他们,心里还是有些受之不起。

    “老身这一次带着我孙女过来,一来是为了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二来也是上一炷香,祈祷我儿能够快点好起来。”

    现在李大娘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就等着根娃快些好起来,这样就能恢复正常了,请来了大夫,大夫说,虽然伤的很严重,但是只要安心调养,就没什么大碍,那天王焱也从泽帆那里要了一颗金疮药送了过去,想必应改也没什么大事。

    “李大娘,我这就带你进去。”转过头又对着小玉道:“小玉姑娘啊,我大师兄一般不在这道观之内,要是你找他的话,可以去师门找他,要是他知道你来了,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这一番话说起来是好意,但是小玉听了却是闹了一阵脸红:“这一次,我主要是陪我奶奶来感谢你们的,不是刻意来找他的。”

    带着两人上过香又互相说辞了几句,就将婆孙两送下了山。

    这也是一些小插曲罢了。

    龙弓子晚上随着林淼来到了练功房,两人都来的比较早,他已经想好了自己要如何苦练了,不管什么事情,只要自己有这一份心,就有足够大的动力。

    拿上那柄木剑,有些爱不释手,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要有一把属于自己真正的剑。

    “开始吧。”林淼也不想多浪费时间:“小师弟,将今天师傅教给你的尽量全部演练一遍。记住是从头到尾,你只管使出来,我先看一遍再决定要如何指导你。”

    “是,二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