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比试输了的弟子也是一个个垂头晃脑的走了出去。

    在外面的人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一看这才过了多久,就这么多人出来了。

    一听王权这话,两人就都不乐意了,怎么的,都打得鼻青脸肿了,虽然还没有分出胜负,你跟说我两个人都出去,这算什么公平。

    “哎,我说,你们武当也太坑人了吧,说好的输了的人才走呢。当我们是傻子啊。”其中一个看上去很纨绔的子弟,张口就开始抱怨。

    王权身为武当的执法堂大长老,自然是不会跟他较劲:“你们两个底子太差,心性太差,不符合我武当派的要求,所以后面的试炼你们也不用参加了。”

    “什么叫做底子太差?看不起我?老爹,这人说我们家底子差。”纨绔子弟对着在一旁的老爹喊道。

    众人将目光齐看去。

    “喔?是他?”王焱嘀咕道。

    “怎么,大师兄,你又认识?”龙弓子很是不解,怎么这大师兄见识这么广,自己可是一个人都不认识,甚至都还没听说过。

    “也不算是认识吧,这个人就是沙阳城的大富豪吴清平啊,整个沙阳城就他们家最有钱,可以说是家缠万贯都不为过。在沙阳城又大半的产业都是他们家的。富到连城主都要礼让三分。”

    吴清平从人堆里走了出来,一声肥肉,满脸油光,比朱大还要胖。身上那是披金戴银的。一副臃容的样子,臃肿的快容不下了。

    “带这么多东西走路,也不嫌重。真不知道这些有钱人是怎么想的。这吴清平还真的是清平啊。”龙弓子撇撇嘴,要是自己有钱了,非得试试那种感觉不可。

    王焱也是深表赞同。只是他没听到龙弓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位长老,要是贵派缺钱的话,大可以直说,我也话说的直,只要让小儿加入你们武当派,你们尽管开口,出多少我都愿意。”

    吴清平说话也是不客气,反正自己家有钱,要多少他都能出得起,他相信还没有什么用钱解决不了的事情。

    纨绔弟子头一甩,得意洋洋看着自己的老爹,仿佛根本不把武当派看在眼里。

    王权对这种人很是厌恶,:“如果你是要捐香火钱的话,你可以去上山的时候,山腰的那个道观,若是继续胡闹的话,别怪我武当不客气。”

    “你。”纨绔子弟没想到这臭道士这么不给自己老爹的面子,气得有些发炸。

    “哎。”吴清平拉住了自己的儿子:“浩儿,让爹来跟他们说说。”

    吴清平虽然油头肥耳的,但是想法却不是那么简单,不然也不可能成为这么有钱的人。只是他们这种整天与钱打交道的人,无论多么精明,都体会不到武当派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那请问贵派缺的是什么呢?”吴清平的脸上依旧带着眯笑。心里暗道:“哼,你们武当派总会有什么东西需要用钱来买的。”

    “我们什么都不缺,只讲究本心。”

    这话一出,吴清平脸上仿佛露出了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本心是个东西?能值多少钱?

    “那既然这样的话,我给你们武当捐上香火钱十万银子,让我儿通过这一轮怎么样?接下来只要你们讲究公平公正,我就无话可说了。”

    “好,就这样。”王权立马就答应了下来,他不是傻子,这送来的银子,难道还能不要不成:“你们两个就算都通过了这第一轮,接下来我宣布第二轮,那就是跑步。从武当山上到山下,来回跑一个时辰的时间,只要跑完了,就算过关。”

    这些留下了的一大半人,并不是每个人都是轻松的获得了胜利,也有许多遇到了旗鼓相当的对手,刚刚比完,又让他们跑这么远的距离,这感情是要把他们累死啊。一个个也是抱怨不已。

    吴清平也是眼珠子转了转,有了主意。

    “你们随我出去,当我踏出武当的大门那一刻,就开始了,一个时辰,时间以武当的钟声为准。”

    王权说着就朝着外面走去,这些人也紧跟在他的身后,毕竟一出门就开始计时了,不管怎么样还是的抓紧时间。

    外面的看客还没弄清楚里面发生了什么就看到出来了这么多人,这才过了多久,一窝蜂的人又从里面冲了出来,到底在刷一些什么花样,就是恨不得自己要是也能够进去看就好了。

    吴清平身为沙阳城的首富,自然是带了很多随从出门,赶紧叫来自己的随从,吩咐他们抬着大轿载着自己的儿子往山下跑去,到时候只要让自己儿子跑上最后一段距离,那这一关就算是过了。

    山顶到山下这一段距离要是对于现在的龙弓子来说,别说一个来回了,就是跑上几个来回都没有事情,但是对一些没有跑过的人来说,可是一段很远的路。

    吴浩倒是舒服,坐在这大轿子上面吹吹风,累的反正不是他,只要按照老爹说的那样,到时候跑上一小段路,装作很累的样子,就可以过关了。

    “切,这武当派有什么好稀罕的,不明白爹为什么一定要我进这么一个破门派。估计着武当派所有的家当还没有我家有钱。”

    将窗帘打开,看到一旁还有个一直在跑的,看着样子都已经上喘下气了,怎么也都跑不完,唉,可怜哟。

    “小子,要不是要大爷我载你一短路啊,你这个样子,跑到太阳落山估计都跑不完哦。哈哈。”吴浩讥讽道。

    那个人根本没有多余的空闲跟他说话,只是一步步的在慢慢的跑着,正取能在一个时辰内返回山上。

    “切,无趣,你们快点,把这个小子给我甩了,看着他就烦。”将窗帘拉上,懒得看向外边。

    百来号人就在这武当山上跑来跑去,倒也不急,规定是在一个时辰之内跑回来就行了。

    山门外的人也知道了这是要干嘛,都在静静的等着。看看谁会一个上来。他们认为,或许谁上来的最快,就越有可能加入武当派。

    龙弓子和王焱也很好奇到底会谁先上来,只是这外面人实在太多了。就这么站着看,鬼东西都看不到,王焱觉定带着小师弟,一起去飞到树上去看。这样又舒服,又看的远。

    两人找了一颗位置最好的树,纵身一跃就跳了上去。

    “我靠。干啥啊”

    刚跳上枝头就听到传来一声惊恐声。

    “哎呀,吓老子一跳,怎么是你小子。”

    两人正好找到一更粗壮的树杈,正想去那休息,结果根本没想到还有个人在上面,就直接一屁股做了上去。一看运来是泽帆这小子。

    “你吓什么吓啊,我待在这里都已经多时了,我还没说你们这突然一下蹿上来,差点给你吓得掉下去了。怎么现在走到哪都能碰到你们。”泽帆一脸愤怒的样子,自己好端端的躺在树杈上,突然冒出来两个人坐在自己身上。算什么事啊!

    “你怎么也在这。”王焱。

    “你们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小师弟,你以后多跟着你二师兄一起,跟着他,迟早会被带坏的。”泽帆没好气的道。

    龙弓子也是笑了笑,三个人都找了一个舒适的地方躺下。这才安分着一起等着谁先过来。

    “感觉今年想要拜入武当派的子弟当中有很多厉害的人啊。”泽帆漫不经心道。

    “是啊,我很看好那个洛阳吕家的子弟,感觉他已经有了一身不错的本事,只要心性没什么问题,估计以后也是我武当的弟子了。”

    “”

    “来了来了?”不知道谁呼喊了一声,确实能够在下坡处看到一个人的身影,好像还不止一个,是两个,正在渐渐的过来。

    怎么这么快,这好像好不到半个时辰吧。

    首先冲上来正是那个洛阳吕家的公子哥,落在后面的就是那个大块头。果然这两个人才是最快的。

    上来之后众人也是一阵欢呼,为他们叫好。

    王权也点点头,示意他们在一旁等待。

    中途有许多的人之前为了抓紧时间,冲得太猛,早就没有力气,只能放弃了,还有一些想着投机取巧的人,跑到一半就开始往回走,直接省去了一半的距离,倒是这吴浩,反正是下人抬着自己跑,跑到哪里都没有什么区别。

    又过了好大一会,基本上所有的人都一个个接着上来了,有些人一上来就躺在地上瘫倒了过去,反正各有各的样子,也不知道谁是装出来的,就感觉好像都跑完了一样。

    “咚,咚。”这时武当的钟声想了起来。王权也站起身来。好了,现在所有上来的人都在这里了,请稍等片刻。

    “等,等一等。”

    本来已经认定了已经结束了,结果还有一个人正在慢吞吞的上来,一步一步,两眼好似没有了神色。使出全身的力气。将手抬起来示意。所有的人也看向他。

    “我来了。”声音都显得很虚弱了。

    不过倒是没有什么人给他叫好,这些人心里都输露出了鄙夷的神色。

    “傻小子,这装的也太过了吧,”

    只是没想到王权突然起身来到了这个人身边,在众人的瞩目下,亲自将他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