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内力集中到木剑之上,他不知道这个段天殇还有多少别的本事,他只知道,如果自己再不拿出一点真本事,那可就真的要难难堪了。

    “师弟,我要上了。”

    段天殇自然也不敢小看眼前的这位师兄,之前他一直都是单手发出脉剑,现在两个手抬起对着龙弓子。

    “梯云纵第一式,冲云。”

    龙弓子左脚往右前方巧挪一步,双脚成交叉相错,身子则是微微低俯。

    “哼,想往右边吗?”段天殇看准了龙弓子的身形吗,对着龙弓子右身位一侧,射出两道脉剑。想封死龙弓子的路。

    “师弟,猜错了,左边才对。”右脚瞬间踏上前一步,身体这时旺左侧倾斜形成弓状,整个人直接如离弦一般飞踏了出去。

    “什么?”段天殇没想到龙弓子的速度有这么快。自己虽然眼睛能够看到他的身影,手里的脉剑却是跟不上,其实之前本来引他上前,好利用自己出其不意的身法将师兄一举击败,那一招就是他最后的绝招了,没想到竟然失手了,现在的他,也是黔驴奇穷了。

    龙弓子瞬间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前,这一次他可长记性了,剑招自上而下挑起。

    段天殇根本无处可藏,只能往后面倒下,贴着地后退,边退边将脉剑射向龙弓子。

    龙弓子施展梯云纵高高跃起,跳过段天殇的头顶。

    段天殇已经有点慌神,脚下竟然一个踉跄,直接瘫趟在地上。

    “师弟,得罪了。”

    “太乙玄门剑”

    龙弓子倒立空中,将内力凝聚到了剑尖,手中木剑自上而下,与身体形成一条直线,将内力凝聚到了剑尖,直刺向段天殇。

    “不要!”段天殇大叫一声,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抵抗的能力,只能本能的双手护住自己。

    “硿”的响声传来,众人都是沉寂了下来。

    看着龙弓子这气势,大多数人也是以为他难逃这一劫了。有些人甚至将头别过去,不敢看这一幕。

    此时段天殇两天死死的闭着,差点吓晕了过去。时间过了几秒钟,他原本已经做好了受伤的准备,

    哎,怎么感觉身体没什么异样?段天殇有些瑟瑟发抖,连睁开眼睛都小心翼翼,深怕自己身上少了些什么东西。不过好像事情并不他想的那样,躺在地上,摸了摸自己的身体。

    “哎,我没事,我竟然没事。”躺在地上的段天殇狂喜了起来,身体一阵酥软,果然被吓得不轻啊,眼泪从眼角滑落,他觉得此时的天空是多么的美好。

    只是怎么天上还有一颗头?

    其实刚刚龙弓子那一剑是故意刺偏了,看上去倒是很吓人的样子,不过那也就是空有气势罢了。

    “段师弟,这么多人还看着呢,起来吧。”龙弓子笑着对段天殇伸出了手。

    看清楚了,像自己身手的正是跟自己比试的师兄,又偏过头看了看那把插在地上的木剑,他不是傻子,两行清泪又落了下来,起身牵住了龙弓子的手。一把站了起来。

    “师兄,段天殇受教了,谢谢你。”平日里性格比较孤僻的段天殇再也忍不住自己,开始抱着龙弓子就痛哭起来。这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好。师兄好样的”不知道有谁在旁边叫了一声好,一人吆喝,一时间所有的人都为龙弓子叫好,在场的所有人无不为他欢呼。

    龙弓子也有些不好意思了,将段天殇推开来,他还没忘记自己的职责。对着底下的其余刚成为正式弟子的人。

    “还有谁要来挑战我的吗?”

    二十余人齐摇了摇头,就师兄这实力,上去不是找死吗?还是老老实实修行一年,来年在挑战算了。

    一看大家都摇头了,龙弓子也如释负重,走到一旁,这把木剑深深插在地上,好像还陷进去了。

    走到木剑旁边,想要将它拔出来,结果发现好像不对。

    “我靠,竟然拔不出来。”

    这就很尴尬了,此时的龙弓子仿佛就像拔萝卜一样,动作有些滑稽,大家也是笑了起来。这师兄还真有意思。

    在场的所有人表情各有不一,王焱,林淼,泽帆三人自然是为小师弟叫好,张妙月也是很惊叹,这龙弓子和一个多月前在西村的时候,武功简直判若两人,还真是有意思啊,张显辉也是有意无意的眯了眯眼,不知道想些什么,而只有花云确实冷哼一声,直接离开了这里。

    最开心的就是别卓清了,对于龙弓子今天的表现,他可是十二分满意,无论是梯云纵还是太乙玄门的剑的运用,还是最后故意刺偏剑招,到最后的将对手扶起,这一连串的动作,都非常符合他心中的标准,

    看到自己这弟子刚刚还受到了大家了肯定,现在却为了这把木剑吃了个瘪,是在有些好笑啊。

    “哈哈。”别卓清摇了摇头,起身飞到了龙弓子的身旁。看着这弟子,眼中满是欣慰。

    龙弓子也是感觉到了有人来到他的身旁,回头一看。

    “咦,师傅?”

    “今天你真的很不错,比我想象中的都要好。”别卓清走到一旁,稍稍用力,一把就将插在地上的木剑拔了出来,递还给龙弓子。然后对着在场的所有人做最后的说辞。

    “今天这外门弟子的考核到这里就结束了,这二十多名弟子成为了武当的正式弟子,而其余的将继续在内门弟子修行,还有这一次挑战外门弟子段天殇的表现大家都看在眼里,我个人认为很出色,虽然败在了我弟子手上,但是我破例给他一次机会,后日就是正式弟子的考核,我想让他也参加这一次的考核,若是能够战胜内门弟子,边一样可以成为内门弟子。”

    别卓清这番话,大家也没有异议,毕竟这武当七侠说出来的话分量自然不同,当然他们也很认可段天殇的表现。

    在一旁看了一上午什么事情都没做的长虚道长也是笑了笑。

    这些事情本来应该是长虚道长做的,但是别卓清本来就跟长虚是好友,他到是也无妨,而且别卓清也有这个地位和能力。

    这个事情也算是告一段落了。

    龙弓子这一战也是在武当派小了一些名气,大多数人都能认识他了,他现在也是十分的得意,感觉整个人都要飘上天了。

    下午在道观的时候,王铁现在已经将龙弓子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已经成为了他的拥护者了。

    “你小子,看不出来啊,还想给你打个掩护的,没想到你这太极明玉功都练得这么浑厚了。根本不需要我帮忙。”

    王铁也是摸了摸头,憨笑道:“就是平时没事随便练练。”

    不过突然想着王铁现在也已经是正式弟子了,以后可能就不会在道观里面了。正式弟子的生活又跟外门弟子大有不同,以后可能就自己跟着朱大他们一起在这道观里面了,想着还是有些伤感。

    朱大也自然是看到了龙弓子的表现,也是越发的对他恭敬起来。之前还有些做作的意思,现在是真的服气。虽然他还是花云的狗腿子,要不是花云确实实力强横,他都恨不得来做龙弓子的狗腿子了。

    下午的时候段天殇还特意来找过龙弓子,也仅仅是深表感谢,不过感觉他好像想说些什么却又不敢说出口。可是也是自己的错觉吧。

    整个一下午,龙弓子的心里都是非常非常的舒畅,还沉浸在上午跟段天殇比试的那一刻。想着最后那一剑还真是帅啊。

    不过晚上回到师门的时候,王焱就给他泼了一盆冷水,后天内门弟子的比试可千万不能小看,内门弟子实力个个都不低,可不是像段天殇这样的对手,当中实力强劲的,都要比很多核心弟子的武功都要高。

    龙弓子确实觉得自己有些太过于自信了,不过现在短时间也提升不了自己的实力了,只能晚上一个人悄悄的来到了别卓清的房门之前。

    “师傅。”

    “龙弓子啊,进来吧,这么晚了怎么还过来找我?”

    表情有些凝重的走了进去,龙弓子就是这样的性格,开心的时候能被一个事情高兴很久,突然遇到了什么烦心的事情,又愁眉苦脸,待会要是又遇到什么好事,这些情绪立马就会消散而去。

    “怎么了?看你一副这表情。”

    龙弓子抿了抿嘴。

    “师傅,大师兄说内门的弟子一个个都很厉害,你教我的这半套太乙玄真剑,我已经练会了,你能不能将另外半套教给我啊。”

    “噢,哈哈。”别卓清笑了笑。自古都是师傅交给弟子什么,弟子就学什么,没想到这还有向师傅,讨武功的啊。

    “本来我是打算你要是通过了这个内门弟子的比试,我就打算奖励你另外半套太乙玄门剑,没想到你竟然来找我了。”

    “啊!师傅,那你这么说就是不教我了啊。”听到这个消息,龙弓子一下就沮丧了起来。看的别卓清是哭笑不得。

    “好了,好了。这半套剑法现在还不能教你,但是我可以教你一套剑招,你学不学,要是不想学的话,那就算了。”别卓清故作道。

    听到剑招,龙弓子眼前突然一亮:“学学学,师傅,我学。”

    “哈哈,拿你没办法,走吧,为师现在就去练功房教你。”

    “是,师傅。”果然龙弓听到可以学剑招,之前的苦闷早就忘记了。屁颠屁颠的跟在别卓清后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