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练功房之外倒是还有别的练功房里面亮着灯,龙弓子也有些惊讶,平时到了晚上只有他们在练功的。

    对了,大师兄说过,到了核心弟子比武的时候,在师门外历练的很多核心弟子都会回来,想必这也是吧。

    别卓清自然是不会管那么多,带着龙弓子就进去了。

    “你的太乙玄真剑已经学会了半套,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这套剑法有四个招式吗?”

    龙弓子点点头,从流失了七十招,最后只剩了四招的这套剑法,他怎么会不记得。

    “今天要教你的就是这门剑法的第一招,也是这四招里面,只要掌握半套太乙玄门剑就能学的唯一剑招——剑点三星。”

    这一招虽然是只需要半套剑法就能练成,但也是一招极为厉害的剑招,不能小看。

    “我教给你这一招,他的要义在于一个点字,点即为刺,点刺,穿刺。所以给我看好了。”

    “喝。”别卓清手中木剑在练功房中划出一道匪夷所思的剑路。

    龙弓子目不暇接,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这一招剑点三星实在是太过精妙,自己单靠着看还真没看出来师傅到底是怎么变幻的。

    待别卓清一套打完之后,将气劲轻收,走到龙弓子的面前,他知道这小子肯定看得一头雾水,还未等他开口就直接打断了他想说的话?

    “是不是没看懂?”

    龙弓子点了点头。

    “没看懂没关系,这太乙玄真剑的剑谱和剑招在凌霄阁里面有,倒是你自己去翻阅便是,结合我今天晚上给你演示的这一套,想必以你的悟性,应该能参透其中的奥妙。”

    其实别卓清的完全可以手把手的教他,而他的目的就是想让他靠自己的能力来参悟一些东西,要是什么都要靠依赖别人教的话,那将来的成就也不会很高。因为他学的永远都是别人的东西。

    自己不可能天天陪在他的身边,也不可能遇到什么问题就想着问自己,得让自己这个弟子学会些自我学习的能力了。

    别卓清永远都是先行走掉的,吩咐完之后就,留下了龙弓子一个人在练功房内。

    不过他也挺喜欢一个人静静的思考着一些什么。

    “凌霄阁吗?师傅让我去这里学习太乙玄们剑的剑招,这么一想的话,哎,那岂不是另外半套招式也在那里啊?”

    想到这里龙弓子也是打算先回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有没有去过凌霄阁啊?”龙弓子有意无意的问道。

    正在拖鞋宽衣的王焱看了他一眼:“怎么,师傅要你去凌霄阁看看啊?”

    “是啊,大师兄,你给我说说这凌霄阁呗,我还一次都没有去过。”龙弓应达道。

    王焱脸上浮现出一股阴笑。

    “小师弟,我跟你说,哪个里面气氛压抑的要死,之前我第一次去的时候,还着实被吓了一跳。那个里面十分的空旷,而且不能带任何东西进去,一次还只能去一个人,就是浮生掌门来了,要是前面那一个人没有出来,那他都的排队。所以啊,都是阴森森的。想想就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龙弓子脸色瞬间变成了白色:“大师兄,真的像你说的这样???”

    林淼在一旁实在是看不下去:“小师弟,你别听大师兄的,他就会乱说。”

    果然二师兄才是真的好人,就知道大师兄是骗自己的,长舒了一口气。拍了拍自己胸脯。

    接着林淼就说道:“你大师兄说的根本就不完全,我跟你讲啊,还有那个屋子里面啊,老是有些漏风,你在里面看书的时候就会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还有,一般我们要看的书都在上层,你走上那个阁楼的时候啊,那脚步嗒嗒的响,通过房间传来的回声,就感觉有人在后面跟着你似的。”

    没想到林淼比王焱说的还恐怖,配上他那不急不慢的语气,说起来跟真的似的,笑的王焱差点背过气去。

    龙弓子都想哭了,早知道这样就不问这两个师兄了。

    “哈哈。”屋子里面传来了两声爽朗的笑声。

    “好了,好了,小师弟,跟你说正事。一般咱们武当所有的武功都在里面了,那个里面都是一些藏书和武功秘籍,下面三层是藏武功秘籍的,上面两层是藏一下些武当的纪事,据说最上面的那一层就是藏着我武当派最最最最厉害的绝学,真武七截剑的秘籍,

    所以像我们核心弟子最多上到第三层,后面的就不能上去了,那个里面也只有内门弟子以上的才有可能去,而我们核心弟子,一个月也只能去一次。内门弟子更惨,除非是对武当有什么大贡献的,或者是内门弟子比试前三的人才有机会去。不过进去之后,你最多可以待上两天才出来。”

    龙弓子点了点头:“那大师兄,还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王焱抬起头想了一下,好像也没有什么要注意的了。

    “哦,对了,还有一个事情你千万得注意了,就是不能得罪那两个守门的,不然会很惨的。其余的注意事项,那两个人应该会跟你说清楚吧。”

    “守门的?那不是内门弟子吗?”龙弓子疑惑道。

    “要是你这么想纠错了,那两个都是六合堂的人,可不是什么内门弟子啊。”

    上午倒是睡了一会懒觉,要是打算去凌霄阁的话,就不用去岩石台打坐了。吃过饭后就来到了凌霄阁的前面。

    说实话,来武当这么久,武当派里面还有好多地方没有去过呢,这凌霄阁就是一个地方,也就是武当的藏经阁,那可是武当最重要的地方之一。几乎囊括了武当派所有的武功和绝学。

    凌霄阁分为六层,自然是越往上面,能够翻阅到的武功和藏书越珍贵。

    走近这凌霄阁前面,仔细一看,还真的是有些壮观,这大门上的图案倒是栩栩如生,虽然看不懂到底是什么,也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

    凌霄阁作为武当派的藏经阁,是任何人就连浮生上门都的规规矩矩的地方,守护在这里的就是武当派的六合堂之人。

    阁前有两个人守候在大门之前,龙弓子之前一直还以为这也是内门弟子,还好昨天晚上回去之后还是好好的跟两个师兄打探了一番。

    像张妙月大师姐,就是武当派戒律堂的弟子,戒律堂掌管的是武当的清规戒律,而六合堂,他们唯一的任务就是守候着这凌霄阁。所以这两个看门的弟子,实力至少都是要比花云还要强。

    “来者何人?”一声威严的声音传来。

    龙弓子又些兢颤,怎么感觉来凌霄阁的还没进门就这么吓人。

    他们并不认识龙弓子,像什么这种弟子比武,根本懒得去看,所以他在弟子当中小有名气,但是在这六合堂的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弟子龙弓子,是别卓清真人的徒弟,师傅叫我来翻阅太乙玄门剑的剑招。”

    “进去吧,昨晚别卓清师叔已经过来打过招呼了。”这守门的两个弟子都没有什么表情,凌霄阁的大门推开,将龙弓子放了进去。

    这两个弟子还是跟龙弓子说明了凌霄阁四个规矩:第一,不能带任何东西进去;第二,不能带任何东西出来;第三,不能毁坏里面任何一件物品;第四,核心弟子不能到达第三层以上的楼层,也就是说最多只能在第三层;第五,进去最长时间为两天。

    龙弓子也是牢牢的记住了这五点,当走到这大门旁边时,突然楞了一下。

    “怎么。还有什么事吗?”

    “没,没有。”说着就直接走了进去。

    而这凌霄阁的大门也缓缓的关上了。

    “砰”的一声,这大门合住发出的声音将龙弓子心里微微一震,他这才反应过来。

    自己用两个拳头比划了一下。

    “我的妈呀,这大铁门竟然有两个拳头这么厚。真不知道是怎么推得动的。”这六合堂弟子真不简单。

    “年轻人,你要来翻阅什么书啊?”

    突然从龙弓子身后飘来一个老人的声音,本来声音就软绵绵,在这种气氛之下把,龙弓子吓了一跳。

    “老爷爷,你怎么在这里,你这突然出现,快把我吓死了。”回头看到是一个人老人竟然坐在那里。

    “哦?”这个老爷爷也是一楞,这么多年了,好像还没有人在武当叫过我一声老爷爷吧,这娃子还真有意思。

    “小娃子你是第一次来吧,我是这个凌霄阁的守阁人,这个里面所有的书我都知道放在哪儿,一清二楚。”老者面带微笑,对于这种武当的后生之辈,他都很喜欢。

    “这样啊,老爷爷,我想翻阅,太乙玄真剑。不知道”

    “哟,太乙玄真剑啊,是一门不错的剑法,就在第三层的阳艮区第二排第六本那就是了。”

    没想到眼前这个老爷爷记得这么清楚啊,这怕是要在这凌霄阁里待上很久才有这样的记性吧。

    谢过之后,龙弓子也是朝着第三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