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好得差不多后,龙弓子第一时间就去看望了黎月儿。

    不过刚去就被撵了出来,黎月儿现在是看到龙弓子就烦,而且还是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人,怎么伤就好的这么快,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而且害得她连内门弟子的比试都没有参加。

    龙弓子倒也知道自己有些对不住她,感觉应该在过段时间在来看她会好一些。

    不过现在想来,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最重要。

    一个人来到练功房,上次那一把比试的小木剑,那天比试的时候,最后那一下已经被折断了,不多好在练功房里面多得是。

    随手拿起一把,先将太乙玄门剑的前半套练了一遍,就当是躺了几天,活动活动下筋骨。

    “呼呼,”还真是舒服。

    活动过一番后,神色也开始正经起来,现在他最重要的就是证实自己那天的想法,难道太乙玄门剑的后半套招式根本就不是正儿八经的半套剑招,而是用后半套的招式来衔接到前半套当中,这才是太乙玄门剑完整的一套剑招。那就真的不得了。

    忍住内心的激动,拿起木剑就开始比划起来,将前半套的招式一招一招的拆分开来,然后再将后半套的招式一招一招的套入进去,现在龙弓子也只能用这个最实在的办法了。

    这一琢磨起来,龙弓子已经完全沉浸在了其中,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做疲倦,研究了一上午,虽然没有研究得很透彻,但是好歹也是有了一些思绪,果然就如他所想的那样,这后半套融入到前半套当中才是一套完整的太乙玄门剑。

    “前半套都这么厉害了,要是真的练了完整的,那该得有多强。”龙弓一脸兴奋,不过转眼又说起来,以前那七十多招还没有流失的时候,那是有多么的强大,强大到几乎都让他不敢想象。

    龙弓子从来都不是一个怕累的人。只有有了一点点的思绪,就会使劲往里面钻,反正累这种东西,对他来说,只要晚上睡一觉,太极神功在帮他补一补,第二天又生龙活虎。简直美得不行。

    “看来是时候晚上去找一找师傅了。”

    师傅说过这一次比试之后赢了就教我后半套的,也不知道我那天到底是赢了还是输了。

    道观现在已经凉了,王铁不在了,就连平时没事献殷勤的朱大,都成为了内门弟子离他而去了。

    “清净啊。”

    “也不知道王铁那小子最近成为了正式弟子之后在干嘛,有时间去看看他,让自己这个核心弟子给他撑撑场面,别到时候又被人欺负。”

    整个一下午,龙弓子就静静的待在了道观之中,今天也没有太多事情,他就倚靠在那个柱子上面胡思乱想,现在也很少有时间这样静下心来想了。

    从离开三叔到现在,想不到自己都变得这么强了,他想家了,想三叔了,想林霸庞令虎他们了,想光释了。唉,到时候等自己下山历练的时候一定要挨个去看一看。

    这一下午时间倒是过得快。每天日复一日的。

    别卓清最近很满意龙弓子表现,短短的几个月,这弟子就已经可以和内门弟子打成平手了,无论是资质还是努力,他都看在眼里,而且照着这个势头下去,他相信,自己这个弟子肯定会越来越厉害,甚至超过自己。

    练功房内。

    “师傅。你当初是不是故意只教我半套太乙玄门剑的啊!”龙弓子鬼头鬼脑的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别卓清一听也是有些惊讶,原来这小子已经发现了:“算你小子机灵。”

    “那你知道为师为什么只教给你半套吗?”

    龙弓子摇了摇头。

    “要是我直接教给你完整的剑法,你肯定学不来,所以我就打算分开来教,让你去凌霄阁看书,最初也是为了想让你自己有所领悟,当你自己悟出来的东西,是绝对要比直接教给你来得深刻。就算没有领悟到东西,能够将这些招式记于心中,到时候学起来也能够更加容易理解,”

    “师傅,你还别说,我真的悟出点了什么,这后半套加上前半套才是一套完整的太乙玄门剑,对吧。”

    “恩,不错,虽然你这说的都是废话,但是我想你大概已经理解了,既然你已经悟出来了,这剑法中的真正奥妙,那为师也就不多保留了,今日,边传授你一套整的太乙玄门剑,也让你少走很多弯路,所以,你一定要看好了。”

    别卓清走后,龙弓子又是一个人在练功房待到很晚,走在回去的路上,龙弓子还在思考着别卓清今天晚上教给自己的东西。

    “厉害,实在是太厉害了。”一边感叹着,一边还在低着思绪着。

    “哎哟。”感觉像是撞到了什么东西。

    抬起头一看,原来是个武当的弟子。而且自己好像还不认识的样子。

    咦,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武当得弟子在这里晃悠?谁会跟自己一样这么晚了还在练功啊,而且一般来说,这里的练功房是只对核心弟子开放的?

    “谁这么大晚上的不长眼睛?”这弟子声音显得有些低沉,听起来像是没有什么感情。

    龙弓子一听顿时很生气,自己开没开口,你倒还先声夺人起来。倒是第一回在武当碰到这样的人。

    “哼,不长眼睛的好像是你吧,难道你不会自己躲开?”既然对方先不讲理,自然是不想好好跟他说话。

    “我走我自己的路,为什么要躲开。”他的声音依旧是冰冷冷的。

    “你。”龙弓子恶狠狠的瞪着他。

    这武当弟子将头抬起来,个头倒是要比龙弓子高上不少,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眼睛往下一眺,轻蔑的看着龙弓子。

    “怎么。你这小子挡了我的路,还想打一架不成?”

    我靠,忍不了了,自己好歹也是武当派的核心弟子,你这一言不合就打架的,还怕了你不成。

    “来就来?”

    “走吧,去练功房,随便过几招,让你涨涨记性。”那武当弟子转背就朝着练功房走去,双手撑起,省力省懒腰,一副不情愿的样子。也懒得管在一旁气呼呼的龙弓子了。

    龙弓子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也跟着走了上去,他还真不信,凭着自己现在的武功,还能把自己怎么样。

    来到了练功房之内。

    “像你这样不讲道理的人,我会让你好看的,看你还敢不敢下次这么嚣张,记住了,在武当派可不是什么人都像你这样的?”龙弓子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想了想,应该是哪个厉害的内门弟子,在武当派的核心弟子,他都认识的差不多了,也不可能是武当的其他人,不然不会放下身段跟自己计较的。

    既然是内门弟子,那自己就什么都不怕了。

    “哟,想不到你还教训起我来了。那么可以开打了吗?”

    龙弓子拿起一柄木剑,剑锋直指着此人。

    “哼,来吧。”

    半柱香时间后。一个人影先走出了练功房。

    “哎呀,真没意思,怎么怎么快就被打趴下了。”先出来的正是那个和龙弓子对打的人,伸了伸懒腰,打了个哈欠,满脸的扫兴:“算了,还是回去睡觉去吧,过几天,找花云那厮好好打上一打。”

    说着就离开了这里。

    再看看练功房里面的龙弓子,躺在地上,泪水哗哗哗留了一地板。眼睛都被打肿了。

    “耻辱啊!!!”从头到尾,就一直在挨打,从始至终,摸都没有摸到他一下。直接被打哭了。

    “大师兄,二师兄,师傅,给我报仇,呜呜。”

    哭了一会,龙弓子也只能爬起身来,摸了摸已经肿了的眼睛。将练功房里面的灯关好,独自走了回去。

    “嘶,轻点,大师兄。疼死我了。”

    “噗。哈哈哈哈。”王焱听了龙弓子的遭遇之后实在是忍不住大笑起来,他是在有些同情自己这小师弟。连在一旁的林淼都实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

    看到两个师兄见到自己这幅凄惨的模样,不帮自己出气就算了,还这么无情的嘲笑自己,心里真的是委屈啊!

    “小师弟,我说你惹上谁不好,偏偏去惹那个瘟神。我们看到他躲还来不及呢。”王焱笑的连上药的手都有些抖了。

    “师兄,这个人到底是谁啊?”龙弓子很是好奇。

    “这个人跟你样也是武当派的核心弟子,按理来说也算得上是你的师兄了。”林淼接过王焱手中的药,亲自来给龙弓子上药,这大师兄也有点太不靠谱了,接着说道:“不过他可是出了名的修炼狂魔,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修炼当中。他还有一个嗜好,就是爱找人比试,非要一较高下不可,不但我跟你大师兄怕了他,就连花云都怕了他。”

    “没错。”王焱接过话:“之前我他找我来比试,我懒得搭理他,他就地就直接对我上手了,然后我把他打了一顿,之后就一直缠上了我。最后我还是故意败给他,才逃脱了他的纠缠。”

    龙弓吸了吸鼻子:“那按照这么说来,我这一顿被打的不亏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