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以后要是见到他非得躲远一点不可。”

    龙弓子算是怕了他了,之前那一幕他可是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对方根本就不跟他多废话,上来就直接把自己打趴下。

    “不用,不用,像你这样被他轻松打败的,他是看不上你得,估计这一次核心弟子比试打败花云有戏了,他肯定会挑战他的。”

    “对了,大师兄,说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呢?”

    被人打了一顿,好歹也要知道是谁。

    “他啊,龙华。人送外号不休。被他缠上了那可真的是不死不休了。”

    龙弓子现在算是知道了,自己与真正的核心弟子差距有多大了,之前一直都没有遇到真正厉害的对手,太把自己高看了。

    “看来修炼还是不够啊。”

    暗暗下定了绝心,翻身睡了去。

    错过了这内门弟子的比试,要是再错过核心弟子的比试,那就真的要气死了。

    所以龙弓子一大早就来到了这练武场,不想错过任何一场对决。

    这核心弟子的比试也算得上是武当派一年来极为重要的事情了,几乎门里所有的人都来到了这里。

    连江湖上鼎鼎大名的武当七侠这一次都来了六个,只有泽帆的师傅,整天都待在练功房。

    这一次核心弟子中在外历练的弟子也都回来的差不多了,龙弓子还有很多没看到过的,那天晚上遇到的龙华就是其中一个。

    这一次的比试算是比较隆重的,以往都是由武当派的掌门人来做说辞。也是对武当派的长辈长老对自己们的一些鼓励和肯定

    不过浮生掌门几乎就没有在这个时间点,准时出现过,所以都是由武当七侠之首的周成傲来完成。

    龙弓子压根就没有听他再说些什么东西,只是好好打量了他一番,说实话,他虽然知道武当七侠,但是除了自己师傅意外,还真没看到过其余六个。

    这周成傲倒不愧是武当七侠之首,果然是一身正气,看上就像武当的高人,双剑雕眉,鬓角分明,发冠缠头,眼神极为锐利,给人一股凛然生威的感觉,说起话来也铿锵有力,声音浑厚。跟别卓清完全就是两种风格。

    “看上去就不是像自己师傅那样好说话的人,估计还凶得很也说不定。真不知道是怎么教出花云这样的弟子出来的。”

    冗长的说辞说了好大一会,听得龙弓子都些耐烦了。

    旁边的王焱一看龙弓子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小师弟,每年都是这样说一大堆没有用的东西,听习惯就好。”

    别卓清瞪了王焱一眼:“不得无礼,你周师叔这样的浑厚气势,你们还不多学着点。”

    王焱也是笑笑闭嘴不说话了。

    龙弓子又在人群当中找到了张妙月师姐,不过他正陪在一个老者的身边,那个老者正是那天在三清殿与浮生掌门交谈之人,当然,龙弓子现在并不认识。

    不过看妙月师姐的眼神,好像一直在往自己这边张望,还以为是在找自己呢,龙弓子还朝着她挥了挥手。张妙月也是一愣,不过还是友好的点头示意,又接着看向别的地方,龙弓子顿时觉得很尴尬,顺着他的眼光看去,还像是在看张显辉,不过张显辉却是撇过去,不予理会。

    “接下来,武当派核心弟子比试正式开始。”周成傲大手一挥,全场都爆发出了一阵的欢呼。

    这核心弟子的比试,是由弟子们自行比试,

    第一个自然出来的是龙华,他早就已经等不及了。

    “林淼师兄,下来吧。”他的声音依旧是冷冰冰的。

    没想到竟然第一个挑战的就是自己的二师兄。

    林淼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不过还是飞身上前,稳稳的踮落在了地面。

    “好轻功,果然大师兄的轻功也像他本人一样柔。”龙弓子虽然觉得自己两个师兄十分厉害,但也从来没有看到过他们真正的实力。

    “一上来就是重头戏啊。这比试好看了,不休师兄对战水师兄”

    “前一年这个时候你还没来,这不休师兄前年就是败在了水师兄手上?那场比试可谓是打得难舍难分,战况激烈啊。你没能看到,真的是可惜了。”

    “水师兄我倒是知道,这不休师兄是谁啊?”

    “哎呀,到时候在跟你慢慢细说,可千万要看好了。”

    底下的众弟子也是议论纷纷,兴奋不已。好像比他们自己亲自上场还要激动。

    两人屹立在练武场中央

    “林淼师兄,这一次我的主要目标可是你啊。你可要小心了。”龙华也是毫不客气。

    林淼笑的很温和“来吧,让我看看你这两年历练到底学会了学什么东西。”

    龙弓子看到龙华手中竟然多出了一把剑,感情昨天跟自己打的时候还没有用真本事。突然有种眼睛疼的感觉。

    龙华从来不是什么磨叽之人,顺手就是一道剑气,脚下生风,追着剑气就朝着林淼冲去。林淼原地不动,同样也是一道剑气破出,两道剑气相撞爆开一阵迷雾,霎时间,龙华从雾中冲出,想来一招措手不及。林淼眼眸一凝,抬剑就神速反应了过来,接下了冲刺而来的剑。

    两人单剑相对,剑招四起,刚对上招,瞬间感觉眼花缭乱。这比试的程度到底不一样,龙弓子的眼睛都有些跟不上两人的剑招了。

    林淼和剑法虽然看上去很轻,但是现在只有龙华能够感受到那股可怕之处。

    才对过十余招,心中就暗叫不妙:“怎么回事,怎么进攻如此锋利。这可不是他的作风啊。”

    其实林淼上一次跟龙华比试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使出全力,他当时也不想太高调,所以几番周折之后才显得很艰难的获胜,而王焱就不同,直接将他打爆了,没错,是直接打爆了。

    按理来说,林淼现在的实力还是要比王焱高上那么一点。自然是不虚他。王焱是个怕麻烦之人,所以才故意败给了龙华,但林淼性格就不一样了,耐心好得很,只要龙华挑战,他就接受。龙华也一直想要打败他。

    林淼的剑招即轻又快,从外人来看,一招一式都显得十分优雅,他的剑招确实没有龙华来的猛烈,但是就是在于快,一直不停的进攻,谅你有多厉害的剑法都施展不出来。

    “这可能就是师傅所说的柔到了极致吧。”龙弓子暗自赞叹。

    一般人跟林淼比试的时候,都没觉着他的剑招多厉害,不过就是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

    打到现在,龙华根本连一招都没有进攻,只能苦于防守,不过他核心弟子的实力并不是别人吹出来的,要是自己没有几分本事,也不敢到处挑战别人了。

    虽然难受,但是林淼一时间想要刺开他的防御,根本做不到。不过林淼到也不急,就这样下去,如果还不拿出点本事的话,迟早会被自己点破。

    龙华深知不能继续这样下去了。举剑强行挑开林淼的剑,一招迷踪步,从脚下直梭他的身后,然后即刻间转过身来,离着林淼不到一丈的距离斩出一道势大力沉的剑气。

    “危险。”龙弓子大惊。此时二师兄背对着龙华,这一招又隔得如此近,就连转过身来都很困难,更何谈闪躲。

    林淼根本就懒得转身,双手将剑举到背后,竟然抬手背身甩出一道宛如水波的剑气。不但将龙华的剑气破开,威力还盖过了原本的那道剑气,朝着龙华逼去。龙华还在向后退闪之中,这一道水波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反过来到了他无从闪躲。只能将剑身挡在自己身前,

    这一道水波形成的剑气,龙华挡下来之后,倒也只是后退了好几步而已,只是水波当中的内劲将龙华竟然震得手发抖,一时间手中的剑都握不住了。哐啷掉在了地上。

    这短短的几眨眼功夫,发生的事情太让人惊叹了,都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龙华满脸不可置信,他跟本没想到林淼突然之间会变得这么强,但是他也不是什么输不起的人,震惊之余,心里已经是心服口服,准备认输了,剑都已经掉了,还谈什么比试。

    不料,林淼竟然还朝他冲了过来,难道这样还不罢休?这样也有些太过分了。

    一拳打到了龙华的右眼之上。痛得他闷哼了一声。

    龙华瘫坐在地上,一脸懵然。这一拳他真的是挨的不明不白。在场的所有人,就包括那些武当的长老也不明白。

    林淼这才满意的将手中的剑收好,看着坐在地上的龙华,又露出了他那标志性的一笑。

    “这一拳只是给我小师弟报仇罢了。”说着就转身走向了龙弓子一行人。

    这一场比试虽然时间不是很长,但是带来的效果,却是让在场所有的弟子心中翻起一阵澎湃。

    “太精彩了,这第一场比赛就这么好看,这武当派真的没有白来啊。”

    “是啊,是啊,我有朝一日也要练成像水师兄这样的剑法。”

    看着那半边脸都有些浮肿的龙华。只有龙弓子心里最清楚,二师兄为何要那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