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林淼这一次也不算展露太多实力吧,龙华也是,没有料到林淼的真正实力而已才败得这么快,而且他还有很多东西没有使出来。

    这才是第一场比试,就有这样的精彩,之后肯定是更让人期待。

    不过比试这种事情,除了龙华这样的人,没有谁会愿意首先站出来的,所以又到了往年以来必有的常事,就是没人愿意先出来比试。

    “咳咳,”周成傲故咳了两声,偏过头看了看两边的其他人,由于武当七侠都是坐在了一起,周成傲作为武当七侠之首,自然是坐在了最中间,其余的几个人看了看大概也懂,他的意思了。

    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一样,当时是说好的一个个轮着来,去年是张霖辛让张显辉先上,本来按理说是轮到了沈阳子,不过他本人不在场,而林淼作为别卓清的弟子刚刚已经上过场了,所以现在轮到了陈震亚。

    几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陈震亚的身上,别看他们身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武当七侠,不过当年他们也是跟这些弟子一样,也是慢慢的成长起来的,这么多年过去了,关系自然是密不可分。

    陈震亚也无奈,只能叫了叫身后的弟子:“长风,你去吧。对了,你去挑战你别卓清师叔的新弟子,师侄的实力肯定比较弱。赢下来稳稳的。”

    这话陈震亚看上去已经说得很小声了,但是实际上大家都听得到。

    别卓清怎么会让自己的宝贝弟子出去跟他打,赶忙说道:“这可不行,前些天我那徒儿在比试中受伤不轻,现在根本心有余而力不足,要不我让焱儿去跟长风师侄比试比试。”

    “那算了,真当我糊涂啊,长风,还是你自己决定吧。”

    这长风师兄也是在外历练近日才回到师门当中,龙弓子也是第一次见到。长得倒是颇为俊朗,但是按照师叔的话来看,实力应该是不如大师兄王焱的。

    陈震亚之前也就是开一开玩笑而已,他也是个挺开朗的人,所以不会真的去计较这些东西。

    “是,师傅。我还是挑战泽帆师兄吧。”长风看了看站在王焱旁边的泽帆,一本正经的坏笑道。

    “干嘛啊,这是,专门挑软柿子捏啊。”泽帆大为不满。

    可是没有沈阳子给他撑腰,他也只能屈服在师叔的淫威之下,被迫上场。

    结果可想而知,泽帆擅长的是炼丹,在武学的造诣上肯定没有其他弟子深刻,肯定是打不过长风,不过过程倒也还有有些亮点,他的武功弱,那也只是相对于这核心弟子来说很弱,但并不是真正的到了弱不禁风的程度。泽帆将自己心中的怨气都撒在了这场比试之上。竟然和长风还缠斗了十余分钟才败阵下来,比上之前林淼和龙华的比试时间还要长上那么一些。

    一脸灰头土脸的走回了王焱身旁,这下总应该没有人在来挑战他了。

    接下来的几场比试都差不多都是龙弓子没有见过的师兄,这些师兄个个实力不菲,比试都很有看头,引得一些弟子阵阵叫好,

    看的龙弓子心里也是一阵激动,其中让他注意的是旁边的张显辉师兄,他出手的那一次也是对上的龙华,结束的速度比林淼结束的还快,。还有武当七侠里面唯一的女侠周晓英的弟子,实力同样也是很强,对上的是贺锡师叔的弟子,也是惊艳万分将其击败,

    不过他心里一直最在意的还是自己两个师兄与花云的比试。

    这几场比试下来,都没有人愿意挑战花云,主要是花云这个人实在不近人情,比试起来,从来不留情面,上来就跟你动真格的,本来这一次的比试一来只是为了弟子之间互相切磋,最重要的还是来激励那些其余的弟子。谁也不想踢这块硬板。

    王焱看比试的也差不多了,推了推林淼:“师弟,差不多该我们上了”

    说完就直接先来到了练武场中间。

    “我挑战花云大师兄。”

    花云的神色一撇,仿佛早有准备。甚至有点早就等得不耐烦了,王焱和林淼想在这个时候打败他,而花云又何尝不是想羞辱他们呢。

    “原来是火门神啊!上一次没能让你受罚,结果让你那弱不禁风的小师弟挨了你一拳,想必心里挺愧疚吧,哈哈。”花云阴笑这嘲讽王焱。

    “这就不牢你多心,今日你就等着被打败吧。”王焱沉住一口气,即使他再怎么用激将法。也权当没听见,不与花云再多说话。

    花云捂着头:“打败我?就凭你们,这辈子都做梦吧。王焱,我可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大师兄!”龙弓子看着心里有些纠,他知道王焱实力不出花云,心里担心可千万别受什么伤才好。

    虽然隔在远处,听不清他们到底说的什么,但是已经能够感觉到那股针锋相对。

    首先动的是王焱,他可不像林淼一样耐得住性子,要打就要先占到先机。

    王焱在境界上一直都弱上一些,两人修炼的武功都是武当派最上乘的了,所以自然,王焱比花云差的只是硬实力,但是比试可不仅仅是靠的武力,还要靠心里的博弈。

    “残火奔雷。”上来就是拿手绝招。王焱知道他要是后退的话,花云是不会追上来的,所以他只能飞剑向前。

    手上的剑靠着他太极纯阳功的内力,剑身呈通红之色,还隐约冒着一丝热气。将手中的剑迅速飞射向花云。

    “你这一招我可是见识过很多次了,别人不了解你,难道我还不了解你。你手里的那把剑才是真剑吧。”花云极为不屑,这一招对自己用过至少不下三次了吧。

    根本不将这招放在眼里。脚下迷踪叠起,身形变换,瞬间花云身边仿佛多了两个人影,让人根本无法看清到底哪个是真身。

    王焱的招是虚招,这花云就比他更虚。

    “想不到你的迷踪步竟然练到了移形化影的地步,还真是没有料到啊。”王焱知道这大师兄肯定不会这么简单:“不过这一年我也没有白过啊。”

    “奔雷离火。”

    奔雷残火本来是依靠剑身的虚实变换,来迷惑他人,一虚一实,让人无从分辨,,但这奔雷离火更为精妙,是将那一道本来为虚的剑招,通过内力的控制,进行实体化,这要求本身就要有极为强大的内力,和精细的控制能力。让此招变得虚中有实。

    “你那可不是虚剑啊。”王焱笑道。

    “什么。”花云脸色大变。自己根本没有料想到,王焱会突然来这么一招,根本没有想着要去躲王焱的虚剑,任由他刺向自己,

    “没想到竟然着了王焱这小子的道,这下可就不妙了。”

    龙弓子看到大师兄的剑招很是犀利,也是松了一口气,别过头对着林淼笑着道:“看样子,这花云也没有那么厉害啊,也没想道大师兄的剑招这么厉害。”

    林淼的眉头一刻都没有松开,两眼竟然是越发的凝重:“别说话,还没那么简单。”

    龙弓子不知道二师兄为何这么说,直得回过头去看了一眼。

    “啊!”身体一颤,说话中带着一丝惊恐:“怎,怎么可能!”

    场面上的变化瞬息万变,王焱单膝跪在了地上,他自己的剑,竟然硬生生的插在了自己的左肩膀之上。而且,直接将身体刺穿了。

    刚刚龙弓子偏过头的时候,正好错过了那一瞬间。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根本没有看到是怎么回事,本来还以为大师兄要赢了,结果却成了这样。只看到其余的那些弟子,一个个都长大了嘴巴。

    别卓清的眼睛也是动了动,对他来说倒不是惊叹花云是怎么将王焱弄成这样的,而是担心他弟子的伤,但是这也是弟子之间的比试,他也不能多说什么。

    “大师兄,不愧是大师兄,我王焱这辈子都没有想过会被自己的剑给刺伤。”王焱的话语有些自嘲。

    不过还好是自己的剑,虽然受伤不轻的,但是剑上的内力是自己的,不会给身体带来,更严重的伤,要是是花云的剑,只要花云轻轻催动一些内力,自己体内就会破裂,到时候神仙都就不了了。

    王焱将手握住剑柄,咬了咬牙。一些人猜到他可能要干嘛,都有些不敢看了。

    “喝。”

    硬生生的将穿过自己肩膀的剑拔了出来。赶紧用内功封住自己的穴位,好歹一时间不会流失太多。

    “王焱师弟好魄力啊,那不知道可否还有能力一战?要是不行的话,早点下去养伤,让你那师弟再上来,不过还是会结局可能会跟你差不多啊。哈哈。”

    花云就是想让王焱继续跟他比试,才受了这么一点点伤,自己怎么能够罢休。

    王焱站起身来,继续拿起看了自己剑,要是真不给花云留下点什么,他还真没脸下去。

    “大师兄啊,没想到这么早就要使出我最强的一招了,呵呵,到时候大师兄,你可千万别手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