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本事?”

    花云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不敢大意。(书=-屋*0小-}说-+网)比试是这么多年老对少了,自己实力比他强倒是真的,但他也知道王焱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

    王焱立在原地,右手紧紧的握住手中的剑,呼吸很平稳,吐了一口浊气,仿佛在酝酿这什么。

    “呼,呼。”

    呼吸突然慢慢的变得急促起来,越来越急促。

    “嗯?”花云发现了王焱有些不对劲,不过也只是静静的看着,虽然他现在很想上去偷袭一把,但是毕竟在这么多弟子面前,还是要有自己大师兄的风范。

    王焱的身体渐渐的变得通红,身上冒起了一股火热的内息。然后将身体这股内劲全部凝聚到了手上,身上的气息慢慢的褪去。他手中的剑也倒是所变化,突然间气势暴涨,要说一开始只能感觉到淡淡的冒烟,现在就是肉眼所能看得到了一股火红色内力将剑身包裹在了里面。

    场上所有的人都能隐约感觉到那股内力的可怕之处。

    “师兄这剑气很强。”林淼这个过程中都目不转睛的盯着整个战局,自然是能感觉得到

    龙弓子点了点头,这下他可不敢在错过什么了,刚刚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只是场面局势如此紧张,他也不好去打扰其他人。

    “哼,还以为有什么特别的呢,不过如此而已。”

    花云的嘴上依旧如此,手上握剑的力道加重了几分。他倒要看看,王焱能够将他逼到什么程度。

    “什么?怎么力道这么强?”

    刚对上王焱的剑,就觉得不简单:“这股力量是哪里来的?”

    花云刚接了王焱的两招就已经有些招架不住了,连忙退开,不敢跟他硬拼。

    王焱可不会放过他,直接追身上去。

    看到王焱追了上来,王焱自然不会跟他接招,他知道王焱这种强行提升自己为威力的招式状态并不会持续多久,而且应该会有什么后劲,所以只要拖过这一段时间就好了。

    轻功飘起,将身位与王焱拉的远远的,还时不时从远处破出一道剑气。就算是试探一下吧,

    不管花云从发出多大威力的剑气,王焱都是轻松劈开,根本伤不到他分毫。不过他能做的也就只能劈开这些剑气了,花云这一直躲来躲去的,以他现在的状态确实不好对付。

    武当派两大轻功绝学,一是武当梯云纵,以速度快见长,而是八卦迷踪步,以步法变化多端,神行诡异见长,而花云确实武当派所有弟子里面,唯一一个同时精通两种轻功的人。

    刚刚龙弓子没有见到的那一幕,也正是花云的轻功,八卦迷踪步将王焱骗过,王焱的实剑穿过的只是花云的虚体。趁着他不注意,梯云纵从迷影中闪速来到王焱的身前,夺走了他的剑,然后用它刺穿了他的肩膀。

    王焱将所有的内力都集中在手上了,所以他现在使不出任何剑招,甚至就是剑气都发不出去,只能靠着最简单的招式来与花云比试。

    这样的武功,虽然威力十分强大,但是一眼看去,也有很多缺陷。

    所以他现在只能看着花云,却丝毫没有办法。

    “看来这一招现在拿出来还是太早了啊。”王焱有些不爽。要是自己能够在完善一下这招,那现在说不定能趁着这一口气赢下他不可。

    其实这倒也算不上花云狡猾,毕竟谁都是这样的,避其锋芒,要是真敢上来拼,那就真的是傻子了。

    底下的弟子也是议论起来,他们只是想看一场精彩的比拼而已,王焱的本事倒是体现出来了,可这花云却一直闪躲。让他们有些无聊,跟想象中的激烈完全差远了。

    “这大师兄怎么一直跑啊,莫非是打不过火师兄?”一个弟子无意的说道。

    这话自然是传到了花云的耳中,就别是一番滋味了。他怎么甘心别人说他打不王焱?他虽然是一个很有心计的人,但是也是一个很看重自身形象的人,而且心中极为自傲,正是因为这点原因,他也很容易被别人激将,这就是花云最大的缺陷了吧。

    “混账。”将自己的内力提升起来,用内力护住整个手臂,直面王焱落剑直上。

    王焱知道自己坚持不了多久,他这一招确实支撑不了太久,不过他还有一招,就是将所有的内力凝聚成一道剑气,这一道剑气威力极大,只能放一次,而且但凡是有点轻功的人,反应快点就能躲过去,而一旦躲过去了,那自己就只能像钉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所以他一直都将这张底牌死死的捏着,寻找机会。

    要是在不能找到机会,打到花云的话,那自己就只能认输了,这一次算是白打了,只能选择相信自己的师弟了。

    突然看花云竟然直接朝着自己冲过来了,不由得大喜,正愁的没办法打到他呢。

    “既然你送上门来,那就别怪我了。”

    要是这样的情况搁在林淼的手里,估计会觉得这花云贸然冲过来,肯定会有什么诈,不敢轻易应对,王焱就不同了,只要你敢来,我就敢放。

    “离火斩。”

    一招强大的剑气来势汹汹,直斩向花云。

    “啊!”花云这次真的没料到还有这样一招,抵挡了片刻,直接就被王焱斩飞了出去,手中的剑都直接被震碎了。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地面都被王焱展开了一道大裂缝,上面还冒着热腾腾的气,昏了过去。

    王焱身上的热气也都伴随着这一道剑气的划出,荡然无存,回复了之前的样子。

    众人一阵目瞪口呆,难道花云大师兄被火师兄就这么给打败了?

    “火师兄不愧是火师兄啊,这一招太刚猛了。”

    底下弟子惊叹道。不过他们还沉浸在最后那一招的威力时,却又是听到了一个让他们抓狂的三个字。

    “我认输。”王焱站立在那里,坚定的说出了三个字。

    这不是开玩笑吧,此时花云大师兄还躺在地上不清醒,你这还是站着的呢,怎么说都是你赢了才对,认输是几个意思。

    “小师弟,快上去,扶一把师兄。”林淼突然提醒到龙弓子。

    “哦,好。”龙弓子也还没明白过来,反正二师兄叫了自己,应该没错。快步就朝着大师兄跑去。

    王焱话音刚落,就两腿一软,直接往后面倒去。

    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撑扶在自己背后。

    “大师兄,你还好吧。”

    “原来是小师弟啊,你这来得太及时了。”王焱虚弱的笑了笑。

    龙弓子将王焱扶回了。王焱身体倒是没有大碍,就是全身虚脱,导致之前用内力止住的伤口又开始不停的留起血来。别卓清亲自起身跟他封住了血脉,他知道王焱这时候是不会轻易回去养伤的,只能等会再让龙弓子送他回去了。

    “大师兄,这不是我们赢了吗?你怎么认输了。”龙弓子问了在场许多其他弟子都想知道的问题。

    王焱笑了笑。

    “这就想赢?小师弟,你太小看花云了,他现在最多也就是被我打了个措手不及,被我震昏了过去,最多也就受了一点点内伤而已,等一会就会好了。”

    王焱也是尽力,能够给他造成一点内伤就很不错了。

    “那花云受了伤,二师兄接下来可是机会很大啊!”龙弓子又转过头看向林淼。

    “哪有,我可没有像师兄这样的威力大的剑招,等会花云调息一会,本身实力还是在那里的,我也一定打得过哟。”

    龙弓子撇撇嘴,怎么说的啥都不如自己的意。

    两人也是看着小师弟,笑了笑。

    正当几人说话之际,躺在地上的花云手指动了动。

    “嗡”花云甩了甩头,他刚刚被王焱那股剑气震的现在脑子里面还有些发昏,刚刚那一瞬间,竟然是是直接失了神。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现在胸口还有些疼,不过除了受了点内伤之外,并无大碍,头上发带被扯散了,头发被那股热气烤得有点焦。而且手中的剑也断了。

    弄明白之后,花云已经气到骨子里了,没想到竟然被这王焱搞得如此狼狈。

    站起身来,整理了自己一番,心里暗道等会一定要给他一点教训不可。

    不过看到王焱早就回到了别卓清的身边。一下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

    底下的弟子悄悄的告诉他,火师兄已经认输了。他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被耍了。

    “林淼,我知道你也要挑战我,下来吧,”花云的声音中完全不掩饰自己的怒色。

    没想到这一次花云竟然直接指上了林淼,以往他可完全不会这样的。林淼也争优此意

    “小师弟,那我去了,你照顾好大师兄。”说着就拿起剑朝着花云走了过去。

    来到花云的身前,看着他这狼狈的样子,还真的不像一个大师兄该有的风范。

    “大师兄,你手中的剑都碎了,怕是以你现在的状况,没有剑想要战胜我可不是那么容易。”

    花云对着内门弟子当中的扫视了一眼:“朱大,给我递剑来。”

    底下的朱大也是应声答应,连忙将自己手中的剑甩了上去。花云一把接过。

    “林淼,来吧。这一次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