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淼也丝毫不客气。

    “如果你会手下留情的话,你就不是花云了。”

    看似简单的的一句话,听在花云的耳朵里,感觉就是在嘲讽他,眼神愈发的阴冷。

    他可不会像之前那样掉以轻心了。只是之前被王焱那一招伤的有些受了些轻伤,在他眼里,对付林淼足够了。

    林淼自然是先等花云出招,然后在伺机出手,以不变应万变。

    花云厉害的地方不只是他的功力深厚,而是对剑招的运用的拿捏,就是说在比试过程中,思路能够很清晰,对战局的掌控都很到位。

    刚刚要不是无意中被那个弟子给激了,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

    而林淼这一次的目的跟王焱可不一样,王焱之前就是为了能让花云不那么好受,为自己师弟争取一些优势,林淼可是为了来打败花云的。

    花云的迷踪步已经运用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脚下起势就是几道残影,到了林淼的身旁。

    跟花云比试,林淼的剑招自然不像之前对上龙华一般。对面花云,可不能用简单柔劲,他也是个可柔可刚之人,武当的要义,他比谁都清楚。

    手上的剑招比之前要更快了些,力道又加重了几分。

    在一旁观战的龙华轻啐了一声:“原来之前都还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

    花云知道不能轻易跟林淼对上招,这样就陷入了他的套路之中,虽然自己并不畏惧,但是这毕竟是林淼的本事,没必要一开始就触其锋芒,那将会变得十分难缠。迷踪步加上梯云纵,他的速度实在太快了。化一道长影围绕着林淼四周,竟然将林淼包在了其中。

    眼睛不停的观察这周围的人影,虽然一时间分辨不出哪个是真身,但是不会轻易让他得手。

    “剑起八方”

    从四面八方传来了无数的剑气,让被包围在其中的林淼无所遁形。

    在其他第子看来这确实都是一等一的杀招,但是林淼可不是等闲之辈。手中剑锋四转,虽然不是精通两种轻功,但是林淼的八卦迷踪步也不是吃素的,原地如蛇形旋转而上,将这四面八方而来的剑气挡的一干二净。

    “我就知道,这点伎俩果然对你水门神没有用,那试试我这一套,太虚三清剑如何?”

    这太虚三清剑,被称为武当最强的攻击剑法,单是招式就有一百多招。剑招更是有数十招。就单单是威力气势上的强势。没什么多说。

    比林淼的太极两仪剑要厉害上几分,但是太极两仪剑是可以随着自己悟性而越来越强大,悟出很多属于自己的路线和剑招,像王焱也是学的这一门剑招。如果能够将他发挥到极致,那么太极两仪剑也是一门很强大的剑招,甚至能超过太虚三清剑。

    当然那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当两个人在剑招对拼的时候,在实力差不多的时候,想要获得胜利,无非就是找到对方的破绽,给对方造成创伤。

    两个人所练的剑法虽然威力不一样,但是到了他们这样的程度,自然不会几招就被对方挑落。每一招虽然大体是按照自己所学的剑法来走,但当中的变招,拆招都是随机应变的。所以自然打起来,每一招都是暗藏杀机。

    两人对攻了上百余招,十分焦灼,一见无果,各自退开身位,两人的剑气又肆掠起来,隔着数十米的距离,剑气横飞,打起来好不热闹。就感觉内力用不完似的,可依旧都没有分出胜负。

    “看来水门神你的剑法大有精进啊。连我一时半会都奈何不了你。”

    “你要不拿出点真本事,就这么想赢我的话,是不是太天真了。”

    “那就让你试试我这一招。”

    花云也不多废话。确实就像林淼所说,不拿出点东西,还真没办法赢他。

    “玉清剑。”又是一道剑气疾向林淼,跟之前的剑气比起来,除了看上去威力要大一些,并没有什么不同。

    这叫啥子玉清剑啊,很多人不解。

    他的这道剑气,行进到一半,突然散落成无数团内力形成的箭漫天射像林淼。

    林淼也是一道如水波一样的剑气与之回应,水波的密度正好将这些分散了威力的“箭”全部抵挡。不过他不等花云的下一招,又是一道同样的剑气莫名的甩像右边。

    就感觉已经料到的花云的行踪,果然出现在了林淼的右侧。

    “上清剑”

    被看破了的花云,又是祭出一招,整个人身体向前旋转越出,剑与身体成一条直线,内力旋转形成一道卷风,穿透了那层水波而来。

    这一招是将内力集中螺旋成一个点,自然是轻松穿透水波。不止这道水波能穿过,林淼现在的实力,发出任何剑气,都能够被穿破

    所以不能正面应对。由于这一招只能直线而来,脚下生风,立马移形到花云的一侧,在横腰一道内力斩向花云。

    花云也半路骤停了下来,将这一道剑气抵挡了下来。

    感觉这样打下去,一时间还很难分出胜负。

    龙弓子倒是看得目不暇接,确实光从场面上来看,他们两人的比试可是十分精彩,但一旁的泽帆却不以为然。

    “都打了这么久了,还在互相试探,直接出绝招不就行了,藏着掖着干嘛呢。”

    这话让龙弓有些不懂,怎么说还是在相互试探?转过头去看了看泽帆。

    “你刚刚看到的那些,去年早就就看过一遍了,都还是老样子,我估计这花云要不是之前被王焱师兄打伤了,林淼可不会那么轻松,去年的时候可是抵挡起来很是吃力,一直都被压着呢。”

    龙弓子有些不信又看了看王焱。

    王焱也是苦笑着点了点头。

    去年的时候,花云使出自己的绝招最后将林淼击败,他心里清楚的很,自己过了今年就要去戒律堂了,能打败自己就只有这最后一次机会了,要说他们没有一点准备,他死活都不信,刚刚就被王焱阴了一招。

    “妈的,王焱那小子,刚刚那一剑砍得我还真有些伤啊,不然怎么会让林淼如此好过。”花云暗骂道。

    所以他从一开始就坚信,以林淼的性格肯定还有着什么后手,在等着自己,这才一直都没有将自己的那一招使出来。

    “这小子也一直不使用真本事,非要等我先出手吗?好,那我就让你看看,就算是我先出手,你也抵挡不住。”

    两人对招,同时也是心里的博弈,就看谁先按捺不住,果然要比起耐心,花云还是差了一截。

    王焱眉头一紧,感觉到花云身上有些细微的变化:“小师弟,注意看好,那一招要来了。”

    场上的林淼自然也是看出来了,神色也不会好到哪里去,自己去年已经真的尽了最大了努力了,还是败在了他这一招手下。

    花云的气势瞬间暴涨。手中的剑竟然在轻轻颤动,眼神无比犀利。感觉已经快要按耐不住手中的剑。

    “玉清,上清,太清,聚三清之气。无始无终,剑法自然。”

    “以曲水之意,以高山之流,临危而受之静。冥想而发之动。曲意随剑逐,剑招随律发。”

    “三清化一”

    “曲水大境”

    瞬间一股磅礴的气势从花云,感觉武当的灵气都聚集到了花云的身边。他的剑头上出现了三把内力形成的的剑意,三把剑在空中化三为一,融入到了一起。形成一柄巨剑。并且不断的壮大。

    可林淼那边,则是静如止水,仿佛面对那样骇人的气势,都能够不为之动容。

    林淼的周围内力弱涟漪般扩散形成了一道内力凝成的圈,将自己保护在内,旁人根本感觉不到他这是剑招,但是这股看似平和的内圈,只要进入到其中,就会被这柔力绞杀,

    这一幕连武当的一些长老,包括武当七侠,就连别卓清在内都为之赞叹。

    在才是真的,极柔对极刚。

    “去”花云喝道。

    刚柔之劲碰撞在一起,可并像想象中的那样爆炸开来,林淼的四周好像是在吸收花云剑招的霸气。

    两人的剑正面刚在了一起。

    此时不管是花云。还是林淼,此刻都不敢分哪怕一丝的心。全力以赴。两个咬着最后一口气,一直对峙了十余息的时间,林淼的整个上衣都被震碎了。

    “给我破!!”

    花云大喊,爆出了最后的力量,林淼一时间支撑不住,一口血直接喷出。整个人冲射而出,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林淼一倒,那股内劲顿时四散开来,即使他们战斗的范围很大,那些观看的弟子隔得很远,但有些实力不足的还是,被这内劲所影响,无比难受。

    “这还是弟子之间的战斗吗?”在场的许多人,心里都冒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最终林淼还是败了,又吐出一口鲜血,不过花云也好不到哪里去,对招虽然对赢了,但是被林淼的内劲还是反在了自己身上。十分不好受。已经在他原本的伤上面再加上了几分。已经是受伤不轻。

    花云也吐出了一口血,整个人气喘吁吁,

    “你这是什么招式?”花云眼中冲慢着不甘,他对林淼并不服气,但是对这他这一招他不得不服。

    “曲水剑法。最近领悟出来的。”林淼笑道,语气很是平淡。

    此时只有他才能笑的出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