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了乔阴县的县城们外。龙弓子下了马,他记得在乔阴县里面,一般人是不能骑着马行走了。

    “这里还是感觉那么熟悉啊!”

    走到这乔阴县的街道之中,一切还是跟之前一样熟悉,而且感觉要比以前热闹多了。

    自从上一次在乔阴县作恶多端的黑衣人的事情过后,连承安街开始繁华起来,看着这些东西,不禁让龙弓子十分感叹。

    马上就要见到林霸了。不知道林大哥现在在干嘛。

    来到了福林大街之前,这酒楼的生意看上去还是很不错啊,很多人进进出出。

    走到了酒楼的门口,正打算进去看看。

    “哟,小客官,里面请,想吃些什么,小店应有尽有。”店里的小二看到有客人进来,而且还是手拿宝剑的江湖中人赶忙笑着上前招呼。

    这个小二怎么有点面生啊。不过倒也没怎么在乎,将马儿交给小二牵到一旁,直接走了进去。

    不过好像林霸此时不在酒楼里面,在柜台的那个人也以前好像也都没有看见过,这让龙弓子有些奇怪。而且那个人穿着倒也气派,难道林大哥是有什么事情去了?请了个朋友帮忙看着?

    龙弓子怎么感觉有些不自在,随着里面的小二来到了一个空桌子前,将剑和包袱放在桌子上,随便点了一些菜。

    这个小二也都没有看到过,而且里面的人怎么好像都那么面生啊。

    “小二,你们掌柜的呢?现在不在店里面吗?”

    小二有些纳闷,可能这个客观最近在来乔阴县,第一次来吧。

    “喏,我们的掌柜不就一直坐在柜台那里吗?”举手朝着那边的柜台指着去。

    龙弓子将眼光看过去,这不还是之前那个人坐在那里吗?

    “哦,你误会了,我是说大掌柜林霸,此时不在店里吗?”

    “小客官怕是误会了,您有所不知啊,在十多天前之前的那个林大掌柜就没有在这里了,将店转给了我们现在的掌柜,”

    “什么?”龙弓感觉有些大不对劲。

    这林大哥好端端的怎么会突然将酒楼转卖了,肯定是有什事情,忙追问道。

    “小二,你知道他们到底去哪里了吗?”

    不知道眼前的客官为何会执着于这个事情,但也如实告知了龙弓子。

    “小客官,不瞒您说啊,您可能只之前在这里吃过饭,这林霸啊原本是我们乔阴县的大英雄,后面衙门不知道总哪里得来的消息,说他们以前是无恶不作的土匪,后来经过查证啊,发现他们还真是以前独龙寨的土匪,所以,衙门将他们所有的人都被抓进去了,”小二自己也是感叹道。

    “以前那个林掌柜啊,待人也比较和善,也是个豪爽之人,还帮我们消灭了这乔阴县心头的大患,我们这里的人啊!打心底都很感激他,没想到,像林掌柜这样的人,以前竟然是土匪,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情,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龙弓子听了小二这一番话后,脸色大变,不过脸上还是答谢了一番,

    小二离开后,龙弓子一个人在桌子上陷入了沉思。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自己去了武当才几个月,刚回来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林霸和庞令虎的为人,龙弓子心里是最清楚的,虽然以前是土匪确实没错,但是绝对不是像小二说的那样,是什么无恶不作之人,这绝对是有人陷害他,那么到底是谁会陷害他呢?

    “不行,到时候得先去衙门一趟。”

    出了这个事情后,龙弓子也没有什么心思吃得下饭了,简单的吃了几口就拿着剑走出了酒楼。

    对于乔阴县的路,他已经很熟悉了,轻车熟路来到了衙门的跟前。不过衙门之前还有个两个衙役守在们前,像官府这样的地方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随便进来的。

    “来着何人,这里是衙门,没有什么事情,不得暗自闯入。”其中一名衙役看到龙弓子想往里面去,连忙制止到。

    龙弓子之前心里有些急了,忘了还有这一回事。

    看着这两个衙役,身材都是极为魁梧,跟他们两个比起来,龙弓子可是娇小到哪里去了。

    “两位大哥,我是进去想看一看林霸。说上几句话就走,绝不添什么乱子。”

    两个衙役一听龙弓子这么说,神色一变,互相看了看。

    “你是什么人?林霸现在可是重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见的。”

    “我是武当派武当七侠别卓清真的人亲传第三弟子,特意过来调查一些事情的。”龙弓子只能拿出自己的看家名号,可以说是十分耿直了。

    两个衙役也是一愣,这还有直接报上名号的的啊。

    能够来这里当衙役的,他们基本上都是普通人,都是乔阴县的居民,最多也就是身体比别人强壮,或者也是练家子,练过几年的外家功夫。不像是知县府的官兵,那可是训练有素的真正官兵,对于这些武林中的事情,也就是能听到一点是一点。

    这武当派他们当然知道,武当七侠也听说过,但是别卓清到底是谁他们就不知道了,不过在他们眼里,武当派的人个个都事侠义心肠,武功更是深不可测。如果真是像他所说的那样是什么武当七侠的亲传弟子,那还真了不得。

    所以他们两个现在也不知道如何是好。

    “你有什么证据,说你是什么亲传弟子。”

    “这。”

    龙弓子一时半会还真没有能够直接拿出来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有些麻烦。

    “哎,有了。”好像是想到了什么:“你们两个一起来打我,我站在原地不动,而且不出手也不出脚,你们要是能够打到我,就算你们赢,要是没有打到的话,就算证明了自己,让我进去怎么样?”

    这话一出,两个衙役极为不满,这小子看你年纪轻轻,怎么就竟说一些瞎话,也太小看我们了吧。站在原地不动还不用手脚,那不是给我们打嘛。

    “怎么样,答不答应?”龙弓子又问道。

    “来就来,我就不信你这么厉害,那可先说好了,要是把你打伤了,可不能赖我们头上。”

    龙弓子笑着点了点头:“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两个衙役看到被小看了,就直接两拳直砸向龙弓子的胸口。

    “太极神功。”

    运气体内的内力,轻轻的放出一股外劲,两个拳头刚刚要碰到龙弓子的时候,两个衙役直接被这气势震开,摔在了地上。

    “哎哟,我的腰啊,哎哟。”两个人被摔在地上哀嚎起来。还没明白刚刚那是怎么一回事。

    龙弓子笑了笑:“怎么样,我可以进去了吧。”

    两人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龙弓子的眼神都有些怕了,眼前这个小子,要是真要想进去的话,估计整个衙门的人都拦不住他,而且说起来,还算有礼貌的,倒也不是让他们很难堪,所以也只能带他进去了。

    随着其中一个衙役走到了牢房之内。

    这牢房得从一个楼梯下去,在地下,进去之后,里面也都是火把通明,里头也打扫的还算干净,里面也有许多守着的衙役。

    跟其他几个人打过招呼之后,就让龙弓子过去了。

    听到外头有动静,林霸等人都朝着那边看去,结果看到了令他们为之振奋的一个人。

    “龙小兄弟,你怎么来了。”一伙人突然看到龙弓子,全部都一窝蜂围了过来。

    “林大哥,庞大哥,诸位大哥。”

    突然看到来的人是龙弓子,让他们所有的人心里都激动不已。

    龙弓子赶紧走了过去,只是他们与龙弓子之间相隔了一道木栏,关在里面出不来。

    林霸仅仅从木栏的缝隙中的握住了龙弓子的手,他现在头上还带着枷锁,十分不便。

    不禁掉下几滴眼泪,这十几天来在这里所受的任何苦,他们都能接受,可是没有任何一个人,愿意相信他们,而且自从发生了这个事情之后,个个都是对他们狗眼看人低,骂声不断。这样的委屈,即使是一个大男人心里也会过意不去。

    而估计现在唯一能懂他们的,就只有眼前的龙弓子了。

    “龙小兄弟,使我们对不住你和光释姑娘啊,竟然好端端的弄成了这样。”

    还没等龙弓子开口,林霸就先自责到,这些天被关在这里,他们心里觉得最对不住的就是龙弓子和光释姑娘两人的苦心。

    龙弓子看着众人样子,尤其是林霸和庞令虎头上都带着枷锁,心里也是不好受,忙安慰道。

    “林大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相信你们一定是清白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恩!龙小兄弟,只要你相信我们,我们的心里就一万个放心了。”

    说道这里,林霸的眼神一秒面的怒不可遏,眼中仿佛早烧着一团火。

    “是王老实,是王老实这个混账东西,出卖了我们,是他在官府胡言乱语,污蔑我们,将我们说得十恶不赦。我们被抓进来之后,还将酒楼和客栈全部变卖给了别人,离开了这乔阴县,这口气我咽不下啊。”

    林霸说的自己一股气有些喘。

    龙弓子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不过眼前最重要的就是将林霸他们先就出来,钱没了没关系,人必须好好的。

    “林大哥,我知道了,既然有我龙弓子在,你们就放心,我一定会将你们全部都就出来的。”

    龙弓子斩钉截铁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