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一出,林霸等人瞬间热泪盈眶。(书屋 shu05.com)

    仿佛看到龙弓子,不知道为什么就像看到了希望。

    几人小叙了一番后,龙弓子觉得这里也不是什么聊天的地方,现在的当务之急就是将他们救出来。

    “林大哥,我先不多留了。”先去找找有什么线索,好把你们救出来。

    林霸心里也明白,这龙小兄弟肯定会想尽办法救他们,所以也不多说。

    “龙小兄弟,要是遇到了什么事情,千万不要为了我们而以身犯险。”

    龙弓子走出衙门之后,心情十分的沉重,怎么事情就变成了这样,那个王老实要是给自己找到,绝对不会轻饶他。

    可是现在他虽然很急切的想要救出林霸他们,但是完全没有思绪。这让他心烦意乱。此时倒是有些想光释了。

    “要是现在光释在这里就好了,她肯定会有办法。”

    还是先去知县府看吧。

    龙弓子走后没多久。

    就又有一个女的过来了,脸上同样是面色凝重,不过紧促起来的依然掩盖不了她那俏皮的俊色。反而衬托起来,倒还显得一些稚美。也同样也是进去找林霸的。

    酒楼里面的店小二和这两个看门的衙役都觉着今天有些奇怪,怎么这么多人来问林霸的事情,不过他们也管不了那么多事情了。

    龙弓子来到了知县府的门口。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直接找他评理的话,自己也没有多大的把握,

    “算了,还是先进去问一问吧。”

    同样知县府也是有两官兵守在门前,龙弓子还是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他们也没有问什么,只是其中一个进去先像张知县通报。

    “大人,外头有人求见。”官兵恭敬的行了个礼。

    此时的张大人正坐在大堂里,思绪有些不宁的样子。突然听到又人来通报,有觉得意外,这个时候有谁会来找他呢?

    “哦?此人是谁?”

    官兵将龙弓子报出的名号一字不漏的转达给了张知县。

    “什么?武当派的高人?”

    张县令一下站了起来,不过想了一下又坐了下去,武当派的高人这个时候怎么会来找自己?

    “此人长什么模样,大概多少岁?”想了一下觉得应该还是要问清楚,万一要是那些江湖骗子就没有必要叫进来了。

    “此人大约十六七岁,极为年轻,长得倒也俊俏。看上去也确实是一身正气,不像是那些江湖骗子。”官兵也是看出了张知县的意思。

    “十六七岁?极为年轻?”端起茶杯,想了片刻:“先叫他进来吧,看看到底所为何事。”

    “是,大人。”

    龙弓子在外面等了一会,就有人将他领了进去,其实这知县府的路他倒是记得很深,毕竟那个时候还是偷偷的摸进来的。

    刚见到龙弓子,张县令已经没有了之前的那副样子,而是变得喜笑颜开。

    “小道长,快快进来坐。”

    将龙弓子迎了进来,又吩咐下人去泡茶,让他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但是他想着这张县令是一个好官,所以可能也是好客,

    “小道长,不知道你从武当派来为了什么事情啊?”

    龙弓实在是有些急切,简单介绍了一番之后,直接开门见山。

    “张大人,其实我是为了林霸大哥而来。”

    张县令的的确确是一个为民着想的人,但同时他也是一个非常有城府的人,他有自己的想法,毕竟不能让自己当一个傻子。

    “林霸大哥?你说的是那个酒楼的林霸?”

    龙弓子点了点头,缓缓的说道:“其实林大哥是被冤枉的。”

    “此话怎将,小道长这么说可有什么证据。”

    张县令有些意外,原来是为了这个事情,其实这件事情对他来说也是颇为头疼的事情,因为林霸这个事情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

    林霸在乔阴县的名声可不是一点半点的好,所以当初还造成了不小得麻烦。乔阴县的百姓都不愿意抓他,甚至有些人说,以前是土匪,但是现在改邪归正了,就不应该抓。

    不过他本人也不是很愿意相信林霸会是那样的人,从他跟亲身跟林霸接触,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不会错的。

    可是王老实竟然出卖了林霸,而且上报了衙门,衙门将事情报到他这里,他去找林霸的时候,没想到他真的承认了。

    其实林霸当时承认也是心中有愧,他不想瞒着任何一个人,起初以为是被别人发现了,但是他没想到是自己人,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王老实在衙门是各种诬蔑他们,林霸自然是不承认,可是没想到的是这王老实竟然带着他们去了之前独龙寨的老地方,这让他们百口难辩,他这才不得不下令抓了林霸等人。

    如果眼前的小道长能够解决这个事情,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事了。

    “我现在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但是我相信他们是清白的。”

    张县令苦笑着摇了摇头。

    “小道长怕是常年在武当山上,不知道凡事都要讲究证据,如果没有证据的话,就是你知我知,也没有用的。而且林霸他本人也承认了自己是土匪。我也实在不愿意相信啊。”

    “张县令,你误会了,我并不是要让你来直接放了他的,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只是想告诉你,林大哥是土匪没错,但是他绝对不是像王老实说的那样是一个个十恶不赦的坏人,反倒王老实才是一个吃里爬外的人。而且我来只是想让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找到证据救他们出去的。”

    龙弓子又将自己跟林霸的相遇说了一遍,而且也将林霸他们所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

    “恩,小道长你说的我都知道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会去调查的,但是我现在还有别的要紧事,所以还请小道长你先行离开吧。如果你要是想在我的府上多坐一会也行,我让下人好好招待你。”

    这一番话很明显是赶着龙弓子走了,不过确实张县令确实还有一个让他头疼的事情。

    龙弓子虽然重情重义,但是他不懂人情世故,没有听出来张知县的话,还以为他只是想敷衍自己,不依不饶道。

    “敢问,张县令还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怎么,小道长愿意为我排忧解难吗?”龙弓子这么一问,倒是然他想起了什么。

    这段时间,他们乔阴县不知道为什么跟土匪总是有些联系。

    在城门外头有一群称自己为虎帮的人,到了下午十分蹲守在那,看到出入的人不管男女老少都不放过,目的也就都是为了钱,跟疯狗一样看到人就抢,上报给他之后,也派了自己手下好几十的兵去,结果那些人武功高强,又是偷袭什么的。让他们损失惨重,最耻辱的就是还抓了他的手下,每赎回一个就要多少钱。

    这里方圆百里也只有乔阴县,附近最多也就是一些小村落,小镇子,距离最近的就是雪亭镇的。而雪亭镇又是六扇门的人,他们自然是请不起这些大神。这也是为什么乔阴县这样一个小地方,会被称为一个县的原因。

    这些人近来是越发的猖狂。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出行又不方便,救兵也般不到,这让他这个县令真的很为难。

    既然龙弓子是武当派别卓清真人的三弟子,虽然他觉得龙弓子现在可能年纪不大,武功更也肯定是一般般,让他一个人面对那群虎帮的土匪,张县令不是很放心。可别卓清他是知道的,要是能够将他请来,要收拾这些土匪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实在不行,能够将两个师兄请过来也行啊。

    而且要是能够解决这件事情,自己到时候将林霸的事情稍微想点法子,将他们放出来也不是不行。而且他听了林霸的事情之后,心中早已经有了这样的打算。

    “小道长。”张县令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张县令,你直说便是,要是我能帮到的,绝对不会拒绝。”

    张县令一听大喜。

    “那我就直说了。”将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的龙弓子,而且表示为此这个事情他已经急坏了,百姓也不安宁。

    “虎帮?”这虎帮的人他可是映像很深刻,没想到竟然抢到这里来了,西村离这里的话,就算骑马也要几个时辰啊。

    “哼,又是这群人渣。”说起虎帮,想到那天在西村的事情,他就来气:“张县令,你不用多说,明日我就去会会那些,将他们赶出乔阴县。”

    “一个人前去?”张县令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说到:“小道长,那虎帮之人可不是什么好对付的角色,而且人数众多,你一个人前去的话,怕是有不小的危险,还是叫上你的家师或者师兄弟一起前去比较稳妥吧。”

    龙弓子摆了摆手:“不用了,我一个人对付他们足矣,张县令,你明日就等着我的好消息吧,我就先离开了,还有,林大哥的事情,还请您放在心上。”

    说着,就起身要告辞。

    张县令在一旁看得是一愣一愣的,也只能先这样了。要是真能够解决那就最好不过了。

    龙弓子也没有让他们送出来,自己刚走出衙门,就看到了一个自己极为熟悉的背影。脸色突然变得大喜。

    “不会是?”说着就立马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