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弓子赶紧冲向前去,拉住了前面一个女的子手。(书屋 shu05.com)

    “光释,是你吗?”

    那人回过头白了他一眼,原来只是个普通女子。

    “不,不好意思,认错人了。”

    那女子看龙弓子年纪尚轻,相貌也还俊秀,不像是什么坏人。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转过身,有些失望,看来果然是自己看错了呢?还是先准备一下明天面对虎帮的那些人吧,这一次一定要给他们来一点教训。

    “龙弓?”

    刚想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个让他万分熟悉的声音。而且这个声音只有一个人会这么叫自己,这一次肯定没错了。

    再一次转过身,正看到一个人对着自己笑,笑容显得格外美丽。

    “哈哈,光释,真的是你啊,没想到还真的是你,开始看到一个人,还将她误认成了你。”

    再一次看到光释龙弓子真的太激动了,上前就握住了她的手,当然也只是仅仅出于朋友之间的想念。

    不过闹得光释一阵脸红,连忙将手从龙弓子的手中挣脱开来。打量了一下龙弓子。

    “哎呀,不错呀,看样子你这几个月在武当派过得挺不错啊!身板也显得壮实多了。”

    龙弓子也是腼腆的一笑,

    “咦,你的变化也挺大啊,怎么感觉漂亮多了。”

    “上次出来的时候,一直都是,脸上的皮肤都是用特殊的办法改变下容貌,所以也得用一种特殊的办法才能清洗干净,才一直都没有让你们看出来。”

    “那现在你总是真面目了吧,搞了半天,认识你这么久,还没有见过你的真容啊,不过这个样子还是好看多了。

    光释轻呢笑道:“哪有你说的那样。对了,你吃过饭没有啊,要不去吃点东西?”

    其实她是历经了千辛万苦,想方设法才一个人从花紫会里面逃出来的,在家一直呆着,实在是太无聊了,都差点没有把他给憋死。

    一出来之后,也没想到有什么地方可以去,所以打算现在乔阴县跟林霸他们打个招呼,然后就去武当派找龙弓子的。出来也有几天了,今天正好赶路过来惦记着去林霸那里大吃一顿霸王餐,结果就碰到了这样的情况,她只好直接去找了林霸。

    林霸也是告诉她,之前龙弓子已经来找过他们了,所以他就想着先在街上逛一逛,看看能不能碰到他。

    龙弓子之前也是一直担心着这个事情,当时也没有吃多少东西,这正好一起再去吃一点。然后商量一下林大哥的事情。

    两人又来到酒楼之中,那个店小二记得他们的模样,怎么这两个询问林霸消息的人竟然到一起了,也还真是奇怪,但是他没有多想什么,他要做的就是招待好进来的每一位客人罢了。

    光释是真的饿了,点了一大桌子菜。吃起来也没有一点女孩子家矜持的模样,看得对面的龙弓子是目瞪口呆。

    吃的差不多了后,光释也是放下了筷子,打了个饱嗝,然后说道。

    “林大哥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

    “哦。”龙弓子这才反应过来:“林大哥事情我已经跟张县令商量好了,我先帮他对付虎帮的人,他先帮我想办法缓一缓,我打算到时候在想办法,找到林大哥是清白的证据,将他们就出来。”

    擦拭了下嘴上的油,疑惑道:“虎帮?那是什么?”

    “就是一帮穷凶极恶的土匪,叫做虎帮,没想到竟然跑到这里来了,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们。”

    龙弓子的话声音有些大,完全没有注意旁边还有其他人。

    一听说有人要对付虎帮的人,大家都转眼看过来,不过一看只是个毛小子,也是感觉白惊喜了一场,纷纷对他嗤之以鼻。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光释却是按住了他。因为他说的话确实很那让人相信,就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是很相信。

    “就你一个人吗?”

    龙弓子点了点头:“对付他们那群乌合之众,就我一个人足矣了。”

    “得了吧,你有这么厉害啊,你都说了是一群穷凶至极的土匪,难不成你还能一个人对付他们所有的人不成?”

    吃过饭之后两人先去对面要了两间最好的房间,毕竟有光释这个财主在这里,龙弓子也没什么好客气。反正林大哥的事情没有解决,自然是不能走。

    下午的的时候,两个人分头去街上打听了一些关于林霸的消息,大家也都只是表示他是个好人,不过依旧是没有什么线索,看样子只能等明天了。

    到了晚上两人又是围着福林大街转了一圈。买了一大堆吃的。

    “龙弓,我们还是老办法,你带我爬到房顶去,好好聊上一会怎么样。”

    龙弓子笑了笑,他现在与当初比起来可是大不一样了。看样子光释还是小看了自己啊。

    上手直接搂住了光释的腰。

    “你干嘛?”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龙弓子在武当学坏了,开始吃她的豆腐了。还未等光释反应过来。

    “梯云纵。”带着光释纵身一跳,两个人已经来到了房顶之上。

    “啊,”一声惊叫,吓得赶紧闭上了眼睛。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稳稳的站在了这两层楼高的房顶之上。

    将光释松开:“现在我已经不用在爬屋顶了,以后你想上来,我随时都可以带你飞上哦。”

    还有些惊魂未定的光释没想到龙弓子竟然变得这么厉害了,有些意外的惊喜。

    两个并肩坐下,将那些吃的东西拿出来,叙说起了之前的事情,龙弓子也跟光释讲起了在武当派的一些的经历。说的那是一个眉飞色舞。在一旁听得人也是津津有味。

    第二天下午的时候,带着光释来到了县令府上,跟张县令说了一番,就准备一个人独自前去。

    张县令为怕龙弓子有所不敌,还将自己所有的手下的都派了过去,自己也是打算跟在后面,看看情况如何,不过他手下那些官兵一个个都很不情愿,觉得跟着这样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去,简直就是去送死。

    每到了这个时候虎帮的人就对蹲在这乔阴县城门外的,只要是有人进出,就先将他逮住。

    其中两个小喽啰趴在小山头上,细声细语

    “哎,我说,这乔阴县里面的人,怎么一个个都窝在里面不出来,都几天了没有一点收获,这样我们搞毛啊,搞得我们趴在这里就跟晒太阳一样。”

    “就是说,也不知道大当家怎么想的看,为了一个破女人,还请来了什么邪教公子,竟然花去了我们虎帮一大半的积蓄”

    “是啊是啊,不但女人没抢成,还让弟兄们死的死,伤的伤,连二当家都被杀了,真的是”刚说到一半,这个小喽啰顿时停了下来,定睛一看“等等,好像来人了。还是个年轻的小子。”

    另外一个一听也看去,果然,真有一个不怕死的。

    “相信其他弟兄们也都看到了。等会等他走近了,我们先冲,这小子看上去虽然有些门路,但毕竟是个毛头小子,能厉害到哪里去,到时候上去先抓住他,带回去肯定能好好奖赏一番。”

    “冲个屁啊,你看仔细后面。还有大概二三十个官兵呢”

    另外一个人轻蔑的看个后面那些畏首畏尾的官兵,不屑道。

    “莫非是这群人上次被我们抓了,还不长记性,难道真的就凭他们这些人,和一个毛头小子,还想跟我们对抗不成,反正都是送钱的来的,大不了大将他们抓上一次,这一次连我们震虎堂的牛堂主都来了,区区这点人,还不足放在心上。”

    龙弓子一人冲在前面,后面张县令派来的人,根本就不是很想上前送死,上一次已经领教过这群土匪的手段了,有许多还是上次被他们抓住,然后赎回来的,所以也是一直吊在后面,不想上前。

    早就看穿了这些人的心思,但是龙弓子丝毫不在意。

    光释虽然对他的看法大有改变,但是根本不清楚他真正的实力,所以还是极为担心。

    “你们都出来吧,别一个个藏着掖着了。”

    这一句话算是彻底将这些土匪激怒了,一个个从山头的山坡上全部不冲了下来,让张县令等人没想到的是,竟然有足足五十多人,是他们人数的一倍还有多。

    这令他担心不已,心中也极为懊悔,就不应该让龙弓子这样乱来,怎么也都要商议一番,不过现在到了这个势头,也已经晚了,只能祈祷他能有些真本事了。

    那些官兵一看有这么多人,也是吓的不敢在上前一步。这小子去送死,我们可不陪着。

    其中走出来一个为首的,身形彪悍,满脸胡渣,脸上还有一道疤痕,身穿着一身虎皮,说起话来嗓门也是极为粗犷,他身上这身衣服,就是他一个人将一头老虎活生生的打死,将皮拔了下来,穿在了身上。

    “你小子,口气倒是不小啊,难道真的不怕死?你看看你身后那群孬玩意,还指望他们救你不成,哈哈哈。”

    看着龙弓子模样,顿时笑的极为猖狂,后面的五十多号人也跟着嘲笑起来,越是这样,在后面的张县令和光释脸上越是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