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沙阳城白天倒是挺热闹,跟晚上完全是不一样,

    龙弓子和光释早早的起了床,整理了下,就打算先出去走走。

    他们走下楼的时候,正巧碰到了掌柜的,掌柜的一看是他们两个,还脸上带着笑容跟他们问好。光释看到他就来气,将头一别,都懒得看他就直接走了下去。

    只有龙弓子还客气的跟他点了点头。

    出去之后这上铺什么都开门了,小摊小贩也出来了,这样看上去,还是很不错的。两个随便找了一家店,吃了碗米粉。还别说,这味道真不错,只是光释想着,昨天晚上那一顿饭,吃了她八十两银子就来气。

    “想不到这沙阳城竟然这么大。龙弓,要不我们等会先去买点东西?”

    感情光释是将这历练当做出来玩的了,不过龙弓子也没有办法,只能陪着她。

    街上的人过往不息的走着,也都很多江湖人士提着武器在街上,这才像有点江湖的样子。

    龙弓子边走着边打量着身边的人,.

    “驾,驾。”街突然一阵骏马奔驰而来,丝毫速度不减。身后还跟着一队整齐队伍,紧紧的跟在马的后面。

    “让开,让开,快给我让开。”

    马上的人完全不在乎路上的行人,只管自己跑着。

    呼掠而过龙弓子身旁,正好将他们挤到了一边。还得亏先看到了,先躲闪到开来。

    “哎呀。”龙弓子虽然是躲过了,但前方一个手脚不便的老婆婆可是没躲过,硬生生的被撞倒在了地上。

    “吁。”骑马之人拉了拉马绳,停了下来。然后从马上走了下来。

    龙弓子看了一下放心心来,想着这人可能是有什么急事吧,虽然这样在街上跑,很危险,但是还算有点良心。

    正打算继续逛自己的接。突然传来一声暴怒。

    “妈的,你这个死老太婆一把年纪了,不好好去死,叫你挡路,叫你不上眼,叫你挡路,你知道耽误我吴天化是时间是多么该死吗?”

    这个叫吴化天的人下马之后,并没有将老人扶起,竟然恶狠狠的一脚一脚踹在了这个本来就受伤的老人身上。一直不停的踩着,嘴里恶言相向,根本不管他的死活。

    “什么?”龙弓子两眼冒火,正要上前阻止他,却被光释拉住了。

    光释朝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先不要轻举妄动。

    就任凭这这吴天化在这殴打着老人,街上硬是没有一个人出手相助,而且都大叔都神色很漠然,一个个都不愿意惹事上身,遇到这样的事情都是躲得越远越好。

    只要极个别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可怜,但都无动于衷。还有哪些个大汉,就跟看戏一样,就差没有拍手叫好了。

    “这,些是什么人啊。都没有人管一管吗?就没有王法了吗?”龙弓子愤愤道。

    “王法?小伙子,在这沙阳城,他们吴家的人就是王法。谁也管不了。”正巧在龙弓子一旁的一个大叔说道。

    “吴家?是不是那个吴清平家里?”

    龙弓子想了一下,在武当派招收弟子的时候,有一个纨绔子弟,他的父亲好像就是这吴家的家主吴清平,他那个人的名字好像是叫做什么吴浩。

    “哦,小兄弟知道他们吴家啊,那既然知道,就不用我多说了。”

    “哼,看来,吴家的人果然都不是什么好东西。”龙弓子啐到。

    这话一出,旁边那个人赶紧比了一个闭嘴的手势。

    “这话可不能乱说啊,我在这是好心提醒你们,要是被吴家的人听到了,那可就惨了。”

    不管怎么样,这个大叔也是好心提醒,龙弓子表示谢过,

    这吴家记得大师兄说到过,可是沙阳城第一富,家产万贯,不过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狗仗钱势力的人,这让他对着吴家的印象已经差到了极点。

    出了一通气之后,这吴天化可能是踹累了。这才停下手来。对着旁边两个手下说道,还差一口气,没打死,你们两个看着办。交代完之后就自己上了马,又是朝着前方奔驰而去。

    地上这个老太婆已经被打的奄奄一息了。他手下两个人,将这老太婆抬起,毕竟要事当年将他打死的话,还是有点过分了,只能将他抬到一处巷子深处的角落之中。

    看到这一下,龙弓子赶紧拉了拉光释的衣角。

    “走,我们跟上去。”光释也是面色凝重的点点头。

    “哎,别做傻事啊。”那个大叔极力的小声呼喊道,但也不敢太过声张,只能叹了一口气,独自离开。

    两个人随着那两个手下来到了这阴冷的小巷子之中,这是一个死胡同,里面全是一股恶臭味,只有一些老鼠在窜来窜去,

    这两个人仿佛这是做的一件很平常的是情,将昏迷过去的老太皮丢下,就准被一刀捅死。

    两人躲到一堵墙后面。强忍着这里的恶心味道。一眼看过去,光释差点尖叫出来,连忙两手捂着自己的嘴。

    这个巷子里面竟然还有不下五具尸体。也就是说,他们这群人经常将人杀了之后,就丢在这里。

    听到身后有竟然有动静,这两人也是警惕的回头一看:“什么人?”

    龙弓子心中早就无比的愤怒看着这两个人,就像看着死人一样。

    “要你命的人。”带着满身的愤怒,手中剑光一闪,瞬间来到了两个人的身旁,抬剑两落,直接将他们斩杀这在了这里。这是龙弓子生平第一次杀人,顿时觉得有些,而且这里的气味又恶心到了心里,全是尸体腐朽的臭味,实在忍不住扶着强就开始吐了起来。

    光释,捏着鼻子:“龙弓,带着老婆婆,赶紧走啊。

    龙弓子只得用太极神功强压住体内的这一股气,正想这去背起老婆婆。可将手放到他的鼻子旁边。令龙弓子十分惋惜

    “没气了,已经死了。”

    两人也没有办法,只好先行离开了这里,这股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

    两人走到了巷子的出口前。光释拉了龙弓子一下,叮嘱道。

    “我们两个现在身上的气味太重了,还是先将身上的外套反穿,这样会好一些。”

    龙弓子想想也觉得是,两人将衣服反穿之后,就立马回了客栈之中。

    回去之后就赶紧洗了个澡,换上了一声新衣服。

    龙弓子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下就将那两个人给杀了,实在是,不过想了一下,这样的坏人要是不杀了,他们也回来在害其他的人。

    两人都面色都有些凝重,没想到这沙阳城的风气,竟然成了这样。还好当初武当派没有收那个什么吴浩为徒,那简直是败坏风气。

    “那现在该怎办?”光释问道。

    他们杀了那两个手下,少了两个人,到时候绝对会被发现的。

    “能怎么办,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我总感觉这沙阳城不简单。而且这吴家应该不是我们现在能够惹得起的,”

    沙阳城的城主沙古城。掌管着这一方水土,可谓是掌握着这一方的大权,可是面对着吴家的势力,也是颇为头疼。

    吴家之人也是这几年渐渐的声势壮大,愈发变得不可收拾,而且现在钱多了,自然是又许多人愿意为他卖命,自己手下的一些人都与之又不少的交集,起初的时候,他们也能够为这沙阳城带来繁荣,所以一直一来都是以交好为主,可没想到这吴家的人,现在是越来越猖狂,他也之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吴清平又两个儿子,大儿子吴天化,小儿子吴浩。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吴天化做事情就跟他父亲一样,颇有心计,而且此人心狠手辣,从来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之人,野心极大。而这吴浩虽然不像自己哥哥那样贪图权势,但是本身也是纨绔子弟,整天贪图享乐游手好闲,不想事情,仗着自己家的势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吴清平也是对着两个儿子,极为溺爱。任由他们胡作非为,丝毫不管束,

    感觉在着沙阳城,为主的现在已经不是沙古城,而是他们吴家之人,吴家的人说话,甚至比他这个一城之主还管用。

    这一次吴天化来找他,肯定也是没什么好事情。不过沙古城也只能笑脸相迎。

    吴天化就像回自己家大院一样,来到了城主府。

    “古城老哥啊,今天真是晦气啊。”吴天化一进来就一副极为不乐的样子。

    这平日里连他的父亲吴清平看到了自己也是叫一声老哥,没想到他儿子也是这么叫自己。沙古城也没多说什么。

    “呵呵,天化啊,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竟然让你还不顺心的?”

    走了过去,笑脸相迎。

    “别提了,今天在这沙阳城的大街上,竟然还碰到有不长眼的老太婆挡着我的道,所以我随手就打死了她。”

    沙古城心里有些一震,光天化日之下杀了一个百姓说起来就是随手的一件事情。

    但是他也只能好生的说道。

    “那你今天找我来是为了何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