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晚上龙弓子就在房里修炼太极神功,他的内功现在是日益见长,愈发的深厚。

    本身太极神功就是江湖上极为上乘的内功,修炼内功本来也就是益气精神的,所以现在龙弓子晚上只要睡两三个时辰就精神很饱满了。

    光释就不一样了,他是普通人,今日有些疲倦了,所以打算早些休息。早早的就睡了去。

    客栈这个时候已经是没有什么人,一般在客栈里面,到了深夜,只有在大厅里面留下几盏灯,为了不打扰客人休息,到了二楼除了房间内,基本上是没有明火的。也只能靠着微微透过来的光看清楚旁边的东西。

    “轻点声,走,我先去那小子的房间,等我出来再去那个女的房间。”一声低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声音极为细小,只有在身边的人才能够听得清楚,

    三个蒙面人极为谨慎的在二楼的走廊中蹲行,脚步极为轻盈,显然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干了。

    鬼鬼祟祟来到龙弓子和光释的房门口。

    “就是这了。”其中一个为首的蒙面人,嘴角微微一咧,从眼神就能流出一丝奸色。

    此时熟睡的光释和还在打坐的龙弓子完全还浑然不知。

    蒙面人轻轻的将窗户的一层捅破,拿起手中的一只小竹竿悄悄放进去,对着竹竿轻轻的吹起气来。

    从竹竿之内冒出阵阵轻烟传入龙弓的的房间之中。而另外那头在光释的房间亦然是如此。

    龙弓子在这种修炼之中,整个夜晚都极为安静,一丁点的细微声音都能够听得一清二楚,在这竹竿捅破窗户的时候。

    那一声“蹦哒”,他就已经察觉了,不过他夜没有在意,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要害他,所以继续在修炼着。

    鼻子动了动,嗅到了一股淡淡的檀香味。心中暗道,这味道哪里来的,还真好闻。

    然后身子就往旁边一趴,昏倒在了床上。

    等了约过了一炷香时间后,几个蒙面人,在外头几人点头示意,将龙弓子的房门从外面推开而来。走了进去。

    “哼,我这迷魂香用来迷你这么一个小子,。真的是浪费了。”

    这房里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蒙面人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床的旁边,看到龙弓子倒在了床上,很是满意,一把将他从床上背了起来,迅速离开了房间,将门带上。

    将龙弓子交给另外一个人,又转背进入了光释的房间

    不过让他们很讶异的一件事情是,那个女的房间里面,竟然没有人?只是怎么回事?不应该啊,明明在放里面啊,能跑到哪里去?而且中了我的迷魂香,也绝对不可能没有事情的。

    正当他思绪万分的时候,门外的其中一个蒙面人,有些急促的传来一声:“掌柜的,外边好像有人来了。”

    蒙面人只好先管不了这么多,将门带上,退了出去。

    几人将龙弓子背到柴房,把他丢到一旁,将蒙面掀开,果然就是店里的那个掌柜,也就是吴时和他的几个伙计。

    “掌柜的,这小子我们要怎么办?”几个伙计询问道。

    吴时还在想着到底哪个女孩女哪里了,不过现在外面来人,他这个掌柜的也只得先出面,吩咐道

    “你们几个先将他绑起来,好生看着,我出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等忙完了外面的事情之后,我再来处理。”

    光释一个人躲在床底下,作为一个女孩家,自然是有些害怕,为什么她同样是闻到了这迷魂香气却没有任何事情。

    小时候光中麒就给他一块玉佩带在身边,那个玉佩当中有光中麒储存的一丝内力,能够抵御迷香,毒气这一内的东西,当这个玉佩在感觉到有这种东西的时候,就会将那股内力扩散到她的体内。

    正因为光释修炼不了内力,所以光中麒的这一股内力就会刺激光释的身体,

    她醒来之后已经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所以这才赶紧躲到床底下。果然如此,就听到了自己房门被打开的声音。

    只是这些人没有过多久就离开了房间,其中窃窃私语了一些什么东西,光释根本就没有听清,可能也是出于害怕的缘故。倒是透过床底,唯一看到的就是三双大小不一的黑鞋子。

    现在的光释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她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人干的,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要为了什么。最重要的就是,龙弓子没有自己这护身的玉佩,不知道能不能察觉得到。也可能已经被带走了。

    她蜷缩在床底下,一动不敢动,虽然听到了关门的声音,但此时也不敢出去,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只能祈祷龙弓子没有事情,要是他也出事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光释打算,一直都在床底下趴着,等到天亮,自然是不敢明目张胆的对自己下手。

    掌柜的整理了一番之后就来到了前厅,正看到一个侠士模样的人做在了客桌之上。此人看上去青年模样,身上气势实为沉稳,长相也很俊逸,显得落落大方,脸上表情倒也不是什么严肃之人。

    但可不像是龙弓子那样看上去好欺负的。对面这样人,吴时上前自然是毕恭毕敬,好生招待。

    “客观,您久等了,刚刚肚子不舒服,上了一趟茅房,有所怠慢,还望客官莫要见怪。”上前连忙赔不是,讪笑的道:“客观,您是要来住店还是?”

    “住店。你这客栈不就是住了吗?”这人看了吴时一眼。

    “哦,是是是,你看我这,好嘞,马上就给您开一间上好的房间。”

    转身就叫来了另外一名伙计,带着这位侠士去房间之内。

    “唉,我说。掌柜的,你这上茅房怎么身上还有着迷魂香的味道啊?”正要上楼,青年侠士突然转过头来对着吴时打趣道:“晚上住在这里,不会被你们迷晕吧?”

    “什么?”这话一出,顿时把吴时吓得不轻。他是怎么一下就闻出来的?掩饰着自己的尴尬,连忙解释道。

    “客观您说笑了,您恐怕是误会了,我们怎么会做那种事情呢,现在这天气,上茅房的时候,蚊子多,所以在茅房内,点了一根檀香。所以身上才有这样的味道的。”

    “原来如此啊。”青年侠士笑着随着伙计走上了楼。

    等他上楼后,掌柜的面色突然变得阴沉无比,他也不知道这人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让人有些琢磨不透,只得先转身去了柴房之内。

    这个青年侠士正是衡山派的弟子宗青芷,此次来这沙阳城,也是师门有要事在身。

    他的房间也在二楼,也正是在龙弓子和光释的房间的里边一间,当他穿过这里的时候,突然笑了笑。然后进了房间。

    将手中的包袱和剑放下。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四周,显得十分谨慎,确认没有什么异样之后,这才放心下来。

    坐在房内的椅子上,面色凝重起来。

    “这百毒教的人竟然还有藏身在这沙阳城之中的人,从师门接到师兄飞鸽传书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了,只怕现在还是凶多吉少。而且这家店也不简单,这迷魂香的味道充斥着旁边那两间房,只怕是已经糟了毒手了。”

    衡山派山门之内,一名弟子正在打扫着地上的落叶,突然一只鸽子飞来,掉在他的面前,脚上还捆绑这一张小纸条,他便是觉得好奇,将之打开来看,没想到竟然是一封血书,吓得他赶紧拿给师门中长辈们看。

    衡山派的人看到此封书信,都是个个面色凝重,几位大佬聚到一旁。

    “这是青阳的笔记错不了。看样子他现在的处境十分不妙啊,或者。”坐在一旁的中年人没有在说下去。

    “沙阳城?难道他现在这里,意思就是说百毒教的人也在那里?”

    衡山派的几位人物纷纷议论,最后觉得让青芷前来沙阳城一探究竟。

    宗青芷盘腿上床修炼起内功来。

    “这沙阳城还真不是个简单的地方。看来我这次前来,也是寸步难行啊。”

    龙弓子此时还昏迷不醒,吴时进来了之后,看了他一眼。

    “掌柜的,这小子怎么办?”

    本来吴时晚上的计划是,能够将龙弓子和光释两个人都抓住,然后送到吴天化手中,这样就完事了,没想到竟然还有那个女的不见了。他不知道光释的底细,但是他能够确认光释之前进了房间。能够在这迷魂香之下逃走的人,他认为。不管用了什么手段,应该多少有些本事。

    不过吴时也是走得有些急,要是留下来在房间里搜上一搜可能就不一样了。

    而且今天遇到个那个青年侠客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人,到时候他要是追查起来,自己可不好交代。想了一下,对着其他人道。

    “现在准备一下,立马先将这个小子送到吴府之上。还有一定要小心,千万不可节外生枝。算了,我还是亲自去一趟,”

    就这样,龙弓子还在昏迷之中,就被吴时悄悄转移到了吴天化的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