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夜将龙弓子带到吴天化的手上。

    “大少爷,这一次的事情出了些意外,那两个人只抓到了那小子。”吴时的表情有些为难,但是很到位。

    吴天化此时还在饮酒作乐,等着这吴时给他送人过来,一听竟然那个女孩跑了,心中极为不悦。

    “哼,这么点事情都办不好。”一个男的有什用,算了,你先回去吧,带到我的房里来,我要亲自拷问他。

    几个认将龙弓子从布袋中丢了出来,躺在地上跟熟睡一样,没有一点动静。

    吴时带着几个手下退了出去,反正龙弓子现在也是被五花大绑,就算醒来了没事。

    “就这么个小子?”

    将桌上那一壶酒打开来直接淋到了龙弓子的头上。

    在地上的龙弓子动了动。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头现在还有些晕,又闻着这酒味,实在有些不好受。

    发现自己竟然被绑了起来,而且此时也不知道在哪里。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有些记不起来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好像自己在练功,突然就不省人事了。

    他的第一反应的就是自己被别人了,那光释呢?心中突然大急,要知道光释一个女孩子家,又没有武功的,要是被坏人抓住了,那后果不堪设想。

    刚想挣脱身上的绳子,抬起头,一副阴险的脸正朝着自己看着,没想到竟然是吴天化?

    “唉,只抓到了你这么一个小子,可惜了跟你一起的那个女的竟然跑掉了。”吴天化自言自语道。

    龙弓子心里暗道,听他这么一说,难道光释没有被抓住?虽然不知道是她是怎么逃掉的,但是只有没事,他心里就放心了一大半。

    “你抓我做什么?到底想干什么?”既然光释没有什么事情,那自己就不急着跑。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

    以他的实力这样的绳子还真绑不住他。

    吴天化上前对着龙弓子的胸口就是一脚。

    “让你说话了吗?小兔崽子。”

    虽然将他踢得往后一倒,但是他修炼了太极神功,还有太极神体,身体早就不是这么简单拳脚就能打疼他。吴天化这一脚踹了跟没踹没什么区别,不痛不痒。

    看着这小子好像没什么事,以为他还没事,不分理由,上前对着龙弓子又是一顿毒打。边打还大声骂道。

    “你小子很结实不是?我打死你。”

    龙弓子有些无奈,只能假装惨叫,配合着吴天化。

    “啊,好疼啊,别打了。”

    打得有些累了,吴天化才停下手来,满意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龙弓子。吐了一口吐沫在龙弓子身上

    “小子,说,是不是你杀了我们两条狗?”

    这么快就被发现了,龙弓心中暗惊道,不过也无所谓,反正确实是自己做的,既然敢做,就没有什么不敢承认的。

    “没错,就是我杀的。”

    “哎呀,你他娘的,还有理了不成。”站起身来又对着龙弓子又是一阵暴打,他打算今天晚上要硬生生的把龙弓子折磨至死。

    正当他打得兴奋的时候,门外穿来了一声惊叫。

    “大少爷,不好啦,大少爷。”突然一个家丁急急忙忙连滚带爬的赶过来,猛地推开房间的门,脸上表情十分惊恐。

    “什么事情,这大晚上的,大惊小怪。没看到我正在办事情?”吴天化上前对着这个家丁就是一脚:“没点分寸,马上给老子滚。”

    这个家丁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上前直接抱住了吴天化的大腿。

    “有,有人杀进来了。门外的侍卫全部被杀光了?”

    “什么?”吴天化抬了抬眉:“来的都是些什么人?这么大胆敢对我们吴家下手?”

    “不,不是什么人,是一个魔鬼啊,就一个看到人就杀的魔鬼。”

    吴天化大惊,这样的情况是谁都镇定不了,怒道。

    “什么?竟然只有一个人?那赶紧去叫我们吴家请的那些护法啊,养着他们是用来吃粪的吗?”

    “死,死了,那些护法在这个魔鬼手上一剑都抵挡不了,已经全部都死光了,马上就好杀到房里来了。”.

    “噗”那个家丁话音还没有落下,就被一剑刺穿了胸口。

    一把血淋淋的剑从他身体里面抽出。

    “不是马上来了,是已经来了。”这个人缓缓声音很平静的让人心里恐惧,缓缓的一步步走了进来。

    龙弓子心里的震惊不会比吴天化少到哪里去,这个人不正是那天随意靠在墙角那个不起眼的灰衣人吗?

    现在他已经完全明白了他那句“将死之人”是什么意思。

    灰衣人每向前一步都显得那么沉重,一步一步踩在吴天化的心里,吓得他一步步的往后退,他现在已经完全被恐惧所掩盖,浑身颤抖起来,两腿发抖,甚至有些站立不稳。

    将他一步步的逼近,逼到了一个角落里。吴天化已经没有了退路,此时灰衣人才停下了脚步。

    “你,你是谁?为什么要对我们吴家赶尽杀绝?”说话都不利索了。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灰衣人都没有正眼看他一眼:“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必须死在这里。”

    “啊!”

    吴天化大骇。连忙翻身跪了起来,一个劲的磕着头,跑过去抱着灰衣人的脚,直接跪在了他的脚边。

    “不要杀我啊,求求你不要杀我啊。我有钱,我把所有的钱都给你,全部都给你啊,只要你不要杀我。”

    一脸哭腔,仿佛就像一条乞讨的畜生一样。

    灰衣人丝毫不为他的话所动,将剑抬了起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杀光这里的人吗?”

    吴天化一怔,将头抬起来,惊恐的看着灰衣人的脸。

    “因为你今天杀了一个老婆婆,这个老婆婆曾经给过我一个热乎乎的馒头,和一口水喝,”

    话音刚落,剑也随之落下,吴天化的头直接被斩了下来,滚到了地上,死的时候两眼还睁得老大,满脸全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一旁的龙弓子就算很痛恨吴天化这样的人,但是看到这样残忍的一幕,也有些不忍直视。

    灰衣人杀完吴天化之后,就转身要离开。也是无视了龙弓子。

    “等等。”强忍自己的恶心跟恐惧,龙弓子叫住了灰衣人。

    刚要走出门的灰衣人怔了一下。但是任然没有看他一眼。

    “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呼,呼。”大口的喘着气:“我不知道你是谁,吴天化固然该死,但是你将他们这些无辜的人全部杀光了,跟他这样的恶人有什么区别。还有你就不怕被官府通缉吗?”

    由于极力克制自己的恐惧,最后近乎是喊出来的,龙弓子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得勇气说出这样一句话。这分明就是给自己找死。

    这时灰衣人竟然将头偏了过来,直视着龙弓子。龙弓子也是直盯着他,看清楚了他完全的相貌。

    灰衣人开口了。

    “你,很不错,继续保持,我地府之人杀人不需要任何理由。”刚踏出一步又停了下来:“这沙阳城城主古沙城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最好不要跟他有所交集,百毒教的人,哼”

    突然停下不再多说,就径直走了出去,消失在了这夜色之中。

    龙弓子也终于喘了口气,将自己平静下来,今天晚上对他来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接受的消息。实在太多了,脑子里面一时间还很乱。整理不过来。

    看了看这吴天化的尸体,有些恶寒。运起太极神功将绳子震断。

    “还是先离开这里了吧,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要是多留的话,怕是要受不小的牵连。”

    当龙弓子踏出房门那一刻,被眼前的一幕震的有些不轻。他的身体竟然也颤抖起来,眼前的一片全部都是尸体,一个活人都没有,躺满了整个院子。简直就是一片血海。

    看的他是头晕目眩。都不敢直接从正门出去了,梯云纵飞上屋顶,遁空而走。

    还好身上没有沾上什么血迹,简单是处理一下后,就打算先回客栈。

    吴时由于将龙弓子送到之后就直接离开了吴府,所以侥幸逃过一命。老老实实的坐在柜台之前打盹。他现在还根本想不到这一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

    龙弓子急冲冲的就直接冲进了客栈之中,自然是也是将吴时惊醒。

    “谁啊,这大晚上的?”睁开眼一看,一看是龙弓子,吓得睡意全无。

    “你你你,你怎么在这里。”

    自己明明已经将他五花大绑送到了吴天化的手上,怎么就溜出来了?不可能吧,这小子要是此时出现在这里的话,那大少爷?

    “掌柜的,不得了,我刚刚经过吴府,发现里面全是血,我害怕的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只能先跑了回来,还劳烦你去看看,不行了太吓人了,我还是先回房间吧。”

    吴时还有些惊魂未定,他以龙弓子肯定是趁着大少爷不注意,用什么法子将他打晕,然后逃了出来。赶忙一个人往吴府冲去。

    他自然是还不知道这掌柜的和吴时是一伙的,还以为装一下,就能骗过他,一下子上了楼,先是来到光释的房间里面。

    光释一听有人来了,将心提了起来,万一是来找她的可就麻烦了?

    “光释,光释。”看到里面竟然没有人,试探的喊了一声。

    躲在床下的光释一听,心中大喜,是龙弓子。听到这熟悉的声音。看来是没有事情,太好了。从床底下爬了出来。

    然后整个沙阳城的这个夜晚,随着吴时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变得一点都不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