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大清早吴府的门口已经是聚满了人,当看到里面的状况时,都是忍不住有些反胃。觉得恶心。

    还有一些混迹于江湖的大汉,平日里手上多少也有几条人命,但是还真没看到过这么血腥的一幕,

    “我的天啊,是谁这么残忍,竟然全部都杀光了。”

    “这吴家果然是糟了报应啊,唉,惨成这个样子。”

    人群之中满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现在和吴府大门之前都已经被官兵包围了,一个个只能站在远处观望,这些人极力的想看到里边的一些东西,看到了只有又觉着恶心,但就是忍不住再多看一眼。

    “妈妈,妈妈,里面有什么啊,我也想进去看看。”一个稚嫩的小孩,朝着人堆里面挤,也想要进去看看。

    “快走,快走,小孩子千万不要看。”大人们都快速将自家小孩带离了这里。

    吴时自从昨晚看到这一幕之后到现在还有点被吓得不轻,整个人迷糊糊的。没缓过神来。

    现在在他心里,龙弓子就是那个不折不扣的恶魔,昨天晚上是他亲自将龙弓子绑好的送去吴天化手中,而且他还安然无恙的回来了,从他回来的那一刻,他就人认为这个事情肯定不简单。所以在他心中,做出这件事情的人,无疑肯定就是龙弓子了。

    原来这个小子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高手,一想起自己还用迷药迷晕他,恐怕一定回来找自己报复的。想想就游戏可怕。

    在远处看了一会,宗青芷摇了摇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背着剑离开了。

    昨天晚上龙弓子这个事情连光释都没有说,他只是说醒来之后就发现这里的人全部都死光了。然后就逃了回来。

    所有人都不知掉这件事情到底是谁做的,到底为了什么。

    这是除了自己二叔,看到的另外一个地府的人了,也不知道这人到底是地府里面的谁。还有他临走的时候说的那个沙古城和百毒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到这沙城主跟五毒教有什么联系?

    此时的沙古城可是头疼至极,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这吴家一夜之间竟然被灭了门,现在吴清平还没有回来,要是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这个事情还真的是棘手啊。”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这一次也是亲自来到了吴府之上。

    吴府里面的状况远远,要比外面的这几眼瞟到的东西要血腥得多,一些官兵进去之后,问着这气味,都是跑出来,狂吐不已,一时间没有几个人敢进去。

    “你们几个带上面罩跟我进去,闻不到这气味就没什么事情了。”沙古城摇了摇头,就打算先往里面看看。

    “大人,里面实在是有些,有些。”底下一个官兵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有什么?你们一个个都畏手畏脚的,还不得我自己进去看看。”

    到了里面之后,纵使是沙古城也是眉头一皱,不过还是继续往里面走,跟在后面的几个官兵都是战战兢兢,生怕踩到什么东西不吉利。

    沙古城走到一堆尸体面前,蹲了下来仔细的看了看,摸了摸尸体,将那身上还有点未干的血迹,摸了摸放到自己鼻子边嗅了嗅。然后同样的又到了其他尸体旁边摸一摸嗅一嗅。

    身边的官兵看着这举动都有些看的心慌。

    看了好几具尸体,他发现所有人死法都一样,身上的剑痕也都一样。而且皆为一剑所斩杀。

    “这难道是同一个人所为?”沙古城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到底是什么人就靠着一个人将这里所有的人都杀光了。而且剑法极为精妙,都只用了一招,也不像是邪派中人剑法。

    “嗯?”看到不远处的一具尸体。

    这是,这个人沙古城可是认识,是吴家请来的气武境高手刘老。

    “什么?”冷静了一下:“竟然也是一剑,他这样的人都在那个凶手面前经不过一剑吗?”

    沙古城站起身来,心里有些后怕。

    这到底是何方神圣。

    接着往房间里面走去,看到了吴天化的尸体,人手已经分离了,不过吴天化那两只鼓起的眼睛,到现在还没有闭上。想必是生前受了极大的恐惧。

    “那是?”突然看到不远处竟然有一些断掉的麻绳。赶忙走了过去蹲下身来。

    这些绳子应该看起来像是硬生生的被震断的,看来昨天是故意被绑到了这里,然后从里面一直杀像外面,所以也没有留下一丝的印记。

    站起身来,也不打算多留了,反正现在得到的线索就只有这么多了。

    见沙古城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外面看热闹的人也都纷纷打起精神来。

    “将这尸体吗,都运到城外去,将他们都烧了,然后将这吴府封住,任何人都不准擅自进入一步。”

    只是沙古城将事情都吩咐好,就直接离开而来现场。

    这些官兵上前将人群驱散开来。

    “好了好了,别看了,我么要将这些尸体运出来,这些尸体一个个缺胳膊少腿的,大人小孩看了都不好,赶紧散了散了。”

    等人走得差不多后,这些官兵也开始忙活起来。

    龙弓子和光释两人也打算出去走走,毕竟现在的这个气氛太压抑了,心里有些不舒服。

    刚想要下楼就看到了一脸恍惚的吴掌柜,不过吴掌柜看到龙弓子却是脸色巨变,没有了之前的恍惚。都是惶恐。

    龙弓子发现他很奇怪,走了过去。

    “掌柜的,我有什么不对吗?怎么这么看着我?”

    “没,没有什么,这位客官,是想要住店吗?”掌柜的说话已经语无伦次了。

    龙弓子也是不明所以,随口说了一句:“你这么怕做什么啊?让你说你的不说,不让你说的你就瞎说。”

    不过这话到了吴时的耳里却变成了。让你说的你就瞎说,不让你说的就不说。

    看样子,这是在暗示自己什么,咽了咽口水。要是自己表现的好的话,说不定会放过自己。

    “是,是,我知道了。”

    “唉,真的是。”看来昨天叫他一个人过去,把他有点吓傻了。

    两个人正要出去的时候,沙古城突然从外面进来了,吴时心中有些一紧。

    这个时候沙古城怎么会来?

    “吴时,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老实回答我。”进来就直接不多废话,别人不知道,他沙古城可是知道平日里这吴时与吴家的勾当。

    “哦。哦。”吴时看了看一旁的龙弓子,又点了点头。

    “我问你,昨天晚上你是不是将一个人绑去了吴天化那里?”

    这话问的吴时是心里有苦啊。他也只能见人说人说话,见鬼说鬼话了?

    龙弓子也看着吴时,难道昨天晚上就是这掌柜的将自己绑过去的?

    “没没有的事,我昨天晚上一直都守在这客栈之中,那都没有去。”

    “我再问一遍,是不是你,你可别跟我说假话。”

    “真,真的没有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吴时现在是铁了心思不认,何况现在还是当着龙弓子的面,为了自己的小命,说什么都不能出卖他。

    沙古城看吴时这样子,也只能作罢:“好吧,吴家的事情想必你早就知道了。这个事情不简单。我就说这么多了。”

    沙古城问完,没有得到什么消息,这吴时平时就是狗腿子,虽然是吴家的人,但是对他这沙阳城的城主,平时也是毕恭毕敬,想来应该也没必要骗自己。

    正当他踏出们的时候,宗青芷也从外面进来了。两个刚好打了个照面。

    沙古城看到他这身打扮,突然面风一转。迎了上去。

    “看样子,这位莫非就是衡山派的高人?真是久仰久仰。”

    宗青芷并不认识沙古城,有些奇怪:“你是?怎么会知道我是衡山派的人?”

    “呵呵,在下是沙阳城的城主沙古城,多年在外,还有点见识,阁下这身衣服想必应该是衡山派的高人了。”

    “你找我何事?”宗青芷可不是什么随意的人,突然找上自己,多少都要堤防一些。

    沙古城一脸愁闷。

    “是这样的,最近这沙阳城可是不太平啊,今日的事情阁下也可能看到了,吴家一府人,惨遭人灭口,我作为一城之主,自然是要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奈何我空有一身想法,有些事情还没有那个能力,所以还想请衡山派的高人协助我一臂之力。”

    想了一下,自己现在是来查百毒教之事,而在这沙阳城当中,也没有什么情报,要是靠自己这样找下去的话,不知道要找到何年何月,而且现在青阳师兄还不知道处境如何,正好可以跟这个城主合作,想来应该打探到一些消息。

    宗青芷的脸上也变得好起来:“原来如此,沙城主有这一份心,我宗某人很是佩服,我身为正派之人,这样的事情自然是要为这出一份力,那依城主之见,先应该怎么办才好?”

    沙古城面上大喜:“那真是太好了,果然衡山派的人就是正气凛然,要是有阁下的相助,想必事情会事半功倍,要不阁下还请去我的府上坐一坐?或者我带你去吴府之上看看,看能不能看出点什么端倪?”

    宗青芷想了一下,这沙古城看样子倒不像是说的假话,自己就先前去看看吧。

    “那我们就先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