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走后,龙弓子凑到了吴时的身边。将他又吓一跳。

    “刚刚那个人就是沙阳城的城主沙古城吗?”

    吴时连忙点点头。

    龙弓子想了一下对着吴时说了一句:“谢了,然后跟着光释也走了出去。”

    被这一声谢了弄得有些不知所措,但是看样子只要是命保住了,什么都好。

    原来此人就是沙古城,昨天那个地府之人所说的,百毒教就是跟他有关系了,不过看上去这沙古城也不像是什么百毒教之人啊。

    这百毒教虽然龙弓子不了解,但是听说过,五大邪派之一百毒教。

    “光释,你知道百毒教吗?”想了一下,光释比自己见识多,问她应该知道。

    没想到龙弓子突然会问起这个,不过也是如实回答了他。

    “这百毒教的人也算是几个邪派之中较为好一点的,跟其他几派比起来,倒也算不上什么心狠手辣,只是他们武功招数十分残忍,只要中了他们的招,那可以说是死的惨不忍睹。他们喜欢天下间的各种毒物,这些东西在别人眼中可以说是令人窒息的可怕之物,在他们眼中可就是宝贝。他们所有武功都是以毒为主,修炼也是以毒为主。以毒练身,以毒攻毒。而且修炼个毒功之后,往往有些人会变得认不认鬼不鬼的。所以被称为邪教。”

    光释说完之后,龙弓子也是很感慨,他想不到为什么会有人练习这样的武功。想想都觉得有些发麻。

    “天下间竟然还有这样的门派。”

    “对了,你问这个干嘛?”光释道。

    龙弓看了眼四周,凑到光释耳朵旁边,小声说道:“我怀疑这沙古城就是百毒教之人。”

    “什么?”光释惊呼,突然一时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又捂着小嘴,尴尬的笑着看了看那些望着他的人。

    “你没搞错吧,这沙城主据说在这沙阳城已经呆了数十载了,而且要不是吴家之人,他还算是一个好城主,怎么会是百毒教之人,你这是从哪里听来的?”

    看着光释这一惊一乍的,也是有些好笑。

    “凭我的直觉。我总感觉他有些古怪之处。”

    其实他根本就什么都没有看出来,只是一直将那个灰衣人的话记在了心上。

    光释也不多问,他知道龙弓子应该是有些东西不方便跟自己说。

    “那你打算先怎么办?”

    龙弓子白了她一眼:“能怎么办,反正也不关我们的事情。自然是管不到我们的头上。”

    “那会不会这一次的吴家灭门就是百毒教的人做的?”光释又问道。

    “也不是。”龙弓很随意的就回答了她。

    “你是怎么知道的?”光释觉得龙弓子今天有些奇怪,她总感觉他其实应该什么都知道。要不是知晓龙弓子的为人,她都要怀疑此事到底是不是他做的了。

    宗青芷跟着沙古城来到吴府,这里的尸体实在是太多了,一时半会还般不完。

    查看了下这剩下的一些尸体,宗青芷的结论跟沙古城一样,都是被人一剑所杀。

    “这不像是五毒教之人的手法,看样子另有他人,而且武功极高,连自己都怕不是他的对手。”宗青芷心中暗道。

    “看来这件事情还有些棘手啊。”站起身来对着沙古城道。

    沙古城也如是:“看来现在是找不到什么线索了。不如这样吧,宗兄弟先去我府上,此事在慢慢详谈。”

    宗青芷点了点头。

    对这宗青芷,沙古城可很是客气,将他请入上座。两人边你在大厅里交谈起来。

    “对了,沙城主,最近这这沙阳城有没有人可疑之人?或者说是有没有遇到过用毒之人?”

    “喔?宗兄弟难道怀疑这一次的凶手是用毒的吗?”沙古城想了一下,他的确也想知道这个事情到底是谁干的:“的确是可能有这样的可能,不一定非得用毒,就是只要能够将他们迷晕,然后再将他们全部杀光也都是有可能的。不过要将这吴府之人,包括一名气武境在内的高手全部都迷倒,怕也是要有一番极高的本事吧。可最近在这沙阳城里也没看到过什么用毒之人啊。”

    “好吧,对了,我昨晚在客栈之中问道了那掌柜的身上竟然有一股迷魂香的味道。开始还以为那家店是黑店,后来上楼走到房间之中,其中经过我旁边那两间房的时候,就问到了一股浓密的迷魂香的味道。当时认为是这房间里面的人已经被店家所害,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不知道沙城主如何看此事?”

    听到宗青芷的话,沙古城也不得不严肃起来,今日去问吴时的时候,就觉着他说话有些不对劲。他也一直都是说没有去过这吴府,莫非是有人利用了他,利用了什么手段让他听话,这样他才会什么都不记得?如果说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凶手极为了能就是住在那两个房间里的人。

    两人又随意交谈了一些之后,宗青芷就起身告辞了。

    “那沙城主,我先告辞了,我先回客栈看看,有什么动静就第一时间通知你。”

    现在对他们来说,住在那两间房里面的人,也就是龙弓子和光释成为了他们两人共同的,也是唯一的一条线索。

    宗青芷走后,沙古城吧所有的人都叫了出去,自己一个人来到了房里,嘱咐不要擅自进来,再次确认了房间外面没有人之后,走到了自己的书桌前,握着桌上的笔筒,催动内力,竟然将笔筒转了半圈。

    “隆隆”身后挂着一幅壁画的强竟然自动打开了,出现了一张小门。

    沙古城走了进去之后,这门就自然恢复之前的样子,房间里面现在空无一人,跟平常没有什么两样。

    从里面走了进去,原来还暗藏石室。

    里面除了沙古城还有这一个人,此人头发凌乱,身上的衣服也是破烂不堪。面色苍白,两只手被吊拷起来。****也有着重重的铁拷。

    看到沙古城进来,双目满是狰狞,红通通的直盯着他。

    “你来干什么?”此人的语气十分恶劣,仿佛极为不愿意看到此人。

    沙古城笑了笑,并不生气。

    “怎么,青阳,就这么不想看到我?要不是你冥顽不灵。我还真带你不薄啊。”

    “我呸,沙古城,你们这些歪魔邪道,做尽伤天害理之事。不要在我面前惺惺作态。我不需要你的同情。要是不是中了你的手段,我怎么会被你关在这里?”

    这个被囚禁再次的人正是衡山派的青阳。而这沙古城也就正是那百毒教之人。

    “青阳,我最看不惯的就是你们这些自称名门正派的人,要不是你对我穷追不舍,非要取我性命,我会对你下手?而且我也是怕你逃跑,将你的内力封住了罢了,你看我几时还伤害过你?”

    “邪教之人,人人得而诛之,你我没什么好说的,你滚吧。”青阳不愿意和沙古城再多说一句话。

    沙古城摇了摇头:“我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当日那人不是我所杀,他只是被那毒蛇所咬而死,我只是抓了那条毒蛇吃了练功,也算是跟他报仇了,你怎么就不听呢?”

    青阳偏过头去,不再与之搭话。

    “算了,这一次来,我只是告诉你一个消息,你肯定会想听的,应该是你的熟人来找你了。不过我可是不会让他找到你的,毕竟你么你这些所谓正派之人一个个都蛮不讲理。”

    听到此消息,青阳果然是正视起来。

    “是谁?”

    “宗青芷。”

    “啊,青芷师弟?你想怎么样?你要是敢对他下手,我青阳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青阳浑身挣扎这想要挣脱身上的铁链。可是依然没有半点作用。

    他虽然手脚被束缚住,但嘴上的力气还在。

    “沙古城我告诉你,你千万别让我出去了,不然我会当场杀了你的。”

    “哈哈哈,放心。我是不会特意加害他的,前提是只要他自己能够聪明一点。我要说的就这些了,地上的饭菜你赶紧吃了吧,倒是可别饿死了。我先走了。”

    离开了密室之后,沙古城又出现在了房间之内。完全看不出来跟之前有什么不同。

    笑着叹了口气:“唉,这么多事情,也还真是有些头疼啊。”

    宗青芷也感觉很奇怪,但也算是有了一点消息了,他觉得住在那两间房里的人极可能就是百毒教的人,自己的师兄也就是在他们手上。

    回到了自己房间,这两人现在还没有回来,只能去房间里慢慢等待。以免打草惊蛇。

    龙弓子本来不想参与这件事情,本身就跟自己没关系。而且那个地府之人也叮嘱过,最好不要跟他有什么交集,而且自己的本事现在也不足以与那什么百毒教的人对抗。

    反正他只知道,这灭了吴家的人,任凭他们在厉害也是肯定查不出来的。所以打算可光释再在这沙阳城还呆上几天就离开这里。

    只是他现在还不知道,这沙古城和宗青芷都已经盯上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