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这样的话,那龙弓子没有什么理由不相信他了。

    “我现在也以武当派起誓,接下来的话句句属实。”学着宗青芷将刚刚的话说过一遍后,龙弓子才慎重的说道。

    “宗师兄,其实这沙阳城城主沙古城,就是你一直要找的百毒教的人。”

    “此话当真”宗青芷神情骤变。

    听到这话,他的第一反应是心中大惊,但是他也不可相信这片面之词。

    “你是怎么知道的?或者你有什么证据?”但是也听到龙弓子发了誓之后,他觉得有必要问一问。

    龙弓子自然是不会将真相告诉他,只是编道。

    “舍妹从小体质奇特,一般有什么毒气,或者毒药进入到身体之内,就会产生剧烈的反应,就像刚那样,喝了一口茶之后就有刚刚那番表现,就证明这水中绝对有毒,所以我才赶忙离开了那里。而当时师兄你又说起了此事,我就怀疑他就是你要找的百毒教之人。之前我一直以为你们是一伙的,想要来陷害我,所以一直都没有说出来。”

    抬手运起了内功,果然有些不对劲,如果不是刻意去查探,还真的发现不了。

    宗青芷低过头不说话,脑袋里想着什么。他已经有一大半相信了这个事情了。

    龙弓子见状,又说到:“还有那天晚上所说的迷魂香之事,并不是我们真的不在,而正是舍妹这特殊的体质救了我们,所以我也一直再查这个事情。”

    突然冷笑一声:“好一个百毒教,好一个沙古城。这么说来一切都是他捣的鬼。还想着利用我。我宗青芷的一世英名差点就要毁在他的手上了。”

    “师兄,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龙弓子上前询问,只要把这个事情让宗青芷相信,那就好办了,其实这也不关自己的事情,也就算提点一下,帮助了同为正派的师兄了。

    将体内的毒气清除之后,大概有了一番计策,其实无非也就是将计就计罢了。

    本来龙弓子不是很想在去的,但是宗青芷的意思就是要他配合一下自己,到时候好合力对付沙古城。

    他也没有办法,干脆好人做到底,只能陪他一同前去,而这一次可能比较危险,所以光释就留在了客栈。

    与龙弓子说了一番之后,两人觉得应该再去沙古城那探探口风。

    “哦,两位来了。”沙古城又看向龙弓子:“小兄弟,令妹无大碍吧。”

    “恩,我妹妹服下药之后,就好多了,现在正在客栈休息,就不过来了。”

    两人就坐,沙古城又叫人倒来了两杯茶。龙弓子在那一看,碰都不敢碰那杯茶。

    接着来谈之前的话题。

    “对了,沙城主,之前我说的事情,想必对百毒教应该也听说过吧,所以还请你助我一臂之力。”

    宗青芷端起了桌子上的茶杯,茶刚泡好,还有些烫,轻轻吹了两口,就要准备喝下,龙弓子不知道他要干嘛,明明知道里面应该是有毒啊。

    刚喝到嘴里一点点,突然面色大变,看着沙古城?

    “沙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将手中茶杯放下,

    沙古城一愣,这是怎么了?难道发现我茶中下了毒?不可能啊,这种毒无色无味,而且需要他自己用内力催动,才有效果。

    不过要是发现的了的话,那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宗兄弟你这一番话又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嫌弃茶不好喝?”

    宗青芷一本正经的道:“从小我就体质特殊,只要有毒进入我的体内,我就能够感应得到。刚刚抿了一口茶,顿时感觉到气海有些不对劲,很显然是你在茶中下了毒。”

    在一旁的龙弓子都听傻了,要不要这样啊,这宗师兄也太假了。

    沙古城也不跟他客气:“那你的意思是?”

    “还能有什么意思,我怀疑你跟百毒教的人有关。所以你最好将你知道的老老实实招来,不然对你不客气。”

    站起身来,沙古城没想到之前还谈得好好的,怎么这一趟回来就发现了。事情也变化得太快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知这水里有毒的,也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的,但是我可已告诉你,你说的东西,不完全对,我可不是什么跟百毒教的人有关,我就是百毒教的人,你那青阳师兄也正是被我所关。不过你现在才发现,早就晚了。哈哈。”

    “你不要太得意,你以为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够在我的手上走出去吗?”

    此时大厅中就只有他们三个人,但是这里毕竟是城主府,真要是在这里动手的话,就必须迅速的制服沙古城,宗青芷有信心能够一招就把他打趴下,可万一要是他什么都不说,那青阳师兄的下落也就找不到了。

    “唉,我跟青阳说过,只要你不来搅和,我就不会对付你,既然你一定要来对付我,那我就只能让你去跟他一起了。”

    龙弓子也警惕的看着沙古城,这番话一出,肯定是有所准备,所以到底看看他要做什么。

    “以我的武功,肯定是打不过你,但是我只要能打过这位武当派的小兄弟就行了。而你?哼哼”

    说着,沙古城内力催动,掌风对着宗青芷轻击而去。

    突然宗青芷感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开始有些站立不稳。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对我做了什么。”

    “哈哈,上一杯杯茶我可是亲眼看你着你喝下去的,其实你早就中了我的毒,这是我用内力练出来的毒,无色无味,没人能发觉得了。只要中了,在我的内力催动下,就会浑身无力,内力全无,但人还会醒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却欲罢不能。”

    宗青芷脸色大变,使劲摇头。

    “不,不可能。”

    说着假装一掌打过去。只是手刚抬到半空中,就显得软绵无力,两腿发软,瘫坐在了地上,显得浑身毫无力气。

    “龙师弟,还不快来帮我。”朝着龙弓子使劲的使了使眼色。

    龙弓子之前被宗青芷这浮夸的演技惊艳到了,自己也得表现一番了,连忙走到他的旁边,将他扶起。

    “宗师兄,你这是怎么了?别吓我啊。”又抬头看着沙古城:“原来弄了半天,你才是这百毒教的恶人,你把宗师兄怎么了?”

    “你这个恶人,我跟你拼了。”将宗青芷放下,拔剑就冲向了沙古城。

    以龙弓子的武功,沙古城自然是不会怕他。空手就迎上了他的剑。

    虽然是装出来的,但是龙弓子还是用了真本事,没想到竟然自己连空手的沙古城都打不过。

    沙古城拆招协力,手法如缠蛇一般,绕在他的右臂上,是他握剑的手不能动弹。轻轻一掌排在他的肩膀之上,龙弓子就飞了出去。

    宗青芷见状,只能喊道:“龙师弟,你快逃,回去将此时告知你师门之人,让他们来救我。也麻烦派人通知我们衡山派。”

    龙弓子知道自己留在这反而会拖累宗师兄,只能强忍着痛爬起来,就要逃跑。

    沙古城大喊一声:“速速来人,这两人就是杀害吴家的凶手,现在正要逃跑,”

    他这一生呼喊,城主府里面的官兵都赶了过来,看到龙弓子有些受伤了,想必就是此人,全部都朝着他围了起来。

    而自己却不去追他,而是好生守着这宗青芷,只要将宗青芷解决了,事情就变得很容易了。

    龙弓子虽然受了伤,但是几个普通人还奈何不了他,只要他想逃,肯定没有人追的上,龙弓子梯云纵直接从屋顶上逃回了客栈之中,身子变得越发的虚弱起来。

    沙古城看着地上瘫软无力的宗青芷。

    “笑道,怎么?你以为靠着那个小子还能救你不成。别想了,我现在就带你去见你那青阳师兄。你们两个就好好的呆在我这沙阳城之中吧。”

    躺在地上的宗青芷显得十分不屑他的话。

    “只要他能离开这里,我相信自然会去武当山搬救兵来救我的,到时候他的师傅别卓清来了。我看你怎么跑?”

    “武当七侠的卓清真人吗?要是他来了,你还真别说不好对付,但愿那小子能够活着走出这沙阳城吧。哈哈。”

    宗青芷脸色剧变:“难道你?”

    “哈哈,没错,刚刚那一掌确实有毒,但是你现在还是管好你自己把。”

    走到他的身旁,抓起宗青芷的手,试了试他的脉象,果然内力全无。

    “来两个人,将他绑到我的房里。我要亲自拷问他。”

    两个手下将宗青芷绑到了沙古城的房里就退了出去。

    看着在地上躺着的宗青芷,连个绳子都挣脱不开。

    “唉,你么衡山派的人怎么都是副德行啊,正派人的都这样吗?”

    宗青芷越是愤怒的看着他,他越是满意,将石门打开来。

    在地上的宗青芷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表面上处变不惊,但是心里却是惊叹不已,甚至有些不得不赞叹。

    一只手直接抓着宗青芷的衣领就将他朝着密室里面拖去。

    “青阳啊,你看看我给我你带谁来了?你的师弟,说给你带来就带来了,够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