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宗青芷带了进来。

    宗青芷看到青阳并无大碍,心中大喜,可青阳却是感到了绝望。

    “师兄,你没事就好。”

    “师弟啊,唉,你怎么也被这小人给抓来了,我知道肯定是他用了什么阴险的手段。”看到宗青芷,青阳是懊悔不已啊,现在自己这是害了他啊。现在两个人都被囚禁在这里,可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

    沙古城给青阳准备的饭菜,还一口都没有吃。

    “怎么,这么丰盛的饭菜都不吃,都摆在这凉了,还怕我在里面下了毒不成?”

    青阳冷哼了一声。

    “就算是没有毒,你的东西,我宁愿饿死,也一口都不会吃的。”

    将宗青芷同样是将铁索锁住,沙古城摇了摇头:“唉,你们这些正派的人就是固执啊,为了什么所谓的道义,连命都不要了。真搞不懂。”

    “沙古城,你这种小人,这些东西是永远体会不到的。还有,能不能不要出现我们的面前,滚出去,让我跟师兄好好说几句话。”

    “行行行,反正啊,你们以后可以天天在这里说话,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也不打扰你了,那小子这会现在估计已经差不多了。再去把他抓回来,到时候你们就有三个人了。不过你们能看到的只能是他慢慢腐烂的尸体了。哈哈哈”

    大笑的着走了出去,看到他走后,青阳这才哀叹着开来口。

    “师弟,现在可真的麻烦了,你我内力尽失,想要逃离这里是根本不可能的,看来我们师兄弟真的要着了这沙古城的道了。”

    青阳现在的表情充满了绝望之色,如果是他一个人的话,死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自己这师弟可是衡山派的杰出弟子,未来的造诣不可限量。

    “师兄,你别急,我这次来就是为了救你来的,现在没有时间跟你解释那么多了,我们赶紧先出去,还要救另外一个人。”

    青阳不是很明白他的意思。

    这种铁链拴住之后只是不能够大范围的动弹,两个手被吊着,脚还是能动,现在两人没有内力,想要移动虽然很困难,但是毕竟是练过身板的人。

    反正两个人现在都没有了内力,跟普通人差不多,沙古城也不怕他们逃出来,将两个人吊在这里,好在算是隔得比较近。

    “师兄,你尽量转过身来靠近我。”宗青芷提醒道。

    “师弟,你到底要干嘛?”虽然有些疑惑,但是还是照做了。

    之前为了蒙蔽沙古城的眼睛,宗青芷将自己的内力封住了,所以沙古城以为是自己的毒起了作用。根本没有察觉出来有什么不对。但是这股封住内力也需要借助外力打破,其实只需要点一下膻中穴就行了,不过现在两人这个样子,显然是做不到。只能用另一个办法了。

    “你的脚能抬起来吗?使劲踢到我的丹田之上,我的内力就能冲破丹田。”

    他大概好像有些明白宗青芷的意思了。一听这话,看来此是好像还有回转之地,于是照做了,虽然有些吃力,但是毕竟是练武之人,外家功夫自然是硬朗,这点问题不大。

    一重脚踢在了宗青芷的丹田之上。

    “哼。”闷哼一声,现在没有了内力,这一脚踢上去实在是有些疼。

    “师弟,你怎么样?”青阳怕把他踢伤了,所以刚刚那一脚并没有使出全力。

    宗青芷喘了口气,表情有些痛苦,尽管青阳收了力,这一脚对他他说实在是有些不轻。

    “大师兄,别顾忌啊,用全力来,要是还有所保留,我可撑不住几下了。”

    “好吧。”看样子自己也只能相信师弟了。

    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就差没一脚跳起来踢了。重重的踢在了刚刚的那个地方。

    “噗。”一口血狂喷而出。宗青芷脸上的表情都变了形。受伤着实不清。

    但正是这样一脚,踢开了被封住的内力,感觉到自己的内力又全部回来了。

    “这下好了。”

    宗青芷内劲迸发,浑厚的内力从身体当中涌出,以他的本事要挣脱这铁链自然是不在话下。

    “破。”

    手上和脚上的铁链全部都被震断开来。

    挣脱开来之后,又立马将青阳手中的链子扯断。青阳被关了几天了,一直不吃不喝的,身子有些虚弱。

    宗青芷赶紧给他将内力传入到他体内,解了他身上的毒,之后两人原地打坐,调息片刻。

    “师兄,我们先走吧,有些事情等会再说,先救人要紧。”

    两个合力几掌将石门打碎。走了出去。

    他们两个想要走,这城主府自然是一个人都留不住他。带着青阳飞奔向客栈之中。

    龙弓子一路上回到了客栈,感觉自己身体越来越不对劲。身体开始变得无力起来,推开了,客栈的门,想要叫光释一起,先离开这里。

    光释看到龙弓子进来,本来是一脸喜色,但是他到的脸突然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了?”龙弓子不知道光释这是怎么了?自己有什么不对吗?可能是受了沙古城那一掌,有些虚弱,但是也不至于这个反应吧。

    光释将龙弓子的手拿出来,龙弓子一看,自己的手上已经有些开始发黑了,这种黑绝对不是正常的黑。

    两人第一时间就反应了过来,是中毒了。

    现在他的脸上也已经变得乌黑起来。

    赶紧坐下,调息打坐,想要用内力将体内的毒逼出来。不过感觉这太极神功的效果并不明显,只是一时间压制住了体内的毒,想要完全将所有的毒排出去,还得需要很长的时间。

    “也不知道宗大哥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听到外面的传来了一大批官兵的脚步声,他知道现在逃走已经完了。

    沙阳城此时已经来到了客栈的门口。

    龙弓子暗叫不好。只能让光释先自己躲了起来。自己先冲了出去。

    看到龙弓子冲了出来,那些官兵也是后退了几步,一时间不敢上前。

    龙弓子拔剑,站在人群中央。

    “小子,劝你不要做什么挣扎了,你这个魔道中人,你杀害了吴家一家人,我作为沙洋城的城主,自然是要给吴家人讨一个公道。”

    来了这么多官兵,练沙古城也都来了,自然沙阳城的居民也都是全部围了过来,他们也想看看,到底凶手是什么样的人。

    看到龙弓子这模样,脸上身上竟然都有有些发黑,这些百姓觉得他应该是修炼了什么魔功才变成这样的。所有的人都是议论纷纷。

    “现在这么多人在这里,你是跑不掉了,赶紧束手就擒吧。”

    沙古城倒是此时显得大义凛然,将事情都推给了龙弓子,而且正好也可以提高自己的声望。

    龙弓子是真没想到这沙古城竟然会这么卑鄙,还将自己说成了魔教之人,现在他身上有伤,而且还有毒,肯定不是这沙古城的对手。但是他也不会就这么坐以待毙。

    强行提起剑朝着沙古城冲去,龙弓子的内力现在有些使不上来,脚下变得凌乱无比,冲过来的剑法也杂乱无章。沙古城一个手都能应付得过来。

    一招探步,沙古城来到了龙弓子的身旁。凑到了他的耳旁。

    “小兄弟,你中了我的毒,马上就要死了。还是乖乖随我回去吧,到时候我让你死在宗青芷的面前如何?”

    强行使用了内力,现在龙弓子已经毒气攻心了。浑身已经开始疼痛起来,实在是没有了力气,晕死了过去。

    沙古城悄悄的噻给了他一粒药丸,这个药丸不是解药,但是能够止住好大一会龙弓子身上的毒了。他打算先将他带回去。

    将龙弓子抗在身上,然后对着众人道。

    “诸位此人就是杀害了吴家一家的恶魔,他本事邪教之人,可能是与人斗法,现在手了很严重的伤,所以我必须抓住这个机会将他一举拿下。”

    这些百姓个官兵,一个个都对沙古城赞赏不已。对于这个在这里呆了十多年内的城主,所有的人都很满意。

    “流云掌。”

    此时一个人正从空中跃了下来。一道极为强劲的掌法从手掌心轰出,直接逼向了沙古城。

    “是谁?”沙古城大叫不好,连忙将龙弓子丢了出去,身形后退。

    “师兄救人?”

    瞬间从眼前闪出一个身影将龙弓子抱了下来。此人正是青阳,一招燕子回巢来到了从空中落下来的宗青芷身旁。两人稳稳的站立在了这平地之上。

    等沙古城反应过来,立马又傻了眼,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你们两个,是怎么出来的?”这绝对不可能,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宗青芷上前一步,冷笑道:“只有你会算计别人?就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也会被被人算计?今日就是你的死期了,这沙阳城也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沙古城再怎么样也知道现在的请款十分不妙,眼前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任务,尤其是宗青芷,在他面前可不是刷刷花招就能够逃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