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衡山派也些时日了,龙弓子这段时间都在这衡山派养伤,恢复的速度让莫烟云都是感到有些惊讶。

    龙弓子正在衡山派闲逛,正好看到宗青芷在练剑,不禁坐在一旁观赏起来。也没有打扰他。

    这衡山派的剑招果然精妙无比啊,而且宗师哥剑法苍松有力,怎么感觉跟自己武当派的剑法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龙小兄弟啊,看你最近气色不错啊!最近在衡山住得也还习惯吧。”

    这会将剑收起,正好也看到了龙弓子,笑着上前打了个招呼。

    “宗师兄,这几日还多亏了你和青阳师兄的照顾,还有也要感谢衡山派的高人为我救治,要不是你们,我现在可能早就死了。”

    他这一番话倒是发自肺腑,这段时间确实不论是从生活上,还是身心上,都有极大收益。天天都是感受着这衡山的美景,跟着光释一起在衡山派闲逛,然后去莫烟云那里泡泡澡,可以说说的上是享受了吧。

    “你这剑法还真的厉害呢。”龙弓子赞叹道。

    “哈哈,龙小兄弟竟然这么看得起我这剑法,我这一套剑法啊,名为衡山幻剑术,还记得我跟你说过,我半年前去过武当派一次,正是受了你师傅卓清真人的指点,你师傅带我将悟了你们武当高深莫测的太极之道,可是使我受益匪浅,所以在一番领悟之下,将这衡山幻剑术演练成了一套阴阳幻剑术,不是我自夸自擂,这一招可是我的独门武功,厉害的紧。”

    宗青芷说的自己都笑了,当然这也只是在龙弓子面前才这么说罢了。

    笑了笑。龙弓子很喜欢眼前这个宗师兄,为人正直豪爽,讲义气,而且不做作。而且武功还高,能够认识这样的人也可以说是他的荣幸了。

    “对了,宗师兄,你在衡山派的师傅是谁呀,到底是谁才能将你教得这么厉害?”龙弓子也只是有些好奇,随口一问。

    没想到听到这话,宗青芷的神情却是黯然了一些。

    “我没有真正的师傅,在衡山派之中所有的人都是我的师傅。”

    也注意到了他神情的变化。“难,难道这样不好吗?”

    宗青芷叹了一口气。将剑收起,坐到了龙弓子的身旁。

    “龙小兄弟啊,实不相瞒,其实我从小就没有了双亲,我的双亲原本是衡山派的高手,后来被邪教之人所杀害,所以我特别痛恨这群邪教之人,纵使我又一身厉害的武功,不过比起这些武功,我更想要我的父母。”

    龙弓子一听这话,原来自己是提起了他的伤心事。这样说起来龙弓子也有些感慨了,只是他没有像宗青芷那般罢了。

    “宗大哥,其实,我也跟你一样,从小没有父母,我都不知道我的父母是干什么的,是生是死,也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或者说可能是我的父母将我抛弃了也说不定。”

    虽然龙弓子这番话有些感伤,但是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容。

    宗青芷抬起头看着他表情有些迷茫,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龙弓子又微笑着说道。

    “从小我就在山上和我大叔,三叔,太爷爷一起生活在一起,他们都对我非常非常的好,无比的疼爱我,虽然有时候也会严厉。小的时候我问他们我是从哪里来的,我三叔都会笑着骂我,你小子就是石头里面蹦出来的,就跟一直猴子一样,懂了不?我那时候还不懂事,有时候还真会对着石头叫爹妈。不过后来长大了,也明白了人是有由爹妈生出来的,所以我气冲冲的去找我三叔找他评理,问他为什么一直骗我。”

    说到这里,龙弓子顿了一下问到宗青芷:“宗师兄,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宗青芷一下听得入了神,想着继续往下听。

    “后来我去质问的时候,三叔就对我说,那你要是还你父母让你离开三叔,大叔和太爷爷,你愿不愿意啊。我当时楞了一下,如果让我离开你们,我宁愿不要我的父母。这时我才明白,只有身边的人才是最重要的,那些已经过去的就没有必要在太过较真了,所以现在我也过得很快乐。”

    “他们伴着我长大,后来我又认识了光释和林大哥庞大哥一行人,来到武当派,有了对我也很好的师傅,还有无微不至大师兄和二师兄。还有很多的人,将来也还有很多人,包括宗师兄还有青阳师兄,都是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人,所以现在想来还真是幸福的很。”

    听完龙弓子的这一番话,宗青芷的心里仿佛惊起了滔天骇浪。他的这一番话已经深深烙印在了心里,对啊,师傅们对我也是无微不至的关怀啊,视如己出,教我武功,教我做人。师兄师弟也对我很好,现在还有龙弓子这样的小兄弟,自己应该感到满足啊。

    收拾了一下内力的起伏,然后说道。

    “龙小兄弟,你的这一番话真的给我带来了太多感悟,同样的是失去了双亲。这些年,我一直活在对邪教之人的仇杀之中,而你却是很幸福的活着,或许我应该也要像你一样有这样的心境,你我都是无父无母之人,不过你不嫌弃的话,你做我的义弟如何,让我来做你义兄,我们就是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兄弟,以后也由我来保护你。”

    “真的吗?那太好了。”没想到宗青芷竟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龙弓子自然是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

    “宗大哥。”

    这一声叫得宗青芷心里那个痛快啊。

    “龙弟弟。”

    两人相继一笑。

    “宗大哥,你以后就叫我龙弓子吧,龙弟弟什么的感觉还是有点太怪了,哈哈。”

    这是青阳跟光释两个人也走了过来。看到两人正聊的欢,走了过来笑着问道。

    “看样子你们聊得挺来啊。”

    宗青芷一把搂着龙弓子的肩膀。

    “师兄,我来跟你介绍,这个以后就是我的弟弟了,以后你可得帮我多照顾啊。”

    青阳也很是奇怪,怎么这一会两人就成了兄弟。不过他也没多问,龙弓子本来也是他的人,就算宗青芷不说,他也会尽自己的力来帮他。

    “对了,你们两个怎么也来这里了?”

    来到了衡山派,光释见到莫烟云的功力之后,对莫烟云也是有一个小小的请求,那就是帮他看看她的体质,到底是为什么不能学习武功,修炼出内力,或者是因为得了什么病才这样的,这些年为了治好她,光中麒也带他寻访了很多名医,但是这些人连问题出在哪里都看不出来。只是说感觉脉象很奇怪罢了。

    宗青芷,青阳,龙弓子三人陪着光释来到这莫言语这里。

    其实她也没有报太大的希望,反正都这么多年了,她也都看开了。

    莫烟云却是也是见多识广的人,替光释把过脉之后,也确实是看出来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的体质竟然是传说的一脉体?”

    练他都感感到有些惊讶,他也是只在书中的记载上看到过,这么多年了也没有看到过真正有这个体质的人,连听都没听说过这样的人。

    众人脸上表情都很疑惑,互相干看着,到底何为一脉体,连莫烟云都是如此,他们自然更是第一次接触这个字样。

    “一脉体?”光释没头一皱:“莫前辈,这到底是什么体质啊。”

    莫烟云沉了一口气道。

    “人的身上一般都有十二条脉主脉,其中十条脉是用来连接和维持人的生命迹象,被称为命脉。另外还有两条脉就是用来修炼内力的脉,这两条脉也就是连接人的身体和内力的脉,也就是说想要将内力修炼出来运转至全身上下,就要靠着两条脉来作为交汇传导,我们习武之人的通常称之为任督二脉。”

    说到这里,几个人的心中都好像都能够有那么一点理解这个所谓的一脉体了。

    “看样子你们都猜出来了,没错这位姑娘,跟常人有所不同,她的身上只有十一条脉,也就是说除了那十条命脉之外,她就只有一条脉了,只是叫做任督一脉罢了,这就是他不能修炼出内力的原因。”

    莫烟云说的这些也是让众人见多识广,那既然能找出原因,就应该能有办法治好,至少龙弓子是这么想的,他也很希望光释能够学武,因为他知道,这其实是光释毕生的愿望。

    他有些急切的问道:“莫前辈,那您能不呢将她治好啊。”

    看到他这么急切的样子,莫烟云能够理解。不过他只能解释道。

    “这个,恐怕恕我无能为力,首先她这个只是一个体质,不是病。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她并不是不可以修炼。”

    这话一出,瞬间点燃了所有的希望。连光释尘封已久的心也有些颤动了。

    这是龙弓子突然单膝跪地,双手抱拳。

    “莫前辈,晚辈还请您将修炼之法传授给她,或者是说要有什么要求,需要取什么药草。不论什么事情。我一定竭尽全力给您办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