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话的意思龙弓子和光释都不是很懂,这群人闲着没事做吗?不是说好的要回去,怎么又要回到这里来?

    “宗大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宗青芷没有再多说什么。

    “到时候你们看好就知道了。”

    四人就在这树头上静静的等着,龙弓子发现这片树林怎么这么安静,连只麻雀都没有。一点都不像武当派的山林,就连在逍遥林都能够听得到鸟儿的叫声,说起来这也是比较奇怪的一件事情。

    果不其然,就像宗青芷所说的,大概一炷香时间后,那群人又回到了这里。这让龙弓子心里有些惊讶,他不明白这些人不是要走了吗?又回到这里干嘛?

    “大哥,怎么感觉不对劲啊,进来的时候也没有走这么久啊,怎么还找不到出去的路?”

    为首的那个人心中也是一沉,他也感觉到了,心中有些不安。

    “在走走吧,可能就快到了。”

    然后一伙人又离开了这里。

    等他们走后,龙弓子实在是有些忍不住问道。

    “宗大哥,这是为什么?”

    青阳也知道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就连光释都看出些端倪,这就跟他们花紫会一样,要是没有人带路,是绝对走不进来的,只有龙弓子尚未见过世面,还一头雾水。

    “宗大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们这些人应该还会再一次回到这里,或者说。”说到这里光释顿了一下。

    “或者说啥啊,光释,你倒是说呀。”龙弓子有些着急了,就连光释都知道了,只有自己一个人还蒙在鼓里。

    光释白了龙弓子一眼,随即说道。

    “或者说,他们永远也只能走回到这个地方。”

    “什么?不可能吧,你别吓我啊。”龙弓子不可置信,他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还是有鬼不成。

    “哈哈。”青阳这时笑了笑,感觉几人的气氛还是太紧张了,便开了句玩笑。

    “龙小兄弟,这光释姑娘这么聪明,你却,我都怀疑你们到底是不是亲兄妹了。”

    这话一出,惹得宗青芷也是笑了笑,但龙弓子和光释就很尴尬了。来衡山这么久了,也忘了提这个事了,还没有跟他们好好解释清楚的。

    “那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呢?”龙弓子赶紧先转移话题,打算到时候回去的时候在他跟他们解释算了。

    虽然小小的放松了一下,但是还是不能掉以轻心。

    “简单的说吧,这片树林里已经被布下了迷阵,所以从走进这个树林的这一刻起,他们就再也走不出去了,只能在这里面一直循环,找不到路的出口,走来走去最终还是会回到这个地方。”

    迷阵这个东西,龙弓子还是第一次听说过,难道真的有这么神奇?就算在怎么样,只要在来的路上做好记号,到时候按照记号走出去不就行了?至少他现在是这么想的。

    将想法说了出来,却是惹来了光释的无情嘲笑。

    “你去走一个试试?看看你到底能不能走出来?”

    龙弓子撇撇嘴,他才不会这么傻,没事找事情做。

    “话说回来,宗大哥,青阳大哥,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这里是个迷阵呢?”

    “龙小兄弟,你是不是都不知道迷阵到底是什么啊?你们武当的太极八卦阵可是这世上极为厉害的迷阵了,一旦布下来就算是你如果不是熟知这阵法奥妙的人,是绝对走不出来的。据说啊,就连合一境的人在里面,那也只能活活被困死。这也是我听师傅说的。他对这个阵法也是极为称赞。”

    青阳的这句话还真给龙弓子说中了。今天算是给龙弓子又长见识了,他没想到世上竟然还有如此奥妙的东西,合一的境界的高手啊,自己想都不敢想象,自己本派的迷阵还是别的本派的人告知的,说起来还是有些惭愧、

    太极八卦阵这个阵法他是深深的记在了心里,到时候回师门的时候,一定要好好问问师傅和师兄,真有像青阳大哥所说的这般厉害。

    但是他还是没弄明白,那现在自己处在的这个阵法当中到底是个什么来路呢?

    宗青芷解释道。

    “这个阵法啊,这个阵法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小阵法,就算是我们只要花上一些时间,也是能够破出来的?这些人老想着找出口是绝对找不出去的。但是就像你之前所说,在来的路上做一个记号,然后按照记号走就行了,只不过这个记号要反其道而行,将现在这个地方作为进口,阵法他是有一定的距离的,一直往外走,记号只要做到大概跟这个阵法一样远的距离,然后将这里当做出口,回到这里来,这样自然就能呢找到出口了。”

    大概听明白了宗青芷的意思,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等玄妙之处,那看样子自己也得多去好好了解一下了,不然到时一代大侠龙弓子被别人困死在一个简单的阵法里面,那就说不过去了。

    “宗大哥,虽然还不知道这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你是怎么发现这里是一处阵法的?”

    宗青芷笑了笑。

    “你忘了,我们从一开始进来的时候就是从树上上来的,所以站得高,看得远,自然是很容易的发现了这阵法,而且我们现在所在的这颗树上就是这个阵法的阵眼。就是只有站在这里才能够看到外边的地方和出去的路。”

    那群紫木帮的人在他们说话之际,又回到了这里。

    “大哥,我们是不是好像又回到了这个原地啊。”其中一个人惊恐的说道。

    这下所有的人都感觉到了不对劲,确实如此,走了这么久就一直在这个山里面转来转去,之前的进口根本就找不到了。而且走来走去又回到了原点。

    这些人都开始不安起来,一个个都变得躁动起来,甚至有些人眼里已经感受到了绝望。

    “我们是不是出不去了?”

    他们现在才发现,自己是中了那个小偷的计了,就是要把他们这些人活活困死在这里面。

    “安静点,安静。”你们大家别吵,我们这么多人想想办法肯定能出去的。”

    现在这里的人只有他还算是冷静一点,虽然没有任何办法,可只有想办法才能找到办法。一直抱怨的话就只能等死。

    “都怪你。”其中一个大汉已经按捺不住了,一个人上前直接扑到在这个为首之人的身上,死死的抓着他的衣领。直接上手揍了两拳。

    “要不是你带大家来这里非要抓这个什么小偷,我们会陷入到这样的局面吗?是你把大家都害了,想什么办法啊?能有什么好想的,我看这会八成是死定了。我家里还有妻儿在家等着,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在了这里,让我拿什么去养活他们啊。”

    面对这种内心的恐惧,大汉竟然是直接哭了起来。

    他们这里的人之前追了一路,现在偶绕着这个树林绕了好几圈,身体上也有些累了。这样的状态让他的心里早就崩溃了。

    “老李,老李,别这样。”其中还是有几个理智的人将他拉了开来。

    那个为首之人也没有责怪他,要是所有的人都乱成一团的话,那就真的只能等死了。站起身来,想了一会。

    “这样,我们这么多人围成一个圈,每个人朝着一个方向沿着一直走,在走的路上每个人都做一个记号,不管是谁,最后都要回到这里,到时候要是找到出口了,再将大家一起带出去,怎么样?还有,到时候找到出口的人千万要记得回来救大家。”

    现在也只要这一个办法了,这里的人也没有其他的好主意,也只能这样了,所有的人都按他所说的围成了一个大圈。就准备往外走。

    树上的宗青芷虽然觉得这个为首的还有些,但是就算是这样的话也是走不出去的,而且如果真的碰到那些要害他们的人,只会将他们一个个分散,逐个击破。

    现在他们也不清楚这到底是何人所为,到底有何用意,之前那个小乞丐也不见踪影。所以不能让他们就这样分散开来。只能出手帮一下他们了。

    宗青芷在树上摘了一片叶子,两指头捏住。弹指轻射。

    “嗖”手中的飞叶就像飞箭一样急速切出。击打在了远处的树干上,一片树叶竟然是深深的插进了树干之中。

    刚想要走的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身音吓了一跳?都互相看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那个小偷?所有的人都这样以为。顿时大喜。这小子肯定就藏在那附近,只要将他抓到了,不但东西能够找回来,而且还可以让他带着自己这等人出去。

    想到这里一个个又有了希望起来,所有的人都往声音处寻去,趁得还未走远赶紧将他抓住。

    “我们也走吧。弓子,你跟紧我的脚步,师兄你就在后面,我们先将这些人指引出去,千万要小心。”

    宗青芷边走边用树叶指引着他们,有他们的带路,自然是用不了多久,就有人发现了出口,一个个瞬间欣喜若狂。纷纷冲了出去,这个地方他们谁都不想在来了。

    将他们就出去后,他们却还是留在了这里面,倒要看看是什么人竟然在这里布下了一个迷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