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这些人走了之后,四人又继续往树林深处探去。

    “哎呀,扫兴,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坏,把他们都弄走了。”

    刚走了没多远,突然传来了一声稚嫩的声音。

    “什么?”

    宗青芷和青阳都是一怔。这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自己一行人已经很小心,可是竟然没有发现还有人在他们的的身边。

    “在这里呢!原来你么你这都没有发现我啊。”又是那个声音。

    几人猛然回头,正看到一个小孩模样的人,正坐在悠闲的坐在树枝上面,对着他们笑。

    这个小孩就是之前在衡阳城里面看到的那个小乞丐。手里也正提着他之前拿着的包袱。

    “你是谁?”青阳警惕的问到。

    他现在不得不十分谨慎,现在这个孩童模样的人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全超乎了他们的预料,这哪里还像个孩子啊。

    “你们小心,眼前这个人可能是高手乔转打扮而成的,千万不要被他这外表所蒙骗了。”

    “不对。他没有易容,他确实还是个小孩子。”

    这时光释突然说道,打断了青阳的话。

    “什么?光释姑娘,你是怎么知道的。”青阳和宗青芷都看向了她。

    光释沉声道。

    “我虽然不会武功,但是精通易容之术,这个小孩的脸上稚气青浮,根本没有任何易容的迹象。”

    龙弓子也面色难堪的点了点头,证明光释说的是真的。

    “莫非,难道他才年纪尚小就有如此功力?这不可能!”

    龙弓子也只有十六七岁,虽然算得上的资质上佳,还有别卓清这样的师傅,尽管如此,他的武功也只能说是在同龄人当中算是不错了,跟宗青芷青阳比的话,那还根本不是半点对手。而这个小孩,却连宗青芷都看穿不了,连他的动静都捕捉不到,这样的人那至少也是一方叫得上名号的高手了。

    正当四人疑惑之际,那个小乞丐说话了。

    “你们在讨论些什么啊?”

    小乞丐眨巴着眼睛看着四人。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在这里布下迷阵来”

    “我吗?我是木木每呀,这迷阵是我随便布着玩的,刚刚那些人一直追我,所以正好将他们带到这里。还想好好逗逗他们的,没想到你们竟然把那些人给放走了。说起来我还有些生气呢,都没有东西可以玩了。”

    他说的这些话句句都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什么叫做随便布阵?什么叫做没东西可以玩?先不说别的,这迷阵就算再怎么简单,其中也是有着许多种玄机,许多阵法上的高手,都是悉心研究是数十年,一般的小孩别说布阵,就连阵是什么都不知道,你特意教给他,他都不一定看得懂这其中的一星半点。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宗青芷一直盯着他,眼睛都没有离开过。

    “我想干什么?我就想要好好的玩啊?整天跟着爷爷一起都快要闷死在这里了。”坐在树上两腿摆动,仿佛不知道什么叫做危险。

    “你爷爷又是谁?”

    “我爷爷啊,我爷爷可是一个极为厉害的糟老头子,对我可好了,就是平时太爱管着我了。”

    听着这样的回答,当他们四个人不禁有些无语,哪有自己说自己爷爷的。

    再说了,现在的气氛可不是来跟你开玩笑的,可是很严肃很紧张,怎么就感觉一直被他带着?就这样几人一问一答,问了一会都没有问出个所以然。

    看样子对这个小孩不能用这样的语气了,得换个法子来,龙弓子提议道,不如让他来跟这个小孩说说。

    “你叫木木每对吧?”龙弓子的语气突然变得平和滑头起来。

    “对啊,对啊。”好奇的看向看向龙弓子,他感觉这个哥哥不像另外两个,生硬的要死,说起话来都没有意思。

    “木木每啊,那么高的树上可是很危险的,一不小心摔下去可是很疼的,要不我们到下面去坐着聊吧。”

    “哈哈。”

    露出了一丝笑容。木木每竟然直接站立起来。根本不管什么危险不危险,好像就不知道危险这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树上很安全的,根本不会摔下去。”

    说着还在那个上面蹦跶了几下,来证明自己所说的话,看上去实在有些吓人。跳的龙弓子四人心里是一惊一乍的。

    “你看,我说了没事吧。”

    “咔擦。”

    一声清脆的声音从木木每的脚下传来,那个树枝出现了一点断裂。

    “这下不好了,跳过头了。”木木每尴尬的摸了摸头。

    “啊呀。”

    一声尖叫,高速的往地下跌落去。这下可就十分危险了。

    “不好。”宗青芷暗叫道。离弦而俯冲的出去。想要将他救下,在怎么样,也是个小孩子。

    宗青芷的速度可以说是很快了,当木木每离地还有两尺左右,已经来到了他的身旁,正想要伸手将之抱起的时候。木木每突然空中翻了个跟头,两脚蹬在了树干上面,顺着树干直接跑了上去,又回到了另一根树枝上面。

    “你看我说了没事吧。”

    “哼”

    宗青芷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竟然是在戏耍自己。纵使平时不易动怒,这时候也有些生气起来,竟然被一个小孩子给耍了。但是抛开这些,心中更惊叹的还是他的轻功和反应程度。

    此时的木木每早就在树上笑的合不拢嘴了。几人却拿他没有任何办法。

    这小子还真是调皮。

    “木木每,你要是没有人陪你玩的话,我们陪你玩,如何,不过你要带我们去见你的爷爷怎么样啊?”龙弓子原本想着先跟他套套近乎,到时候熟了,自然会告诉他们一些事情的。

    一听要陪他玩,木木每的眼睛顿时来了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

    “好啊,我们玩捉迷藏吧,只要你们三个有一个能抓到我,就带你去见我爷爷。”

    刚说完还不等龙弓子开口,就一溜烟跑了出去。

    几人相视看了一眼,颇为无奈,说起来好歹也是名门正派的重要弟子,竟然几个人被一个小孩子耍的团团转,还得花着闲工夫配合他跟他一起玩?

    “其实我感觉这个小孩心里其实应该不坏,只是有些爱玩罢了。要不就玩玩也行,难得有这样的机会玩一玩。”青阳道。

    龙弓子笑了笑。

    “说起来我好像也是这么觉得的,你就在这里等着,我们去陪他玩玩,还真想看看他爷爷到底是何方神圣。”

    光释点点头。

    三个人朝着三个方向一闪而过,消失在了这树林当中。

    就这样在这树林里一个躲,三个追。

    衡山派的轻功在于飘,而武当派的梯云纵在于快。在这树林中穿梭,速度都不慢。

    既然感觉不到那小子的气息,就只能用肉眼寻找,在这林子里面一点点搜寻。这片林子,按照他们宗青芷的速度,逛个遍也就难么久的时间,他们还真不信,正面用轻功角逐,还抓不到他?

    龙弓子倒是没有一点点的去找,而是慢悠悠的在这树上游走,眼睛也是仔细的观察着视四周,他知道自己速度肯定不如宗大哥和青阳大哥,搜寻的事情就交给他们,自己所做的,就只要守株待兔了。而且自己并未离开光释太远,他一个女孩子独自待在那里,万一有什么情况,自己还能去救他。

    木木每此时确实就像一只欢快的小兔子,在树林里面走着,他可不会傻傻的在这树上跳来跳去,而是在这迷阵当中走,反正这阵是他自己布的,那自然是熟悉的很。

    三个人是分开而找,尽管这样,一时半会还没有遇到那小子的身影,他们不一样,再找的同时还要注意这迷阵的错乱,要是陷进去了,找起来就比较麻烦。

    宗青芷一边走一边将叶子洒向四周,这样就就能够大范围的寻找,而青阳则是在地面上寻找着。

    龙弓子看似是在认真寻找,实际上就是躺在树干上面休息。

    其实木木每一直没有刻意去躲避,这山林当中的杂草丛生,有些的地方太多的草根本走不了。所以他是看到哪里的路通就往哪里走,一直不停的跑啊跑。根本不知疲倦。

    “嗖”

    青阳好像听到附近传来了一些动静,连忙追上去看,结果连半个人影都找不到。

    “是在那边吗?”

    宗青芷也听到了一丝动静,过去之后也并没有找到什么东西。

    倒是一番寻找下来,宗青芷和青阳两个人碰在了一起,丝毫没有办法。

    “这些人是不是都跟不上自己啊,这么久了也没有看到他们动静。”

    想了一下可能是自己跑得太快了,他们跟不上。

    “算了算了,还是等等他们他们,就这样玩没有意思,他们找不到我,我去找他们不就行了?”自己一个人嘀咕道

    打定了主意,木木每飞身上了一颗数,想要找找这三人的影子。

    等待多时的龙弓子正好看到木木每从跳上树上,不由得大喜。他是背靠在树枝上面一动不动,木木每并没有发现他,他现在也不敢轻易动弹,因为两人就在一颗树上,只是隔着一根树干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