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老人一语中的,就仅仅看上这么一眼,已经把他们四个都看穿了。

    “前辈果然好眼力。”几人更是惊讶,看不穿老爷爷的实力也就算了,结果还被他看穿的一干二净。

    “看来你们都是门派之中重要的弟子啊,小子你过来。”昆仑老人指向龙弓子。

    有些意外,不知道突然叫上他干嘛,但还是老老实实走了过去。

    “不错,是个好苗子,太极神功可是我也一直想学的内功啊,可是始终没有机会,这其中的奥妙就连我也想来参透参透,想不到你竟然把太极身体修炼出来了?”

    当初别卓清发现龙弓子练出了太极神体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他,他跟王焱林淼两人说的时候,龙弓子那会还正在昏迷呢。所以自然是不知道太极神体这个东西。

    听昆仑老人说起的时候还有些不明所以,遂问道。

    昆仑老人的态度的确很慈祥,对于几个晚辈他也算是比较有耐心。

    耐心的跟龙弓子解释了一遍,他这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心中有些纳闷,按理来说的话师傅应该知道这件事啊,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呢?

    随后昆仑老人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

    “你小子,体内还有一些东西,实在是有趣啊。”

    只是稍微一提,便不在说这个事了。

    龙弓子有里有些慌,到底是什么东西吗,让连昆仑老人这样的人都感到惊讶,不会是看穿自己还会地拳吧,那要真是这样的话,那真的太厉害了。但看到老人不在提起此事,心中也是暗自放心下来。

    说过龙弓子又看向了宗青芷和青阳。

    “你们两个小娃子。资质也还不错,但是你们两人都有一个同样的毛病,那就是心中还有着一丝杂念,你们的内息和武功也同样是如此,但是好在你们两没有迷失本心,心中还是有正气。所以定然是可塑之才。”

    宗青芷和青阳两个人对看了一眼,点了点头,两人都心中有所明白。对着昆仑老人双手抱拳。

    “多谢前辈指点。”

    昆仑老人笑了笑,这群娃子,心境都很不错,自己也算是指点一番,就算是缘分吧。

    “好,好。”最后看向了光释:“小女娃子,你可是生不逢时啊,你这一脉体到现在多半是费了。这个世上想要找出一脉体的修炼方法实在太难太难了,虽然曾经我倒是认识一个一脉体大成的绝世高手,不过那个老婆子现在也不知道死了没有。估计想找也找不到了,所以我也无能为力。”

    这时木木每端着茶水进来了,给每个人都泡上了一杯茶。

    “爷爷,你们都在讲些什么啊?什么时候才能让他们跟我一起玩啊。”

    “你小子啊,一天到晚无忧无虑的就知道玩。”

    看着现在的木木每,昆仑老人很是欣慰,溺爱的将他拉倒了自己身边。

    “木木每虽然调皮了些,但是还是很厉害的,他的轻功估计都比我们都厉害呢。”

    龙弓子子由衷的赞叹道,当然,有这样的爷爷教自己,不厉害都不行啊,也算之给之前的不解有了一个解释了。

    “木木每啊,他的妈妈是我的曾孙女,叫做林梅,那也是我的掌上明珠啊!后来啊,找了一个负心人,我多次告诫过她,可是却不听我这个爷爷的。”说到这里,昆仑老人神色有些暗淡:“最后被那个人给抛弃了,等我找到她的时候,就只有一具自杀的尸体,留下了刚出生的木木每。老夫看着自己爱孙女的尸身冰凉的躺在自己的面前,如何不怒,一怒之下杀了他家十余名归一境的高手,可是再怎么样也救不回他的命了。”

    四人静静的听着昆仑老人讲的话,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跟他们这些小辈说这些东西,可能只是想找人诉说一下吧。他们也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或者应该说些什么。

    “好了,跟你们尽说一些没用的东西,别怪我老头子,虽然这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但是我就是忍不住说出来,你们几个小友,这一次能来到我这里,算是我们之间的缘分,我也就是发发牢骚罢了,还有啊时候也不早了,你们差不多也应该回去了。”

    这算是叫自己等人离开了吗?本来还想着,就算没有得到什么实质的东西,坐下来听听林爷爷讲讲江湖上的事情,开开眼界也好啊。这也太突然了。

    不过都已经下了逐客令,那也,走的时候正好想起了木木每之前带回来的那个包袱。想着如果按照木木每的玩心,很可能是半路抢过来的,要是这样的话,也可能是什么重要的东西,还是还给别人算了。

    昆仑老人自然是不会看重这些东西,将包袱丢给了他们。

    等待四人走后,昆仑老人牵起了木木每的小手。

    “孙子啊,这一次可真是见到了一个有趣的人啊,或许,我们不应该再继续躲躲藏藏了,是时候去会会那群老不死的人了。”

    四人按照昆仑老人指引的秘诀,一点点的走出了这片树林。

    出来之后感觉一阵莫名的舒心,就刚刚在里面的那个气氛实在是让他们不好受。但是依旧没有忘记临走之前昆仑老人说的话。

    “你们几个,以后就不要来这里找我了,我可能不会在住在这里了,今日来过这里的事情,就不要跟任何人说起,包括你们门派中的师傅。我相信你们能够做得到。这一次的想见见,我也许只是你们生命中的过客,还有啊,以后等缘分到了,我相信,我们还会在见面的。”

    不知道后面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反正不管怎么样,虽然没有呆多久,但是这一趟没有白来,只是有很多东西他们还不理解罢了。总体来说,实在是感觉太妙了。

    老人叫他们不要乱说,那自然也是任何人都不会说去,这就是原则问题。

    四个回到了衡阳城,这个包袱里面也不知道装的什么东西。别人的东西还是不轻易打开来看。不过摸上去里面好像是一些金银首饰还有一本书。

    龙弓之不知道刚刚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看上去有点像坏人,但是在树林里面看到那个为首之人的举动,又感觉不像是那么坏。

    只是现在到哪里去找他们呢?

    “跟我来吧,我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宗青芷笑道。

    现在的时候还早,所以一起走一趟吧。一路上宗青芷也给龙弓子和光释说了一些衡阳城的事情。

    这衡阳城可是大城,有着朝廷命官,也有着重兵把守,这南头和北头分别有着两个大仓库,也是这衡阳城的仓库。前者是粮仓,后者是物仓,而这么大的仓库总要有许多劳动力,而这些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渐渐发展成了一个小帮派,南头的叫做蛮牛帮,北头的叫做烈马帮。

    被称为南牛北马,在这衡阳城之内倒是颇有一些名气,这些人倒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博一些噱头罢了,这一南一北,自然就是有些竞争,所以他们长期以来也就是对头。这些人倒也没有做过什么坏事,说起来也是朝廷卖力的人,官府自然是不会去管他们。倒成了这衡阳城里面的名正言顺的两大帮派。这也是衡阳城里的人津津乐道的事情。

    刚刚那些个追木木每的就是南牛帮的人。

    所以他们一行人现在就是正要去往南边的粮仓。刚走到南头,就发现仓库门前聚集了一伙人。

    “我劝你们赶紧将那本秘籍交出来,不然真当我们烈马帮的人是傻子不成?”

    “不管你们信不信,我都已经跟你们说了,现在我最后再说一遍,那个装着秘籍的包袱,被一个小屁孩给抢走了,他带着我们进了山里面,害的我们差点被困死在里面,要不是有人冥冥中跟我们之路,到现在我们还出不来,我们手里根本就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个说话之人正是刚刚困在那树林之内为首的那个人。

    “你真当我们三岁小孩不成?随便弄个这么荒唐的理由就来糊弄我们?你要是不交的话,可别怪我们今天不客气?”

    “哼,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事情就是这样子,你不信我也没有办法,劝你们不要欺人太甚,还有谁规定的那本秘籍就一定是你们的?你如果继续闹下去的话,还真以为我们蛮牛帮还拍了你们不成?”

    “好,好,李富水,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

    说着两帮人就各自拿起了手中的武器,一股就要作势待发的样子。

    一旁的龙弓子一行人,也看出来了,现在这两帮人,看来火气十足啊,只是其中还真的是有些误会,看样子不争个你私我活是不会罢休的了。

    宗青芷自然是不想他们两帮人打起来,造成没有必要的受伤,所以也是走了过去先组织阻止他们在说。

    对着两帮的人大声的喊道。

    “你们要的那个包袱正在我的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