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帮的人正要拼个你死我活,却听到了宗青芷的声音,全都向他们这边看过来。

    宗青芷手里拿着那个包袱朝着他们走去。想要归还给他们。

    烈马帮的人眼中只有那个包袱,根本不管来的人是谁,为首的那个人看到既然有人送上门来了,心中大喜,那自己也难得跟这些蛮牛帮的人费劲了。连忙朝着宗青芷大摇大摆走了过去。

    “原来是你们这些人拿了了我的秘籍,赶紧给我将那包袱拿过来,这个事情我就算了,不然要你们好看。”

    本来是想跟他们解释清楚,避免一场没有必要的矛盾,才走过去想把这个包袱交个他们,但是这烈马帮人的语气和态度。那怕是有些找错人了。

    宗青芷直接无视了烈马帮的那个人,走到了李富水的旁边。

    “这个包袱是你们的吧,正好我在路上捡到的,所以拿来还给你们,你们可要收好了,被让有些白眼狼抢走了。”

    看着这几人将包袱送到自己手里,这些人都是张开嘴,全部愣在那里,这个包袱他们是亲眼看到那个小乞丐带进了那片树林之中,说起那片树林,他们这些人是再也不想进去第二次了。他们为什么会找到这个包袱,而且还交到了自己的手上。

    先不说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是眼前这样可是得罪了这烈马帮的人啊,这群人他们蛮牛帮可不怕,但是迁就到别人身上,那就没必要了,何况谁都看得出来,他这是在帮自己一伙人。

    “哎呀,你他娘的,你谁啊?变着法子骂我们是白眼狼以为我听不出来?不长眼睛是把?你知道我们是谁不?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打趴下?”

    那个烈马帮为首的人对着宗青芷威胁道。宗青芷两手伸出,假装做了一个伸懒腰的姿势,却完全无视了那个烈马帮之人。

    “哎呀,好了,东西送完了,我们也该回去了,走吧,倒是回去晚了,那就不好了。”

    青阳一行人也似笑非笑的点点头。

    “唉,那既然都这么晚了,也只好先回去了。”龙弓子感觉还没有尽兴,表现得非常不情愿。

    “你给我站住?”见到竟然有人敢如此无视他的存在,那人变得极为暴怒。现在的天色这么早,哪里就晚了:“既然你们这么不识抬举,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给我弄死他们?得让他知道这衡阳城里面到底什么人是他们惹不起的。”

    一个手底下的工头拿着榔头就朝着宗青芷砸去,可宗青芷仿佛就没有看到他来了,丝毫不回头。

    “小心。”蛮牛帮的李富水一看,暗叫不好,连忙大声呼喊道。

    眼看手里的这榔头就要砸到了宗青芷的头上。蛮牛帮的人已经来不及上去救他了。所以只能别过头不敢看,这一榔头砸下来,脑袋都怕是要被砸开花。

    “啊呀。”突然传来一声惨叫,那榔头就要砸下来的时候,那个手底下的工头死死的捂着自己的手,跪在了宗青芷的身后,脸上表情痛苦不堪,惨叫连连,那榔头也滚落到一旁。

    这是怎么回事?蛮牛帮和烈马帮的人都看傻了。

    宗青芷回过头来,感到很奇怪。

    “咦,你干嘛跪在我的面前啊,行这么大的礼,好像不太妥吧。快起来,快起来。”说着就要作势去扶他。

    烈马帮为首之人也吓了一跳,吩咐旁边的手下。

    “你们几个一起去,这人有些邪门,一起上,看他能怎么办?”

    “是。”

    这次出来了四个人,其中一个手里还拿着一把刀。看样子是想一下砍死宗青芷。

    刚刚冲到宗青芷的面前,又是四声惨叫,四个人全部倒在了地上惨叫,有捂着手的,有抱着头的还有捂着腿的。躺在地上棍滚来滚去,哀嚎连天。

    那个手里本来是拿剑的人,手中的剑也正好落到了之前一个人的腿上,砍出了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又是一阵惨叫。

    “什么?”烈火帮的那个为首的人,吓得有些不轻,这些人就感觉中了邪一样的,什么东西都没有碰到,却都倒在了地上痛苦万分

    青阳在后面笑了笑,原来一直是他在用内力暗暗隔空打在了那几人的身上。才会有现在这一幕。

    这烈马帮的人一个个都不敢放肆了,还以为是宗青芷搞的鬼。

    “你到底是什么人,刚刚到底用了什么邪门招式。”

    “我吗?我就只是将这个包袱还回来的人啊?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龙弓子也是笑了笑,没想到宗大哥还有这么爱玩的一面,不过这群人先出言不逊,也只能是自己活该了。偏偏惹到了宗大哥的头上。

    蛮牛帮的人这才知道原来这些人才是真正的高人。

    “你,你们几个,竟然敢得罪我们烈马帮的人,你有种给我等着,等会回北头禀告帮主,有你好看的。”说着就带着手下跑开了这里。

    看这样子这个人还是没有悔改啊,不过倒是溜得挺快,李富水望着他跟看傻子样子,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不了不该得罪的人吗?还想着过来报复,烈马帮有这样的人,真的是悲哀啊。

    宗青芷笑了笑。朝着他说道。

    “我是衡山派的弟子,现在可没有功夫在这等你了,你要找麻烦,就来衡山派找我吧。”

    只听到远处传来一声普通,那烈马帮为首的那个人,竟然听到这话,一个趔趄摔倒在了地上。惹得众人大笑起来。然后才爬起身跟见了鬼似的,落荒而逃。

    “几位原来是衡山派的高人,我李富水还多谢几位大侠的相助。”

    轻轻摆了摆手。

    “不必多谢,我们也只是看他们有些不顺眼罢了。”

    “对了,你这里面到底是个什么秘籍?竟然这人态度如此强硬?还有这秘籍到底是谁的?”龙弓子有些好奇。

    李富水听到这话,立马将包袱打开来,眼前的这几位可是衡山派的高人,他可是惹不起,就算要抢走自己手中的东西,那他们也没有办法。

    包袱里面果然如他们所想,掉出来一些金银首饰。而那本秘籍其实也就是一本普通的拳法,名为《刀掌拳》,龙弓子他们自然是看不上,只是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那可是很珍贵的宝贝了。要是两边的人谁能够学会这上面的秘籍,实力就肯定要比对方厉害了。

    而事情的发展就是两帮的人同时找到了这个包袱,而烈马帮的人却想着占为己用,所以才有个刚刚的事情。

    既然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就跟他们告辞了。回到了衡山派之中。

    龙弓子虽然身体好得差不多了,但是还没有恢复到最好的状态,所以还的去泡上一次药桶。也就是说过了今日,自己就完全好了。

    晚些的时候龙弓子带着叫上了宗青芷和青阳两人。

    一个事情就是把他跟光释的关系解释了清楚,以免他们一直误会。

    还有就是,这来衡山派也已经有十天半个月了,本来自己就是出来历练的,虽然很舍不的这里,还有两位大哥,但是不管怎么样,也得离开了,表示了这段时间对自己照顾的疗伤的感谢,要是一直待在这里,那可能就真的不想走了。

    宗青芷他们也能够理解,虽然他跟龙弓子的想法差不多,而且好不容易又收了这么一个弟弟,但是他毕竟不是衡山派之人,衡山派教的东西更武当派大不一样,待在这里,学不到更多的东西。

    拿来了一壶美酒,打算这最后一晚上,就当给龙弓子和光释送别。他知道龙弓子是不喝酒之人,今天晚上他们也有些坏心思。

    “龙小兄弟,这酒可是好东西啊,你就喝一口吧。”青阳劝到,然后自己一杯干了下去。

    宗青芷也是劝了起来。

    “是啊,作为一个男人,迟早是要学会喝酒的。”

    龙弓子也不多推辞,气势他早就对这个酒也很好奇,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喝酒,看上去跟水也没有什么区别啊,到底是个什么味道?倒了一杯,还没等宗青芷反应过来,直接一口气就跟喝水一样的喝了下去。

    “咳,咳。这是什么鬼味道啊。好难喝啊,辣死我了。直接被一口呛到眼泪都留了出来,整个喉咙就感觉跟火烧一样,难受得不行。

    “哈哈。”桌上的另外三人看着他这样子也是笑了起来。

    这是龙弓子第一次,一口酒下去,就直接醉倒了天亮。第二天起来还有些晕乎乎的,后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都已经不记得了。

    这段时间在衡山派,除了宗青芷和青阳,他们也认识了不少的弟子,这些人纷纷也是过来送一送他们,连莫烟云也来了。他可是很看好龙弓子。

    “诸位衡山派的师兄师弟师姐师妹们,还有莫师伯,这段时间承蒙你们照顾了,衡山派的恩情,我一定会记在心中的。”

    莫烟云笑了笑:“倒是后回到武当派,可是带我像你师傅问好啊。”

    龙弓子笑着点了点头。

    宗青芷对龙弓子是真的很不舍,也是龙弓子解开了自己多年心结。

    “弟弟,无论什么时候,遇到什么事情,来衡山找宗大哥,我一定会站在你身后的。”

    这话说的龙弓子眼眶有些湿润了。重重的点了点头。

    最后再一次跟各位告别之后,龙弓子和光释终于是驾马离开了衡山派的山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