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在场的不光是看客还是赌场里的人都十分震惊,还有龙弓子。

    “光释,你是不是疯了?一下子全压光了,输了就什么都没了。”他还以为是光释有些不理智了,连忙想劝住她。

    光释直接选择无视了龙弓子。

    “怎么样?来不来啊?”

    “来啊,当然是欢迎至极。”小二的眼睛已经笑的快要睁不开了,既然你要来找死,那我们也只能替你收尸了。

    “不过我有一个要求。”这是后光释又说到。

    众人一愣?还有要求?赌钱就赌钱,还能有啥要求。

    小二也懒得管他,反正无论怎样,你这五百两银子是跑不了了,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怕你耍赖不成?

    “不知道姑娘有什么要求呢?”

    光释对着骰将道,这一把,我怎么说也押了五百两,之前输了也有快三百两了,所以这一次的骰子,让我来摇怎么样?

    “这?”小二心中一嘀咕,到底是要耍什么花样?眼神又朝着骰将看了看。一个询问的眼神。

    骰将朝他点了点头,示意没有问题。

    小二这才放心下来,要是真的凭运气,万一让他赢了,那岂不是亏大了。

    光释邪魅的一笑,接过了骰将手中的盒子。然后小声对龙弓子道:“你待会盯准了那个骰将,当他的手碰到桌面上的时候,你也将手放上去,要是感觉到,桌上有其他的内力传来,你就同样用内力将其顶回去,动静不要太大,千万不要把桌子震烂了。”

    不知道光释这到底是什么用意,但是总觉她他让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

    “那现在就开始了。”

    盒子的底下是没有骰子的,一般的人之能做到用盒子将骰子盖住,在桌子上摇来摇去,像一些厉害的骰将就能做到将盒子在半空中摇晃,而里面的骰子不掉下来。

    光释拿起盒子,轻轻的将骰子抚起。直接抛入了空中,然后在盒子落下来的时候,半空中将盒子接住,就直接摇了起来,里面的骰子不但没有掉出来,而且摇晃碰撞的声音极为清脆,整齐。

    她这一套,摇骰子的动作,整个行云流水,在场的人一看,原来这个小女娃子才是个真正的高手。这动作像是比骰将还要摇得好,让人发出一阵赞叹。

    赌场的人眉头也是有些皱了皱,没想到竟然碰到了对手?不过不管怎么样,想从我这们这里赢钱,那是不可能的。

    将手中的盒子,轻轻的放在了桌子上面。

    学着骰将之前的话语。

    “买大。买小,买定离手。”

    光释的声音很好听,一时间这里的人都有些不敢下注。

    小二一看,才说道:“这位姑娘这把所摇的,同样输赢照赔,尽管押。”

    这才有人陆陆续续的押钱,既然是这位姑娘摇的,他们也都自然是放心一些,这才是真的靠运气,所以有些人竟然还押的不少。

    这是轮到光释了:“那我可要押了,这五百两银子到底押什么好了?”

    假装在桌子上扫视了一圈,他可不像龙弓子一样,只会买大买小。

    “既然这样,那我这五百两干脆就押豹子吧。”

    将手中的银票放在了豹子那里。

    龙弓子还不知道豹子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看到众人的表情,都是一阵惊呼,然后又是都摇了摇头。

    还以为这女娃子是个高手呢,原来也是瞎玩,押什么不好去押豹子啊。

    光释眼眸中只有轻轻的笑意,打着什么主意,只有她自己一个人知道。

    但骰将眼里可不可不这么想,刚刚光释摇色子的时候,实在是摇出来的声音太整齐了,连他都没有听出来,到底摇的是什么东西,根本不敢贸然下手,不过现在她押的是豹子,就算是真的,只要自己轻轻一发功,骰子轻轻的动一下,那豹子的可能就非常的小了。

    “可以开了吗?”

    骰将冷哼一声,双手自然的放在了桌子上面。

    “开吧。”

    瞬间将内力通过手掌震到桌子上面,想要改变骰子的方位。龙弓子一看骰将这动作,立马想起了光释和他讲的,也同样是把手放在桌子上面。果然感受到一股微弱的内力在桌子上面,他也不含糊,直接将太极神功轻柔的内力稳稳的传到了桌子里面,直接将骰将那点微薄的内力弹了出去。

    “什么?”骰将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柔力,就好像轻轻的将自己推了出去般的感觉,这是哪里来的感觉?当看到光释就要将盒子打开了,想要再靠近桌边已经晚了。

    将盒子打开来。

    “六六六,十八点,大,不过好像还真的是豹子啊。”光释装出很惊讶的表情,竟然真的中了。

    骰将的眼神中全是不可思议,在场的赌客,看客,也无不目瞪口呆。原来这两人才是深藏不漏,手段如此高明。看来这一次怕是有些麻烦了。

    “这怎么可能?”龙弓子在旁边人的解释下,更是嘴巴张得老大了。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豹子原来就是摇出来的三个骰子一模一样。出现这样的状况,那运气是要有多好?当然也是整个里面最大的,可以翻上一百倍。

    也就是说,光释押了五百两银子,那岂不是直接银了五万两银子,掰了掰手指,确定自己没有算错,五万两银子,那不就是五百两金子啊。

    “赚,赚翻了。光释,你太厉害了?”龙弓子拉起她的手,有些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光释连忙将手甩开,没好气的看着龙弓子。

    “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小二的脸现在阴沉的可怕,骰将也只能一脸茫然的朝他摇摇头,没想到在这两个毛头小子手里翻了船。不过还是强行装着笑容。

    “姑娘好手段,竟然赢了五百两黄金。不过这么多钱,准备起来有些困难,还请稍等。”小二说着就离开这里,头也不回朝着内屋走去。

    骰将对着众人道。

    “今日我么赌场就开到这里了,五百两黄金一下还周转不过来,大家明天再来玩吧。”

    这话一出,大多数人都立马起身离开了这里,大概明白了要发生什么事情,心里也只能为他们两个祈祷了。

    屋子里,就剩下了一些零零散散的人。

    突然有个人过去将赌坊的大门关上了。

    “等等,我们还没出去呢?这还有人也没走啊?怎么就关上了?金子还没给我们呢?”

    光释已经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这些赌场一般就靠着坑蒙拐骗来做生意,要是真的有厉害的人赢了钱,就会使用暴力,来让他们屈服,所以赌场里面一般都有许多厉害的打手,刚刚那个骰将就是一个修炼出了内力的凝气境的人。

    从屋内走出来了十几个人,个个身体健壮,手里头拿着粗长的木棍,还有那个小二在一旁阴狠的看着龙弓子。

    “不用看了,这里现在已经全部都是我们的人了,不错啊?你们竟然骗到我们的头上来了,看来不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你们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今天非打算你们两只手不可。”

    龙弓子神色也变得凌厉起来,知道他到现在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不过好在也算是明白过来了。

    对于这种人,明明这是强盗的行为,还非得赖到别人的头上,实在是可恶啊。而且这里留下的几个看客原来一直都是他们人,龙弓子记得他们,自己赌钱的时候就是他们叫得最激动,原来是一伙的。

    “你们要干什么?”

    小二冷笑一声。

    “我们要干什么,你还不清楚吗?给我上。”

    挥着棍子朝着光释和龙弓子袭来。这点人对龙弓子来说简直就是小意思。只是还得需要保护光释。

    这棍子四面八方的砸来,还是有些危险,龙弓子此时已经来不及拔剑,将内力运到了手臂之上,硬生生的档下了这数根棍子,这些人都只是一些普通人,虽然靠着一身蛮力,但棍法是杂乱无章,毫无招式可言。

    硬生生的将棍子扛开,那几个人都傻了,以为自己砸到了铁板上面。龙弓子反手将这些棍子抓在手里,借力一扯,都没有碰到这些人,就已经自己被带到了地上。

    这些人之能将矛头对着光释,只是以龙弓子的速度,这些人根本就近不了身,她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站在原地看好就行了。

    一看这些人竟然奈何不了他,骰将亲自出手,从远处飞跳而来,一掌朝着龙弓子拍来,龙弓子丝毫不惊慌,以掌变拳,释放出了一丝地若游龙的气息,骰将没有有落地,就又半空中飞了出去。直接把之前的赌桌给砸开了两半。

    这个手臂好像已经废了。

    现在这个场面,就只剩下那个小二了。

    龙弓子提拳对着他?怎么样?还有厉害的人吗?都叫出来,不然你也会跟他们一样。

    小二完全不知道眼前两个人能有这么厉害,应该来说,是没想到这个被自己骗的团团转的小子能有这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