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看到这等架势,怎么还敢造次,只能服软。(书=-屋*0小-}说-+网)看来是踢到硬茬了,两眼四转,不知道在打着什么鬼主意。

    “这位小兄弟啊,是小的我有眼不识泰山,还请你高抬贵手啊,你们的金子,我这就去拿,这就去。”小二谄媚道。

    龙弓子拍了拍手,笑着看着光释,示意这里已经搞定。

    “对了,既然你也看到我的实力了,就赶紧把钱拿来,对了,我们要金票,这么多金子待在身上,怪重的。”

    小二连忙点头哈腰,恭恭敬敬。然后就要往门口走去。

    “等等,你要去哪?”

    还以为他要乘机逃跑,立马叫住了他。

    现在听到龙弓子的声音,小二就是一惊,连忙说道。

    “两位有所不知啊,我们这小赌坊,一下子拿不出来那么多金子啊,所以得去我们大掌柜那里拿,要是二位若是不信的话,可以跟我走一趟,我保证到时候将金票如数奉上。”

    想了一下,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样,大不了也就多走一趟。

    随着小二走了出去,外面的人之前还有一些赌坊里的人,正在外面等着,也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动静还不小。看样子,那个小兄弟应该是被修理得挺惨啊。心中也是有些不忍

    结果看到小二领着他们两个在前面走,难道这两个人将那些人都打服软了?

    龙弓子和光释跟在后面一直走着。

    “光释,你刚刚那是怎么做到的啊,这么厉害?连豹子都能摇出来。”

    在路上的时候龙弓子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他也看出来了,光释其实比他厉害多了。

    光释笑了笑,

    “你忘记我跟你以前说过的了,我们花紫会自从隐世之后,就专门钻研一些奇门招数,什么江湖技能都在行,这赌术自然也是不列外,所以这赌术对我来说不在话下,虽然我也只学到了一点,对付一般的人可是没有什么问题,”

    原来如此,这花紫会现在在龙弓子心里是越来越神秘了,自己有机会一定要去看看。

    “我们学习这赌术也只是为了不被别人骗,俗话说十个赌局九个骗,你啊,刚刚就被他们骗得团团转。”

    有些不解?那些人到底是怎么骗自己的呢?

    光释又解释道。

    “这些人根本就是联合起来骗你的,首先那个骰将会本身就是会赌术的人,能够通过摇骰子的技巧,摇到自己想要的点数,无论是大小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而且就算那你押对了,他们只要用内力,轻轻的震动桌子,就能够改变骰子的方位,然后听风辨耳,能够听出来,到底是几点。我不会内力,所以才让你那样做。”

    确实是这样,龙弓子也想起来了,还好自己用内力将那个骰将的内力震了出去,不然还真就输了。

    “而且旁边很多劝你的赌客,就是他们的人,一直教唆你,前面让你赢钱尝点甜头,后面就让你一直输,一般没有定力的人,是一直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想要将钱赢回来,结果越输越多,所以一切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中。”

    听了这番解释,龙弓子是恍然大悟,难怪自己后面怎么赌都输。

    “哼,这也他可恶了,原来一直在算计我。”上前准备就找那个小二理论,看样子自己之前在赌坊里面就不应该留手的。要好好的教训他们一番,才能让他们多长点记性。

    结果光释却拉住了他,摇了摇头。

    “算了吧。反正你都已经被骗了,现在你才是应该长记性才对。”

    小二回头看着龙弓子。

    “小兄弟还有什么事情要吩咐的吗?”

    “没有,好生带你的路。”光释道。

    几人又继续走着。

    两人一直跟着小二走着,走了好一会还没有到,看着要去的地方,怎么感觉是走往衡阳城的北头?要是这样走下去,岂不是到了烈马帮的地方?

    有些疑惑,但是还是一直跟在了小二的后面。

    果然,走了好一会而之后,就看到了一个大仓库,跟在南边的满牛帮的仓库差不多。

    仓库的门前有着两个看守的人,不过他们那哪叫看守,两人直接躲在了阴凉的地方,坐在了地上,中间还有着一壶小酒,喝的两人有些上头,脸上通红,很是惬意。

    “两位,就是在这里了,你们稍等我,我去报告一下我们的大掌柜。”说完就一溜烟跑进了那里边的小房子当中。

    龙弓子和光释也只能在外面等候。

    只是没想到,小二进去了好大一会后,却迟迟不见出来,难道是在耍自己?

    “小二,你倒是快点跟我还钱来。”虽然他们没有什么事情,但是也站在那等了好大一会,实在是有些等不及了,于是朝着里面呼喊道。

    可是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才感觉到自己背着小二给耍了,龙弓子有些生气,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别怪自己来硬的了。

    倒是坐在那门口喝酒的两个人,朝着龙弓子和光释看来。

    “什么人,在我们烈马帮里面大喊大叫的,不知道这里是烈马帮的地方吗?”

    龙弓子不予理会,看这样子这小二之前所说的大掌柜就是他们烈马帮这些人了,昨天在南边仓库的时候,他对着烈马帮的人可是没有什么好映像。

    “哼,又是这烈马帮之人。”

    “赌坊的小二,我最后再说一遍,你最好赶紧带着我们的五百两金票立马出来,不然我要你们好看。”

    看到龙弓子不听自己话,那两个喝酒之人也是站了起来。

    “哎呀,小子,你是不是活得不耐烦了,还是聋了,听不到大爷的话啊。”放下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来就朝着龙弓子和光释走去。

    这几个人在龙弓子眼中都不重要,他现在不管是谁,要找的只有之前那个小二,赌坊骗我先不说,现在竟然还骗我,你以为逃到这里就拿他没有办法了吗?

    依旧是无视了他们两个,龙弓子带着光释,直接朝着里面走去。

    那两人心中不由得一怒,本来他们就喝了点酒,又三番两次被人当做空气,心中瞬间一股怒气,顺手在仓库旁边拿气一把钢叉,朝着龙弓子就走了过去。

    光释扯了扯龙弓子的衣角,示意他们过来了。

    抬起头看了看他们一眼。看样子这小二就是烈马帮的人了。既然你们送上来就别怪我不客气。

    龙弓子在衡山派的这十几天还是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就是拳脚上的功夫,所以他现在又掌握了一门本事,那就是对地若游龙这一招威力的控制。虽然他依旧还没有尝试过这一招的最大威力到底如何,但是先在好歹能够将这一招使出来,而不使自己虚脱了。

    一拳打过去,两个人还在大摇大摆的走过来,走着走着就被打出去三五米远,躺在地上哀嚎连天。

    听到外面的动静,烈马帮的人才陆陆续续的仓库两边的房子当中走了出来。

    这些人,要么就不出来,要么一出来就出来上百个?

    光释被这阵仗有些吓到了,往后退了几步,站到龙弓子的身后,怎么一下子这么多人?

    龙弓子示意她没什么大事。

    其中一个穿着比较华丽的人从中间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人,若果没有猜错的话,这个人就是烈马帮的帮主了。

    “小子,你来我们这烈马帮闹事情,请问你有没有在这衡阳城好好打听打听,我们到底是谁?听说你要找人是把?来来来,我烈马帮所有的人现在都在这里了,你亲自来挑,你告诉我,我马三来跟你找如何啊?”这马三的口气十分的轻佻,动作也和夸张,实在是有些欠揍。

    龙弓子打量了一下他,这个人还是有些本事的,也是一个筑气境的高手。

    “我要找的是刚刚衡阳城赌坊的小二,我现在只要他带着五百两金票老老实实的交到我的手上,我可以放过你们烈马帮的这些人,之教训他一个人?”

    龙弓子心理非常厌恶马三这种口气说话,让人听了就来气。要不是自己现在没有必要跟他们起冲突,早就上去打他了。但是他的话却丝毫不给马三任何面子。

    这话一出,烈马的帮的人以为自己听错了,这小子莫非是个傻子吧,不管怎么样,他们现在这里可是有一百多个人,而且你们只有两个人,其中还有一个女娃子。

    “哈哈哈。”马三站在那狂笑起来,这是他这辈子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了,然后接着所有烈马帮的人也开始嘲笑起来,一时间,这片地方全是笑声,连说话都听不清了。

    这时站在烈马帮之中的一个人好像看出了龙弓子,这个人正是昨天在蛮牛帮那里,被青阳和宗青芷调戏的人。

    “等等,这个人好像是衡山派的弟子。”此人惊呼道,只是此时没有一个人听到了他所说的,急忙走了出来,来到而来马三的身边:“马帮主啊,这个小子好像是。”

    本来是想好心提醒一下马山,话还没说完。

    “滚。”马三一看到是他,想都没想就一脚踹开了他:“你小子昨天让我丢了那本秘籍,我他娘的还没找你呢。是什么是?管他是谁,不将我烈马帮的人放在眼,就没有好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