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脚直接将昨日那人踢了一个跟头,龙弓子不知道他们那边到底反生了什么?怎么自己人内哄起来了。

    烈马帮其他人依旧在笑着,好像都没有看到他似的,也不知道是他在笑龙弓子还是笑他。

    确是被这样对待,心里十分不是滋味,自己怎么说也是烈马帮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就因为昨天一件事情,现在已经成了帮内的笑柄了,现在已经没有人跟随自己了,而且刚刚也是好心提醒马三,却遭到了这样的对待。

    这让他感到很心凉,这些年自己也算是对烈马帮忠心耿耿,要自己做的事情也绝对含糊,而且跟着这些烈马帮的人,把自己变得了一身痞气,越想着,越觉得这烈马帮待不下去了。

    对面这人是衡山派的高手,就凭你们,人再多在别想打败他,老子可是不跟着你们这一群傻子混了。

    此时的马三已经走到前面去了,根本就没有管他。

    心一横,咬了咬牙,做出了一个无比大胆的决定,从地上爬了起来。冲上前,对着马上的屁股就是一飞脚。

    马三怎么会想到竟然会有敢这么对自己,即使身为筑气境的高手,跟本就没有丝毫防备,从后面被一脚踢得整个人趴在了地上。

    那人朝着马三脸上吐了一口吐沫。

    “你他娘的狗屁马帮主,老子大牛不跟你一起混了,你这没出息的东西,我要去投靠蛮牛帮了。”

    说着这个叫大牛的汉子,撒腿就开始跑。

    “高人,救命啊,我来投靠你们啦。”

    这一幕所有的人谁都没哟想到,这些烈马帮的人一个个都不敢在多笑一声。他们都没有想到此时这个李大牛竟然敢直接叛变了。

    马三趴在地上,两眼仿佛要冒火,牙齿也咬得“咯咯”作响。手指关节,浑身都发起抖来,竟然让自己堂堂烈马帮帮主受如此奇耻大辱,今天不杀了这个李大牛,他是不会罢休的。还有眼前这个小子,要怪就怪你倒霉吧。

    从地上爬了起来,李大牛朝着龙弓子的距离还有一点点远,虽然他已经很快的在跑了。

    马三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他非得好生让这李大牛尝尝自己的厉害。一拳猛轰出去,

    “救命啊。”此刻李大牛已经将所有的希望都押在了龙弓子的身上,也只有他能够救自己了。

    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但是好像听到了这个人在朝着自己喊救命?而且后面也有一道内劲朝他冲了过来。

    “趴下!”龙弓子大喊。

    李大牛一听,连忙应声倒地。对着前面一扑。

    马三的这股内劲就直接朝着龙弓子奔了过来。

    “就这么点力量?”单手轻轻一抓,就直接破了他的这股内力。

    趁得这一会,李大牛连滚带爬的跑到了龙弓子的身边。神色有些慌张。

    “大侠,大侠,你还认得我不,我就是昨天在那南仓库的那个人啊,我知道你们是衡山派的人高人,那马三不是个好东西,我尽心尽力为他办事,他竟然还想杀我,所以我来投靠你们,之后我再加入蛮牛帮,从此好好做人,再也不做坏事了,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啊。”

    两人也都认出来了李大牛,这个人反正他们至少现在是没有什么好感,也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

    “我们可不是衡山派的人,你可千万别弄错了?”

    李大牛一愣,想了一下,没关系啊,就算你们不是衡山派的人,但是你们在衡山派有认识的高手就行了。而且你们也是有本事的人,不然不会两个人就来到这里的。

    “大侠,你说的那个小二,就是那个人,你看,躲在那个最后面了。”李大牛之前也听到了要找小二,所以为了表示自己是真心改过,一下就把那个小二指了出来,反正这个人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平日里贼眉鼠眼的,连自己人他都算计。

    龙弓子笑着点了点头,这个消息倒是很有用。

    “你说你要加入蛮牛帮?”

    李大牛以为龙弓子可是是要试验自己的真心,立马保证到。

    “是啊,之前我在烈马帮,一直跟着这马三,也做了许多坏事,现在我保证是悔过自新了,想做一个人好人。”

    “行了,行了。你要是真的有这份心,我现在就交给你一个任务,你现在去蛮牛帮,要是你能说动他们,将他们叫过来,那我就信你。这里现在就交给我来对付。怎么样?”

    “好。”先不管龙弓子说什么,李大牛先答应了下来,然后一想是要去找蛮牛帮的人,那怎么说自己也能够离开这里了,而且本来也是想要加入他们,那这个要求简直就是在帮自己。

    转身就朝着南头一个劲的跑去。

    “李大牛,你给老子哪里跑?”马三看到李大牛要跑,立马想要上前追,然后还朝着身后的那些烈马帮帮众吼道。

    “赶紧跟老子追啊,养着你们是看戏的啊。”说着就冲了出去。

    这马三虽然蛮横,但是倒是还是真的有些实力,速度很快,一下就将那些人甩到了身后。

    一群人直接一窝蜂的朝着龙弓子先冲了过来。毕竟李大牛跑了,就只有他们了。

    每一次这种人多的时候,其实他到没什么事,就是要保护好光释,这让他不得不一上来就动些真格的威慑他们,要是真的全部冲过来了,还真的不好对付。

    之前龙弓子在赌坊的时候,剑一直都是光释帮忙拿着。

    “拿剑来。”

    光释虽然知道龙弓子厉害,但是每一次都难免有些害怕,更主要的是担心因为自己的原因而受伤。

    将剑递给了了过去,龙弓子并没有接过剑,而是直接握住剑柄,顺着将剑拔了出来,将剑鞘留在了光释的手中。

    马三自持自己是筑气境的高手,就是按照本身的实力,也要比蛮牛帮的帮主高上一筹,所以直接空手就对着龙弓子冲去。

    他修炼的武功是一门铁爪功,两只爪子练得坚硬无比。抓铁如抓泥。

    龙弓子的剑直接对上了他的爪,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到劈到了很坚硬的东西上面。

    虽然砍不穿马三的内力,但是在招式上,马三却是要弱了一大截。太乙玄门剑可不是他这种不入流的爪功能够比的。

    尤其是现在的龙弓子已经将这套剑法的前半套和后半套融合,剑法自然是要比之前更加的精妙。而且剑在手里,能够施展的距离要比他远。

    以马三的这几招,根本连龙弓子的一根头发都摸不到。

    “必须速战速决了。”

    后面的人已经都快赶了上来,要是被他牵制住。那这群人朝光释下手,自己就麻烦了。

    加快了手中剑法的变化和力道。马三还没有反应过来,龙弓子太乙玄门剑光芒现,双式齐发。

    “既然你的爪厉害,那我就直接从你两臂进攻。”

    虚晃着剑影,让马三不知道将要从何出招,霎时一招砍向马三的右臂

    马三没想到这小子的剑招这么厉害,只能勉强躲开,两手强行将剑接住,身体的左侧完全是暴露在了龙弓子的眼前。

    想要将剑身死死的扣住,不让龙弓子出招,那就没有办法可言,可没想到龙弓子手腕轻抖,剑锋一偏,使马三根本抓不住,直接将剑抽了出来。这一拉扯,将马三的两手割出了血淋淋的伤口。

    “啊!”一声惨叫,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这爪会被一柄剑给切开。

    最后补上一脚,将马三踢飞出去。

    面对冲上来的上百人,龙弓子抱起光释的腰,梯云纵骤退开来,

    这些烈马帮的人,以为自己看错了,明明跑了这么久,怎么隔着这么远?

    将光释放下。

    “既然出剑了,那就给你们看点真本事吧。”

    之前龙弓子一直都没有用真正的实力,所以现在打算让他们尝尝厉害。

    “剑点三星。”

    龙弓子嘴角上扬,紧握住剑柄,现在的他可不是当初那个只能使出“剑点两星”的人了。何况上一次用的还是木剑,这一次可是削铁如泥的宝剑。

    手上内力四起,手上,剑上都有一股强烈的内力环绕。气势越来越强。这一招剑点三星在师傅的指导下也愈发精纯了。

    “你们要是还往前动一步,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们小命不保啊。”龙弓子好心劝到。

    “梯云纵。”直接跃上了半空之中。

    三道强劲的剑气交叉重叠在了一起,如米字一般直斩到了这群烈马帮的人前面,剑招是朝着地上去的。并没有对着人。毕竟这些人跟自己没有仇,只是想震慑他一下罢了。

    这一股威力,直接看得躺在地上的马三经历了绝望。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了。

    “轰,”地面穿来了一阵炸响,将那些烈马帮之人,震的耳膜都有些生痛。

    这一声巨响声音传的老远了。附近的一些居民也是被吓了一跳。不知道反生了什么。一些官兵听到了,也往这面赶来。

    龙弓子知道。

    当这一片烟土消散的时候,才是最精彩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