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雾消散开来,在龙弓子的剑点三星之下,地面直接被砍出了一道超级大坑,剑点三星三道剑气集中在一点的破坏力实在是太过惊人,这个大坑估计都能将他们一百多号人直接埋在里面。

    大坑就破在了烈马帮一行人的面前,这些人都是一些普通人,平日里也就靠着人多欺负一下别人,根本没有见过这么大阵仗,看着这巨坑,心中一阵胆寒,头皮都有些发麻,甚至有些隔得近的人直接是被吓得屁滚尿流。

    实在是太过骇人了。马三提着血淋淋的两只血爪,根本不敢在动弹一下。

    这道大坑不仅仅是砸在了地上,更是砸在了烈马帮之人的心上,完全将他们震慑住。龙弓子就落到大坑的对面,两人和这些烈马帮之人只有一坑之隔。

    “先在你们可以将先前的小二交出来了吧,不然下一个坑,那就不是砸在地面上这么简单了。”

    之前的那个小二,本以为自己到了烈马帮,怎么都可以教训一下这小子,而且来的时候,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吹得锣鼓熏天,要把那小子怎么怎么样。可现在早就骇破了胆,瘫坐在地上,连逃跑都没有心思了。

    “是他,就是他。”烈马帮之人不敢含糊,生怕龙弓子真的在来这么一招,连忙将小二强行抓了出来,几人抬着他,直接交到了龙弓子的手里。尽管他还有些挣扎,不过就他那瘦小的身板,能干些什么呢。

    龙弓子打量了一下这个小二,看着他这一片死灰的表情。他知道他已经不用在出招了,眼前这一个坑就足矣威慑他们所有的人。

    “怎么样,我的五百两金票到底打算什么时候给我啊?”这语气之中颇有一丝玩味。

    小二一愣神,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心中已经认定了龙弓子会一剑杀了他,当自己的那些同伴将他抬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就感到了绝望。连大爷饶命都懒得喊了。

    “问你呢,五百两金票什么时候给我,你最好快点,你放心,只要你拿钱来,没有必要杀你。”

    看到小二一直不说话,龙弓子也是催促了起来。

    一听这话,那就是还有一线生机,小二空洞的眼神当中又有了一些生机,对于他这样的贪生怕死之人,要是只要钱不要命的话,那什么都好说啊。马上爬起身来。反身对着烈马的帮的众人道。

    “这位大侠说了,只要我们将五百两金票归还给他,那么他就不会再对我们出手了,你们赶紧拿五百两金票过来。”

    烈马帮的众人一听,也为之一动,原来只是钱,好说,好说。

    其中一个人立马朝着仓库里面跑去,虽然五百两金票对于他们来说也是一比很大的数字了,但是至少也还拿的出手,这些年了,靠着他们的手段,坑骗来的这些钱都不止五百两金票了。

    没过多久,就有人将一张五百两的金票亲自送到了龙弓子的手上。

    龙弓子接过这张金票,很是满意,将金票折好,放在身上。

    “早点给我不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吗?”

    既然钱到手了,就没有必要多过纠缠了,本来他跟这些人也无冤无仇,等会要是再不走的话,那些个官兵什么的来了,自己就走不掉了。

    “光释,上马,我们先走。”

    飞身上马,调个头就朝着南边就直接走,反正也没有固定的线路,就干脆从南门出去好了。两人夹马飞腾,扬长而去。

    烈马帮的人一看这尊大神走了,个个都是长舒一口气。

    小二本以为自己已经逃过了一劫,没想到现在烈马帮之人已经将仇恨全部甩在了他的头上,一窝蜂的直接朝着他扑了上去。

    这个时候如龙弓子子所想,许多的人都来到了这里。最先赶来的还是李大牛和一群蛮牛帮的人。

    李富水一听李大牛讲起此事,立马就带着满牛帮的人赶了过来。

    不过等他们来的时候,龙弓子已经走了。

    龙弓子留下的这一片大坑实在是太起眼了,几乎所有过来的人,第一眼注意到的就是这个大坑,而且看过之后都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之后在看到的就是躺在地上已经奄奄一息的小二了。

    马三虽然满手都是血,看上去有些可怕,实际上他并么有受很严重的伤,只是两手还有些生疼。他现在也是十分懊恼,今日这一战可是足足把他的脸都丢光了,既然看清楚了自己和龙弓子的差距,他也不再多想,现在只有一个人,他可是恨得咬牙切齿。

    那就是李大牛,自己败在别人手上不可耻,实力不济而已,但是被人从后面一脚踢在自己的屁股上面,将自己踢了个狗吃屎,还光明正大的背叛了自己。

    不将他杀了,真的是难解心头之恨啊。

    这时李大牛正好带着蛮牛帮的人过来了。看到此人,马三两眼冒火,死死的盯着他,眼中已经没有别人了。

    “李大牛,你这个狗东西。”

    从地上爬了起来,直接朝着李大牛就直冲过去,血手成爪,便要上前取他的性命。

    李大牛一看这马三是朝着自己来的,他知道这下不妙。

    “富水哥,救我啊。”李大牛神色慌乱。躲到了李富水的后面。

    马三跟龙弓子想比,其实境界都差不多,弱就弱在武学招式和内功的档次,但是他比起李大牛这些人,那可是强太多了。

    “马三,现在李大牛是我蛮牛帮的人,还容不得你在这放肆。”

    突然从蛮牛帮之人当中飞身出来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人。直接挡在了马三的面前,接下了他的血爪。此人正是蛮牛帮的帮主。

    “刘海风,你给老子让开,让我杀了这个叛徒。”

    “叛徒不叛徒,现在可由不得你来说。”

    刘海风本来昨日听李富水说,有几个衡山派的人,帮他夺回了秘籍,他便很是好奇,正好李大牛来此,所以就跟着一起过来了。

    只是衡山派的高人没有看到,却看到了一个大坑,这烈马帮的人在到底搞些什么?

    “那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现在的马三一心只想杀了李大牛,对于这刘海风他还不放在眼里。

    烈马帮的人虽然刚刚被震慑到了,但是整体并么有什么大碍,除了那个小二被自己人打伤之外,好像都没有人受伤。烈马帮和蛮牛帮一直以来就是对头,这一次两位帮主正面对上了,手底下这些人同样是争锋相对起来。

    这时候又有一群人过来了,那就是衡阳城的官兵。为首的统领一看,就知道是这两帮人搞出的动静,他也很无奈啊。

    “都给我住手。”走上前,叫住他们。如果不就此打住的话,可能事情还会更严重。

    他这个衡阳城的官兵统领啊,本来他们的职责就是维护衡阳城的和平,保护这里的安危,结果在这衡阳城,人人都和谐的很,百姓也很安定,这让他们都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做,所以他门现在只有一个事情,那就是管着这两帮之人,说起来也都是为上头办事的自己人,怎么就这么让人不省心恩。反正只要有事情,十有八九就是他们之间的事了。

    刘海风和马三看到是统领大人来了,两人也只能甩手作罢,他们虽然是在这衡阳城当中两大帮派的帮主,但说到底也是给别人办事,这统领大人怎么说也是实打实的官。自然是要給几分面子,而且不能轻易得罪。

    “这么大这个坑,是你们弄出来的?真能耐啊!”统领大人走过来,没好气的看了两人一眼。平日暗地里争斗也就算了,这次竟然搞出了这么大的场面:“摆这么大阵仗,是要打仗还是怎么的?拼个你死我活不成?”

    听到这话,刘海风立马变了自己的态度,笑着道。

    “大人,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啊,我也是刚刚来这里的,这大坑估计是烈马帮的人弄出来的。”

    “刘海风,你什么意思?”马三阴冷的看着他。

    刘海风笑道:“怎么?马三看你这语气,是不是还嫌事情不够大?还想给大人添堵不成。既然这样,那我也知道替大人主持一下公道了。”

    他们这几人的心思,这官兵统领都已经接触过无数回了,在想一些什么,他心里一清二楚。

    “行了,马三,你说说吧,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说着又瞟了一眼那个大坑,确实吓人。

    在马三眼里在,这刘海风也就是一个小人。

    “刘海风,你也不必跟我惺惺作态,统领大人,这件事情,我马三自然会给你有个交代,这个大坑,我也会找人填满,只是我现在两手受伤,实在是不好多留在这,还恕我不敬,先走一步了。”

    说完就离开了这里。

    统领一看,也就这样吧,反正只要没有再继续把事情闹大就好了。将一行人遣散了开来,自己也离开了这里。

    五百两金票可不是一笔小钱了,龙弓子和光释现在可是惬意的很,现在钱也有了,事也不用多管,简直不要太开心。只是不知道这从衡阳城的南门出来,到底会走到哪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