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心情很是愉快啊,这一趟来衡山派虽然是阴差阳错才来到了这里,没想到还收获了不少东西。(书^屋*小}说+网)

    骑着马也跑上了好长一段距离。速度渐渐慢下来,也算是稍作休息。

    悠闲的在路上走着,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们的时间倒是不急。

    “驾,驾。”

    突然听到后方传来几匹马儿疾驰的声音。显得极为仓促。

    “让开,快让开。”

    龙弓子也没有多想什么,可能别人确实有急事吧,扯着马绳给他们让开了一条道路。

    后方四匹人马,从龙弓子的身边呼啸而过,其中两男两女,看着他们这着装打扮,看样子也是武林中人。其中一个绿裙女子还正好回头看了龙弓子一眼,两人相视一望,瞬间一闪而过。

    龙弓子有些惊讶,不知道她为何会看自己一眼。只是他确实发现了,这几个人的脸上表情十分的沉重。果然事情不像他想的那么简单。

    转眼一想,反正再怎么也不关自己的事吧,就算是想管也管不了。还是继续自己走自己的。

    将马拉回大路之上,又打算开始走起来。前面的路正好是一个大拐弯的地方。都看不到前方的路了。

    两人拐过了这个弯。突然感觉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这,光释,我们好像走错路了,还是掉头吧。”龙弓子微微一笑。

    光释也用力点了点头。

    “我就感觉怎么越走越不对呢,走走走,赶紧掉头。”

    两人见势掉头就想走。

    突然眼前落下来两个黑影,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既然撞见了,那为何不留下来,一起呢看看呢。”

    龙弓子和光释脸上满是苦涩,怎么这都能碰到自己的头上啊。还真是意外的惊喜啊,只是两个蒙面的黑衣人落在自己的面前,实在是不好轻举妄动。

    “我们只是路过的啊,你们之间的事情,我们就不参与了吧。”龙弓子脸上笑的很是僵硬。

    其实两个黑衣人也就算了。只是后面还有一堆黑衣人呢。将前面那条路硬是死死的堵住了,看样子这些黑衣人是朝着他们四个人来的,自己跟光释,就是正好路过,然后就正好走到了这其中。

    心中暗骂:没想到这个事情还真的被我管上了,这也太玄乎了吧。

    这些黑衣人少说也有二三十个,这些人,可不像是烈马帮那些杂鱼。自己这边,要是非要算上他们两个话,也也只有六个。相差实在是悬殊啊。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们到底是什么?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莫名奇妙的拦下我们,还不让走了?”

    “哼,小子,老实点。”那两个拦着他们路的黑衣人威胁道。

    他们也只是像放慢脚步,好节省一点体力,哪能想到,在衡阳城的时候就有些麻烦事,本想着能够早点离开,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事,现在倒好,想来想去,还不如在衡阳城多呆一会呢。听到黑衣人的语气,他们便不再多说话。

    龙弓子心中一寒,这些人,只怕是想要自己等人的命。

    看样子,这里又要有一番苦战了。只能先静观这些人到底要干些什么,而且这四人又是什么来历,为何要费这么大的劲,将他们截杀在这里。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就不怕我唐家之人报复吗?”

    那四个人当中在最前面的长者怒道。

    铁面人阴冷的笑道。

    “说句老实话,你还被不爱听,既然我们敢来这里截杀你,那你们唐家,我们也有法子对付,何谈怕字可言呢?你说是不是?”

    “你们到底是谁。为何要这么做。”

    这时却没有人在答复老者的话。

    老者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截杀他们的人。瞟了龙弓子和光释一眼,看这样子,是指望不上这两个小毛孩了。更顾不上他们,虽然算是自己对不起他们,但也无能为力了。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命不好吧。

    老者轻叹一口气,他现在只求能够让自己身后的小姐能够安然脱身,哪怕自己等人全部死了那也值了,不过现在这个状况,让他难免有些悲怆啊。难道自己唐家就真的只能这样了吗?

    不过尽管如此,只要还有一线几乎,就不能放弃,誓死要将小姐带回去。

    另外三人,一人就是之前跟更龙弓子对视的绿裙女子,还有一个老妪跟在他的旁边,另外一个人也是一个年轻之人。

    绿裙女子被三人保护在中间,显得有些害怕。但是却极力的假装这镇定。

    “你们就不要在挣扎了,乖乖的将她交出来,我可以绕你们不死。不然的话,到时候莫怪我不客气。”

    老者自然是不可能听他的鬼话。

    “哼,想要带走小姐,就在我们的尸体上面踏过去吧。”

    黑衣人当中所有的人都是蒙着黑面,只有一个站在最前面之人,是带着一块铁面具,想必这个人就是他们这些人当中的头头了吧。

    龙弓子虽然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能够想到这在帖面具之下是一副怎样阴险的脸。看样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些人估计也不会放过自己。既然这样那自己就也没有什么东西好说的了。

    “光释,等会上我的马。”龙弓子低头道。

    光释也是点了点头,她知道龙弓子的马跑的到底有多快,现在的情势她也知道有多不利,也管不了其他的东西了。

    局势变得十分的危机,虽然一时半会还没有打斗,但是龙弓子算是看出来了,这些黑衣人想要抓的就是被三人保护在中间的绿裙女子,其余的人都是当做死人了,相反,这三个人就要是誓死保护她。

    弄清楚了局势之后,龙弓子就很明朗了,虽然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是什么人,既然这些黑衣人想要杀自己,要是有可能的话,怎么也要阴他们一把,自己可不是你们想杀就杀的,或许可以帮他们救下这个女子。

    “看样子,话是说不通了,那这样的话就动手吧。”铁面人将手指放在自己的脖间,做了一个杀的手势。

    黑衣人全部冲向了他们四人,在他们眼里,龙弓子和光释是顺手就可以杀的人,最重要的还是完成任务,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

    “保护好小姐。”老者将剑拔了出来,在马上面瞬间斩杀了一个冲向他们的黑衣人。

    这个老妪的武功也颇高,除了那个年轻一点的人对上黑衣人稍微有些薄弱一些,但是实力依然不弱,三人死死的护住绿裙女子,一时间抵挡了下来。

    “过来。”龙弓子大喊一声,光释横向一跳,直接跳上了龙弓子的马。从后面死死的抱住了龙弓子,靠在他的背上,现在她能做的就是一切交给龙弓子了。

    后面两黑衣人,本想从他们头上掠过,只需轻轻一带,拍在天灵盖之上。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一手,不过也只是垂死挣扎罢了。

    “起。”手中马绳用力向上一扯,这匹马似乎也懂龙弓子的意思,两蹄前抬站立而起。

    龙弓子借此一剑直接挑飞了上方的一个黑衣人。将他甩出在外。反手一道剑气。斩在了另一个半空中的黑衣人身上,那人无处闪躲,又始料未及,直接被剑气划在了胸口前,一道血淋淋的伤口直接出现在胸口前,两个人都是重重砸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龙弓子面色凝重,这样都直接劈不死吗?

    这一幕,可不止惊讶到了一方人,众多黑衣人和那个贴面人,包括他唐家的三人,就连其中那受惊不已的女裙女子,眼中也是一丝惊讶瞬闪而过。

    黑衣人的实力,果然不是龙弓子能够轻易对付的。要是一对一,他可能还有几分把握,现在的状况,如果逞强的话,那绝对是不理智的。

    解决掉两个黑衣人后,撒腿就开始跑。

    “你们几个去追。”

    铁面人立马叫上了四个黑衣人,怎么可能让这两个小子跑了。

    其余的黑衣人死死的将他们四人围在了中间。

    老者眼中现在丝毫不敢大意,因为此时的铁面人还没有出手,而且他们能感觉得到,这个铁面人的实力才是最强的。

    “我们边打边退。”

    即使是这样他们三个也颇为吃力,主要是这个较为年轻的人看上去有些支撑不住了。他们还得分心给他做抵挡。如果继续下去,他们三方,只要有一方坚持不住了,那这接下来就很危险了。

    到现在包括龙弓子刚打倒的两个黑衣人,还有他们三人也已经杀了五六个了。再加上龙弓子引去了四个。已经少了十几个人。只要在坚持一会,未必不能有所一搏。

    这些黑衣人反正就完全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一个一个上,死了一个补一个。但是他们不是那种送死的傻人。

    其中几个黑衣人直接跳了树上,从上方开始投射飞镖。这让他们既得防上,又得防下。

    “卑鄙。”

    老者怒骂。他的手臂上已经中了一镖了,而且肚子上也不知道被谁划拉了一剑。

    “这就叫卑鄙吗?那你莫非也太善良了。”

    铁面人从头到尾就站在那没有出过手。只是认真的看着他们三个到底凭什么能够掏出他的手掌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