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很清楚现在的局势,只要他么三个人当中有一个被破,那只能活活的被耗死。(书^屋*小}说+网)只要趁得现在能杀几个是几个。

    “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卑鄙。”铁面人的面容掩盖在铁面之下,看不到他到底是什么表情,只听得他道:“去将他们的马蹄给卸了。”

    “什么?”

    老者大惊,现在他们正是靠着在马背之上才能够好好的三人联合在一起,毕竟身在高位,打起来占一些有优势。要是将他们拉下马的话,那就会自乱阵脚,不攻自破。

    这些黑衣人当中,什么样的人都有吗,有用飞镖的,用剑用刀的,还有用镰刀的,招式各出。

    几个人俯身到了马的脚下,将镰刀如圆月般削出。他们四个人根本就没有办法应对。

    几匹马的前蹄直接被斩落了下来,老者和老妪带着绿裙女子直接飞向了空中。

    而那个年轻之人一下失去了平衡。终于是支撑不住,他的马向前倾倒,一下子直接砸入了黑衣人的人群之中。

    那些人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样的好机会。上前一刀一枪,直接将他捅死再地。

    “正儿。”老者悲怆大喊道。

    不过此时已经为时已晚了。他们在空中,也有无数的飞镖暗器朝他们射来,在御剑抵挡的时候还要照顾女裙女子。

    只能被迫落到了地上。老妪因要护着女裙女子,她的手臂处已经中了一镖,鲜血直流。

    外头被黑衣人包围着,上头还有射暗器的。还有个铁面人在那里等着。他们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了。打了这么久,多多少少受了一些伤,体力已经有些不支了。

    老者一咬牙,翻身滚落在地,一道威力极大的剑气朝着后方偷袭而来的黑衣人溅去,黑衣人瞬间死在了他的剑气之下,凭着他们几个,手上的剑已经杀了十多个黑衣人了。

    不过他们的状态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等会我们直接冲出去,我来抵挡他们,你带着小姐以最快的速度逃走,能跑多远跑多远。”

    龙弓子带着光释一路狂奔,如果他们两个要是想直接跑的话,那无疑一路马不停蹄,凭这几个黑衣人是肯定追不上的,可是他们还是想着要回去看看,毕竟以龙弓子的性格,可不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

    “光释,你等会一个人骑着马躲远点,我就在这等着他们,等解决掉了他们,你在过来。”龙弓子吩咐道,要是等会他们找上了光释,以他现在的实力还真照顾不了他。

    光释一开始并不答应,这样对龙弓子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这些黑衣人个个不是等闲之辈,也不知道从后面到底追来了多少人。万一要是龙弓子死在这里了,那她一个人走了还有什么意义。

    不过他是在是拗不过他,

    龙弓子急道:“在不动作快点的话,他们几个就要全死在那里了。”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还没等光释反应过来,直接从半空中就跳下来马。光释无奈只得先骑着马跑开。

    龙弓子就静静的站在这大路中间,等着黑衣人的到来。

    四个黑衣人追了一路,实在是连龙弓子的背影都看不到,也不知道他小子到底为什么跑的这么快,本来就已经要放弃不在追下去了,没想到他一个人竟然站在路上,就像等着自己一行人来似的。

    黑衣人停了下来,第一时间自然是不敢靠近龙弓子,之前两个同伴就是因为小看了这两个人,才导致被打败,虽然没死,但估计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现在一个人站在这里等着他们,八成是有诈。

    “小子,倒是跑得挺快啊,怎么一个在这里?不会是你身边那小妞抛弃你了吧。那可真是可怜啊!”黑衣人嘲笑道。既然不敢过去,那就只能靠激了。

    “等了你们好久了,你们四个人的轻功还真的是慢啊?怎么?难道那个铁面人派了四个最废物的人来追我?”

    龙弓子虽然嘴上丝毫不相让,却实在是头疼啊。这黑衣人竟然一下子来了四个。也太看得起自己了,他都有些后悔了,早知道就不应该多管闲事,跑了不久得了。

    龙弓子已经将自己的剑拔出。轻负而立。等着四个黑衣人攻上来。

    “你先上。”四个黑衣人犹豫了一会,现在开始互相推让起来,谁都不想先上,万一冲上去就先死了那可就死的太冤了。

    看到他们竟然在那扭扭捏捏的,龙弓子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心中有些着急,这样被他们拖着也不是办法,他现在要做的就是立马解决他们,看看还能不能回去救人。

    “你们都一起上把,倒要看看你们有多厉害。”

    听到这话,就好像一大嘴巴子抽在他们的脸上,感觉这是在被羞辱。

    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四人毕竟还算是有些怕龙弓子有什么诡计,所以分散开来从四个方向袭像龙弓子。

    龙弓子梯云纵踏出,既然四个人分开来,那就先对上一个。

    黑衣人没有想到龙弓的速度又这么快,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来到了一个人的身边。

    一上来就用了最厉害的招式,太乙玄门剑对上黑衣人的剑招,简直是完全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不过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一对一也只是压制住了他,短时间内根本解决不掉他。此时另外三个人也赶了过来。这四人都是用剑的高手,龙弓子以一敌四,反倒是自己被压得不过气了。

    说实话,他还真没有这样同时对上过四个这样实力不俗的人,应付起来,颇为吃力。他的剑招根本不能连贯使出,只能挡下这四面来的剑招。更多的只是在但是好在自己身形灵活,还能够稍微跟他们迂回。

    丝毫不敢大意,这些人可都是朝着要他的命来的。他心里明白,今日不是杀了他们,恐怕就是自己要死在这里。

    还好现在没有光释在旁边,自己也没有了什么顾虑,可以尽全力对抗。

    与几人对上了几招之后,龙弓子发现了,这些黑衣人的实力倒也没有他想的那么可怕,也就比烈马帮帮主马三高出一点点。只是四个人一起的话还是显得尤为吃力。

    “看样子得用点着本事了。”

    毫不保留,梯云纵像后退开,抬手就是一道剑点三星。朝着四人破去。

    剑招的速度很快,四人也没有见过这一招。

    “什么?”四个黑人脸色大变,这样厉害剑招,就是他们也施展不出来,这小子,难道不是普通人?

    剑气的威力在于其中在其中的一点,但并不是代表那交叉重合的剑气就没有威力,再这样的速度之下,想要直接躲开,还是有些困难。

    四人赶忙退开,可其中一人还是有些慢了,在跳开的同时被剑气刮到腿,直接就是将他的腿斩断开来。

    “啊。”

    一声惨叫。龙弓子的梯云纵和他们的想比,精妙了可不止一二。虽然要是只是追逐的话,比他们也快不了多少,但是就凭瞬间爆发的速度,黑衣人远远不及。

    剑招过后,并不是在原地等着,而是闪到了这个受伤的黑衣人面前,一件结果了他。

    这样一来,就只有三个人了。

    黑衣人手里的剑也同样是朝着龙弓子出剑气,但是这些剑气怎么能伤到他分毫?

    这些剑气威力虽然不俗,但是速度对于龙弓子来说那就太慢了,即使是从三个方向劈来。

    剑气砸在地上,扬起一片尘土。龙弓子直接被掩盖其中。

    “这小子人呢?”烟雾散开,却没有看到他的身影。不免有些惊慌。

    “哼,落单了吧。”

    突然一道人影从一侧生蹿出来,直奔其中一个黑衣人。

    由于来得太过突然。黑衣人只能慌乱抵挡。

    太乙玄门剑假装佯攻,打的他眼花缭乱,稍微不注意,就露出了破绽。手上的地若游龙丝毫不慢一分。重重的砸在了黑衣人的胸口之上。一口鲜血狂喷而出。飞出了好几丈远,重砸在地上,挣扎了两下,就没有气了。

    现在少了两个人,就算是一对二,龙弓子也是有绝对的把握了。

    另外两个黑衣人见势不妙,看到两个同伴惨死,根本就没有心思再跟龙弓子打下去,想要逃回去。就不信还敢追回来不成。直接飞身就开始逃。

    看到他们两个竟然跑了,龙弓子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但是丝毫没有放下心中的紧迫,他们的目的可不是就这么简单。

    然后连忙朝着远处的光释招着手。

    光释虽然跑远了,但是她还是没有太远,不然到时候跟龙弓子没法在汇聚到一起,在远处看到龙弓像他招手,心中一喜,看样子是解决了。立马又上马,朝着龙弓子赶去。

    两人上了马,简单商量了一番。

    “我们赶紧回去,看看到底怎么样了。”

    光释点了点头,她知道龙弓子一定会回去。要是她有这样的本事,也会选择返回的。但还是叮嘱道。

    “要是如果有什么情况。我们还是得以自身安全为主?”

    龙弓子示意明白。说着就疾驰回去。

    那两个逃回去的黑衣人绝对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敢回来。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在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