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赶了回去,中途跑了也有一段距离了,所以那两个黑衣人也先来到了铁面人这边。(书^屋*小}说+网)

    两人走到铁面人傍边低声耳语了什么。铁面人依旧是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从他的身音里面听出了一丝不悦。

    黑衣人虽然隐瞒了一些东西,但是大致也都如实上报。

    龙弓子和光释也来到了附近,打算还是让光释在路口等着,他先一个人去探探情况。

    当他一个人潜了过来的时候,发现情况比他想的要遭得多。虽然之前的那些黑衣人已经死了一大半了,他不敢在向前靠的太近,要是自己被发现了就什么都完了,只能匍匐在一堆草丛里观察,距离他们还是有一定的距离。

    但是他们那四个人当中也死了一个。而且那个老妪好像快要支撑不住了。背上已经中了数镖。身上也不知道有多少伤口,整个人身上都是被鲜血染红,只剩下一口气苦苦的支撑着。那个老者虽然情况好一点,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伤没有老妪多,但是左臂不知为何已经被斩断。头发也变得散乱不堪。勉强还能站得住脚。

    看到那几个黑衣人回来了,他知道之前的那两个年轻人,估计已经被他们杀死了,看来真的已经没有一点希望了吗?

    “噗”一个黑衣人趁着老妪不注意,直接从她身后一剑刺穿的她的心脏。

    老妪眉头一皱,脸上有些痛苦,满是不甘。她虽然年纪大了,但这最后一刻,一只手死死的抓住剑身,手上的鲜血顺着长剑流下,反正都是要死了,也不在乎自己多出一点血了。用尽最后的力气,黑衣人一下争挣脱不开,慌得根本忘记了松开手,老妪抬剑同样也是刺穿了对方的心脏。将这个黑衣人杀死,强行换了一个,这才倒了下去。死的时候眼睛还睁得老大。

    老者一人死死的将绿裙女子护在身后,在他没有死之前,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小姐,正儿和哑婆婆都死了,现在就只有老夫我一个人来保护你了,今天我们肯定是凶多吉少了,咳咳。”老者说话都有些喘了。

    女裙女子连忙上去扶下他。泪水早就止不住了。

    “唐伯,你别说了,今天我就是死在这里,也不会让这些人带走我的。”

    “好,不愧是我唐家的大小姐,可是现在我还不能死,老夫这条命还能在多杀几个,这一些畜生,我恨不得将他们赶尽杀绝。”老者的眼神中满是恨意,他知道现在肯定是唐家之中出了奸细,不然不可能知道他们的路线,他很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办法将事情在告诉唐堡主了。

    “你们就别在这里虚情假意了,都是要死的人了还那么多废话呢?给我上。”

    铁面人毫不留情,只要这老者一死,什么威胁都没有了,不,应该说是,什么碍事的东西都没清理干净了。

    俗话说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老者单手持剑。第一抵挡十。他的一身血气,将这些人都震住了。可是尽管再怎么样。单剑难敌这,黑衣人一同朝他刺来。

    老者也无能为力了,他选择丢下了手中拿的剑,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一掌将绿裙女子送开了几米远,这也是他现在最后能做的了。

    “小姐,快跑。”喊出最后一声后,老者终于是支撑不住死在了乱剑之下。十多柄刀剑刺穿了老者的身体,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头一偏就直接死了。

    绿裙女子很绝望,但是并没有放弃,尽管这对她来说只是徒劳站起身来,一瘸一拐的想要逃跑。

    铁面人见老者终于是死了,只剩下了这女裙女子,这样就怎么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了。

    “哼,垂死针扎。给我将她带走。”铁面人吩咐道,然后就转身背过去,上了一匹马就要离开。

    龙弓子没想到这个老者竟然死前还能送她一把,还有绿裙女子的这一举动,对龙弓子来说可是大好的机会。

    “再走近一点,在一点。”龙弓子两手紧握,神态已经崩的最紧,两脚已经随时准备冲出去了。

    一个黑衣人正一步步的靠近女裙女子想要抓住他,一个人就够了。

    “就是现在。”

    “梯云纵第二式,破云。”

    这一招破云是梯云纵当中最快的一招,能够全速直线的达到一段距离,以龙弓子现在的轻功,根本就达不到之前那么远的距离,而现在却刚刚好。

    本来就已经做好了冲出去的姿势,将内力全部聚集在了双腿之上,爆射而出。

    这一次的速度,绝对是龙弓子习得梯云纵以来最快的一次了,几乎就是一眨眼的时间,一道影子般冲出。来到了绿裙女子的身旁。

    这些黑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也完全不会想到。就连铁面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当他回头的一瞬间,龙弓子就已经到了她的身旁。

    “地若~游龙。”

    这一下他已经不打算在保留了,使出了全力的地若游龙,虽然不知啊自己到底能够释放到什么程度,但是只要自己能够坚持到带着这女裙女子赶到光释那里就够了。

    “嗡嗡。”

    这一次,龙弓的手臂上面内力涨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浑厚,已经隐约形成了两条真龙缠绕在他的手臂之上。当龙弓子将内力聚集到手臂上的时候,这些黑衣人包括铁面人都已经闻之色变了。一拳轰出。仿佛听到了两声龙吟之声。从小小的拳头之上迸发出的真龙之气如光束般冲出。

    内力形成了一道冗长的气劲波,所到之处,摧枯拉朽。连空气都为之颤动,地面都随之拔起。

    迎面本来想要追赶着女裙女子的黑衣人直接用身体接上了这一招地若游龙。结果还没有来得及惨叫,整个身体就被这淹没在了里面。

    旁边的那些黑衣人只能全数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抵挡。虽然没有直接像先前那个黑衣人一样直接被轰杀,但也个个都好受不到哪里去。

    铁面人也是双拳相交挡在胸前,内力四起。迎面直接挡下了龙弓子的这一招。

    闷哼一声,即使是他也有些吃不消。

    果然还是很吃不消啊。浑身发软,躺在了地上,但是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的手臂只要咬咬牙,还是可以动了。

    龙弓子发现自己现在施展这一招后,竟然不会浑身虚脱得完全等死了,这对他来说可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大概已经能摸到自己的极限了。但是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了。

    虽然动动手好像并不能改变什么,但是对于现在的龙弓子来说,那就已经足够救上自己一命了。

    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奋力从腰间拿出了一粒当时泽帆给的小还丹,放进嘴里。他从来都没有感受到这种动动手的事情会如此的费劲。

    一股柔和温润的,让他浑身感到舒适,身上的疲倦已经渐渐消失,内力也恢复了几层。

    立马站起身来,趁着这片余波还没有散去,抱着绿裙女子就跑。

    余波四散开来,地面已经被轰除了一道,等这些人反应过来的时候,龙弓子早就带着绿裙女子消失不见。

    “混账。”此时的铁面人再怎么样也忍不了心中的暴怒,为了抓这几个人,自己手下死了一大半,但是这些人死了也在所不惜。可是这要到手的人转个身就被人救走了。

    之前那两个黑衣人是万万都没有想到。怎么变成了这样,看到铁面人那暴怒的样子,心中万分惊恐。他们都看到了来的人就是之前他们追的那个两个人中的那个年轻小子。

    铁面人狠狠的看着他们两个,根本不等他们说话,一拳怒砸下去,直接轰杀了一个。然后跳下马来到了另外一个面前,单手死死的掐住他的脖子,将他举了起来。

    “这就是你们两个干的好事。”浑身气的颤抖着,直接掐爆了他的脖子。

    做完这一切又看着躺在地上这些零零散散要死不活的人,又是一阵怒气涌上心头。

    “你们这群废物,还敢在地上躺着,还不给我去追。”

    这些人现在根本不敢违抗一下,忍着身上的伤痛,就四散追去。

    留下了铁面人一个人站在那里。沉重的呼吸丝毫掩盖不了他的爆怒。牙齿都有些颤抖。

    “好啊,真的是好啊。竟然就这样在我眼皮底下破坏我的好事,无论你是谁,我都要将你碎尸万段。”

    光释眼中满是担心,龙弓子已经去了这么久了,还不见回来的人影,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来了。”突然看到龙弓子的身影,脸上大喜。骑着马就迎了上去。

    龙弓子将绿裙女子一同抱上了马,三个人同骑着一匹马。头也不回的直接跑去。

    他们现在已经不能前进了,只能往衡阳城的方向跑去,想不到刚从那里出来没多久,就又要回到那里去。

    虽然龙弓子现在是前拥后抱,但是心中丝毫根本没有任何想法,他知道那个铁面人不是什么小角色。万一追了上来,那他们肯定必死无疑。只能拼命的向着衡阳城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