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以算得上是一个极好的消息了,如果是有宗青芷一起的话,那他们一路上就真的谁也不怕了,在龙弓子看来,那个什么铁面人,连自己的两个师兄就已经能够对付了。宗大哥的武功要在他两个师兄之上,所以肯定没问题。

    要是青阳师兄也能跟着一起去的话,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可是也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想得那么完美。青阳师兄是衡山派三代弟子中的大师兄,师门中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他去处理,尽管他也想去,实在是走不开。

    “唐姑娘啊,这下你就放心吧,有了宗大哥一起去,就是来再多的黑衣人都于事无补。”

    唐莺可能是因为龙弓子在最危急的时候救了她的缘故,而且现在的心里比较脆弱,所以可能她心里认定龙弓子现在就是值得她依靠的人。才会对他有种依赖的感觉。

    对于一个人来说,受到了惊吓不说,最难度过的就是心里的创伤,何况她还是一个女子。

    说起来,龙弓子心里对那些人也是十分增恨,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就连他们这些路过的都不放过。

    这也有可能就是恶有恶报吧,要是他们放走了龙弓子和光释,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

    留下了龙弓子在这里陪着唐莺,光释也留了下来。

    宗青芷和青阳走了出去,青阳对宗青芷玩笑道:“这龙小兄弟,还真是艳福不浅啊。”

    微微一笑,两人朝着掌门那里走去。

    “唐姑娘,你知道你的家在那里吗?要是连你也不知道的话,那我们就很麻烦了。”

    看上去对龙弓子很依赖,但唐莺仿佛不愿意在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见她这个样子,龙弓子拿她也没有办法,只得让她先静一会。到时候等宗大哥准备好了,再一同下山。

    唐家堡内

    唐正东正是唐家堡的堡主,他现在一直在中堂等着自己的女儿回到身边,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可能回对她造成不利,所以回到这他唐家堡才是最为安全的。

    按道理来说应该早就回来了才对,早就能够听到莺儿从外面蹦跳回来的声音,都这么大一会了还不见人影,唐正东面色十分凝重。自己这宝贝女儿可是他的掌上明珠,千万千万不能有什么闪失。

    心里安慰了一下自己,想来自己提醒的早,还有唐老和哑婆婆等人保护,应该只是在路上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很快就会回来了。

    “堡主,堡主。不好了。”其中一名门人仓促的跑过来禀告。

    这一声听得唐正东心里一惊,可千万别是自己的女儿出了事啊。连忙走了出去。

    这个门人说话都有些颤抖,他知道堡主听了会怎么样,可还是得说。

    “据探子来报,他们再去接小姐的路上,发现了唐老,哑婆婆和唐正三人全部都已经死了,小姐却下落不明。”

    唐正东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突然感觉胸口沉闷,两眼都有些发晕,站立不稳。

    那个门人赶紧上前扶着他。

    “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他的两眼都有些发红了,即便亲耳听到,他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唐老,哑婆婆,还有唐正都死了,小姐却下落不明。”门人又将话复述了一遍,他的的心里也很不好受。

    在他眼里大小姐平时虽然刁蛮了一点,但是也只是生性爱玩,对他们这些人,甚至是下人都是很尊敬的,所以谁都不愿意听到这样的消息。

    再一次确定这消息,唐正东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大口的喘着气。又要往后倒去。

    “老爷,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身体啊。”他的夫人这时也从中堂里立马走了出来,上前跟着那个门人一起搀扶着唐正东。两人合力将他扶进了中堂之内,让他坐下歇息。

    “到底是什么人?是什么人?要是我的女儿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唐正东就算是配上我的性命,都要将他碎尸万段。”唐正东坐在椅子上,用手用力的砸这桌子,他心里十分的愤恨还有焦急。

    这门人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反倒是他的夫人显得很冷静,劝慰道。

    “老爷,你别急,既然没有找到女儿的尸体,那就证明她肯定没有死,他们这些人看上的就是你最近获得的那块天外玄铁,所以才将我们的女儿掳走,若果我没猜错的话,肯定是要我们用这玄铁来换回女儿的性命。”

    说起来最近唐正东无意等到了一块天外玄铁,这种玄铁对于他们江湖七绝堡的人来说,无意识十分珍贵的宝物,这样就可以打造出一套十分完美的武器。他们这些七绝堡的人对于器的使用是非常重视的,甚至于是执着。这样一快天外玄铁一但打造出来任何兵器,那都是威力大增。

    而这一消息,不知道如何走漏了风声,弄得其他六堡全部都知道了,这些人自然是一个个都不安什么好心,想要想办法夺得唐正东手里这一块天外玄铁。

    唐正东不是傻子,自然是不会轻易想让,所以当下最重要的就是让自己的女儿回来,让他们没有把柄可以抓,这些人总不可能为了这一块天外玄铁在直接找唐家堡抢,就算来了。唐正东也不会惧怕他们。只要唐家堡的人将这块天外玄铁打造成武器之后,那他们怎么样都没有办法了。

    可是千算万算,真的没有想到这些人下手的速度竟然这么快。

    唐正东虽然有第一时间听到这么消息的时候确实急坏了,但是听到自己夫人这么一说,也渐渐的冷静下来,只要自己的女儿没有死,那一切都还好说。

    绑走自己的女儿的人,肯定会要自己拿自己的女儿要挟自己,所以不会轻易对她下手,只要自己的女儿平安无事,大不了将这块天外玄铁送出去,就当从来没有得到过这样的东西。

    稍稍缓了片刻,对那个门人吩咐道;“你赶紧将唐家堡的所有长老全部召集过来,我有要是商量。”

    这边宗青芷也准备好了,他们也不多打算在衡山派逗留了,现在的天色也已经不是很早了,待在这里也是浪费时间,所以就直接准备下山去。按照唐莺的的意思,只要走得早的话,还能在今晚之前赶到唐家堡。

    一路上又从三人变成了四人。由于唐莺一直不愿意离开龙弓子,龙弓子也只能继续将她抱着一起走,而现在不用那么急着逃命,自然是没有必要在三个人骑一匹马。光释只好很不情愿的一个人骑上了一屁马。

    四个人朝着衡阳城走去,龙弓子和光释自然是要补充体力,所以还是到衡阳城吃了一顿。唐莺却坐在那滴食不进。龙弓子看得也很不是滋味。

    吃过一顿之后几人就上路了,反正还是沿着北门出去一直走就行了。先到那个拐角之处再说

    现在到了傍晚,天色变得很昏暗,只有一道夕阳还照着的路面。要是那铁面人继续抓她,肯定会在这个时候下手,一路山自然是要多加注意。不能掉以轻心。

    一路上保持着同样的速度在路上慢跑着。天色也是越来越黑。

    渐渐的来到了当初那几个黑衣人截杀他们的路口。龙弓子示意速度先慢下来。此时夜晚看的不是很清楚,而些一袭黑衣也极难辨认,千万别被那些人偷袭。

    三匹马并排走着,将光释保护在中间,因为他也没有武功,要是那些人错把她当成了唐莺,朝她下手,那也会变得很不妙。这让的气氛,也是让光释有些害怕。

    拐过那个大弯,虽然没有发现任何的人在这附近,他们发现所有的尸体早就不在了,就连唐家堡三人的尸体也不在了,只是地上还是有着一些血迹。

    “看样子这些尸体已经被处理过了。”宗青芷道,这些人肯定不会傻到还将这些黑衣人的尸体留在这里。只能全部带走,但这唐家堡三人的尸体又到哪里去了?总不可能是那群人好心将他们埋了吧。他对件事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完全还不了解,所以任何一些可疑的地方他都有留意。

    唐莺来到了这个地方的时候,龙弓子明显的感觉得到她的身体有些发抖,连忙抚过他的秀发表示安慰。

    “唐姑娘,你别担心,现在没有人会伤害你,我们你一定会把你送回家去的,不过现在到了这里还是要麻烦你指一指路了。”

    这时唐莺才安定下来,小声对着龙弓子说道:“从这里一直往前面走,走到有一块大的石碑处,然后从那里再往里面一直走就能找到了我们唐家堡了。”

    这一句话可能是唐莺从救下他之后说的最长的一句话了。龙弓子也点点头。

    看样子这唐家堡的地方还挺好找,这样的话,应该要不多久就能到了。

    “那我们先走吧。还是不能放松警惕,等安全到了之后再说。”

    四人随即又朝着前方驾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