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龙弓的子的实力看上一般,还真想不到是他只身一人将自己的女儿救了出来,唐正东脸上露出了钦佩的表情。

    “看来是英雄出少年啊,这位小兄弟的恩情我唐正东没齿难忘。”

    龙弓子其实并不在意这些东西,他救人的本质也不是为了这些东西。虽然听上去心里还是和很舒服。

    “几位恩人,这一次你们一定要在我唐家堡多呆上几天,我唐正东定要好好招待你们。”

    唐正东也很是客气,他的夫人在一旁也笑着挽留。

    连唐莺都看向了龙弓子,想要他留下来。

    现在的气氛看上去一切都显得很好。

    宗青芷笑了笑,呆肯定是要呆上几天。本来他们这件事无论发生了多大的事情,他都没有理由去管别人的家事,也不会去插手,只是这些人连龙弓子都想杀,而且这个事情也算是破坏了那群人的一个阴谋。谁也不能保证,他们之中有没有人已经盯上了龙弓子,所以宗青芷还真不放心,必须将事情解决了之后才能走。

    “那既然唐堡主招待,我们自然是要多待几天。还有,唐堡主,恕我直言,有些事情我们应该谈谈了吧。”

    唐正东也是个明事理的人,宗青芷这话一点拨他就明白了,立马从跟女儿团聚的喜悦之中回过神来来,虽然女儿回来了,现在的确还不是放松的时候,事情还远远不止这样。

    表情也变得严肃,有些事情他必须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人,不但想害自己的女儿,还杀害了他唐家堡三位重要的人,这些事情无论哪一样,都触犯了唐正东的底线,他这个堡主无论如何都不能再忍了。必须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现在他们正坐在中堂之中,这里除了他们几个人还有阿贵长生之外,就只有几个下人。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将这些下人全部都叫了下去,现在这里的人就都是自己人了,说什话也都方便一点。

    “莺儿,你还记得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唐正东问道。

    唐莺回想起当时的场景,唐老三人为了极力保护自己,一个个都死在了那些人的手中,心中难免有些伤感,不过也只是一会就振作起来。

    “当时我们本来再回来的路上,唐老接到一份飞鸽传书之后,脸色大变,好像是说什么出事了,立马带着我们立马赶回唐家堡,所以一路上我们也只是狂奔赶回来,结果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些黑衣人,唐老他们为了极力保护我,都死在了他们的手中,要不是龙弓子,估计我也被抓走了。”

    龙弓子也点点头,补充道。

    “这些人看样子应该是早就计划好了,故意在那里截杀他们。”

    确实如唐莺所说,唐正东给唐老发过一封飞鸽传书。只是简单告知他们了一些事情,让几人尽量早点回,路上要注意安全。但是里面的内容根本就没有写得很急,更不像唐老所说的出事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只有一个可能。

    这封书信被人动了手脚。

    而那只飞鸽是唐正东亲手送出去的,按理来说不可能有什么异样啊。

    “唐堡主,按照你这么说的话,莫非是你们唐家出了内鬼?”宗青芷道。

    这话跟唐正东想到一块去了,回想起一些事情,从他得到那块天外玄铁的时候,就不知道怎么被其他六方的人知道了,而些们是怎么知道自己女儿要回来的时间和地点,又怎么解释信鸽被人动了手脚,一切的一切,那就只有内鬼这个可能了。

    “这件事情看样子比较麻烦啊,难道是有人要害我唐正东不成?”

    唐正东沉疑惑思,到底是是谁想要害我呢?平日里他也没有的罪过谁,自己无论是做人还事做事情都光明磊落,问心无愧。这个内鬼又是谁安插在自己身边的呢?是怎么安插进来的?内鬼又是谁?

    这一系列的问题都在唐正东的脑子里面浮出。

    龙弓子虽然出来了这么久,也算是见上了许多世面,跟之前的想比那可是大有不同,但是还有很多事情对于他来说就能愣头青一样。而宗青芷就不一样了,从小心智就要比人成熟,思考的问题也是一个非常有大局观之人,想事情的角度也不一样。

    宗青芷心中却是冷笑道,有可能防来防去,最难防的还是自己家里面的人吧。

    想来想去一时间也没有一点思绪。

    “莺侄女啊,你回来了啊。”这时堂前传来一道身音。众人全朝着看去。

    此人正是唐正东的弟弟唐正峰。龙弓子有些惊讶,这个人也跟唐堡主长得太像了吧,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两兄弟。

    连忙走了进来,看到唐莺脸上也大为惊喜。

    “莺侄女啊,我听说你被人绑架了,现在能够平安回来,真的是太好了。”唐正峰走过来对着唐莺一阵嘘寒问暖。

    “二叔,你是怎么知道我回来了啊。”唐莺也没有多想什么,这个毕竟是自己的亲生二叔。关心一下自己也很正常。

    “我啊,听说你出事了之后,我一直都是坐立不安,担心着你啊,刚刚听到下人说你回来了,我可是高兴得立马赶了过来,看到你没有什么事情,那我就放心了。”

    正好这时唐正峰也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龙弓子三人,小心问道。

    “大哥,这几个人是谁啊,这么晚了还来我们唐家堡做客?”仔细的打量着龙弓子等人,有些不放心的样子。

    唐正东看到这幕,怕他们有什么误会,连忙解释道。

    “呵呵,几位莫见怪,这位是我的弟弟唐正峰,他也是出于我们唐家堡的安危才这样的,没有其他意思”说完又转头对着唐正峰说道:“正峰啊,这几位小友正是莺儿的救命恩人,连夜将她送回我们唐家的堡的人。”

    “莺侄女的救命恩人?”唐正峰的语气有些疑惑。但并没有改变对他们这些人的态度。

    “大哥啊,莺侄女虽然回来了,但是也有可能是敌人欲情故纵假装救了她,换取我们的信任,然后在趁机打入到我们内部,好打那块天外玄铁的注意,可千万不要轻易相信外人。一定要好好的调查他们的身份。”

    这话一出,连唐正东也都楞了下,其实说起来。他的这一番话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自己现在根本还不清楚敌人是谁。

    宗青芷在一旁什么都没说,龙弓子倒是有点生气了,自己为了救她甚至差点还赔掉了他的性命,就被你这样几句话说得这么不堪。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不但救了她,还将她给你送回来,换来的就是你这样的怀疑?”站起身来有些怒气,唐正峰这样的做法实在是让他有些失望。

    唐正峰也不跟龙弓子直接较劲,这有失他长辈的身份,只是有些讥讽道。

    “哼,我没说你们就一定是坏人,我的意思只是现在的坏人手段很多,我们不得不严加防范。”

    “你。”

    龙弓子被气得一下子说不出话来。感觉自己是好心却被当成驴肝肺了。

    “好了,二叔。”这时坐再那里的唐莺制止了两人的争吵。坚定的说道:“我相信龙弓子,他是不会害我的。”

    几人都是一愣,这话说的也太片面了,唐正峰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样子莺侄女还是太年轻不懂人心的险恶啊。

    听到唐莺这话,龙弓子心里才舒服一点,还算有明事理之人,反正自己的救的人是唐莺,只要她能够这么想就好了。

    “二弟,你今天这话有些严重了,这几位小兄弟看样子也不像是坏人,况且只要莺儿回来了,不什么都是好的吗?”唐正东也出来打圆场了。

    “唐堡主,其实这位前辈说的没有错,确实现在你门唐家堡发生了一些事情,对于任何人都应该抱有怀疑的态度,防人之心不可无,这样子才能不被任何人钻了空子。”

    龙弓子有些纳闷,怎么宗大哥现在帮着那个什么唐正峰说起话来了。

    可尽管宗青芷这么说,唐正峰还是之前的样子。只是不再多说其他的话。反正让龙弓子是心里看得很不爽。

    “既然这样,我们还是接着来商量一下之前的事情吧,二弟也来了,有些事情可可以一同参考一下。”

    这时宗青芷却站了起来。拒绝了唐正东的意思。

    “唐堡主,这一路上我们也一直赶路将小女送过来,此时也有些疲倦了,不知能否带我们去堡上休息一晚上?这些事情明日再做商议吧。”

    其实在唐正峰怀疑他们的同时,宗青芷也怀疑上了他,在他的眼里现在可没有什么唐家堡之人这个说法,只要是又可疑的他都会留意,而且这个唐正峰表现看来,是极为可疑。所以他并不想在这里跟他一起商量什么内鬼的事情。

    听到宗青芷液这样说,龙弓子有些不解,刚刚还不聊得好好的吗?宗大哥看起来有些奇怪啊。

    唐正东也是一愣,不过既然都这样开口了,那自己也不好在一直留着他们了。

    “来人呐,带着三位贵客下去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