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下人先将龙弓子他们带到了客房,安排了几间上好的房间。

    等龙弓子等人走后,此时的唐正东和唐正峰两兄弟也凑到了一起。

    “大哥,你真的不能就这么不防着点啊。”

    唐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只是记起了在马上跟龙弓子擦肩而过的那道眼神,就评这一点,她心里就已经就坚信龙弓子绝对不是像自己二叔所说的那样的人。龙弓子他们走了之后,自己也要去休息了。

    “好了,正峰啊,你不用再说了,这个事情我自然会有分寸的,莺儿估计今天也受了不小的惊吓,早点让她去休息吧。我还要处理一点事情。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说着就带着夫人和唐莺也离开了中堂。

    唐正东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唐正峰却不一定会这么听,他倒要看看这几个人是什么来路,就算确认了他们真的不是坏人,到时候在赔礼道歉也不迟,现在他脸上的表情十分不满。

    “哼,这大哥怎么就这么软弱无能。”

    留下这么一句话之后也转身离开而来这里。

    休息了一宿,龙弓子算是睡了一个极好的觉,阳光从窗外照进来,伸了个懒腰,他在武当派的时候已经习惯早起了,在衡山派的时候也是同样起的很早。师傅叮嘱过,什么时候都不能忘了练功,这一点他一直都没有忘记。但是昨天实在是太累了,刚躺下去没多久就直接睡着了。醒来之后立马先将太极神功在体内运转了一个周天,简直是神爽无比。舒适万分啊。

    穿好衣服下了床。这客房里里面倒是什么都准备好了,洗漱之后,还特意看了看那面铜镜,不知道什么时候龙弓子也学会臭美了,对着镜子照了一会。

    “恩,精神面貌果然很不错啊。看样子,今天又是个美好的一天。”说着就朝外走去。

    刚刚打开门,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了门前,就好像一直在等着他出来。正是昨日龙弓子所救下的唐家堡大小姐唐莺。其实龙弓子是有些吓到了。因为看这样子,唐莺姑娘好像应该等了一会了。

    “早啊,唐莺姑娘,这么早有什么事情吗?”

    今日唐莺换了一声衣裳,从绿裙变成了一身黄色的碎花长裙,身上披着一袭丝罗巾,秀发盘起,两鬓间落下一缕细发,两手放在身前,颇有一番大家闺秀的之色。但是这玉珠般的双眸总感觉带着一丝狡黠。这样看起来显得美丽又不乏一些俏皮。端庄又不失一点可爱。不得不说昨日还没有仔细瞧见这唐莺姑娘,今日这般打扮,实在是让龙弓子一下看的有些入迷。

    “龙大哥?龙大哥?你看什么呢?”唐莺看到龙弓子的眼神,

    回过神来,龙弓子也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哪有一直盯着人家看入迷了的。要是在外头恐怕要被人喊成色狼了。尴尬的笑了笑。这一大早上的,这弄得他有些不知所措啊。

    “没什么,没什么,唐莺姑娘,我只是觉得你现在的气色很好啊,说实话,这样看上去还真的美丽至极呢。”龙弓子也不会什么遮遮掩掩,觉得好看就是好看。

    只是这一番话却让唐莺脸上大红。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唐莺姑娘总感觉看上去有写怪怪的。

    “龙大哥,你叫我莺儿吧,家里的人都这么叫我的,还有,我是专门来谢谢你昨天救了我,我知道你是没有恶意的,昨天晚上的时候我二叔说的那些话,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

    原来是为了这个事情而来,龙弓子昨天晚上本来还有些不悦,但是听到唐莺这番话之后,那心里是愈发的坚定,自己救了他这个决定果然是非常十分绝对正确的一个事情啊。

    “哪里,哪里。莺儿姑娘,你严重了。这都是我应该做的。”

    唐莺听到龙弓子这么称呼自己,莺儿就莺儿还什么姑娘,觉得有些好笑。看样子这龙大哥还是挺有意思的一个人。

    其实唐莺本来就是一个十分活泼调皮的女孩,小的时候那可是以调皮捣蛋闻名于整个唐家堡。后来长大了才慢慢好一点。当然这些东西龙弓子是不知道的。

    昨天确实对她来说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唐老等人的惨死也给他带来了心里上的伤痕。今日回到了家里,休息了一晚上,自然是恢复到了以前的样子,这也得亏是唐莺在能恢复的这么快。

    这时候光释也从房里出来了,她昨晚也休息的不错,只是一出门就看到了,龙弓子和唐莺两人站在房前,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立马就走了过去。

    “龙弓子,你一大的跟唐莺姑娘在这干嘛啊?”

    还没等光释开口,唐莺自己就解释道。

    “我是来谢谢龙大哥的救命之恩的,对了,你们刚起来吧,还没有吃早饭吧,我现在就去吩咐下人做去,还有宗大哥也没起来吧,到时候记得要叫他。”说着唐莺就一路跑开了。

    龙弓子的目光还随她一直转动。光释在一旁就不乐意了。

    “人都走远了,还有啥好看的。”

    “光释啊,你还别说,这莺儿姑娘啊这样打扮一番还真的好看哩。”

    光释心里十分郁闷,心中暗道,那我要是悉心打扮一番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宗青芷其实早就起来了。他已经在房里修炼了一个时辰了,这会也刚刚出来。正好一同去吃过早饭。唐莺可是特意吩咐跟他们三个单独做了特别的早餐。

    由于他们昨日回来的时候已经比较晚了,大多数唐家堡的门人和弟子都已经睡了,所以昨日也没见着,根本不认识龙弓子他们。

    这顿早饭虽然好吃,但是吃的他们着实有些尴尬。旁边的人一直都在议论纷纷。还好碰到了阿贵和长生两个人。

    上午的时候唐正东还有自己的事情,就由唐莺带着他们好好的逛了逛唐家堡。这唐家堡之前看上去好像不怎么大,但是穿过中堂,里面还有一片好大的地方,让龙弓子眼前一亮。不得不佩服。

    唐正东一大早就将唐莺回来的消息告诉的大家,唐家堡里的人个个都是很高兴。尤其是那些弟子们,唐莺在他们眼中那可都是女神一般的人物。既漂亮,又热情。

    唐家堡的这些弟子发现自己家的小姐竟然跟这个外来的人走得很近,而且显得很亲昵,很多人都是吃醋不已啊,眼前这个小子出了长得还挺标致,没看出哪里厉害了啊。

    “砰。”

    在远处的一块柱子旁正有着一个人一拳怒砸在了石柱之上,死死的盯着那满脸欢快的唐莺,还有那在他眼中觉得无比虚伪的小人龙弓子。

    “大小姐是我喜欢的人,怎么可能让这个小子得手了,他一个外来的人凭什么本事得到大小姐的青睐。”这人两眼冒火,咬牙切齿。

    当然在这唐家堡之内像他这么想的人绝对不止他一个。

    身为唐家堡的堡主,他现在要做的就只有两件事情,第一件就是将趁得现在赶紧将那块天外玄铁打造成一套合适的暗器,还有一件事情,就是找出那些想要对付他们的人。

    唐家堡现在已经将大门紧闭,除了自己人,任何人都不见,唐正东来到了唐家堡的炼器坊,这里有着几口大火炉,还有一些身强体壮的铁匠,都是手里拿出大锤子,脖子上挂着擦汗巾。平日里生产什么暗器,兵器就都是靠着这来完成的,这里的铁匠个个都是唐正东的心腹之人。

    “这段时间就要辛苦各位了,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所以还希望早点能够将这一套暗器打造出来。”

    “是,堡主。”众人也是纷纷答应下来。

    然后他召集了唐家堡之内所有的长老人物。来商量一下这内鬼的对策,唐家的这些长老,也包括唐正峰在内,个个对此事看法不一,甚至有些的人说内鬼就坐在他们其中。唐正东并不是很相信这句话,因为他觉得在他来看,唐家堡的每一个人都是忠心耿耿,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然后几番争执之后,这会就开不下去了。

    最后还是唐正峰压住了场面。达成了一个想法,现在主要还是同仇敌忾盯防住那些打着这块天外玄铁之人。

    会也开得差不多了,这时候突然又门人匆忙前来相报。

    “报。堡主,各位长老。周家和吴家的人一同前来了。”

    这些长老们纷纷有些色变。

    “什么?这些人怎么来得这么快。我不是吩咐大门紧闭谁都不让进吗?”唐正东站起身来。

    门人一脸无奈啊,禀报道。

    “这一次他们来了不少人,领头的是是周家的周天霸和吴家的吴江。他们看着我们大门紧闭就直接在外面叫嚣,虽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但是他说要是堡主你还不开门,那就算他们不请自来了。我们也没有任何办法啊。”

    “众长老,我么该如何是好?”

    其中一个长老冷哼了一声。

    “这些人,反正没有安什么好心,不如就让他们进来了,反正是要面对的,不如直接看看到底要耍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