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典的确很嚣张,只是没想到在宗青芷的口里说出来,他还真的有点实力,唐莺有些担心起来,但是她依然还是坚信自己唐家堡的弟子能够将他打败。自己唐家堡这么多弟子,难不成连一个将他逼平之人都没有?

    很多弟子早就跃跃欲试,要是将这周典打败,那无疑是既救了大小姐,又可以好好的打脸一番周吴两家之人。展现了自己的实力,还可能得到带大小姐芳心。

    其实龙弓子也早就看不惯此人的模样了,要不是上去之人非得是唐家堡之人,他也想上去试上一试。

    不过他的想法也跟唐莺一样,这唐家堡弟子当中总有几个厉害的吧,算了,也正好看看唐家堡的实力和这个周典的实力。

    在一旁的宗青芷几乎都没有怎么开口说话,只是将眼睛眯成一条缝,江湖七绝堡,每一家多掌握着一门江湖兵器绝学,他之前还没有跟这些人有过接触。其实江湖七绝堡的名声在江湖上名气很大,但是实力的话他还真到还没见识过。今日也算是开开眼界了吧。

    这些弟子们早就按捺不住而来,一个个都争先恐后想要为唐家堡争上一口气,从唐家堡众弟子中走出来一个弟子。好不容易第一个先冲出来的,可千万不能丢脸。

    来到了周典的面前,周围的人都立马推开,好给他们腾出一个比试的地方。

    唐云天也走出来,算是给他们的比试做一个主持吧,到时候要是有什么意外,他好出手相救。

    结果周典看着这个弟子的眼神,感觉就想在看一直猴子。忍住不有些发笑。

    “有没有弄错?这样的货色只怕是你们唐家的下人吧,还是换一个吧。都不来点正经的。”

    听到周典屡屡出言不逊,这个弟子气得有些发毛。

    “哼,倒要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切,对付你,我连武器都不用拿。你直接攻过来吧,我只用一只手,要是用了其他的,立刻算我输。”周典的样子极为懒散,都懒得抬手。

    这个弟子手中拿着一把剑,心中道:既然你不用武器,虽然我剑术上面造诣不高,但是你夸下海口,说什么还只用一只手,那我自然也不会给你留余地。看你怎么办。

    他打算仗着自己手中有武器,正面强攻过去。当唐云天说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朝着周典冲过去了。

    周典看着他,摇了摇头。

    “不自量力。”

    站在原地,等着他攻过来,这个弟子一剑直着朝他刺了过去,周典只是一躲闪,右上前踏出一步,直接来到了这个弟子的面前,肩膀一抖,也直接砸在了他的肩膀之上。

    那个弟子心头仿佛颤动了一下,肩骨碎裂的感觉瞬间钻入他的心窝。

    “啊。”

    一声惨叫听得让人心慌。捂着肩膀躺在了地上,表情痛苦到了极点,听得让人有些不忍。

    “我早就说过换一个人,你还不信。”

    唐云天立马下去将查看,他左肩上的骨头虽然没有完全被震碎,但是能够感觉都到都已经出现了许多裂缝,只要稍微一碰,整个骨头就会粉碎。那这条手臂就碎了。用内力将他固定住,连忙叫人人将他抬走。

    唐家堡的其他人顿时都哑口无言,怎么可能?真的有这么厉害吗?这好像一只手都还没有用啊。

    “怎么你们唐家堡就没有人了吗?那这样的话,你们的大小姐我可是要娶回家了。哈哈。”

    看到周典这么嚣张,他们这些人只能心里咬牙切齿,却不敢像之前那样冲着要第一个上了。这样看上去,上去比试都只是送死。

    这时又有一个弟子走了出来,他一出来,这些弟子又重新找回了开始的兴奋。

    “打败他,唐书师兄,上去将他打回周吴两家,千万不要留手,让他知道我们唐家堡之人的厉害。”。

    “原来是是唐书哥哥。”

    唐莺看到后心中也是一喜,唐书哥哥可是在弟子当中实力算是比较不错的了。就算不能打败他,上去试试这个人的实力也是好的。

    斜眼挑眉瞟了唐书一眼。周典仿佛根本没有将唐书放在心上,藐视道。

    “你,也不行!还是换一个人来吧。”

    赤裸裸的侮辱,唐书脸上自然是好不到哪里去,但是理智依旧还在。

    “这里是唐家堡,你不要太过嚣张了,到时候不然回去的时候可只能夹着尾巴了。”

    “哼。既然你找死,那就成全你吧。”

    虽然这些弟子很希望看到唐书直接就将这鸟人打败,但是他们心里也都清楚,周吴两家的人可不会特意来唐家堡丢一趟人,所以心中还是极为紧张,担心着唐书。

    “开始吧,点到为止即可,千万不可恶意伤害对方。”

    一阵风吹过,此时的气氛都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周典拿来了武器,手中的武器是一把棍锤,吴家之人使用的是锤法,一般的铁锤都是握柄比较短,因为锤头比较重,这样拿来手里正好趁手。而周典的手里这把棍锤,握柄是一根铁棍,就跟长枪一样,只是他这枪头换成了锤头,这样一来锤头那边就显得十分重,变得不好掌控,别说耍出什么招式,就算能拿起来站都不一定站的稳。

    这就需要极强的力道和平衡力才能发挥出其中的威力。一旦能够将他掌握,就弥补了铁锤的手短和棍法的威力不足。这柄棍锤可攻可守,范围大,威力足。也只有周典能够使用这样的武器了。试想一下,这一锤子砸在身上,不死也得半残。周典作为周吴两家的天才之子,在锤法上和棍法上都得到了真传。在配合上这样一把武器,还没开始打,就已经赢了三分。

    而唐书手中拿的却是一把剑。因为暗器不能作为直接的武器,不然他就只能空手了。

    唐家堡的人都没有见过这样的武器,连他们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棍锤。唐正东的脸色无比沉重,他心里隐隐的有些不安。

    脚步缓缓的移动,唐书也显得极为谨慎,丝毫不敢大意,一直在寻找着周典的破绽。可周典将棍锤立在哪里,一手叉腰,看都不看唐书一眼。就好像等着他过来一样。

    “上啊,唐书,上去打他。让他好好见识见识你的厉害。”

    旁边的这些弟子看到两人一时半会没有动静,连忙吆喝到,给他加油。

    唐书不能一直这么干等着,他心中的压力越来越大,左手悄悄放到背后。

    “让你见识见识我们唐家的暗器。”

    终于是动了,朝着周典斜跑过去,他心里很清楚,凭着自己的这剑术想要过去跟那么的棍锤对上,简直就是找死。只能用其他办法了。

    三道飞镖朝着周典疾射而去,周典只是轻轻的挥动了一下棍锤,这三道飞镖一下就被弹开了,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一看没什么效果,唐书正面朝着周典射出了一朵箭花。花上面的花瓣都是十分危险的尖刺,箭花是朝着周典的面门射去。花朵张开,中间还有一只小箭弹射而出。

    眼睛一尖,这暗箭弹射的距离太短了,速度还很快。棍锤能够打掉箭花,却来不及挡住这暗箭了。

    周典连忙将头偏开。暗箭也仅仅只是在脸上擦破了一点皮。

    这个周典看上去虽然强壮,但是还不至于将周天霸和吴江一样身材彪悍。都不知道是怎么拿上这么个棍锤还能如此灵活的。这也都能躲过去。周围的弟子都暗自可惜。

    没想到这小小的暗器竟然还能划伤自己,尽管只是一道微不足道的小口子。

    “说实话,你们这暗器还真有点意思,还有什么,都拿出来看看。”

    唐书笑笑,那就好好让你瞧瞧。

    拿起手中的剑直接朝着周典就冲了上去。

    “什么?这小子到底要干嘛?”

    “这是要干什么?正面对上的话,那简直就是鸡蛋碰石头,搞不好会一下子被锤死的。”龙弓子心中也大叫不妙。但也只能看着他到底要如何做,在这一点上面,他相信这个唐书心里应该要比任何人都清楚。

    强大的实力摆在那里,周典也不怕他耍什么花样,为了尊重刚刚能够划破自己脸,将自己的棍锤握在了手中。

    一道剑气甩去,但是这剑气实在是弱得可怜。

    周典虽然自负,但刚刚见识到了那剑花之后,他倒是警惕起来,倒并不是能够威胁得到他,只是这些东西出其不意,有些麻烦啊。

    “剑气中还有暗器吗?”

    一阵狂风锤乱舞,将这些东西全部砸开。然后发现唐书竟然跳起来双手握剑朝他劈过来。

    看到唐书这一招。心中嘲笑道,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佯攻?看来还是我太认真了啊。周典只是轻轻将棍锤抬了起来,唐书都中的剑重重的砍在了这坚硬无比的锤头之上。

    “叮”

    剑身砍在锤头之上直接擦出了一些火花,蹦的一下,唐书手中的剑直接断开了半截,剩下的一半朝着天空弹去。

    所有的人心中暗叫不好。

    “你完了。”这一下唐书就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周典的面前。

    棍锤抡下,朝着唐书就砸来。

    “危险。”大多数人都闭上眼睛不敢看。

    唐书并没有就此打住,在空中一个倒挂金钩,踢在了那弹像空中的半截断剑之上。又直射向周典胸口之处。

    周典要是此时不收招,大不了也就两败俱伤,而且还可能是同归于尽。他自然不会这样组。棍锤急收,将断剑打掉。

    唐书从空中落下,推开几步。

    “是我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