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唐玄音出马了,平日里虽然这些弟子都不待见他,这时候呼声可是达到了最高点。

    唐玄音也不搭理他们,慢慢悠悠的走到了周典的面前。

    “好了,来打吧,打完我要赶紧回去睡觉了。昨晚在这房顶上都没有睡好。”唐玄音的态度依旧是很散漫,竟然还当着周典的面到了还跟个哈欠。

    “好好好。”周典阴着脸连着说了三声好:“小子,懒散也要有个度吧。别太不把人放在眼里了。”

    “不不不,我的眼睛这么小,你的人这么大,那我眼里可放不下,放不下。”

    周典平日里嚣张惯了,他没想到这小小的唐家堡竟然还有人比他更要嚣张。这让他以这一个堂堂周吴两家的天之骄子如何能忍。

    “看样子,你已经是做好死的准备了啊。你还是拿一件趁手的兵器吧。不然我这锤子砸下来,凭你这小身板,可是会被砸爆的。”将手中的棍锤双手紧握这收里,手指骨捏的咯咯作响。

    “武器吗?我的武器不就是这手里的红葫芦吗?还打不打,要打就被那么多废话了。”

    早就忍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将手中的棍锤抬起。猛的一下砸在地上。将身上的怒气爆发而出,以表威慑。

    棍锤深深的陷在了地面之中。地面以棍锤为中心,一股强烈的波动四散开来。方面是十几米的地面被这一锤震得直接塌了下去,尘土飞扬。

    “好惊人的人威力。”周围的人个个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唐玄音跳入空中,从周典抬锤的一瞬间就从刚开始的散漫变得严肃起来。

    抬头看这空中的唐玄音。棍锤顶出,一道锤劲从锤头上蹦出,形成了一道冲击波。

    这剑招有剑气,棍锤也有锤力。威力也非同小可。

    空中连转数圈躲闪开来,周典连喘一口气的机会都不想给唐玄音留,就朝着他将要落地的方向奔袭而去。

    看到这跟猛虎一般朝着自己冲来的周典,唐玄音手中突然多出了三把暗钉。

    撒手一甩,暗钉深深的插在了地面的泥土当中,刚刚由于周典那一爆锤,地面的石板早已经被砸碎,底下的泥土也翻了上来。

    暗钉上有红绳相系,借力一拉轻松躲过了周典的追击。

    “别想跑。”抬手又是一道锤劲轰出。这一下锤劲可是实打实的轰在了地面之上,将那块地方也是轰出一个小坑。

    又是三块暗钉,借用同样的方法逃离了这一发锤劲。只是唐玄音的身上被溅了一身泥土。

    “你小子,我看你到底能跑多久?”

    几个回合下来,周典手中的棍锤一直在给着唐玄音不小的压力。让唐家堡的人个个看得很是揪心。可是每次都是差俺么一点点,反正就是打不到他,打了这么久,就好像一直在对着空气锤来锤去,也不知道这小子,身上到底藏了多少暗钉。

    干脆停了下来,索性将棍锤竖插进了泥土之中。站在原地不在追击。

    “看样子,你的实力还不如前面几个啊,你除了会躲闪之外,好像也没有别的厉害之处了。”周典讥笑到。

    看了半天,龙弓子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在干嘛,但是好像又有一种这样的感觉,就是唐玄音好像不是看上去就是一直在躲避,总感觉有什么诡计。当然这也只是一种感觉,也有能是错觉吧。还是继续看看再说。而这一次,就连宗青芷也也没有看出来其中的玄机。

    这些唐家堡的弟子看得很是焦急啊,这样跑下去,一直都不进攻也不是办法啊。唐玄音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

    “我不躲?你以为真的那我手中的红葫芦去跟你那大铁锤相碰吗?这可是我喝酒的宝贝,我可舍不得就这么撞烂了。”唐玄音仿佛就像看白痴一样看着周典。

    这一次周典没有再受唐玄音的激,而是冷静下来。他也在打着他的注意。

    “既然你一直想要逃的的话,又不愿意跟我的棍锤直接对上,那我周典也只能跟你比比速度了。”

    谁都没有想到,周典将棍锤插在一旁后就没有在拿起了,而是空手朝着唐玄音冲去。

    “尝尝我这一拳如何?”不过看上去他的速度也并没有像所想的那样快。唐玄音也并不在意。

    又一次借助暗钉逃开,周典紧接着第二拳跟着砸了过来。

    “什么?怎么这么快?”这下察觉到了不对劲。

    唐玄音心中也有些震惊,眼中露出了极为罕见的一丝慌色,手中的暗钉顿时加快了几分。这才避开了周典的这一拳。

    周典的拳几乎是擦着他的衣袖而过。

    “好险。”唐玄音心中暗道。

    正当他心里还有些惊魂未定的时候,同时身后又是传来一道笑音。

    “小子,你的速度好像变慢了啊。那这次看看能不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还没落地,周典又来到了他的身旁。这个时候的唐玄音距离暗钉还有几分距离。但还远远不够,这一下要是再顺着暗钉下去的话,那已经没有任何躲闪的余地了。

    “嗖。”

    从身后放出了三根暗钉,唐玄音身体向后猛摆,强行变向躲去。

    “哈哈,逃吧,倒要看看你能够逃到什么时候?”说着话的时候,周典突然察觉到一丝异样,但也并未多去在意。

    “噗”

    口中突然吐出三根暗针射向周典眼睛。周典没想到这口里竟然还有暗器,这一下主要来的毫无预兆,所以不得不停下对唐玄音的追击。飞身躲过三根暗针。

    “切,这种招式还真的是阴险。”周典吐了一口吐沫。

    这样一来对唐玄音的猛攻也不得不中断了。不过断了也就断了,反正这小子的逃跑方法,他现在已经完全掌握了,接下来击败他也只是时间的问题,周典心道。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唐玄音还此时不知道问题到底是出在了哪里、宗青芷这下却早已经看了出来。

    准确的说不是唐玄音的速度变慢了,也不是周典的速度变快了,两人都没有变化,而是周典已经看穿了他的行踪,也可说是可以预测到他的一举一动。然后提前进行了追击而已。

    按理来说想要做到月预测别人的是不可能的,虽然看出了当中的端倪,但还是不知道周典到底是怎么才能做到的呢?

    唐家堡的长老对唐玄音的这些举动没有一个不熟悉的,心中一个个都感慨不已,唐玄音现在看似没有章法的射出暗钉,实际上无形之中竟然布出了一个阵法,这正是唐门绝学之一——无影阵。

    一般布阵都是要事先布好,然后等着敌人进来,没想到这小子在战斗当中布阵,造诣和想法真的都不同凡响啊,果然这个小子才真的是妖孽啊。

    看了一眼之前那三根暗钉的地方,唐玄音有些可惜。因为刚刚那几根线已经断了。

    比试还在继续,并没有停下来,周典依旧还是没有拿武器,空手朝朝他砸去。

    “嗖嗖。”

    唐玄音手中的但暗钉,从三道变成了六道,一手三道分别从两边射出,这下让周典犯了难。不知道从何追去。

    只能赌一把,朝着左边追出。可唐玄音却蹿向了右边。

    “你的这一招很厉害啊,但是已经被我破了哦。”唐玄音这下又回到了当初那满脸散漫的表情。也可说是极度的自信才有这样的表情吧。

    果然就跟他说的一样,周典很难捕捉到他的身影。觉着而且追着追着越来越不对劲。

    这一场两人的比试,本来这些唐家堡的弟子一个个都很期待,料想中会有一番大战,没想到这个就是猫赶耗子。再这样看下去,都要睡着了。场面上都没有刚刚的那份激情。

    当感觉到这一次来的三道暗钉又插到了之前的那个位置的时候,周典终于是脸色大变。

    “不好。”突然不再继续追下去,而是身形暴退。

    “咦?察觉到了吗?不过好像已经晚了。”

    自己辛辛苦苦布下了这么多跟暗钉,中间还被他强行弄断过一跟。好在也是完成了,现在怎么说都要收点东西回来吧。

    “无影阵。”唐玄音的声音极为细小。

    周典退回到了自己的棍锤旁边,将精神放大到了最为专注的状态,丝毫不敢大意,随时注意这周围的动向。他知道现在的情况来说已经对他大为不妙了,自己已经,已经深陷到这家伙布的阵当中了。

    现在的唐玄音好像是直接悬浮在了空中,围着周典走来走走去。就好像踏空而行。实在是有点让人匪夷所思。

    “这也太帅了吧。怎么做到的?”龙弓子还有这些不知所以的弟子看得是目瞪口呆。

    “该死,应该早点察觉到的。竟然被摆了一道啊。这小子真的阴啊,没想到不声不响,竟然布出了一道阵。”

    唐玄音笑了笑:“千万被这么紧张,我这阵法可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

    站在自己的棍锤旁边,不敢在多踏出半步,心里对唐玄音十分鄙夷。

    “放屁。我信你才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