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跟周典一样,无比嚣张的周吴两家之人,也变得沉重起来,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唐家堡还真的有人能够将典儿逼成这个样子,那他们以前为何不派他去参加朝圣大会呢?以这个小子的实力,完全可以不用我们帮忙,而拿到一个名次。

    只是他们不知道唐家堡这些长老们的苦处啊。要是能够请的动这尊大神,早就让他去了,人家死活不去,那你能拿他怎办?

    唐玄音其实此刻正是站在了那暗盯上的红绳之上,通过这些暗钉,将这些红绳围成了一个圈,把周典围在了里面。这些红绳细得跟一根线一样。用肉眼还不一定看的到。

    唐玄音也就是一直看着周典笑。

    突然一道厉芒毫无预兆的不知道从何处射来。周典一怔,根本什么都没有感觉到,自己的的脸又被划破了一道口子。今日来唐家堡一战,脸上已经划破了两道口子,在这么打下去,非得破相不可。

    这让他打心里感觉到了危险。是在是很诡异,这唐玄音明明站在那什么都没有做,除了朝自己笑之外连动都没动一下。

    “嗖”

    又是一道厉芒在他脸上划破了一道口子。这已经是第三道了。

    将手紧紧的握住棍锤的棍上面,闭上好生的感受着。其实周典之所以一开始的时候能够对唐玄音的动向了如指掌,也真是因为这跟棍锤。

    将棍锤深入地下,将自己内力通过这根棍锤导入地中,在棍锤的周围形成了一片的范围,只要在这片范围之内地面上有任何的内力接触。他都能瞬间的感觉得到。虽然这样也仅仅只能感受得到地面传来的内力,内力覆盖的地上面,除非你一直都不到地面上来。

    之前唐玄音就是用那暗钉进行强行的位移,所以这暗钉之处就肯定是他落脚之处。暗钉上面也有着内力。正是通过这样的方法,所以才能提前预判到他的动向。

    这也算是周典自身一个小小的阵法了吧,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被这个人算计了。在自己的阵法之中又布下了一个真正的阵法,实在是有些丢脸啊。

    当中有一次将唐玄音逼退就感觉到了那根红绳的断裂。那时候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了。没想到还是大意了啊。

    现在无影阵成型了。周典能够清晰的感觉的道这暗钉上的内力。但是集中了精神仔细去感受,会发现这些红绳都通过这些暗钉的传导系在了一起。红绳与红绳之间都有着内力在流过。

    那些厉芒就是从这红绳之中射出,只要唐玄音站在那些红绳上面,用脚踩动红绳就能发出那些厉芒,自己的周围现在已经围满了红绳,也就是说,要是这些厉芒可以从红绳的任何一处发出,无限数量的发出。从无数个面发出。这个无影阵将是一个绞杀阵,只要陷入其中,必定被淹没在里面。

    要是真像自己猜想的那样。那实在是太可怕了。要是只能一次射出一道厉芒,那自己还能对付。

    “感受到了,厉芒果然是一根从红绳中挤射而出。”

    这一次周典头一偏,躲过了这道厉芒,可不能让自己的脸上在多第四道口子了。

    “哟,看来你还是有些本事啊。虽然不知道你是侥幸还是凭真本事,这都能被你躲过去。”唐玄音赞赏道:“那试试这个如何?”

    这一下,八道厉芒从八个方向过来。以周典的感知力,闭上眼睛最多也就能感觉得四道。

    极力的躲过了这四道,还有一道走偏了。可还是还有三道厉芒射在了他的身上。两道在手臂之上,还有一道又射在了脸上。最终今日没有能躲过脸上的这四道伤口。

    周典心中不禁有些怒色,他从来没有被人逼到过这样的地步。

    他也明白,看样子只有将这些暗钉全部震开才有机会破了这阵,现在的情况只需要自己一跺脚就能解决。

    刚要有一些举动,唐玄音就打断了他。

    “别动哦?在这个里面乱动是很危险的。你要是在动的话,我可以让你感受一下那美好的一瞬间。”

    周典的脚还没抬起来,就又老老实实落下去了。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自己现在却无力抵抗。

    “你小子够狠啊。”周典恶狠狠的看着唐玄音,他并不是完全拿这个无影阵没有办法,

    看样子要动用自己的全力了。这小子,我会让你好好的看看我这天华棍锤的威力。

    “喝。”一阵大喝,身上的气势陡然暴涨。将插在地面的棍锤拔出。紧握早手里,无论是棍身还是锤头上面都散发这淡淡的内力

    唐玄音没想到这他竟然还敢来真的,而且看样子是要拿出一些看家本领了,看上去还不那么简单。立马就要发动无影阵。

    “等等。”周天霸这时出来阻止了下来:“典儿,没有必要在这里将你的本事都展现出来,这个无影阵可是不好对付啊。到时候只会两败俱伤。”

    听到周天霸的话,他虽然不敢直接违抗,可分不理解周天霸的做法,气问道。

    “什么,天霸叔?什么狗屁无影阵,我一定要给这个小子好看。”

    “算了吧,就算你今日用出了你的绝招,那也算是把你逼平了,你照样还是输了。”

    既然都这样说了,那周典只能愤恨的退下身去,不在说话。

    尽管有些懊恼,但是也只能转身对着唐正东说道:“你们唐家这媳妇,我们还是不娶了吧。”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深深的映在了唐正东的脑子里面。现在只有他的心里才是最激动的。

    “玄音这小子,真不错。”

    那些看得莫名其秒快要睡着的唐家堡的弟子们听到这话,也知道不管怎么样,唐玄音是赢了。霎时间爆发出了一阵雷鸣般的欢呼。

    “唐玄音威武。不愧是我们唐家堡的人。”

    “让你们知道我们唐家堡的人不是这么好欺负的。哈哈哈。”

    唐玄音也是撤掉了无影阵。他现在是轻松了,看样子有个免费付钱的人。下个月可就要多买些酒咯。

    其实这一场比试很多人都没有看明白,这怎么就认输了呢?反正今天这一场比试是他们看过最无聊也是最满意的比试。

    龙弓子看像了宗青芷,在他眼里,宗大哥应该知道这场比试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宗青芷也很无奈,他虽然看出些许门路,但这无影阵毕竟是唐家堡的不传绝学,他不知道也很正常。

    在一旁看了许久的唐莺望向远处的父亲,眼角留下了一道清泪,笑得很是甜美。在一旁的光释也是真心为她高兴。

    “诸位当唐家堡的长老,看样子你们唐家堡还真的是深藏不漏啊。原来还有如此厉害的一子。是我们没有福份跟你们成为一家人。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先行告辞了。”

    周家和吴家的人带着一大批弟子和周典就要走出这唐家堡。他们本来带这么多弟子是想要借着切磋交流之名来羞辱唐家堡的弟子,显然今天发生的事情跟他们想的不一样。今日虽然算不上丢脸,但是这个瘪还是要吃的。

    周典走的时候还恶狠狠的看了唐玄音一眼。

    “小子,到时候在朝圣大会上面,我会让你尝尝什么叫做被羞辱的滋味的。”

    “哦。”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心中骂了一句白痴,那什么狗屁朝圣大会,他才懒得去参加。喜欢玩的话,就自己一个人慢慢玩吧。自己可是要回去睡觉去了。

    “怎么样,唐伯伯,你答应我的酒钱可千万被骗我啊。”

    唐正峰此时是笑的合不拢嘴:“你这一次这么给我们唐家堡长脸,这酒钱我就是出,都出的心甘情愿啊。”

    听到唐正峰的保证,那他唐玄音今天是功德圆满了,既然这样这里也没有他什么事了。扭头就准备离开这里。

    “玄音。”唐云天突然叫住了他。

    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还有什么事啊?”

    “你这无影阵是什么时候学会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我自然有我的办法。”

    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唐云天就知道自己不该叫住这小子的,还真不给他们这些老东西留面子。

    周吴两家的人一走,唐正东就命令人将大门关上了,外来的事情处理好了。自己家中的事情还得处理。首先自然是对这些弟子们褒奖一番。无论是他们的热情,还是对唐家堡的忠心。

    还有他现在对这些长老想要将自己的女儿作为牺牲来换取唐家堡强大这种做法十分不满。

    中堂前面的前坪已经破碎不堪,泥土到处都是。

    “现在这里的状况你们自己看着办吧。”唐正东两袖一甩。不愿意再搭理这些长老。

    对着远处的唐莺招手:“莺儿,你带着龙小兄弟一行人过来吧。”

    然后又对着那些一开始反对这个事情的人长老们一一拱手,表示道谢。就跟着唐正峰带着一行人离开了这里。